凤姐调侃黛玉,在《偷星异界篇》的最后一回

问题:偷星九月天沧月一个人喝酒和玄月灵魂对话是哪一回?

问题:如何评价黄鹰的《惊魂六记》?

问题:《红楼梦》中,凤姐调侃黛玉“吃茶”、说宝黛“黄鹰抓住鹞子的脚”等,黛玉会高兴吗?

回答:

回答:

回答:

谢邀请。还真不知道。抱歉。

黄鹰1946年出生于香港,是新派武侠文化最重要的作家之一,黄鹰多才多艺,不仅在文坛有自己的建术,在电影领域同样有所涉及;其编剧的《僵尸先生》成为80年代玄幻恐怖电影的经典。
图片 1
作为作家的黄鹰同样高产,在诸多作品中最为出名的是《惊魂六记》系列和《天蚕变》系列和《大侠沈胜衣》系列,其中多部小说亦被改编成同名电视剧和电影,而徐少强主演的《天蚕变》更风靡一时,成为80年代的武侠经典。
图片 2
要说是黄鹰的写作风格几乎是自成一派,在延续了古龙小说中奇情推理的基础上,更增添了许多悬疑和恐怖的元素,让其作品看起来更加奇幻和诡异。黄鹰的小说既有对故事的层层探索,又有对人性的深层次考证,既有逻辑强大的主线,又有超出常理范围之外的魔窟逆境,读起来更有一番滋味。
图片 3
当然黄鹰的小说风格集中在作品集《惊魂六记》中体现。《惊魂六记》总共有包括六部武侠小说,分别为《血鹦鹉》《黑蜥蜴》《粉骷髅》《水晶人》《吸血蛾》《无翼蝙蝠》。《惊魂六记》可称为黄鹰小说的集大成之作,虽然我们看到了古龙对作品风格的些许影响。倒是比起古龙,《惊魂六记》更加阴暗残酷,而对人性丑陋的揭露更加毫无隐藏,再加上黄鹰高超的氛围营造和悬念设置,让读者读起来更加回味无穷。
图片 4
其实对《惊魂六记》的改编也在七八十年代香港电影中已全部完成,其中《血鹦鹉》《水晶人》由邵氏导演华山改编,《黑蜥蜴》《无翼蝙蝠》由邵氏导演楚原改编,《粉骷髅》则由嘉禾冯淬帆导演改编,最后的《吸血蛾》则被徐克改编成新浪潮武侠《蝶变》。
图片 5
可惜黄鹰也算是香港英年早逝的作家之一,90年代初因拍片经费不足,拖欠高利贷被黑社会残害,1992年惨死在家中,年仅46岁。可以说是武侠文坛的一场悲剧了。

在古代,女子对自己的名声非常在意,很少有人会拿别人的婚事说事,但《红楼梦》中,凤姐这个八面玲珑的女子,却动不动敢拿宝黛两人的婚事开玩笑。

回答:


图片 6

在《偷星异界篇》的最后一回

关注头条号武侠小王子李言,我陪各位一起聊武侠。

第二十五回,王熙凤说要送茶叶给黛玉,后来又说要黛玉帮忙,林黛玉听了便开她玩笑道说吃了凤姐家一点子茶叶,凤姐就来使唤人,凤姐也反戈一击: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凤姐笑道:“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众人听了一齐都笑起来.

王熙凤这样说,黛玉生气了没有,我们看看书上是怎么说的:

图片 16

林黛玉红了脸,一声儿不言语,便回过头去了.李宫裁笑向宝钗道:“真真我们二婶子的诙谐是好的。”林黛玉道:“什么诙谐,不过是贫嘴贱舌讨人厌恶罢了。”说着便啐了一口.凤姐笑道:“你别作梦!你给我们家作了媳妇,少什么?”指宝玉道:“你瞧瞧,人物儿,门第配不上,根基配不上,家私配不上?那一点还玷辱了谁呢?”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林黛玉虽然红了脸,也啐了凤姐一口,说凤姐”贫嘴贱舌讨人厌”,却并没有生气。她的这些反驳,只是出于女孩子的羞涩。其实内心是高兴的。

图片 17

黛玉来到贾府,被贾母安排到碧纱橱中,与宝玉一起“同息同止,同行同坐”,两人青梅竹马,情投意合。王熙凤的话正是说出了二人心中最隐密的愿望。因此,她应该是暗暗的高兴。因此,李纨也夸凤姐“二婶子真真诙谐的好。”

回答:

谢邀。

不过说实话,我不知道这题目有什么意义。黛玉高兴又如何?不高兴又如何?不管她高兴不高兴,改变不了王熙凤爱当众调侃她和宝玉的习惯。王熙凤会因为黛玉或不高兴就多说或少说一些吗?不会。因为她说这些,都是为了讨好贾母,而不是为了讨好宝黛。当然,她自以为的讨好,是不是反而弄巧成拙,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就好比你在工作中遇到一个大嘴巴的同事,动不动就爱调侃你和某人关系好,你能怎么办呢?人家年资比你长,职位比你高,是领导跟前的大红人,调侃你两句还算是给你面子了,你还能拉下脸来跟人争辩不成?黛玉虽然不爱跟人打交道,这点情商还是有的。

况且,黛玉和宝玉彼此有心,王熙凤不过是戳破了二人心事。像黛玉这种唯真唯诚不虚不伪的人,被人说中心事是不会因为恼羞成怒而去责怪别人的。因为王熙凤没有说错啊,黛玉暗地里的愿望也是这样的啊,那她有什么理由生王熙凤的气呢?但是另一方面,黛玉又很清楚这种事是不宜公开谈论的,王熙凤老是这样,确实也很让自己下不来台,所以她也不可能觉得高兴。只能说,就是尴尬而已,不能承认又不能否认。承认了就是大事件了,否认了又违背自己的心。所以每次王熙凤口没遮拦,黛玉都只好尴尬回避。

这种尴尬,跟王熙凤说的内容无关,因为黛玉从内心里不会认为自己和宝玉的真情是见不得人的事。只是礼仪不允许公开,王熙凤先破了这个默认的社交礼仪,伶牙俐齿的林妹妹遇到这种情况无法回应,所以只能尴尬。举个例子,我年轻的时候碰到别人夸奖我,就是这种反应。不管别人是不是真心,我都觉得无法回应。承认是不行的,显得很骄傲很不懂事。否认也是不行的,显得很虚伪,而且关键是,我内心深处觉得我确实值得表扬啊!——但是,你要公开表扬,我就不会回应,反而尴尬了。

以上是头条号“海阔天空诗酒花”的回答。欢迎在今日头条APP关注“海阔天空诗酒花”,查看除了问答之外的其他文章和视频。

回答:

王熙凤为人会奉承,又有心机。她的为人处事与人结交必对自己有利,顺承贾母心思,贾母有宝黛二人结好之意,又有利于她。公开场合开二人玩笑,贾母担心二人,二人好,她开玩笑表明二人好之意让贾母高兴。

王熙凤没有念过书,表达语意上有话语不是文明雅言,是以自己认为表意比较畅快的,有限的想象力内发挥自己的心意。对于老鹰抓了鹞子脚,扣了环了。以粗糙之语表达她的意见也不是一回了,她的风格。别人也习以为常了,不会借意。对于林黛玉她也没有生气,她年岁小,心思只在宝玉情感上。王熙凤的语言合了她的心。

按理,林黛玉与贾宝玉好不应张扬,一是传统习俗,没有人敢自由恋爱,林小红做得极其隐秘。显见,林黛玉因为没有父母不知其理,也是谈恋爱的女孩智商下降,对了她的心思就好。二是如果二人最后不成,轰轰烈烈人尽皆知,林黛玉没有想到开玩笑的后果背后结果是什么,怎么收场。后来知避嫌。

王熙凤作为成年人,已婚人做得不妥当,不应拿二人开玩笑。贾母也是没有多想,以为二人好最为可心。后来,风向不对,贾母指点。王熙凤为个人利益公众场合宣扬,其实对二人有弊而无利。林黛玉早应抵制,检点行为,远离贾宝玉。因为情感昏了头脑。在这件事上,王熙凤也不是赢家,最终目标暴露,被王夫人抄园子整治。林黛玉在宝玉祭文悼晴雯不大敢接触宝玉,二人改诗让他赶紧回去,别让人瞧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