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这道燕子回的城门,李无尘心里一直渴望着一份

  1

  孑立于瘦风途经的路口,妍的长发再飘不起诗意的温柔。或许,人生的悲哀不是陌世相隔,而是彼此明白相爱时却再不能回头。
——题记(文:雨袂独舞)

  李无尘是A市C大学的一名普通大学生,他很普通,几乎是一无是处,但是他有一个长处,那就是喜欢文学,非常有才华。

  夕阳照在城门上的楼头,几株枯草在风中摇曳着生命的垂死。

【一】
妍和源是同村人,他们俩人的家距离不到半里路。从小学到高中毕业,妍和源一直是同班同学,源是班长,妍是副班长,俩人学习成绩几乎不分上下,很多时候,他和她会并列第一。
在妍的记忆里,源从来都是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模样,源的样子几乎影响了妍一生对男人的审美观念。
妍应该算是早熟的。五年级的时候,妍忽然发现自己莫明地深深喜欢上了源,只是,妍虽芳心暗许,内心波澜起伏,但表面上对待源还是一如往昔,所以源从不曾将妍的内心秘密看破。
妍和源俩家离学校不远,上学、放学他们走的是同一条乡间泥路。
从五年级开始,无论上学,还是放学,妍都选择走在源的后面。雨天www.haiyawenxue.com,妍会把自己的脚踩在源留下的脚印里,阴、晴天,妍会在源身后悄悄学源走路的模样,每当发现源回头的时候,妍就赶紧复原回自己的走路姿势。
在路上,妍还喜欢做另外一件事,很多时候,她,或是折一小枝柳枝,或是拔一棵小草,然后把柳叶或是小草叶一片一片撕扯下来,在撕扯的同时,妍会默默地交替念叨“源喜欢妍”、“源不喜欢妍”……每次必须是最后一片叶子代表“源喜欢妍”妍才肯罢休,否则,妍一定会再找新的柳枝,或是小草,从头再来一遍。
那时,于妍每天最快乐的时光就是与源同路行,即使雨天,妍的心空照样有明媚一片。
从五年级到高中毕业,有一首纯情的歌无数次在妍的心、梦里辗转低回……
如今,妍已记不清那时发生的很多很多事,妍只清楚地记得那时源的双眸澄澈明净,源的背影如诗、如画,那时的天空总是很蓝,很蓝。

  在这个深秋的季节,新学年,李无尘一个人慢慢地走到学校里的枫叶大道上,看着天上的红色枫叶一片片落下,心里感慨极了。

  南来北往的商客,在骆驼玲里参着天南地北的口音,古城沙都燕子回又迎来一天的傍晚。

【二】
在学校宣传栏的橱窗里,妍和源的名字经常并排在一起,那时妍时常会一个人流连、伫立在那橱窗前,傻傻地盯着自己和源的名字看,看着,看着,妍,忍不住偷偷地笑……
原本高考的时候妍的父母希望妍报考金融学院,而妍在源最要好的朋友峰那里打听到源打算将来从医,因此妍在志愿表上毫不犹豫地填写上西安医科大学,最后,妍如愿以偿拿到了西安医科大学的通知书,而源却进入了西安金融学院。
妍的心里一度失落无限。
从此,妍和源很少遇见。
因为怕羞,后来妍每次看见源,要么绕道而行,要么就是把头转向一侧,装作没看见,然后继续走自己的路。让妍纳闷的是,大学四年期间,即使在路上遇见源,源也从不跟自己打招呼,俩人似乎很有默契,每次都是无声地擦肩而过,只是俩人反方向行走后,在妍有意回头时,十有八九源也正回眸……

  在这个季节,李无尘心里一直渴望着一份爱情,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就像小说里描绘的那样,两人爱得你死我活的那种爱情。

  天边的夕阳,红彤彤,像一朵朵血色玫瑰在这塞外里盛开来,不远处传来几声沙雁,染尽了七分荒凉。说是沙都,其实个驿站,或更具体点,一道城楼。

【三】
也许是因为妍长得清纯可爱,也许是因为妍冰雪聪明,大学里追妍的男生特别多,但,妍从不给任何人机会,因为妍的心里,梦里只有一个人。
在大学里,妍做很多事都是有始无终,惟有一件事妍从不愿耽误,那就是每天临睡前妍会把自己的心语写在一张彩纸上,然后小心地折叠成星星,储存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罐内,那时妍只期待将来有机会把满满的一罐星星亲手递到源的手里。
当妍看到自己的同学成双结对出入时,妍总是会悄悄躲在一个隐秘的校园角落,斟一杯烈酒,让整个寂寞醉成一醉方休。
尽管许多时候妍也感觉寂寞和失落,眼光深处总有一抹空蒙的烟霭,但是,因为妍闻说源也始终是独身一人,所以妍在素笺上画出了苏堤的花红柳绿,画出了西湖烟波里的一叶小舟,在独我的世界里,固守着最初的心性和纯情。

  可惜,从小到大,李无尘一直缺乏这种际遇,似乎他没有桃花运,他总是想着哪天能遇到一个自己真心爱的人,这个人能给他带来一种激情,一种年轻的宣泄。

  2

【四】
大学毕业分配工作后,妍和源平时各自住在自己的工作单位,俩人只有放长假时才回家,因此妍和源遇见的机会越来越少。
其实,工作后妍从来不曾放弃过等待,可是,源始终没有任何表示,而妍的父母毕竟是乡村传统人,于是在父母的再三催促下,28岁的妍仓促地相亲,定亲,嫁往异乡。
在妍婚后一年左右,源也在父母逼迫下成了家。
风起云涌处,妍的柔情和梦想散落了一地……
妍和源婚后都不太幸福。
日子,就这样淡淡地、缓缓地流过。
当落寞惆怅了昨日的风景,妍的心情再回不到杨柳风轻的日子。
从此,妍把关于对源的一切回忆和幻想全部封存,不再轻易触及,因为妍知道,所有往事都已化作一缕云烟,渐行渐远。
接下来的岁月,妍依然有梦,只是妍的梦里多了一声叹息。

  这时候,一片枫叶飘到了他的手掌中,他顺着风吹来的方向看去,那里站着一名穿着绿色长裙的棕色长发的普通女孩儿。

  燕子回,顾名思义,再往北就看不到燕子,但是在酷似冬天的夏季,燕子回没有燕子的踪迹,或许,以前燕子真的来过,或许这道燕子回的城门,是个喜欢燕子的人取名。常在这里过往的商人都知,这里的城主,蓦然烟。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便成为这里的保护神。过往这里的人怀着同样的疑问,但见到他本人后,这样打探别人隐私为目的便不再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剑眉下透着一股杀人于无形的眼神,使这些沾满铜臭味的商客不敢正视,有问题也变没问题,只要他们规规矩矩。

【五】
妍32岁那年的夏天,妍和源俩人在车站遇见,但是,妍望见源以后没有靠近,而是选择在三十米开外处安静地站着……
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之前还是烈日炎炎,忽然间,天空乌云翻滚,雨,很快倾斜而下,而且越下越大。
妍有伞,而源没带,车站上除了站牌什么都没有,妍当时很想走过去与源共撑一把伞,但女人的矜持最终让妍打消了冒出的念头,大约五、六分钟后,浑身湿透的源飞快地来到妍的跟前。
“妍,让我借你伞避一下雨,好吗?”
“嗯”,妍,轻声回答。
伞下,两人的脸几乎同时红了……接着,有两三分钟尴尬的沉默。
第一次,妍和源靠得如此的近。那一刻,妍闻到了她曾经一直深深渴望的气息。
“妍,你,还好吗?”源打破了沉默。
“嗯,还算可以吧!”
“其实——其实——我,我——很想——”源因为紧张说话突然结巴起来。
“源,你想说什么?”妍微笑着看着源。
“哦,妍,其实我很想问你,为什么我当初告诉你我喜欢你,你却始终没有回应?”
“你说什么啊?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你喜欢我?”
“在高二的时候,你不是问我借过一本《红楼梦》么,你有没有看到书中夹着的一张小纸条?”
“没有啊!因为我自己也有《红楼梦》的书,所以,借了以后我几乎没有翻动。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她长得很普通,五官谈不上精致,不漂亮,只是那一头顺滑的长发惹人注意。

  远处传来几声马鸣,吓跑了城楼上枯草里的鸟儿,蓦然烟倚着身后的旗杆,旗子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客字,在落日余光中十分刺眼,仿佛一道伤口,撑开着天与地。他注视着天边过来的人影,由远及近,两个人。

“那你借书干什么?”源,一脸疑惑。
“当时,我是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喜欢你,也因为喜欢那书封面上你写的那首诗,所以才问你借,后来我骗你说是不小心弄丢了,其实是我想留下那本书。”
“也许是天意吧!妍,你不知道我当初见你没反应我有多失望,我以为你对我没感觉呢。”
“唉!”妍在心中深深叹了口气。
“妍,汽车马上就要来了,你能不能一小时后再乘车?我还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嗯,好”妍,点了点头。
“妍,你知道吗?曾经我喜欢上你以后,我为你做过很多傻事:无数次,我站在空旷的田野里对着天空大声喊:“妍,我喜欢你!”;无数次,我在芦苇叶上用圆珠笔写下“我喜欢妍!”然后,我把芦苇折成小船,任其在小河中漂流,那时我一直幻想着你能把我放逐的“小船”轻轻打捞起;无数次,我在自己的大学校园点歌台为你点歌,尽管明明知道你听不到,但我还是坚持。当初我本打算学医,后来我是因为听说你要报考金融学院,所以我改变了主意,谁知你最后报考的却是医科大学。唉!也许是天意吧!今生注定你我要错过……”
静静聆听着源的诉说,妍的心越来越紧,越来越痛。
“真的是天意吧!曾经,我也为你做过很多很多傻事。”
……
“遗憾的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你那时对此却一无所知。源,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这一步的距离,如今,却是遥不可及。”

  看样子,她性格很内向,不善言谈,她似乎是在那里等什么人?

  3

【六】
临别时,源含着泪深情地注视着妍的双眸,轻声道:“妍,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深深的拥抱?”
多么迟的一个拥抱啊!妍的泪,无声地滑落,滑落……
妍要搭乘的汽车来了,源扶着妍上车,就在汽车关门的瞬间,源飞速跳下了车。
妍看到源站在雨中,两手做成心的形状,接着,妍听到源的声音:“妍,你多保重!”
那一刻,妍终于深刻地领悟:世上,有一种心痛叫作无奈,有一种距离叫作永远。
再回首,妍的眼前已一片模糊……

  李无尘对她感兴趣,于是走上前去,对她说:“你好,我叫李无尘,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将军,圣上想你了,圣上想你回去”。领头的毕恭毕敬的看着蓦然烟。

  那位穿着绿色长裙的棕发女孩儿转过身来,对他莞尔一笑,说:“你好,我叫唐婉华,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蓦然烟:“你两难得来,晚上多喝点”。他答非所问的自言自语。

  李无尘这时候故意地调侃唐婉华,说:“小唐,如果说我真的有什么长处,有什么可以指点你的地方,那就是文学了。”

  “你还生气,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了,你不会想在里一辈子吧,大哥”后面偏瘦的人。细看有点像蓦然烟,但缺少了他的杀气,缺少一副杀气以外只有他有的哀伤。

  唐婉华满意地一笑,说:“恩,听起来很不错,但不知道你的文学造诣如何?”

  两人的装束和蓦然烟成了明显对比,两个满城尽带黄金甲,小小说www.haiyawenxue.com

  李无尘笑着地看着唐婉华,说:“小唐,我的文学可不是盖的哦?!我拿过两次作文比赛的优秀奖,在网站上还得过27万点击,我的文学可是很有造诣的哦!”

一个如同这日落黄昏的城边枯草,颓废而哀伤。

  唐婉华笑了,洒脱地对李无尘说:“哎,李无尘,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爱吹牛,谁信你说的话啊?!”

  4

  李无尘无奈地笑着说:“哎,没办法,来跟我去我的寝室,你在寝室门口等我,我把作文比赛拿的优秀奖证书给你看。”

  五月天,洛阳城外,牡丹美得流连忘返。一个摇扇在前,一个握剑在后。

  唐婉华开始相信了,看着李无尘说:“恩,我现在有些相信了,好吧,你去你的寝室,我在寝室门口等你。”

  一身青衣,梨花带雨,你弹琴我舞剑,一个摇扇诵诗在旁,美尽了洛阳三千客。

  当李无尘把两张作文比赛的优秀奖证书放到唐婉华的手掌中,李无尘得意地看着唐婉华的表情,想听她表扬自己。

  曲终,已是一朝春去,她偎依在帝王金缕玉,他依旧是手持三尺剑的少年,只是没有当初舞剑那一种春风得意马蹄急,现在的他尽归一身寂寞,若有若无的伴君王。

  唐婉华婉柔地翻开证书,看了又看,说:“恩,还真不错!拿去吧,你的证书,我现在开始相信了。”

  也许是该离开了,是该给自己一个选择。

  李无尘笑着说:“就看在这两张优秀奖证书做媒的面子上,我们恋爱吧。”

  留下身后,无数落花,一身,一马,辞去王侯梦,只为无可奈何花落去。

  唐婉华看着李无尘,不觉得他像轻浮的人,想了想,说:“我们先交往试试看,有感觉了,再做男女朋友。”

  5

  于是,两个人开始了交往,在这个冬天的夜里,李无尘吻了唐婉华,他们俩情定青春。

  一少年,翻着泛黄的纸,书写着“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金榜题名天下知”,人生喜事他已经占尽其二,唯有洞房花烛夜她和他,青梅竹马。

图片 4

  他山盟海誓,她白首不分离,陪他苦读,陪他舞剑,不为别,只为那句天长地久。

  谁知道,唐婉华在一个春天的午后,突然倒在了李无尘的怀里,她昏倒了,醒来后,她告诉李无尘:“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患有癌症,而且是癌症晚期,现在对你说了实话,我也没遗憾了,你骂我吧……”

图片 5

  李无尘早已经是爱深了,哪里顾忌得了这么多,抱紧唐婉华,说:“我不许你死,你是我的,我不许你死,你是我的……”他已经变得激愤了。

  如今,状元归,誓要让她陪他,伴君王前。

  唐婉华最终是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永远地闭上了,李无尘把她葬在自己家乡的墓地里,每年的冬天都会来这里祭奠她。

  千古帝,风流数不尽。她美艳,如同她刚来见到的洛阳牡丹,为他翩翩起舞。

  伴君如伴虎,一招错,输了红颜。

  难怪他,只是一书生,一个不了解人情世故的书生。

  “蓦然烟,欺君。”是啊朝野上下没有人帮他,也没有人敢。唯有能帮他的,如今高高在上,旧日的知己—太子。已经是现在的君王。

  定他欺君。

  “呵呵,知己,呵呵知道太多”。蓦然烟在阴暗的牢房里苦笑着。

  身跨弯刀的牢头:将军放心,君上只是在气头,过几天就会放你出去的。

  6

  再出来已经是三年,三年改变很多事情,改变了人,改变了他的她。

  如今的她已经母仪天下,他只不过是她穷尽一身的美颜换来的自由,在见面已经是,一站着,一个跪着。

  他宁愿死,但她舍不得他死。

  7

  夜晚的塞北,风很大。把客字拉得很长很长。

  “洛阳城已经被叛军包围了”娘娘叫我来找你的,领头的背着蓦然烟说。

  “哥回去吧,我们需要你,军队需要你”稍瘦的人见蓦然烟不语又喃喃自语起来。是啊已经十年了,每天倚着旗杆十年了是该离开了,蓦然烟在心里涌起了一股离别的伤感。十年里他已经习惯这里的一切,包括满身铜臭味的商旅,还有一道燕子回。

  “回去”这一句蓦然烟的声音很低,但在这荒凉的燕子回上却穿透了夜幕,燕子回在白天有商客来往,一到晚上就只有蓦然烟,和城楼上忽明忽暗的一盏年代不能在久的破灯,指引着偶尔来不及过燕子回的商旅。

  8

  三乘人马,在夜幕的掩护下,消失在南去的官道,身后留下那一盏忽明忽暗的夜灯,马蹄声消失了,灯便看不见了,燕子回依然在空旷的塞外等候明天来往的商旅。

  燕子回。

  回去,不为功成名就,不为前尘往事,只为心有所安,为洛阳牡丹来年开出更芬芳。

  等待他的又是一条风雨飘摇的路,也许他再也回不到燕子回了,也许没有也许。

  只为给自己一个交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