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非常热情地领我穿过有些霉味的客厅,感觉空气都被冻住了

  有些事,不一定都要说出来,说出来了,反而会被别人嘲笑

  租房奇遇

  一

  有些事,不用说出来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知道就好,如果你说了说明你很愚蠢

 

  盛夏的天气总是这么闷热,街道上可以看见一股股的热浪在翻滚着,偶尔会有一片树叶飘落下来。

  有些事,因为你的过错,已无法挽回,那么就当它过去吧,过去的事,只能当做唯美的回忆

  那年夏天,我失恋了。冲动之下我辞掉了工作,来到北京求发展。城市真大啊,我迫切需要找一个地方容身。

  杨素坐在街道边的咖啡厅里,望着外边的风景,手里拿着手机无聊的翻看着。突然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原本安静的空气都被打破了,是一条短信,杨素看了起来。他的眼睛突然睁得很大,眼睛里涌出了泪水,手紧紧地握着,嘴巴微张着,脸色变得很苍白,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着。他感觉时间在那一刻仿佛都停止了,感觉空气都被冻住了,他楞到了那里。外边的汽笛声把他震醒了,他拿着手机,像疯了一样往外跑去,开着车飞奔了出去。

  有些事,做了就不要后悔,因为你已经做了,还谈什么后悔不后悔,迎来世人的怜悯吗?那只是你自己想的,不要白日做梦,如果

  我在破旧的楼房间穿梭,一户单元门口的招租条吸引住了我。“有房出租,大卧室,租金一千元。”这样的租金远低于市场价,沿着黑暗的楼梯上去,我敲开了那户人家的大门。

  二

  天上真的掉馅饼了,那还真是活见鬼了!

  开门的是一位大嫂,圆脸。客厅有些昏暗,我好半天才看清,客厅里支着两张床,床上躺着一个看书的少年。

  “妈,我要出去走走。”“我陪你去吧?”“不用了,我很快就回来。”“那你早点回来。”我穿上鞋,关上门走了出去。我想到河岸上去散步,因为那边的空气很好。我叫何欢,我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我一直和我的母亲相依为命,我结过一次婚,不过最后还是离了,但是我仍然爱着他,从来没改变过。我来到了河岸边,一股暖风迎面吹来,岸上的树还是和原来一样充满了生命力,这让我很羡慕。我想往前边走走,突然我的感觉天地在旋转,我眼睛看看到的是一片黑暗,我倒了下去,之后就再也没有知觉了。

图片 1

  大嫂非常热情地领我穿过有些霉味的客厅,来到一间朝南的阳光大卧室里。比起黑暗的客厅,这里显然条件好上许多。屋内摆放着一些简单的家具。大嫂热情介绍,就是这间卧室招租。

  三

  有些事,错过了,这辈子也许就真的再也没那个机会遇见了,百次的擦肩而过换来的东西,只是一个笑柄!

  我疑惑地问她:“你就是房东?”

图片 2

  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好的其实,事实往往是最惨酷的!

图片 3

  当收到短信说她相见我最后一眼的时候,我以为我在做梦,我的脑袋都快炸了,我恨不得马上飞到她的身边。我来到医院门口,本想马上冲进去的,但是我突然犹豫了,我问我自己,你干嘛那么急?你忘了她曾经是怎样抛弃你的了吗?她不爱你了!怎么还会想见你呢?现在肯定有另一个人在照顾她,你又何必添乱呢!我挣扎了好久,最后还是进去了,因为我明确的知道,不管怎样我都一直爱着她,没有改变过。

  有些事,是你不会想的,是你远远无法预料的,是你触摸不到的,它其实就在哪,看不见,摸不着!

  她说是的。我更好奇了,问大嫂他们住在哪里。大嫂指指客厅,她和儿子就住客厅里。见我纳闷,她解释说:丈夫早年去世了,她现在也下岗了。儿子叫子沫,因为从小双腿瘫痪,只能常年躺在床上。家里经济实在紧张,只好把唯一的住房出租,希望靠租金缓解经济压力。

  我向护士询问了房间号,然后马上冲了进去,我本以为会有一个男人在他身边,但是没有,只有他母亲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我走了进去,她的母亲看到了我,站了起来挥手让我和她到外边去。我们站在房间外的过道里,我这时才发现,她的母亲头发几乎都白了,皱纹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原本挺直的背影弯了下来,眼睛里仍然包含着泪水。但是在两年前并不是这样的,那时她的母亲很健康,是一个乐观向上的人,会经常去跳广场舞,听说她跳的很好,但是现在已经找不到当年的风采了。她带着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她特别叮嘱了我,不管发生了什么是都不能找你,她不想再见到你了。“但是她已经昏迷了两天了,经常会在梦里喊着你的名字,医生说她的时间不长了!”说到“不长了”时,她的母亲再也说不下去了,眼泪从眼眶中不停的流了下来,她的手一直在发抖,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哭出来。

  有些事,那些事,当你真的明了,悟了,经历了,那是真的迟了,世上没有什么后悔药!

  子沫

  而当我听到“不长了”的时候,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我感觉我的身体都软了,脑袋里一片空白,我大口的呼吸着,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不是真的,她只是睡着了,我从来没听她说过她有什么病!她会好的对吧?”她的母亲用一双泪眼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悲伤和愤怒,大声的嘶吼着对我说:“你怎么可能知道!你知道她为你付出过多少吗?两年前她就查出了这个病,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她不想拖累你,所以才让我们帮她演了哪出她和别人偷欢的戏给你看,让你对她彻底失望,你当时那么骂她,她都没有解释过一句,我说她傻,她说这样你才能去开始新的生活。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这两年来她每天晚上都会叫你的名字,而我每天都在担心她离开我。你知道她忍受了多少别人的眼光吗?你知道她为你流过多少泪吗?”说到途中,他母亲的声音已经是呜咽了,泪水已经止不住了,多年来的委屈,怨恨,不满,在这一刻都爆发出来了!而我已经跪在了地上,吼叫着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遍一遍的叫着。两只手狠狠的打着自己的脸,声音沙哑了!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心中的悔恨却不会随着泪水流逝。

  这一刻你只能哀嚎,,哭诉自己的没用,,显得很可笑,错过了,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患得患失!

  搬家后,我很快找到了一家小旅行社的文案工作。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的母亲把我扶了起来,对我说:“起来吧!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还是进去好好看看她吧!”我起来了,擦干了泪水,走进了房间,她的母亲躺在旁边的一张床上,很快睡着了。我来到她的床边,她仍然安静的睡着,我在床边坐了下来,仔细的看着她,她和结婚时一样,还是那么的美丽,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乌黑的头发,只是现在比以前瘦了,脸色也苍白了。我将她的手放在了我的手里,那种久违的温暖的感觉马上传递到了我的心里。

  万事都有变数,谁能道明这一切?就算你懂了,你也还是不懂,经历了,才知道,以前的,是多么幼稚!

  有一天晚上回到家,很饿,我悄悄地准备去客厅打点开水,泡碗方便面吃时,突然黑暗中有人轻轻叫了我一声:“姐姐,我这里有巧克力。”

  这让我想起了我和她的故事,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我们的家住的很近,每天我们一起上学,下课了一起玩。在学校里玩过家家的时候,她总是争着要当我的老婆,而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也认定了她将来一定会是我的老婆。后来我们上初中,高中,大学,都在一起。上初中时她已经长得非常漂亮了,学校里有很多男生骚扰她,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不知道和别人打过多少次架。每一次她都会哭着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而我都会酷酷的说一句:“你是我的,只有我能欺负你,别人不行。”上高中时她已经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了,但我却没能长成什么帅哥,每天吊儿郎当的。我最高兴的事就是拉着她的手在学校里走,这样就会有很多羡慕的目光投向我们了,那让我感觉很舒服。我们经常一起骑车到河岸旁边的山上去看日出,我们坐在山上,我把她拥入怀中,闻着她身上特殊的香味,然后对她说:“欢,我爱你!”她总会轻轻的亲一下我的脸颊说:“我爱死你了!”那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如果没有她我是考不上大学的,为了和她考到一个学校,我高三时拼命学习,但是一直都没法赶上她。高考结束后,我很沮丧,我对她说:“我有好几个大题都不会做,我还能和你在一起吗?”她说:“傻子,我知道你不会做,那几个题我也没做。”其实我知道,她肯定是会做的。

  有些事,一些事,我们总喜欢说出来,一些事,我们做的一错再错,那些事,已过去,已散去,抓不住!

  我吓了一大跳,是大嫂的患病的儿子,他居然没有睡着。

  上大二的时候,我们就在父母的支持下订婚了,我们准备一毕业就结婚,但是突然的一个插曲却差点让我们没能继续走下去。大三的一个晚上,她出去做家教,在晚上回来的路上,被人玷污了。我找到她时她的衣服很多处都是破的,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我看到她这样的时候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的心碎掉了,恨不得把玷污他的人碎尸万段。我过去把她抱起来,她哭得声音更大了,我对他说:“老婆别怕,我来了。”我本想坚强一点,但是最后我的泪水还是落在了她的手臂上。后来这件事成了我和她的秘密,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我们还小,年幼时的一些事,将来你会去承受!累了,没有解脱,如果说死可以解脱,那么你死了,你付出的一切都将化成灰!

  我很不好意思地走过去,问子沫为什么还没有睡觉。

 

  一些人受了一点委屈,总会感觉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可怜的人,抱怨这一切,而你却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你可怜的人太多太多,和那些人比起来还抱怨什么呢?

  子沫借着外面的灯光看了一眼母亲熟睡的表情,压低声音,示意我说话小声点,不要吵醒大嫂。他说他因为每天躺在家里,反倒很清醒,所以睡不着。但是没有单独的房间休息,如果他开着灯不睡觉,就会影响妈妈休息。所以每天大嫂睡过去后,他也假装睡了。

  都说好人有好报,坏人有坏报,结果是:好人都死了,坏人都逍遥的或者!(其实不是这样的,死其实是一种解脱,好人死了可以

  “那你睡不着的时候,做什么?”“我就在床上想各种各样的事情,有时会想象在学校里,有时也会想象在海边。”

  去天堂,早点享受好的生活,而坏人呢?逍遥的活着,只是在为他死前多做点恶事,等死了,下地狱了,受到的惩罚会更多)任何事情都

  他问我:“姐姐,你看过大海吗?我听说大海非常美。”

  有相对性,一些事不必在意!

  我们压低嗓音说话,大嫂偶尔翻了个身,在黑暗中也能感觉她的疲惫。

  你活着就是一个悲哀,人生短暂而华丽,活着,平平淡淡就好,荣华富贵什么的,按佛家人说:那是浮云,如果你死了没人会记得,只有那烧成灰的骨头埋葬着过去,不为人知,那是你存在过的证据!

  我问子沫,妈妈现在靠什么维持生计。

  人,带着面具,每天都在过虚伪的生活,如果问面具是什么?在我看来,面具就是你那喜怒哀乐丰富多彩的表情,说好听是这样其实就是变相分裂症,每个人都会有分裂会乱想,浑浑噩噩过
!

  子沫说妈妈现在替人送水为生。她没有文化,连做保姆都没有人要。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大嫂每天早早睡下,并且看上去腰都有些佝偻了,原来是因为太累了。

  我们还小,年幼时的一些事,将来你会去承受!累了,没有解脱,如果说死可以解脱,那么你死了,你付出的一切都将化成灰!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想想自己的失恋和自己在北京漂泊的苦,再想想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艰难的人生,我突然觉得还有什么扛不过去的呢。

图片 4

  我失业了

  太多的事,太多的话,说不清道不明,握好自己的命运,让那些事通通去死吧!

  周末不用去坐班,在家里休息时,我就会和子沫聊天。我问他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说他最大的愿望是去看海,因为他画画,最想画的就是传说中的大海。

  (我曾经看到过一句话,一个没有希望活下去的人,如果再没有一点幻想,那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图片 5

  有一天我冲动地答应他,等我下个月发工资,凑够钱一定带他去看大海。

  仿佛天公故意为难,失业后,工作一下子找不到,每个月一千的房租立刻变得有些吃力了。

  我开始省吃俭用,但又不想让大嫂和子沫看出我的窘境,每天早上依然照旧去上班。到吃饭的时候,随便在大街上找个小吃摊对付一下。

  几天后,我第一次向朋友开口借了两千元钱。

  带少年看海

  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实现带子沫去看海的愿望。因为那段时间,我回到家里,总看见他期待的目光,我知道他没有忘记我对他的承诺。

  我决定白天去酒吧打工,晚上去做家教,一个残疾少年的最大心愿仿佛给了我无穷的动力,让我觉得生活再累再苦也能忍受。

  一个月下来,我的努力终于挣到了五千元钱。

  我说:“明天我就去买飞机票,带你去大连看海。”

  但是大嫂知道我要带子沫去看海后,坚决不同意,她说:“怎么能花你的钱呢?”

  我突然流泪了,我说:“大嫂,我现在和你们亲如一家人,你们一直对我这样照顾,在这段时间里,从你们身上我感受到了很多。请给我一个让我帮助子沫圆梦的机会吧。”

  大嫂不再阻拦了,也许我的眼泪和真诚深深打动了她。

  要让子沫去大连看海,我这才发现想法简单,但实施起来是多么困难啊。他行动不便,不但需要抱上车,而且需要人帮助翻洗身子。

  没有办法,我只好请来了一位叫郑旭的男同学帮忙,最后才得以成行。

  6月23日,我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带着子沫来到了大连金石滩的海边。海鸟在海面上展翅飞翔,远处的渔船带着轰鸣声开离渔港。我和郑旭扶着子沫坐在海边,然后悄悄地退后。我们看着子沫望着远处的大海,他的脸上,满是肃穆和宁静,好像一个天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