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乘父出,银杏树的叶子全部落下了

湖南巡抚某公,遣州佐押解饷六十万赴京。途中被雨,日暮愆程,无所投宿,远见古刹,因诣栖止。天明视所解金,荡然无存。众骇怪莫可取咎。回白抚公,公以为妾,将置之法:及诘众役,并无异词。公责令仍反故处,缉察端绪。

直隶有慕生,小字蟾宫,商人慕小寰之子。聪惠喜读。年十六,翁以文业迂,使去而学贾,从父至楚。每舟中无事,辄便吟诵。抵武昌,父留居逆旅,守其居积。生乘父出,执卷哦诗,音节铿镪。辄见窗影憧憧,似有人窃听之,而亦未之异也。

描写银杏的好词精选: 浓绿摇摆挥动挺拔舞动笔直纤细撑开矫健金灿灿
气势雄伟伟岸挺拔雍容富态葱郁庄重遮天蔽日无限的生机
高大挺拔姿态优美傲然屹立富有生机花枝招展苍翠欲滴
描写银杏的好句精选:
1、春天,在银灰色的树干上长出一片片绿色的小芽。这小芽开始只有蚂蚁那么大,渐渐地有手指头那么大了,像绿宝石一样。在小芽的尖上,有针尖大小的透明状物体,不仔细瞧,还真是看不到呢,这就是银杏的花。谷雨时,爷爷就给银杏授粉,才会结出先银杏来。
2、当寒风封锁了往日蓬松的土地,一切的生命都在栖息时,你却丝毫没有停止过努力,依旧把你那尖锐的根系不放松地扎进那冰冻的土地,生怕自己根下的营养被“别人”抢去。就这样积蓄着全身的精力积攒着冲破封锁的勇气,默默地无声地等待着春的来临……
3、冬天的脚步悄悄来临了,银杏树的叶子全部落下了。两棵银杏树挺着光秃秃的树干傲然屹立在院子里,它们互相做伴,互相勉励,孕育着来年的丰收。
4、姥姥家的旧屋前有一棵银杏树,年头并不长,银杏又名公孙树,意为爷爷辈儿种下树,孙子辈儿才可见其果。虽然这树并不高,但微风拂过,它飘来的幽香,似是让人嗅到了古代藏书的味道。阳光之下一抹浓浓绿,忽而又因为光线的变化而变为亮白的绿,像镀了层银。枝叶缓慢地摇摆像一位老人向你挥动衰弱胳膊招你前来,风则在叶间奏响,似在用沧桑之喉诉说一个古老的故事。
5、清晨,一缕阳光把我带入了那浓艳的画境。只见,身旁两排高大的银杏树那么挺拔,它的枝条是那么纤细,他那一片片折扇似的叶子是多么富有生机。从远处望去,一抹金色的颜色呈现在半空,它就像成千上万只蝴蝶,在半空中飞旋。一阵微风从枝间拂过,无数金黄的叶子像许多耀眼的繁星在半空中闪耀,由上至下地发出“沙沙”的声响,犹如一支优雅的乐曲在林间回荡。再瞧瞧枝头,那金黄的叶子,好似一群小机灵,和着歌声,随着浓浓秋意,一起在枝头舞动。
6、秋的速度总是那么地快,几周过后,老树上的叶子已基本落尽。在萧瑟的秋风卷起了漫天的黄沙,将你脚下的残叶掩埋时你已经失去了你曾经的花枝招展,苍翠欲滴了。只留下一道难以抹去的黄棕色,在我记忆的轮廓里,刻画着你的坚韧与执着,续写着你的无私的奉献与锲而不舍。
7、秋天到了,银杏树上挂满了金灿灿的小灯笼,爷爷就用竹竿把它敲打下来,放在塑料口袋里,把外皮和肉烂掉,再洗干净,就是白色的银杏果实了,所以银杏又叫白果。
8、这棵银杏树,给我们的小区增添了无限的生机。这是一棵巨大而古老的银杏树,为了量一量它的粗细,我们几个朋友手拉手去围它都没抱住。银杏树的树皮是灰褐色的,上面有许多小疙瘩,用手摸上去非常粗糙,也很硬,像老人的皮肤似的。它的树枝从中间脱逸而出,无数的树枝像巨大的手臂从四面八方伸展开来。阳春三月,百花争艳,银杏树也毫不逊色,它悄悄地披上了一层绿纱。它那美丽的叶子,就像一个个梅花形的小扇,如丝的细雨落在叶子上,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如同一首交响曲回荡在小区上空。这时,我总爱站在树底下,静静聆听着这动听的《春支曲》。
9、在我国的名山大川,无不有高大挺拔的古银杏,它们历尽沧桑、遥溯古今,给人以神秘莫测之感,历代诗人涉足寺院留下了许多诗文辞赋,也难怪人们惊叹古银杏与古文化紧密地连在一起。银杏雄树气势雄伟,伟岸挺拔,雌树雍容富态、葱郁庄重。选取姿势优美的银杏,加工制成盆景,将大自然中银杏的雄姿浓缩在盆盎之中。
10、银杏是我国的无价之宝,因为它全身都是宝,你开这便是我心中的银杏,它真的好伟大,让我感到无比的折服,你太了不起了,我要用我的热血把你抛洒,你就是我心中永不倒下的战士。
11、银杏的枝干那么笔直,多想以为草原中的哨兵;银杏的枝条多么纤细,多像舞蹈着柔软的手臂;银杏的叶子多么精致,多像一把把长柄的扇子。银杏真美,美得让人陶醉。
12、银杏的果实一串串,黄澄澄的。它们隐藏在又黄又稠密的叶子里,不易被人发现。而不像苹果、桃子那样高高地悬挂在枝头,炫耀自己。据说银杏是古老的活化石,还可以入药,为他人解除痛苦。
13、银杏,是一种有特殊风格的树,叶子夏绿秋黄,像一把把打开的折扇,形状别致美观。银杏的果仁,含有蛋白质、脂肪等许多人类所需要的营养成分,是一种绿色保健的食品。入药,有润肺、止咳等作用。用它的叶子能制造出杀虫剂和治疗性血管疾病的药,还能助于睡眠。银杏树可供观赏,许多地方用它来绿化街道和公园。它的木质优良,是建筑、雕刻、最家具的上等木材。
14、一转眼,酷暑难挡的夏季来临了。银杏树简直成了一把撑开的绿绒大伞。茂密的树叶遮天蔽日,树下阴凉爽快。我和同伴们常常在树下看书、做游戏。尤其是早晨,我一觉醒来就可听到树上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时而婉转歌唱,时而追逐嬉闹,给我们小区增添了无穷的快乐。
15、一个风雨交加的午后,我又一次来到这棵银杏树旁,看着满地的落叶上那些匆匆移动的脚步,心痛极了,却又无能为力。抬起头,看着光秃秃的老银杏,它依旧那样高大挺拔地立在那里。心里不禁想:一夜之间,风雨凋零,然而它却依旧抬头挺胸,坦然地面对这一切。这时忽然想起了一句不知在哪儿看到的话:“落叶并不是死亡,只是生命的一次退让!”是啊,也许老银杏能够坦然地面对叶枯叶荣的现实,正是由于它领悟到了生命的退让吧!
16、阳春三月,百花争艳,银杏树也毫不逊色,它悄悄地披上了一层绿纱。它那美丽的叶子,就像一柄柄梅花形的小彩扇,翠绿嫩黄。如丝的细雨落在叶子上,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就像一首美妙的交响曲回荡在小区上空。这时,我总爱站在树底下,静静聆听这美妙动听的《春之曲》。
17、严冬,经霜的银杏叶渐渐枯黄,一片片黄叶,在北风中簌簌飘落,给地面铺上了一层“金毯”。每当一阵大雪下过之后,它银装素裹,那矫健的身躯在冰天雪地的映衬下,更显得英竣潇洒、威武。
18、深秋,金黄色的银杏叶开始飘落,先是星星点点,随后便是纷纷扬扬,没有多长时间就落光了。而银杏果却不与叶子一起落地,而是结结实实地挂在枝杈上,满树都是。我们学校门前有一排整齐高大的银杏树其中只有一棵树上结满了银杏果,一嘟噜一串的,每个枝条上至少有百八十个,远看像无数串橘黄色的小糖葫芦串连在一起,煞是好看。
19、这棵银杏树已经长到四五层楼那么高了,她的树干笔直笔直的。假如把大地比作一张弓的话,那么这棵银杏树就是一支将要射向蓝天的长箭。她之所以能够站得这么高是因为她把根牢牢地深深地扎在泥土里,任凭多年来的风刮雷劈,她始终毫不动遥。
20、走过去,捡起那片银杏叶放在掌心,金黄色的叶子像把扇,像只蝶,又像一个娇弱的小女孩——不堪一击,正如我的不堪一击一样。看着它不禁眼前一阵模糊,于是一颗晶莹剔透的东西落在了这只金黄色的小精灵身上,实在不忍心让它如此坠落,于是便把它夹在书本里。

至庙前见一瞽者,形貌奇异,自榜云:“能知心事。”因求卜筮。瞽曰:“是为失金者。”州佐曰:“然。因诉前苦。瞽者便索肩舆,云:“但从我去当自知。”遂如其言,官役皆从之。瞽曰:“东”。东之。瞽曰:“北。”北之。凡五日,入深山,忽睹城郭,居人辐辏。入城走移时,瞽曰:“止。”因下舆,以手南指:“见有高门西向,可款关自问之。”拱手自去。州佐如其教,果见高门,渐入之。一人出,衣冠汉制,不言姓名。州佐述所自来,其人云:“请留数日,当与君谒当事者。”遂导去,令独居一所,给以食饮。暇时闲步至第后,见一园亭,入涉之。老松翳日,细草如毡。数转廊榭,又一高亭,历阶而入,见壁上挂人皮数张,五官俱备,腥气流熏。不觉毛骨森竖,疾退归舍。自分留-异域,已无生望,因念进退一死,亦姑听之。

一夕翁赴饮,久不归,生吟益苦。有人徘徊窗外,月映甚悉。怪之,遽出窥觇,则十五六倾城之姝。望见生,急避去。又二三日,载货北旋,暮泊湖滨。父适他出,有媪入曰:“郎君杀吾女矣!”生惊问之,答云:“妾白姓。有息女秋练,颇解文字。言在郡城,得听清吟,于今结念,至绝眠餐。意欲附为婚姻,不得复拒。”生心实爱好,第虑父嗔,因直以情告。媪不实信,务要盟约。生不肯,媪怒曰:“人世姻好,有求委禽而不得者。今老身自媒,反不见纳,耻孰甚焉!请勿想北渡矣!”遂去。少间父归,善其词以告之,隐冀垂纳。而父以涉远,又薄女子之怀春也,笑置之。

明日,衣冠者召之去,曰:“今日可见矣。”州佐唯唯。衣冠者乘怒马甚驶,州佐步驰从之。俄,至一辕门,俨如制府衙署,皂衣人罗列左右,规模凛肃。衣冠者下马导入。又一重门,见有王者,珠冠绣绂南面坐。州佐趋上伏谒。王者问:“汝湖南解官耶?”州佐诺。王者曰:“银俱在此。是区区者,汝抚军即慨然见赠,未为不可。”州佐泣诉:“限期已满,归必就刑,禀白何所申证?”王者曰:“此即不难。”遂付以巨函云:“以此复之,可保无恙。”又遣力士送之。州佐慑息不敢辨,受函而返。山川道路,悉非来时所经。既出山,送者乃去。

泊舟处水深没棹;夜忽沙碛拥起,舟滞不得动。湖中每岁客舟必有留住守洲者,至次年桃花水溢,他货未至,舟中物当百倍于原直也,以故翁未甚忧怪。独计明岁南来,尚须揭资,于是留子自归。生窃喜,悔不诘媪居里。日既暮,媪与一婢扶女郎至,展衣卧诸榻上,向生曰:“人病至此,莫高枕作无事者!”遂去。生初闻而惊;移灯视女,则病态寒娇,秋波自流。略致讯诘,嫣然微笑。生强其一语,曰:“‘为郎憔悴却羞郎’,可为妾咏。”生狂喜,欲近就之,而怜其荏弱。探手于怀,接晕戏。女不觉欢然展谑,乃曰:“君为妾三吟王建‘罗衣叶叶’之作,病当愈。”生从其言。甫两过,女揽衣起曰:“妾愈矣!”再读,则娇颤相和。生神志益飞,遂灭烛共寝。女未曙已起,曰:“老母将至矣。”未几媪果至。见女凝妆欢坐,不觉欣慰;邀女去,女俯首不语。媪即自去,曰:“汝乐与郎君戏,亦自任也。”于是生始研问居止。女曰:“妾与君不过倾盖之交,婚嫁尚未可必,何须令知家门。”然两人互相爱悦,要誓良坚。

数日抵长沙,敬白抚公。公益妄之,怒不容辨,命左右者飞索以。州佐解-出函,公拆视未竟,面如灰土。命释其缚,但云:“银亦细事,汝姑出。”于是急檄属官,设法补解讫。数日公疾,寻卒。先是公与爱姬共寝,既醒,而姬发尽失。阖署惊怪,莫测其由。盖函中即其发也。外有书云:“汝自起家守令,位极人臣。赇赂贪婪,不可悉数。前银六十万,业已验收在库。当自发贪囊,补充旧额。解官无罪,不得加谴责。前取姬发,略示微警。如复不遵教令,旦晚取汝首领。姬发附还,以作明信。”公卒后,家人始传其书。后属员遣人寻其处,则皆重岩绝壑,更无径路矣。

女一夜早起挑灯,忽开卷凄然泪莹,生起急问之。女曰:“阿翁行且至。我两人事,妾适以卷卜,展之得李益《江南曲》,词意非祥。”生慰解之,曰:“首句‘嫁得翟塘贾’,即已大吉,何不祥之与有!”女乃少欢,起身作别曰:“暂请分手,天明则千人指视矣。”生把臂哽咽,问:“好事如谐,何处可以相报?”曰:“妾常使人侦探之,谐否无不闻也。”生将下舟送之,女力辞而去。无何慕果至。生渐吐其情,父疑其招妓,怒加诟厉。细审舟中财物,并无亏损,谯呵乃已。一夕翁不在舟,女忽至,相见依依,莫知决策。女曰:“低昂有数,且图目前。姑留君两月,再商行止。”临别,以吟声作为相会之约。由此值翁他出,遂高吟,则女自至。四月行尽,物价失时,诸贾无策,敛资祷湖神之庙。端阳后,雨水大至,舟始通。

异史氏曰:“红线金合,以儆贪婪,良亦快异。然桃源仙人,不事劫掠;即剑客所集。乌得有城郭衙署哉?呜呼!是何神欤?苟得其地,恐天下之赴诉者无已时矣。”

生既归,凝思成疾。慕忧之,巫医并进。生私告母曰:“病非药禳可痊,惟有秋练至耳。”翁初怒之;久之支离益惫,始惧,赁车载子复入楚,泊舟故处。访居人,并无知白媪者。会有媪躁柁湖滨,即出自任。翁登其舟,窥见秋练,心窃喜,而审诘邦族,则浮家泛宅而已。因实告子病由,冀女登舟,姑以解其沉痼。媪以婚无成约,弗许。女露半面,殷殷窥听,闻两人言,眦泪欲望。媪视女面,因翁哀请,即亦许之。至夜翁出,女果至,就榻呜泣曰:“昔年妾状今到君耶!此中况味,要不可不使君知。然羸顿如此,急切何能便瘳?妾请为君一吟。”生亦喜。女亦吟王建前作。生曰:“此卿心事,医二人何得效?然闻卿声,神已爽矣。试为我吟‘杨柳千条尽向西’。”女从之。生赞曰:“快哉!卿昔诵诗余,有《采莲子》云:‘菡萏香莲十顷陡。’心尚未忘,烦一曼声度之。”女又从之。甫阕,生跃起曰:“小生何尝病哉!”遂相狎抱,沉疴若失。既而问:“父见媪何词?事得谐否?”女已察知翁意,直对“不谐”。

既而女去,父来,见生已起,喜甚,但慰勉之。因曰:“女子良佳。然自总角时把柁棹歌,无论微贱,抑亦不贞。”生不语。翁既出,女复来,生述父意。女曰:“妾窥之审矣:天下事,愈急则愈远,愈迎则愈拒。当使意自转,反相求。”生问计,女曰:“凡商贾之志在于利耳。妾有术知物价。适视舟中物,并无少息。为我告翁:居某物利三之;某物十之。归家,妾言验,则妾为佳妇矣。再来时君十八,妾十七,相欢有日,何忧为!”生以所言物价告父。父颇不信,姑以余资半从其教。既归,所自买货,资本大亏;幸少从女言,得厚息,略相准。以是服秋练之神。生益夸张之,谓女自夸,能使己富。翁于是益揭资而南。至湖,数日不见白媪;过数日,始见其泊舟柳下,因委禽焉。媪悉不受,但涓吉送女过舟。翁另赁一舟,为子合卺。

女乃使翁益南,所应居货,悉籍付之。媪乃邀婿去,家于其舟。翁三月而返。物至楚,价已倍蓰。将归,女求载湖水;既归,每食必加少许,如用醯酱焉。由是每南行,必为致数坛而归。后三四年,举一子。

一日涕泣思归。翁乃偕子及妇俱入楚。至湖,不知媪之所在。女扣舷呼母,神形丧失。促生沿湖问讯。会有钓鲟鳇者,得白骥。生近视之,巨物也,形全类人,侞陰毕具。奇之,归以告女。女大骇,谓夙有放生愿,嘱生赎放之。生往商钓者,钓者索直昂。女曰:“妾在君家,谋金不下巨万,区区者何遂靳直也!如必不从,妾即投湖水死耳!”生惧,不敢告父,盗金赎放之。既返不见女。搜之不得,更尽始至。问:“何往?”曰:“适至母所。”问:“母何在?”腆然曰:“今不得不实告矣:适所赎,即妾母也。向在洞庭,龙君命司行旅。近宫中欲选嫔妃,妾被浮言者所称道,遂敕妾母,坐相索。妾母实奏之。龙君不听,放母于南滨,饿欲死,故罹前难。今难虽免,而罚未释。君如爱妾,代祷真君可免。如以异类见憎,请以儿掷还君。妾自去,龙宫之奉,未必不百倍君家也。”生大惊,虑真君不可得见。女曰:“明日未刻,真君当至。见有跛道士,急拜之,入水亦从之。真君喜文士,必合怜允。”乃出鱼腹绫一方,曰:“如问所求,即出此,求书一‘免’字。”生如言候之。果有道士蹩-而至,生伏拜之。道士急走,生从其后。道士以杖投水,跃登其上。生竟从之而登,则非杖也,舟也。又拜之,道士问:“何求?”生出罗求书。道士展视曰:“此白骥翼也,子何遇之?”蟾宫不敢隐,详陈始末。道士笑曰:“此物殊风流,老龙何得荒滢!”遂出笔草书“免”字如符形,返舟令下。则见道士踏杖浮行,顷刻已渺。归舟女喜,但嘱勿泄于父母。

归后二三年,翁南游,数月不归。湖水俱罄,久待不至。女遂病,日夜喘急,嘱曰:“如妾死,勿瘗,当于卯、午、酉三时,一吟杜甫《梦李白》诗,死当不朽。待水至,倾注盆内,闭门缓妾衣,抱入浸之,宜得活。”喘息数日,奄然遂毙。后半月,慕翁至,生急如其教,浸一时许,渐苏。自是每思南旋。后翁死,生从其意,迁于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