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儿大笑道不错,其《湘夫人祠》犹近体中《湘夫人》

《啖影集》乃清道光年间贵州范兴荣所著,全书四卷,共辑录了66则故事,所述多为神怪灵异,借以影射社会现实。全书5万多字,故事篇幅短小,以精炼著称。书中有况成春序、作者自志、张道藩序、蒋梅笙序,及作者小传。今陆续集释于此,伏望师友清正。
一 况成春序
稗官小说,昉[1]自虞初[2],张平子曾言之。在两汉只资谭柄[3],蔡中郎之赏《论衡》是也[4].六朝新语[5],特取隽妙;《唐代丛书》[6],间存讽诫。即纤艳处亦不人侧媚,以去东京未远耳!后惟坡仙《志林》[7],脱去町畦[8],加以恢张于此道[9],大开生面。蒲留仙出世逸才,积平生磊石可,一于《志异》发之,叹观止矣!
《啖影》四卷,兼坡仙、留仙之长,蕴藉处复不让六朝、唐人。余于鄂渚旅次,得窥全豹,可与《齐谐》、《述异》诸书后先辉映。特是天地虽大,不能芽空中之核[10].集名《啖影》,何也?江文通曰:娥媚讵同貌,而俱动于魄;芳草宁共气,而皆悦于魂。[11]故有形即有影。日月不能离影而为升恒,山河不能离影而为流峙,鸟兽不能离影而为飞走,草木不能离影而为荣枯。天地,一影也;古今,一影也;人物,一影也。老枫化为羽人,朽麦化为蝴蝶,自无情而之有情也[12],一而二也;贤女化为贞石,山蚯化为百合,自有情而之无情也[13],二而一也。
有啖之者,而虚者实,微者彰,炳炳烺烺[14],转得不朽。然则是集也,即以影传可也。
道光二十一年十二月上浣[15],江右赏音子拜题[16].
[1]昉:日初明。引申为开始之意。
[2]虞初:西汉小说家,河南洛阳人,号黄车使者.汉武帝时为方士侍郎。着有《周说》,计943篇,原书已佚。《文选西京赋》中张衡云:小说百家,本自虞初。下文张平子曾言之即指此语,张衡,字平子。谭正璧《中国文学家大辞典》说:书虽不存,但因之被推为古代唯一小说作家。后人有以虞初为小说命名的,如《虞初志》、《续虞初志》、《虞初新志》等。
[3]谭柄:又作谈柄,谈话的资料。
[4]蔡中郎句:指蔡邕得阅《论衡》一事。汉献帝时曾官拜左中郎将。范晔《后汉书》王充传注引袁崧《后汉书》载充所作论衡,中土未有传者。蔡邕入吴始得之,秘玩以为谈助。其后王朗为会稽太守,又得其书,及还许下,时人称其才进。或曰:不见异人,当得异书。问之,果以论衡之益。由是遂见传焉。
[5]六朝新语:指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志怪志人小说。
[6]《唐代丛书》:一名《唐人说荟》,清陈世熙辑,十六集,一百七十卷,辑录唐人笔记、传奇共一百六十四种,清乾隆五十七年挹秀轩刻本。此处当代指唐人传奇。
[7]坡仙《志林》:指苏轼的笔记小说《东坡志林》。苏轼,字东坡,仰慕者称之为坡仙.
宋张矩《应天长》词:换桥渡舫,添柳护堤,坡仙旧迹今续。
金元好问《奚官牧马图息轩画》诗:奚官有知应解笑,世无坡仙谁赏音。
[8]町畦:喻规矩;约束。清赵执信《谈龙录》:声病兴而诗有町畦。
[9]恢张:张扬;扩展。晋皇甫谧《三都赋序》:自时厥后,缀文之士,不率典言,并务恢张。其文博诞空类,大者罩天地之表,细者入毫纤之内。
[10]天地虽大,不能芽空中之核:语出关尹子《文始真经》。
[11]江文通句:语出江淹《杂体诗序》。淹字文通。
[12][13]老枫句、贤女句:语出《化书》。此书乃道教著作,为唐末五代谭峭所撰。
[14]炳炳烺烺:光亮鲜明。形容文采声韵之美。唐柳宗元《答韦中立论师道书》:及长,乃知文者以明道,是固不苟为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也。
[15]道光句:道光二十一年即公元1841年。上浣,上旬。唐代定制,官吏每十天一次休息沐浴,故月分为上、中、下浣。
[16]赏音子。况成春的号,其生平未详,只知乃范兴荣好友。

大.学.生。小.说.网这语声冷而美,赫然竟是小仙女的声音。铁心兰哭声立刻顿住,小鱼儿身子虽也一震,但却绝不回头去瞧一眼,口中立刻叹息道孩子的妈,你哭什么,又死不了的,快去找大夫吧.再迟人家只怕就要关起门来睡大觉了。只听小仙女冷笑道你说完了么?不错,你装得很像,你此刻真该去找大夫了,只可借世上所有的大夫都已救不了你。小鱼儿站在那里,像是突然被钉子钉在地上,动也不能动,铁心兰也是那样伏在地上,连头都未始起。小仙女道你还有什么话说?小鱼儿突然转过头,突然大笑道很好,终于被你瞧破了…但你是如何瞧出来的?可否说来听听。小仙女冷笑道我砍下那一刀时风声连聋子都听得出,你若真是个糟老头子,早已骇得扑倒在地,又怎会还是若无其事地往前走?小鱼儿歪着头想了想,长叹道:不错,原来你也是个聪明人.聪明得出乎我意料之外。小仙女道你现在才知道,不嫌太迟了么?小鱼儿笑道:但你也莫要神气,我总算还是骗过你一阵子,你发觉得才真的是太迟了,我若不是身旁有个累赘,早已不知走到哪里去了,还会等着被你追上!小仙女居然没有动怒,冷笑道:你既然那么聪明,此刻就该还能再想出个法子逃走…。你若想不出,可见你的脑袋还是没有用,不如割下来也罢。小鱼儿笑嘻嘻道我何必再想什么法子,你以为我真的打不过你?我先前只不过是懒得和你动手罢了,常言道,好男不与女斗,我。…他话未说完,小仙女的手掌已到了他面前。这一掌招式倒也平常,但却奇快,简直快得不可思议,若非眼见,谁也想不到世上竟有人出手如此迅急。小鱼儿口中说话,眼睛虽一直盯着她,防备着她,但这一掌击来,他竟然还是躲不开。他身子全力一拧.脸上还是被那春葱般的指尖刮着一些,脸上立刻多了叁道红印,火辣辣的发疼。小仙女第二掌又跟着发出。小鱼儿大嚷道:住手,好男不跟女斗,住手!他大叫大嚷,小仙女却似全未听见,她实在恨透这坏小子了,铁青着脸,瞬息间已击出了二叁十掌小鱼儿看来看去,也看不出她招式有什么奇妙之处,她一掌击来,小鱼儿明明觉得自己可以从容化解,但到她一掌真的击来时,小鱼儿却不知躲得多么狼狈,他连变了十几种身法,连掏心窝的本事都使了出来,但却竟然无法还手击出一掌他一招还未击出,小仙女的第二招已跟着攻来,他好容易再躲过这一掌,再想还手,小仙女第叁招又来了,他简直只有挨打的份儿。铁心兰已忍不住抬起头来,眼睛也已瞧直了。她根本瞧不清小仙女的身法、招式,她只瞧见一条红衣人影,那两只白生生的手掌,竟已化为一条白线。这条白线在红影中窜来窜去,又好像一条鞭子,小鱼儿就被这条鞭子打得到处乱跑,他跑到哪里鞭子就追到哪里,铁心兰委实也瞧不出这掌法有什么特别奇妙之处但却一辈子没有瞧见过这么快的掌法,小仙女的这双手像是附着什么妖魔精灵,否则怎会有如此快的出手,小鱼儿只觉她像生着十几只手似的.刚躲过这一只另一只已来了.他简直连气都不能喘。到后来小鱼儿眼前已全都是她那白生生的、兰花般的掌影,他连头都晕了突又放声大呼道:住手,住手,你已中了我的毒,你。。他又想重施故伎,怎奈小仙女却全不听他这一套,铁心兰也急得变了颜色,但身子还是软软的,却又无法助他出手。小鱼儿满头大汗,叫道你还不相信?!你可知我这毒药有多厉害。小仙女冷笑道在我手下,天下可说绝无一人还能抽出手来施毒.何况是你这小鬼,你又想骗我?你简直是做梦小鱼儿大叫道:我不骗你,我。…突然吧的一声,他脸上已着了一掌,身子竟被打得直飞了出去.远远落在一文外,在地上直滚。铁心兰失声惊呼,道;小鱼儿你……你……哪知小鱼儿不等她话说完,一个翻身又跳了起来,擦了擦从嘴角淌下来的鲜血,笑嘻嘻道你放心她打不死我的,只要她打不死我,我总能打倒她。小仙女冷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骨头有多硬。她话末说完,身子又冲了过去,又攻出七掌,她掌式既不奇诡,也不算狠辣,但却实在太快,快得令对方简直不能喘息,不能还手。别人若不还手,又怎能胜她。小鱼儿咬着牙,发下狠.无论如何,也得还她两拳。他看准小仙女掌法中有个破绽,拼命一招击出哪知等到他这一招击出时,小仙女手掌已将那破绽补上,他一招还只击出一半,肚子上已挨了一拳铁心兰惊呼道:不好呼声中小鱼儿又被打得飞了出去,满地乱滚。铁心兰颤声道算了吧,求求你……你打不过她,她实在太快了哪知小鱼儿还是站起来。他虽然疼得龇牙咧嘴,还是笑道:就因为她太快,所以打不死我…。出手太快,就不会太重,这道理你难道不明白。小仙女面色也变了,她委实也未想到这小于竟然变得如此有种,居然还能站起来,她知道自已出手并不轻,若是换了别人,挨了这叁下,纵然不死,也丢了半条命,但这小于非但能站起来,竟反而也出手反击来了。小仙女咬了咬嘴唇,道好,算你骨头硬,我倒要瞧瞧你的骨头有多硬她出手越来越快,小鱼几却越打越慢。但是他躺下去,又爬起来,躺下去,又爬起来!…小鱼儿第七次爬起来,却又跌下去,他还是挣扎着要爬起。小仙女瞧着他,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也不知是愤怒?是痛恨?还是已有些可怜,有些不忍。她口中只是冷冷道:你只要服输,我就饶了你小鱼儿道:放屁谁要你饶我.要你求我烧你。。。我要扒下你的衣裳,把你吊在树上,狠狠地抽你。。。他摇摇摆摆,才站直身子,小仙女已冲过去,飞起一脚,将他踢得连滚几滚。铁心兰已闭起眼睛,不忍去瞧了,她的心已碎,肠己断,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对这可恨的冤家如此关心。小鱼儿伏在地上,不住喘息,终于不能动了。小仙女胸膛已有些起伏,她喘息着道小鬼小坏种小流氓你还能站起来么?你还能再打么?小鱼儿双手抓着地上的草,身子慢慢向上爬,颤声道你才是坏种流氓你…。你还是强盗…小仙女大怒叫道你还敢骂我她又冲上去,脚又将小鱼儿踢了几个滚。铁心兰嘶声道:你…。你。你好狠,人家已躺在地上,你还要动手小仙女根声道谁叫这小鬼骂我!小鱼儿道我骂你,我偏要骂你,你见财起意、你无恶不作、你杀人如草芥、你一…你是见鬼的小仙女,你简直是个母夜叉。他声音己越来越弱,但还是骂不绝口。小仙女气得身子发抖,脚踩在他胸膛上,道:好,你骂,你骂……我叫你永远再也骂不出,我本不想杀你,这是你逼我的,她咬着牙,一掌方待击下,铁心兰失声惊呼,也挣扎着要爬过去,滚过去,哪知就在此刻─小鱼儿他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竟将小仙女纤巧窈窕的身子一抡,抡了想来,接着飞起脚踢在小仙女腰眼上小仙女再也想不到这垂死的人还能出手,脚一麻,身子被抡起,头一晕.腰上挨了一脚,接着就摔在地上。小鱼儿也扑倒下去,压在她身上,两只手片刻不停,把可以摸得到的穴道,不管叁七二十一全点了。铁心兰又惊又喜,颤声道;鱼儿,你…。你这是怎么回事?小鱼儿喘息着笑道我早就告诉过你,她打不死我的……我这身于是被药水泡大的,别人吃奶的时候我就己开始吃药..莫说是她,就算是出手比她再重十倍的人,也休想将我打得真个爬不起来铁心兰道但你……你方才。。。小鱼儿大笑道:我方才只是故意装出来骗她的,好教她不防备,然后再故意骂她,让她生气,她气晕了头,我就笑歪了嘴。铁心兰终于破涕为笑,但还是有些不放心,道:你真的没事么?小鱼儿站起来,笑道我这一身钢筋铁骨,凭她那两只又白又嫩的小手能伤得了我?她拳头打在我身上,简直好像在弹棉花似的。但这棉花却委实弹的不轻,他嘴虽说得硬,但身子一动,就到处发疼,全身骨头却像是被打散了。他狠狠瞧着小仙女,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小仙女闭着眼睛,眼泪已一连串流下来。小鱼儿大笑道:你哭也没有用的,我说过要还你几拳,就是要还你几拳,一拳也不会少…一说着说着,他一拳打了出去他一连打了四拳,打得可真不轻。小仙女闭着眼,咬着牙,哼也不哼。小鱼儿道:你求我饶你,我就少打几拳。小仙女突然大叫道:你这恶贼你打死我吧小鱼儿一个耳光打过去,打得她住了嘴。铁心兰忍不住道你就饶了她吧。小鱼儿道饶她,我为什么要饶她她方才为何不饶我,我说过要扒下她的衣服,将她吊在树上…。小仙女嘶声呼道你敢你若真的,我…。我死了也不饶你小鱼儿笑嘻嘻道你活着我尚不怕,何况死的。他一把抓起小仙女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抓起来,正正反反,先打了她四个耳括子,笑道这是本钱,先还你,还要再加利小仙女泪流满面道你。。你好狠……小鱼儿道:我狠?你自己难道不狠?..…你只知别人对你出手狠,难道就忘了你对别人出手时,岂非还要比这狠得多。他越说越气,一把就撕开了小仙女的衣服。小仙女整个软玉般的肩头都露了出来,她嘶声大骂道:你这恶狗,恶魔。…她简直将心里想得出的什么话都骂了出来。小鱼儿笑嘻嘻地听着,摇头道你若骂得好,我听听也没关系,还觉有趣,但你实在不会骂人,骂人的技术你一点也不懂我只有请你住嘴了。他竟从地上抓把烂泥,要往小仙女嘴里塞。小仙亥现在真的怕了,终于痛哭着道:求求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小鱼儿大笑道好,你终于求我饶你了,你莫要忘记。小仙女哭得肠子都断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她毕竟年纪还小,她第一次尝到被人欺负的滋昧。小鱼儿大笑着将她摔在地上,道:好,我饶了你.他再也不瞧小仙女一眼.转过身子,扶起铁心兰,撮口而哨,叫道小白菜……小白菜……那匹小白马竟真和他有缘竟真的跑了回来。小鱼儿笑道:白菜兄这次辛苦了你,背我们两人一程吧,到了前面.我一定好好请你吃一顿还得喝两杯。他扶着铁心兰上了马,自己也上了马这匹马虽然小,气力却不小,轻嘶一声,轻快地向前就跑。小鱼儿大笑道小仙女,再见了…嗯,还是莫要再见的好。他竟然就这样扬长而去,留下动也不能动的小仙女,躺在地上,小仙女的哭声,他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两人挤在马背上,靠得紧紧的,铁心兰只觉身子又轻又软,像是靠在云堆里,既不愿动,也不愿说话。小仙女的哭声.终于听不见了。铁心兰终于轻叹一声,道:你真是张菁的克星。小鱼儿笑道她遇见我,算她倒霉。铁心兰默然半晌,悠悠道:我真没想到,你真的打起来时,竟那么狠,那么不怕死……小鱼儿大笑道我也许是个坏蛋,但却绝不是懦种,别人想要我干什么都容易,但谁也休想叫我求饶铁心兰媚然一笑,柔声道不错,你就算坏,但也坏得是个男子汉星光月色都很亮,银子般的月光,将他们的影子照在地上,他们两人的影子,几乎已变成了一个。又过了半晌,铁心兰突然道;你可知道小仙女张菁为什么要抢我那张藏宝图?小鱼儿道还不是见财起意。铁心兰道那你就错了,她手段虽然毒辣,却不是个坏人。。小鱼儿笑道她难道是个好人?……好人要杀你,坏人却救了你,这岂非怪事铁心兰道:我跟你说正经的,她要抢我的藏珍图只因为她母亲和这批藏珍的主人有很密切的关系。小鱼儿道哦!…她已经这么凶了她母亲岂非更是个母夜叉。。铁心兰笑道:她母亲非但不是个母夜叉,还是昔日江湖中一位大大有名的美人,只要看见过她的男人,没有一个不被她迷得要死要活的。小鱼儿笑道:这样的人,我倒愿瞧瞧。铁心兰咬着嘴唇,道只可借你迟生了几年,她现在已经老了,但江湖中老一辈的人听到玉娘子张叁娘这名宇,心还会直跳。小鱼儿笑道:你为什么不说只可惜她早生几年,见不着我..那么,小仙女的父亲又是个何许人物?铁心兰道这。这我却不清楚。小鱼儿大笑道不错,有名美人的子女,的确有许多是找不到父亲的,只因为可能是她父亲的人太多了。铁心兰噗嗤一笑,道:你少缺德,那玉娘子虽然美得如玉,但也冷得象玉,江湖中追求她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但她瞧得上的却只有一个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谁有如此艳福?铁心兰道:就是那藏宝的主人,名叫燕南天:小鱼儿身子微微一震,失声道燕南天?!铁心兰道你也听过这名字?小鱼儿道:我……我好像所见过,却已记不清了。铁心兰道你若听见过这名字,就不该忘记,他本是昔日江湖中最最有名的剑客,他的剑法,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小鱼儿道哦铁心兰悠悠道他生得虽不英俊,但却是江湖中最有男子气概的男予汉,只可惜我也迟生了几年,见不着他。小鱼儿笑道你可要我帮你找他?铁心兰叹道你已找不着他,任何人都找不着他,江湖传言,十几年前,他不知为了什么闯人恶人谷,从此就没有再出来,他虽然剑法无故,但遇着那许多恶人,只怕…还是难逃毒手,小鱼儿默然半晌,道:噢……铁心兰道这藏珍图,据说就是他入谷之前留下的,他似乎也自知入谷之后必死,所以便将他生前搜集的古玩珍宝,以及他无敌天下的剑谱,全都藏在一个隐秘之处,若没有这藏珍图谁也找不到。小鱼儿缓缓点头道珍宝虽不足令人动心,但这剑谱却的确令人眼红,谁得了这剑谱,谁就可无敌于天下,那就难怪有这许多人要来抢了。铁心兰道但小仙女却非为这剑谱,而是为了要安慰她的母亲。。她方待回头,但眼光溜过地上,整个身子突然一震,失声道:你…。你瞧,这…一这是….小鱼儿笑道:我早就瞧见了,地上的影子,已多了一个。地上的影子,竟猛然真的多了一个,多出来的影子,就站在小鱼儿身后的马屁股上。但马还是照样往前跑像是全无知觉。小鱼儿虽沉得住气,铁心兰却慌了抱着小鱼儿的手,拼命一勒马.邢匹马长嘶而起,铁心兰却跃下马去只听一人冷冷道你怕什么,我若要取你们性命,早巳出手小鱼儿笑道我若害怕.早已跳下马了。那声音咯咯笑道不错,你这人很有意思,我早就瞧出你很有意思,想交交你这朋友所以才跟着来的。这语声又尖又亮,说话人的嗓子,就像是金铁铸成的,这语声虽然冰冰冷冷,但却又似带着稚气。铁心兰惊惶爬起,抬眼望去,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黑衣人,轻飘飘站在马股上.活像是粘在上面的纸人。他不但全身被一件闪闪发光的紧身衣服紧紧裹住,一张脸也蒙着漆黑的面具,只剩下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黑的地方如漆,白的地方如雪,这双眼睛在夜色中眨一眨的,也说不出有多么诡异可怖。铁心兰耸然动容.失声道你莫非就是黑蜘蛛那黑衣人怪笑道不错,你居然认得我。铁心兰道你……你怎会来到这里?黑蜘蛛道我本也是为你来的,但瞧见这小伙子,觉得很有趣.可真比那藏珍图有趣多了,我想交这朋友,只好放弃那藏珍图。小鱼儿大笑道:想不到居然会有人将我瞧得比这藏珍图还重,这种朋友我也要交的…只是,黑蜘蛛,这又算什么名字?黑蜘蛛冷冷道:你连黑蜘蛛这名字都未听过,简直是孤陋寡闻当今天下不知我的名宇的,还能在江湖中混么?小鱼儿道:你什么时候跟上我们的?黑蜘蛛道你将白马涂成花马时,我就瞧见了。小鱼儿道奇怪,我竟不知道。黑蜘蛛冷笑道我若存心要跟上一个人,就算跟上一辈子,那人也不会知道。我若不愿被人瞧见,当今天下,又有谁能够瞧见我的影子。小鱼儿纵身下马来,瞧着他摇来摇去的身子,笑道你年纪虽小,口气可真不小。黑蜘蛛怒道:谁说我年纪小小鱼儿道:我听你说话,难道还听不出?黑蜘蛛眨着眼睛瞧了他半晌,格格笑道我年纪纵然小,也大得可以做铁心兰的叔叔伯伯了,只是我既想交你这朋友,也不愿以老卖老,你就叫我大哥吧!www.txshuku.Com

内容提要
屈原作《湘夫人》抒发约黄昏而不见之哀怨,托二妃神话以寄犹冀一遇之意。杜甫步尘屈原,作《湘夫人祠》抒发湘妃祠破败荒凉之慨,借苍梧遗恨以寓眷恋不忘之意。时代变迁,湘夫人祠庙貌沧桑冷寂,杜甫落魄楚地,谒祠凭吊屈原和湘夫人。其《湘夫人祠》犹近体中《湘夫人》。屈原与杜甫似乎命中注定要走在一起,两个冤魂,抒同一情怀,悲凉之身,沉同一条江。屈原《湘夫人》与杜甫《湘夫人祠》乃借他人酒杯以浇自己心中块磊,这是因为他们从湘妃苍梧遗恨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正是:湘娥即屈原,屈原即少陵。
关键词 屈原;杜甫;湘水女神;苍梧遗恨;恋君
闻一多《少陵先生年谱会笺》有曰:大历四年公五十八岁。正月,自岳州至南岳,游道林二寺,观宋之问题壁。入洞庭湖,宿青草湖,又宿白沙驿,过湘阴,谒湘夫人祠.[1]此记杜甫自大历三年春白帝城放船出瞿塘峡后沿长江东下漂流,行踪莫定之况。穷愁老病,孤苦无依,此时杜甫凄凄凉凉飘荡于江湘,犹如漂萍浮梗,命运任风浪摆布。行至湘阴,他泊舟登岸拜谒湘夫人祠。楚湘之地,三闾大夫曾被放颜色憔悴形容枯槁行吟江潭泽畔,而杜甫穷途末路老病孤舟流浪荆湘楚地,莫非是屈原在招杜甫游魂?湘夫人祠景象荒凉破败,春竹斑痕点点,犹舜妃泣诉苍梧遗恨。杜甫思接远古神灵,情通异代先贤,仿佛见屈原《湘夫人》笔下的曼妙女神在咏叹约黄昏而不见之哀怨。谒湘夫人祠,亦即悼屈原,杜甫睹物思人,不禁感慨自伤而作《湘夫人祠)诗以致意。黄生论此诗曰:公诗发源楚词,波澜故自老成,此章意味深厚,可当近体中《九歌》.[2]言杜甫诗歌师承屈原楚辞。屈原《九歌》,按王逸和朱熹说乃取材于沅、湘间祀神娱神歌词,以其事神之心,寄托眷恋君国之意。屈原如此委婉含蓄致意君国的苦心孤诣,杜甫深知之,而他又何尝不是如此!杨伦谓杜甫《湘夫人祠》寓思君意.[3]是也。故杜甫落魄楚地,凭吊屈原,自然会感发同一嗟叹。湘娥即屈原,屈原即少陵。自谓且攀屈宋宜方驾的杜甫,一生追随屈原精神和人格,其诗歌一如屈原楚辞:忠君爱国眷恋不忘,是反复致意的永恒主题;爱而不见九死不悔,是抒写不完的动人题材;报国无门哀怨遗恨,则是倾诉不尽的伤心情愫,甚至生命的归宿,杜甫亦一如屈原葬身潇湘。本文就屈原《湘夫人》与杜甫《湘夫人祠》其说神话与说实话来比较分析,以探索两个冤魂,同一情怀。
据神话传说《九歌》为天界乐曲,夏后启将其偷取到人间,遂为夏初乐曲。最早记载其说的典籍可考者为《尚书虞书》,其《舜典》大禹谟条载:禹曰:于帝念哉。德惟善政,政在养民。水火金木土谷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九功惟叙,九叙惟歌。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劝之以九歌,使勿坏.[4]又,《左传文公七年》援引《尚书虞书》大禹谟条有关九歌的记载,并曰:九功之德,皆可歌也,谓之九歌六府三事。[5]又,《山海经大荒西经》载:西南海之外,赤水之南,流沙之西,有人珥两青蛇,乘两龙,名曰夏后开。开上三嫔于天,得《九辩》与《九歌》以下。此大穆之野,高二千仞,开焉得始歌《九招》.[6]夏代乐歌《九歌》,用于祭天,传至东周已佚,而楚人则远承夏代祭祀古礼遗制,沿袭夏代古音遗风,《九歌》亦即作为楚国祭歌流传于楚国甚为久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