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所以要立孩儿,早写华章续前身

历来美女所到之处犹如磁石吸引磁铁,让人情不自禁挪不开目光。这便有了不同时代的文人骚客挥毫泼墨书写出各自眼中的女神。当然这浩如烟海的文学作品中
也不尽然全是精华,自然也存在一部分糟粕。我总结了一下从现代人的审美观出发大多数人普遍认同的这样一个经济又实惠的观点女性美就是指那些白富美的女人
.
我不认同这种这种观点并不代表古代的那些诗歌创作者不会认同。相反他们也写出了大量的诗歌来讴歌那些白、富、美的女性。
且听我一一列举了来与大家共同赏析。
先看看那些浅吟着《诗经》从河之洲款款走来的伊人。她们:似《硕人》中的庄姜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又似从晚唐时的暮风中匆匆路过,不小心走进了韦庄的《菩萨蛮》: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更像是撑着油纸伞漫步在宋时的西湖边,与东坡先生相谈甚欢,他由衷的称赞道: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抹总相宜。无论是哪个时代,无论是名不见经传的小诗人还是那名震古今的大文豪他们的视线一旦落于美人身上想移开那也是难于登天呀!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嘛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想必看到美人更是文思泉涌,灵感想雨后春笋
一个劲儿往外冒吧。这时便是创作的绝佳时机你的脑海里、眼睛里、心里全是她的面孔但如果突然换成闯入你视线的是一张满是雀斑或者满是青春痘,更甚是一张乌漆墨黑的脸试问一下你还会充满创作的热情吗?你还会激情澎湃得写那些洋溢着赞美之情的诗歌吗?答案是不会。人们常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们每个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利,看到肤如凝脂皮肤白的就像是羊脂玉,水嫩光滑弹指可破的女子试问一下你有没有一种想要轻轻触碰、好好呵护、顿生怜香惜玉之感更别说此女子还有像瓠中之子方正洁白整齐排列的牙齿,像蝤蛴一样洁白丰润的颈项;看到垆边人似月那抹倩影似乎披着月光,静静的翘首以待,把酒家女那种恬静美好表现的淋漓尽致,更别说再加上一句皓腕凝霜雪,女子裸露的半截洁白手腕引人无限遐思,你能说你不爱看此女子吗?不用说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摆不脱不了猎美的心理那风流才子也招架不住啊!据说苏轼携美人朝云游湖于苏堤不料晴天突逢瓢泼大雨,幸的美人相伴雅兴不减更增情趣,一句淡妆浓抹总相宜,欲把西湖比西子写尽身旁美人不论是素颜朝天还是浓妆艳抹都似西子,当然大多数人支持另一种观点认为苏轼的这首《饮湖上初晴后雨》只是单纯的写西湖美景,我也不反对正所谓有争议才有新意不管他写的是景物还是人物总之灵感离不开西施这一大美人,离不开那张姣好白净的容颜。
零零散散叙说了这么多作为笔者我无非是想说明中国人对女性的审美标准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把白作为一条不变的定律了。
吟唱着诗经,伴着秦时的明月,走过汉时的关,且听着唐时的风吟,沐浴在宋时的雨中,与我们擦肩而过的是一位位雍容华贵,富极一时的女性。她们有的像先秦《诗经》中头上金爵钗,腰佩翠琅┩笤冀鸹贰?quot;的采桑女;有的像汉赋《孔雀东南飞》中
足下躡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当的刘兰芝;有的像清/小说《红楼梦》中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上著刻丝石青银鼠褂,下著翡翠撒花洋绉裙、、、、、、的王熙凤。
她们所处时代不同,她们身份地位不同,他们经历遭遇不同,但她们同样穿著打扮富有,同样在世人眼中是美人,同样赚得了文人骚客的笔墨文字。她们穿金戴银,她们不怕露富显阔,她们懂的投其所好,他们知道世人的审美标准,她们富就富在台面上,他们不会藏着掖着。
有人曾评价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低调内敛的民族,从女性美的一个特点富的这个角度来考虑我不认同这个观点。因为中国女性的富不仅体现在古代妇女的穿着打扮,更在今天现代妇女的日常生活中,有媒体报道称真正的
富婆、土豪都在中国她们贮备着大量的资金、她们曾一度强购黄金导致黄金市场价格不稳,她们到外国大量购买奢侈品之阔绰实属罕见。
说到中国女性美那自古以来文人墨客更是不吝笔墨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燕赵多佳丽,美女颜如玉
、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什么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闭月羞花、成鱼落雁、国色天香、天生丽质
、如花似玉、美女妖且闲、、、、、、更是多如繁星。由此可见一个民族的文人肯花大量笔墨来描写女性美,那么这个民族
必 是一个重视美的 民族。
女性的美一旦你走进她、触碰她、便会影响那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美。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女性都不的不面对容颜苍老这个可怕的现实因为在中国这个从古文明中一路风尘仆仆走来的国度所有人都有一种少女情结、处女情结,几乎所有人都喜欢二十岁左右年轻、健康、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女。二十岁、三十岁、四、五、六十岁甚至更老的男性都愿意娶二十几岁的年轻
小姑娘也不愿娶自己的同龄人。这就好比二十岁的女性是足球你争我抢,三十岁的女性是篮球争抢的人数在减少,四十岁的女性是排球你推我挡,五十岁的女性是高尔夫球滚得越远越好。面对这个可怕的现实迫使很多女性都走上了人工美的不归路。轻者使用各种化妆品,重者则作各种整形手术不惜忍受各种切肤割骨之痛。唉!
所以中国人对女性美的认识,中国古典文化对女性美的描述自古以来就包含着白、富、美。无疑这给令人无奈的化妆、整容
提供了肥沃的生长土壤,这不知是女同胞之不幸还是
国民经济发展之新商机?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大理皇宫之中,段正明将帝位传给侄儿段誉,诫以爱民、纳谏二事,叮嘱于国事不可妄作更张,不可擅动刀兵。就在这时候,数千里外北方大宋京城汴梁皇宫之中,崇庆殿后阁,太皇太后高底病势转剧,正在叮嘱孙子赵煦(按:后来历史上称为哲宗):“孩儿,祖宗创业艰难,天幸祖泽深厚,得有今日太平。”但你爹爹秉政时举国鼎沸,险些酿成巨变,至今百姓想来犹有余怖,你道是什么缘故?”
赵煦道:“孩儿常听奶奶说,父皇听信王安石的话,更改旧法,以致害得民不聊生。”
太皇太后干枯的脸微微一动,叹道:“王安石有学问,有才干,原本不是坏人,用心自然也是为国为民,可是……唉……可是你爹爹,一来性子急躁,只盼快快成功,殊不知天下事情往往欲速则不达,手忙脚乱,反而弄糟了。”她说到这里,喘息半晌,接下去道:“二来……二来他听不得一句逆耳之言,旁人只有歌功颂德,说他是圣明天子,他才喜欢,倘若说他举措不当,劝谏几句,他便要大发脾气,罢官的罢官,放逐的放逐,这样一来,还有谁敢向他直言进谏呢?”
赵煦道:“奶奶,只可惜父皇的遗志没能完成,他的良法美意,都让小人给败坏了。”
太皇太后吃了一惊,颤声问道:“什……什么良法美意?什……什么小人?”
赵煦道:“父皇手创的青苗法、保马法、保甲法等等,岂不都是富国强兵的良法?只恨司马光、吕公著、苏轼这些腐儒坏了大事。”
太皇太后脸上变色,撑持着要坐起身来,可是衰弱已极,要将身子抬起一二寸,也是难能,只不住的咳嗽。赵煦道:“奶奶,你别气恼,多歇着点儿,身子要紧。”他虽是劝慰,语调中却殊无亲厚关切之情。
太皇太后咳嗽了一阵,渐渐平静下来,说道:“孩儿,你算是做了九年皇帝,可是这九年……这九年之中,真正的皇帝却是你奶奶,你什么事都要听奶奶吩咐着办,你……你心中一定十分气恼,十分恨你奶奶,是不是?”
赵煦道:“奶奶替我做皇帝,那是疼我啊,生怕我累坏了。用人是奶奶用的,圣旨是奶奶下的,孩儿清闲得紧,那有什么不好?怎么敢怪奶奶了?”
太皇太后叹了口气,轻轻的道:“你十足像你爹爹,自以为聪明能干,总想做一番大事业出来,你心中一直在恨我,我……我难道不知道吗?”
赵煦微微一笑,说道:“奶奶自然知道的了。宫中御林军指挥是奶奶的亲信,内侍太监头儿是奶奶的心腹,朝中文武大臣都是奶奶委派的。孩儿除了乖乖的听奶奶吩咐之外,还敢随便干一件事、随口说一句话吗?”
太皇太后双眼直视帐顶,道:“你天天在指望今日,只盼我一旦病重死去,你……你便可以大显身手了。”赵煦道:“孩儿一切都是奶奶所赐,当年若不是奶奶一力主持,父皇崩驾之时,朝中大臣不立雍王,也立曹王了。奶奶的深恩,孩儿又如何敢忘记?只不过……只不过……”太皇太后道:“只不过怎样?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出来,又何必吞吞吐吐?”
赵煦道:“孩儿曾听人说,奶奶所以要立孩儿,只不过贪图孩儿年幼,奶奶自己可以亲临朝政。”他大胆说了这几句话,心中怦怦而跳,向殿门望了几眼,见把守在门口的太监仍都是自己那些心腹,守卫严密,这才稍觉放心。
太皇太后缓缓点了点头,道:“你的话不错,我确是要自己来治理国家。这九年来,我管得怎样?”
赵煦从怀中取出一卷纸来,说道:“奶奶,朝野文士歌功颂德的话,这九年中已不知说了金少,只怕奶奶也听得腻烦了。今日北面有人来,说道辽国宰相有一封奏章进呈辽帝,提到奶奶的施政。这是敌国大臣之论,奶奶可要听听?”
太皇太后叹道:“德被天下也好,谤满天下也好,老……老身是活不过今晚了。我……
我不知是不是还能看到明天早晨的日头?辽国宰相……他……他怎么说我?”
赵煦展开纸卷,说道:“那宰相在奏章中说太皇太后:‘自垂帘以来,召用名臣,罢废新法苛政,临政九年,朝廷清明,华夏绥安。杜绝内降侥幸,裁抑外家私恩,文恩院奉上之物,无问巨细,终身不取其一……”他读到这里,顿了一顿,见太皇太后本已没半点光采的眸子之中,又射出了几丝兴奋的光芒,接下去读道:“……‘人以为女中尧舜!’”
太皇太后喃喃的道:“人以为女中尧舜,人以为女中尧舜!就算真是尧舜吧,终于也是难免一死。”突然之间,她那正在越来越模糊迟钝的脑中闪过一丝灵光,问道:“辽国的宰相为什么提到我?孩儿,你……你可得小心在意,他们知道我快死了,想欺侮你。”
赵煦年青的脸上登时露出了骄傲的神色,说道:“想欺侮我,哼,话是不错,可也没这么容易。契丹人有细作在东京,知道奶奶病重,可是难道咱们就没细作在上京?他们宰相的奏章,咱们还不是都抄了来?契丹君臣商量,说道等奶奶……奶奶千秋万岁之后,倘若文武大臣一无更改,不行新法,保境安民,那就罢了。要是孩儿有什么……哼哼,有什么轻举妄动……轻举妄动,他们便也来轻举妄动一番。”
太皇太后失声道:“果真如此,他们便要出兵南下?”
赵煦道:“不错!”他转过身来走到窗边,只见北斗七星闪耀天空,他眼光顺着斗杓,凝视北极星,喃喃说道:“我大宋兵精粮足,人丁众多,何惧契丹?他便不南下,我倒要北上去和他较量一番呢!”
太皇太后耳音不灵,问道:“你说什么?什么较量一番?”赵煦走到病榻之前,说道:“奶奶,咱们大宋人丁比辽国多上十倍,粮草多上三十倍,是不是?以十敌一,难道还打他们不过?”太皇太后颤声道:“你说要和辽国开战?当年真宗皇帝如此英武,御驾亲征,才结成澶州之盟,你……你如何敢擅动兵?”
赵煦气忿忿的道:“奶奶总是瞧不起孩儿,只当孩儿仍是乳臭未干、什么事情也不懂的婴儿。孩儿就算及不上太祖、太宗,却未必及不上真宗皇帝。”太皇太后低声说道:“便是太宗皇帝,当年也是兵败北国,重伤而归,伤疮难愈,终于因此崩驾。”赵煦道:“天下之事,岂能一概而论。当年咱们打不过契丹人,未必永远打不过。”
太皇太后有满腔言语要说,但觉业一点一滴的离身而去,眼前一团团白雾晃来晃去,脑中茫茫然的一片,说话也是艰难之极,然而在她心底深处,有一个坚强而清晰的声音在不断响着:“兵战战危,生灵涂炭,可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过了亿因此崩驾。”赵煦道:“天下之事,岂能一概而论。当年咱们打不过契丹人,未必永远打不过。”
太皇太后有满腔言语要说,但觉业一点一滴的离身而去,眼前一团团白雾晃来晃去,脑中茫茫然的一片,说话也是艰难之极,然而在她心底深处,有一个坚强而清晰的声音在不断响着:“兵战战危,生灵涂炭,可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过了一会,她深深吸口气,缓缓的道:“孩儿,这九年我大权一把抓,没好好跟你分说剖析,那是奶奶错了。我总以为自己还有许多年好活,等你年纪大些,再来开导你,你更容易领会明白。哪知道……哪知道……”她干咳了几声,又道:“咱们人多粮足,那是不错的,但大文人文弱,不及契丹人勇悍。保况一打上仗,军民肝脑涂地,不知要死多少人,要烧毁多少房屋,天下不知有多少人家要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为君者胸中时时刻刻要存着一个‘仁’字,别说胜败之数难料,就算真有必胜把握,这仗嘛,也还是不打的好。”
赵煦道:“咱们燕云十六州给辽了占了去,每年还要向他进贡金帛,既像藩属,又似臣邦,孩儿身为大宋天子,这口气如何呖得下去?难道咱们永远受辽人欺压不成?”他声音越说越响:“当年王安石变法,创行保甲、保马之法,还不是为了要国家富强,洗雪历年祖宗之耻。为子孙者,能为祖宗雪恨,方为大教。父皇一生励精图治,还不是为此?孩子定当继承爹爹志。此志不遂,有如此椅。”突然从腰间拔出佩剑,将身旁一张椅子劈为两截。
皇帝除了大操阅兵,素来不佩刀带剑,太皇太后见这个小孩子突然拔剑斩椅,不由得吃了一惊,模模糊糊的想道:“他为什么要带剑?是要来杀我么?是不许我垂帘听政么?这孩子胆大妄为,我废了他。”她虽秉性慈爱,但掌权既久,一遇到大权受胁,立时便想到排除敌人,纵然是至亲骨肉,亦毫不宽贷,刹那之间,她忘了自己已然油尽灯枯,转眼间便要永离人世。
赵煦满心想的却是如何破阵杀敌,收复燕云十六州,幻想自己坐上高头大马,统率百万雄兵,攻破上京,辽主耶律洪基肉袒出降。他高举佩剑,昂然说道:“国家大事,都误在一般胆小怕事的腐儒手中。他们自称君子,其实都是贪生怕死、自私自利的小人,我……我非将他们重重惩办不可。”

唐诗宋词今犹在,不见当年提笔人。诗词家喻户晓时,便是白衣沽酒日。有酒堪饮只需饮,莫待无酒空对杯。人生短如一口气,早写华章续前身。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