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月余朱往见恒娘,既以妾为仙

1、爱是丘比特的神矢,可以使心滴血;爱是神农氏的良种,可以不让心荒芜;爱是玫瑰色的,它可以使人振奋,给人激励,更可以创造出人间奇迹;爱是黑色的,它可以让人如身在苦海,暗无天日,它可以使人如临深渊,使人毁灭。
2、爱是什么?不同的人不同的事物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答案。孩子说,爱是妈妈的怀抱,踏实,温暖;青年人说,爱是激情燃烧的岁月;老年人说,爱是执子之手,白头偕老的相伴;风说,爱是微风拂过的新绿;雨说,爱是润物无声的节拍;云说,爱是蓝天的自在包容;草说,爱是对大地三春晖的报答;时间说,爱是世间美好事物的永恒;我说,爱是生活永远的主题歌!
3、到自己的位置,确定了自己的人生坐标,我们才能把握人生前进的方向,才能顺利地穿过迷雾抵达人生的彼岸。鲁迅找到了,陶渊明找到了,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那些找不到自己位置的人将自己混同于众多的浮尘,随水而逝,随风而舞,在日月交替中度过毫无意义的人生。就像那只愚蠢的乌鸦,认不清自己,自以为是一只苍鹰,结果被牧羊人抓住,以一个失败者的形象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4、发呆并不需要十足的场景。你只需把心收拢,把眼光投向一个固定物,或者射向那遥远的未知,一切便安然就绪。一个人的时候,我常对着天空发呆。而在这样的一个雨季,足不能出户,又无一件饶有兴趣的事可做,那么,发发呆便是最好的选择了。
5、很多时候,仅凭我们的肉眼,并不能立即看不出事物的某些细微变化,但是时间就像是一架高倍显微镜,让我们能清晰地感知事物任何最细微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仅反映在事物的表面,也体现在事物的内在特质上。
6、或许你思维不够敏捷,才华不如别人;或许你的衣冠简朴,比不上别人豪华富贵;或许你出身贫寒,比不上别人系出名门……如果你只是众生中普通的一员,所有一切令你几乎不敢面对,那么你是在强者高大的阴影下痛苦抱怨,自甘平庸,还是跳出黑暗,给自己寻找一片阳光呢?痛苦是悲观者的影子,心胸坦荡的乐观者则会从容不迫地转过身子,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明亮灿烂的阳光。就如契诃夫所说,小狗也要大叫!
7、你的一句话“成长不是裤子越穿越短,而是梦想越来越大。”你的这句话让我有了学习的动力,更有了对梦想坚定的那份执着和不懈。现在,我和原来相比,改变了很多,变得更加坚强,更加快乐,我觉得,想要让春春不留有遗憾,就要抓住每一寸时光,虽然会有不悦,泪水,但挥洒过之后,就会体会到成长的快乐和磨练的过程是多么的重要。现在,我依然喜欢用45度仰视天空,却是看到了windows桌面的天空,很透明,很纯净,我不再寂寞。是你,让我变成了一个简单而又快乐的维他命。
8、其实,幸福就在我们身边,或许一个转身就能看见幸福,或许幸福一直伴随在我们的左右。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幸福,明星有他们的山珍海味,我们有我们的粗茶淡饭;明星有他们的帅气打扮,我们有我们的朴素简洁。我的幸福就是做最好的自己。如果不能成为大海,就做晶莹的浪花;如果不能成为辉煌的宫殿,就做朴素的小屋。做最白的云朵,最亮的路灯,最红的花朵……
9、人的一生总要经历许多的磨难与挫折,但是我想只要通过不断的努力就可以成功的解决一切困难,取得胜利。因为只要有过努力的过程,就会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份真实的结果。就像开花结果一样,努力就是美丽的花朵,成就如同果实,每个人不通过努力又怎能有所相应的成就呢/大概任何事情在它的面前都会变得一文不值了。因而我坚信什么事情都不会比自我努力过还要重要。
10、人生的路途漫长又曲折,在前行的路上我们也许会迷失了方向,也许会沉迷于路景,很多的迷雾和错误的路标会误导我们,让我们无法前行甚至使我们朝相反的方向前进,此时,我们只有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一步步地接近目标,接近成功。
11、上帝给我们同样宝贵的生命,却赋予我们不同的生活态度和异样的生活形态。有人高高在上,颐指气使;有人低贱卑微,唯唯诺诺。有人聪明练达,功成名就;有人才智平平,一生无为。世界因为多样而显出丰富,社会因为不同而有了色彩。
12、生活中,面对一个个挑战,坚强地迎上去,别理会也许自己实力不如别人。做了才知道自己也许一样精彩。也许没有机智活泼,却有从容淡定;也许不是黄钟大吕,但做管弦琵琶。一片耕耘,就会孕育出收获;一缕细流,只要肯去积累,就会孕育出深邃。怀着一颗敢于唱响自己的心,去奋斗,那生命的下一站就会有奇迹发生。所以说,我们凡人哪,不仅要做“会叫的小狗”,而且要做“叫得最响的小狗”—–能镇住大狗也说不定呢!至少,走出黑暗,就会收获阳光!
13、是的,不论什么时候,你在我心中始终都是那样的美丽,一种朴实的美丽,一种让人深感幸福的美丽。我走在你风景如画的长廊,呼吸着一种甜蜜清新的空气。你不知道,你宛如一束带露的鲜花,在我心的庭院里洒落一地温馨。我看到自己的天空里飘着七色的彩霞,闪耀着灵动的美。
14、我们的生活的确很平凡,平凡得如一块石头,没有美玉表面的柔滑,也无法折射出水晶那样耀眼迷人的光彩。但我们不应也不能因此否定自己,因为我们有着上帝赐给人类的一切,也有与生俱来的顽强和渗入骨髓的坚韧,怎能因为美玉,水晶的存在而感到自卑?我们一定要为自己活者。活出自己的色彩,不因他人的光芒遮掩了自己而自惭形秽。有些人之所以自甘平庸,放弃大声叫的权力,是因为他尚未发现自己存在的价值,尚未懂得走出黑暗,就会获得一片阳光。许寿裳曾问过鲁迅,为什么使用“鲁迅”这个笔名。鲁迅回答说是取“愚鲁和迅速”之意。
15、我想你并不知道自己在我心中到底有多么的美,有多么的重要与珍贵。从来不曾对你说过我爱你,我的笔尖也难以流淌那种爱的美。但我知道,你在我的生命中,象冬日里那束温暖的阳光,象夏日里那缕清凉的风。我很感谢我的生命里有你,穿越时空的隧道,依然可见夕阳西下彩蝶翩然而去带走一串银铃样的欢笑,水风车流转的故事就象耐人寻味的童话。红霞样的枫林中飞舞的落叶铺满一地快乐的记忆,连同你斜倚树杆的姿势以及散文诗淡淡的墨香依然清晰如昨。
16、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要学会倾听,学会用心去感化他们。学会倾听,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世界的声音是那么地美好。学会倾听,让自己得到更多人的尊重。学会倾听,让更多需要爱的人们能够释放自己心中的痛,让他们得到更多人的爱,让他们不再感到孤独与悲痛。
17、学会倾听是对于每个人都非常重要的。学会倾听,你可以得到很多很多。当别人在说话时,学会倾听是对别人的尊重。而在别人说的这段话中,有可能会得到很多收获,人生哲理,经典的语言,这些都可以帮助你写作文,让文章更加富于色彩。只有学会倾听,你才会懂得尊重他人;只有学会倾听,你才会得到更多的哲理及经典语言;只有学会倾听,你才能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只有学会倾听,你才能觉得任何一种声音都让人有无限遐想。
18、永不停步是成功真正的内涵。我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归国屡遭阻挠,但他一刻也没有放弃回国的念头。归来后,他投身于中国航天事业,以惊人的速度研究出“两弹一星”,使中国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为中国在世界之林赢得了一席之地。他的永不停步带动了中国航天事业的迅速发展。从“神五”到“神七”,中国实现了火箭载人到登上月球的梦想。他和他的同行们用行动阐明了成功的真正内涵:任何一点成就都会被后来的成果所淹没,不断向前才能有更大的作为。
19、有时完成一件事,我们并不注意快慢,但一定注重质量。他们用自己的所有精力和人生去实现他们追求的。他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能够将一件事做好,其实已经实现了自己的价值。而我们现在所应该做的,就是做好一件小事,在小事中认真,才能去完成那些关乎一生的大事。
20、有位名人说过:“上帝在为你关闭一扇窗子的同时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人生没有永远的绝境,每一条看似走到尽头的小路其实还有“柳暗花明”。道路前面还是道路,人生也没有永远的成功,只有把一次次成功当作一个个奋斗的起点,不断进取,才能走向更大的辉煌。
21、真正的成功者会把成功当作过眼烟云。获得过两次诺贝尔科学奖的居里夫人,将金质奖章给小女儿当作玩具,她说:“我要让孩子知道,这一切并不是永恒的。”明智的居里夫人,她真正懂得了成功的含义。她知道成功只不过是人生路上极短暂的一点,当成功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也意味着下一轮的努力已经开始。荣誉会随风消散,美名会随水流逝,惟一不变的是自己心中那份执着的信念。把成功看作过眼烟云,才会认清自己,才会明白自己要做的事还有很多,才会有继续前行的动力。

常大用,洛人,癖好牡丹。闻曹州牡丹甲齐、鲁,心向往之。适以他事如曹,因假缙绅之园居焉。时方二月,牡丹未华,惟徘徊园中,目注勾萌,以望其拆。作《怀牡丹》诗百绝。未几花渐寒苞,而资斧将匮;寻典春衣,流连忘返。一日凌晨趋花所,则一女郎及老妪在焉。疑是贵家宅眷,遂遄返。暮往又见之,从容避去;微窥之,宫妆艳绝。眩迷之中,忽转一想:此必仙人,世上岂有此女子乎!急返身而搜之,骤过假山,适与媪遇。女郎方坐石上,相顾失惊。妪以身幛女,叱曰:“狂生何为!”生长跪曰:“娘子必是仙人!”妪咄之曰:“如此妄言,自当絷送令尹!”生大惧,女郎微笑曰:“去之!”过山而去。

都中洪大业,妻朱氏,姿致颇佳,两相爱悦。后洪纳婢宝带为妾,貌远逊朱,而洪嬖之。朱不平,遂致反目。洪虽不敢公然宿妾所,然益劈妾,疏朱。

生返,复不能徒步。意女郎归告父兄,必有诟辱相加。偃卧空斋,甚海孟浪。窃幸女郎无怒容,或当不复置念。悔惧交集,终夜而病。日已向辰,喜无问罪之师,心渐宁帖。回忆声容,转惧为想。如是三日,憔悴欲死。秉烛夜分,仆已熟眠。妪入,持瓯而进曰:“吾家葛巾娘子,手合鸩汤,其速饮!”生骇然曰:“仆与娘子,夙无怨嫌,何至赐死?既为娘子手调,与其相思而病,不如仰药而死!”遂引而尽之。妪笑接瓯而去。生觉药气香冷,似非毒者。俄觉肺膈宽舒,头颅清爽,酣然睡去。既醒红日满窗。试起,病若失,心益信其为仙。无可夤缘,但于无人时,虔拜而默祷之。

后徙居,与帛商狄姓为邻。狄妻恒娘,先过院谒朱。恒娘三十许,姿仅中人,言词轻倩。朱悦之。次日答拜,见其室亦有小妾,年二十许,甚娟好。邻居几半年,并不闻其诟谇一语;而狄独锺爱恒娘,副室则虚位而已。朱一日问恒娘曰:“予向谓良人之爱妾,为其为妾也,每欲易妻之名呼作妾。今乃知不然。夫人何术?如可授,愿北面为弟子。”恒娘曰:“嘻!子则自疏,而尤男子乎?朝夕而絮聒之,是为丛驱雀,其离滋甚耳!其归益纵之,即男子自来,勿纳也。一月后当再为子谋之。”朱从其谋,益饰宝带,使从丈夫寝。洪一饮食,亦使宝带共之。洪时以周旋朱,朱拒之益力,于是共称朱氏贤。

一日行去,忽于深树内觌面遇女郎,幸无他人,大喜投地。女郎近曳之,忽闻异香竟体,即以手握玉腕而起,指肤软腻,使人骨节欲酥。正欲有言,老妪忽至。女令隐身石后,南指曰:“夜以花梯度墙,四面红窗者即妾居也。”匆匆而去。生怅然,魂魄飞散,莫知所往。至夜移梯登南垣,则垣下已有梯在,喜而下,果有红窗。室中闻敲棋声、伫立不敢复前,姑逾垣归。少间再过之,子声犹繁;渐近窥之,则女郎与一素衣美人相对弈,老妪亦在坐,一婢侍焉。又返。凡三往复,漏已三催。生伏梯上,闻妪出云:“梯也,谁置此?”呼婢共移去之。生登垣,欲下无阶,恨悒而返。

如是月余朱往见恒娘,恒娘喜曰:“得之矣!子归毁若妆,勿华服,勿脂泽,垢面敝履,杂家人躁作。一月后可复来。”朱从之。衣敝补衣,故为不洁清,而纺绩外无他问。洪怜之,使宝带分其劳;朱不受,辄叱去之。

次夕复往,梯先设矣。幸寂无人,入,则女郎兀坐若有思者,见生惊起,斜立寒羞。生揖曰:“自分福薄,恐于天人无分,亦有今夕也!”遂狎抱之。纤腰盈掬,吹气如兰,撑拒曰:“何遽尔!”生曰:“好事多磨,迟为鬼妒。”言未已,遥闻人语。女急曰:“玉版妹子来矣!君可姑伏床下。”生从之。无何,一女子入,笑曰:“败军之将,尚可复言战否?业已烹茗,敢邀为长夜之欢。”女郎辞以困惰,玉版固请之,女郎坚坐不行。玉版曰:“如此恋恋,岂藏有男子在室耶?”强拉出门而去。生出恨极,遂搜枕簟。室内并无香奁,惟床头有一水津如意,上结紫巾,芳洁可爱。怀之,越垣归。自理衿袖,体香犹凝,倾慕益切。然因伏床之恐,遂有怀刑之惧,筹思不敢复往,但珍藏如意,以冀其寻。

如是者一月,又往见恒娘。恒娘曰:“孺子真可教也!后日为上巳节,欲招子踏春园。子当尽去敝衣,袍裤袜履,崭然一新,早过我。”朱曰:“诺。”至日,揽镜细匀铅黄,一如恒娘教。妆竟,过恒娘,恒娘喜曰:“可矣!”又代换凤髻,光可鉴影。袍袖不合时制,拆其线更作之;谓其履样拙,更于笥中出业履,共成之,讫,即令易着。临别饮以酒,嘱曰:“归去一见男子,即早闭户寝,渠来叩关勿听也。三度呼可一度纳。口索舌,手索足,皆吝之。半月后当复来。”朱归,炫妆见洪,洪上下凝睇之,欢笑异于平时。朱少话游览,便支颐作情态;日未昏,即起入房,阖扉眠矣。未几洪果来款关,朱坚卧不起,洪始去。次夕复然。明日洪让之,朱曰:“独眠习惯,不堪复扰。”日既西,洪入闺坐守之。灭烛登床,如调新妇,绸缪甚欢。更为次夜之约;朱不可长,与洪约以三日为率。

隔夕女郎果至,笑曰:“妾向以君为君子,不知其为寇盗也,”生曰:“有之。所以偶不君子者,第望其如意耳。”乃揽体入怀,代解裙结。玉肌乍露,爇香四流,偎抱之间,觉鼻息汗熏,无气不馥。因曰:“仆固意卿为仙人,今益知不妄。幸蒙垂盼,缘在三生。但恐杜兰香之下嫁,终成离恨耳。”女笑曰:“君虑亦过。妾不过离魂之倩女,偶为情动耳。此事宜要慎秘,恐是非之口捏造黑白,君不能生翼,妾不能乘风,则祸离更惨于好别矣。”生然之,而终疑为仙,固诘姓氏,女曰:“既以妾为仙,仙人何必以姓名传。”问:“妪何人?”曰:“此桑姥。妾少时受其露覆,故不与婢辈等。”遂起欲去,曰:“妾处耳目多,不可久羁,蹈隙当复来。”临别,索如意,曰:“此非妾物,乃玉版所遗。”问:“玉版为谁?”曰:“妾叔妹也。”付钩乃去。

半月许复诣恒娘,恒娘阖门与语曰:“从此可以擅专房矣。然子虽美,不媚也。子之姿,一媚可夺西施之宠,况下者乎!”于是试使貌,曰:“非也!病在外眦。”试使笑,又曰:“非也!病在左颐。”乃以秋波送娇,又冁然瓠犀微露,使朱效之。凡数十作,始略得其仿佛。恒娘曰:“子归矣,揽镜而娴习之,术无余矣。至于床第之间,随机而动之,因所好而投之,此非可以言传者也。”

去后,衾枕皆染异香。从此三两夜辄一至。生惑之不复思归,而囊橐既空欲货马,女知之,曰:“君以妾故,泻囊质衣,情所不忍。又去代步,千余里将何以归?妾有私蓄,卿可助装。”生辞曰:“感卿情好,抚臆誓肌,不足论报;而又贪鄙以耗卿财,何以为人乎!”女固强之,曰:“姑假君。”遂捉生臂至一桑树下,指一石曰:“转之!”生从之。又拔头上簪,刺土数十下,又曰:“爬之。”生又从之。则瓮口已见。女探入,出白镪近五十余两,生把臂止之,不听,又出数十铤,生强分其半而后掩之。

朱归,一如恒娘教。洪大悦,形神俱惑,惟恐见拒。日将暮,则相对调笑,跬步不离闺闼,日以为常,竟不能推之使去。朱益善遇宝带,每房中之宴,辄呼与共榻坐;而洪视宝带益丑,不终席,遣去之。朱赚夫入宝带房,扃闭之,洪终夜无所沾染。于是宝带恨洪,对人辄怨谤。洪益厌怒之,渐施鞭楚。宝带忿,不自修,拖敝垢履,头类蓬葆,更不复可言人矣。

一夕谓生曰:“近日微有浮言,势不可长,此不可不预谋也。”生惊曰:“且为奈何!小生素迂谨,今为卿故,如寡妇之失守,不复能自主矣。一惟卿命,刀锯斧钺,亦所不遑顾耳!”女谋偕亡,命生先归,约会于洛。生治任旋里,拟先归而后迎之;比至,则女郎车适已至门。登堂朝家人,四邻惊贺,而并不知其窃而逃也。生窃自危,女殊坦然,谓生曰:“无论千里外非逻察所及,即或知之,妾世家女,卓王孙当无如长卿何也。”

恒媳一日谓朱曰:“我之术何加?”朱曰:“道则至妙;然弟子能由之,而终不能知之也。纵之,何也?”曰:“子不闻乎:人情厌故而喜新,重难而轻易?丈夫之爱妾,非必其美也,甘其所乍获,而幸其所难遘也。纵而饱之,则珍错亦厌,况藜羹乎!”“毁之而复炫之,何也?”曰:“置不留目,则似久别;忽睹艳妆,则如新至,譬贫人骤得梁肉,则视脱粟非味矣。而又不易与之,则彼故而我新,彼易而我难,此即子易妻为妾之法也。”朱大悦,遂为闺中密友。

生弟大器,年十七,女顾之曰:“是有慧根,前程尤胜于君。”完婚有期,妻忽夭殒。女曰:“妾妹玉版,君固尝窥见之,貌颇不恶,年亦相若,作夫妇可称佳偶。”生请作伐,女曰:“是亦何难。”生曰:“何术?”曰:“妹与妾最相善。两马驾轻车,费一妪之往返耳。”生恐前情发,不敢从其谋,女曰:“不妨。”即命桑妪遣车去。数日至曹。将近里门,婢下车,使御者止而候于途,乘夜入里。良久偕女子来,登车遂发。昏暮即宿车中,五更复行。女郎计其时日,使大器盛服而迎之。五十里许乃相遇,御轮而归;鼓吹花烛,起拜成礼。由此兄弟皆得美妇,而家又日富。

积数年,忽谓朱曰:“我两人情若一体,自当不昧生平。向欲言而恐疑之也;行相别,敢以实告:妾乃狐也。幼遭继母之变,鬻妾都中。良人遇我厚,故不忍遽绝,恋恋以至于今。朋日老父尸解,妾往省觐,不复还矣。”朱把手唏嘘。早旦往视,则举家惶骇,恒娘已杳。

一日有大寇数十骑突入第。生知有变,举家登楼。寇入围楼。生俯问:“有仇否?”答云:“无仇。但有两事相求:一则闻两夫人世间所无,请赐一见;一则五十八人,各乞金五百。”聚薪楼下,为纵火计以胁之。生允其索金之请,寇不满志,欲焚楼,家人大恐。女欲与玉版下楼,止之不听。炫妆下阶,未尽者三级,谓寇曰:“我姊妹皆仙媛,暂时一履尘世,何畏寇盗!欲赐汝万金,恐汝不敢受也。”寇众一齐仰拜,喏声“不敢”。姊妹欲退,一寇曰:“此诈也!”女闻之,反身伫立,曰:“意欲何作,便早图之!尚未晚也。”诸寇相顾,默无一言。姊妹从容上楼而去。寇仰望无迹,哄然始散。

异史氏曰:“买珠者不贵珠而贵椟:新旧易难之情,千古不能破其惑;而变憎为爱之术,遂得以行乎其间矣。古佞臣事君,勿令见人,勿使窥书。乃知容身固宠,皆有心传也。

后二年,姊妹各举一子,始渐自言:“魏姓,母封曹国夫人。”生疑曹无魏姓世家,又且大姓失女,何得置之不问?未敢穷诘,心窃怪之。遂托故复诣曹,入境谘访,世族并无魏姓。于是仍假馆旧主人,忽见壁上有赠曹国夫人诗,颇涉骇异,因诘主人。主人笑,即请往观曹夫人,至则牡丹一本,高与檐等。问所由名,则以其花为曹第一,故同人戏封之。问其“何种”?曰:“葛巾紫也。”愈骇,遂疑女为花妖。既归不敢质言,但述赠夫人诗以觇之。女蹙然变色,遽出呼玉版抱儿至,谓生曰:“三年前感君见思,遂呈身相报;今见猜疑,何可复聚!”因与玉版皆举儿遥掷之,儿堕地并没。生方惊顾,则二女俱渺矣。悔恨不已。后数日,堕儿处生壮丹二株,一夜径尺,当年而花,一紫一白,朵大如盘,较寻常之葛巾、玉版,瓣尤繁碎。数年茂荫成丛,移分他所,更变异种,莫能识其名。自此牡丹之盛,洛下无双焉。

异史氏曰:“怀之专一,鬼神可通,偏反者亦不可谓无情也。少府寂寞,以花当夫人;况真能解语,何必力穷其原哉?惜常生之未达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