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了可能平日里不太会说的话,小薇虽然也气

  

  认识E君的时候我读研究生第一年。那一年我们学校研究生倍儿多,新的宿舍楼还没盖好。我们被学校见缝插针地塞进老楼里,院系什么的都是混着的,基本上是“先到先得”。楼是老楼,设施是老设施,而且还是拥挤的四人间,条件连本科生都不如,特别崩溃。跟我同寝室的另外三个分属三个不同的研究所,我们四个凑一起文理兼备,理论与实践齐全,真真是打麻将聊天都可以十三不靠的节奏。

  小薇谈过两次恋爱。

图片 1

  多亏得这么乱,否则我就没机会听说E君的故事。

  一次是闺蜜撬走男友,爱情友情一起GAME
OVER,再好脾气的人都会发狂。大家帮忙出主意,想出各种报复这对男女的招儿,小薇只要稍微借鉴一下,就会让俩人吃不了兜着走。可,大家说得义愤填膺,小薇却没事儿人似地淡淡回一句:“随他们去吧,希望他们能白头偕老。”

 

  那年我特别腿贱地爱上了长跑,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去操场上跑个五千米,风雨无阻。E君也在跑。这么自觉又自虐地锻炼的年轻人实在是少数,所以跑了几天之后我和E君都彼此留意了,但是并没有打过招呼。我属于那种慢悠悠跑跑的过程中爱跟抖空竹的老头儿搭个腔或者跟打太极拳的老太比划两下的主儿,但是E君只是跑,她那种感觉,就像一个精密的仪器零件,一丝不苟,一心一意,一丝不乱,真的特别专注。仿佛全世界所有人都不在她眼里,只要她在跑,她就可以通向一个更广阔的空间,把一切丢在身后。她跑完之后会多走一圈当成放松运动,而我跑完基本就已经放松了,所以我们往往是差不多的时间离开体育场走向食堂,所以我们会在体育场门口相遇,彼此多看几眼,知道有这么个人。

  第二次是男友小心眼。小薇和一个男同事出去吃饭,被男友看到,就闹腾,逼问到底有没有亲密关系。小薇不解释,直接提出分手,男友也爽快答应,然后迅速消失。大家都觉蹊跷,觉得大概这男人早想分手,又怕小薇赖上他,所以故意找碴儿吧,对这样的人就得给点颜色看看。小薇虽然也气,却还是一咬牙,说:“这样的人,早点分开也好。”

 

  后来有一天,我室友说她同学来我们寝室玩儿,我抬头一看,哟,正是长跑E君。她看到我的时候也愣了一下,随后给了我一个很好看的笑容。可能是因为早上跑步的时候都是蓬头垢面衣冠不整,所以我没觉得她好看,但是那天她来串门儿的时候散开了齐肩发,穿了条天青色的连衣裙还很淑女地抱着两本书,就是校园故事里那种很清纯的女主形象。再加上湘妹子超白嫩的皮肤,她在我们简陋的寝室里显得熠熠生辉,好看的不可思议。

  这样的好脾气,让大家集体无语,继而觉得,这丫头是不是有点傻啊。

  总有些日子很重要,却总是一个人。

  说到这里可别怀疑我的性取向,我是真的站在审美的角度看哪。我大天秤真的是名符其实的外貌协会,样子好看,即使是坏人都可以原谅她三分——更何况她并不坏。

  在工作上小薇也很有“傻”的天赋。同事们勾心斗角,表面上笑呵呵,背后捅人刀子,巴不得把人家都踩下去,自己当精英。小薇也遭遇过许多冷刀子,面对这种情况,一般人都会以牙还牙,把对方嚣张气焰打压下去,小薇却像没事儿人一样,既不寻仇,也不在领导面前告状,只是和对方保持距离,让人家想伤也伤不了她。

  总有些人,放在心底,不会忘记。

图片 2

  对领导,小薇更缺乏对策。别人都马屁拍不断,要么说好听的,要么送礼物,要么来点潜规则什么的,小薇却无动于衷。别人劝她,她还振振有词:“我凭真本事吃饭,干吗要出卖灵魂讨好别人?”清高的结果就是,别人的年终奖都比她拿得多。

图片 3

  E君所在的是我们学校特别牛逼的一个搞理论的研究所,跟的导师也很有名,看得出来硕博连读是板上钉钉的事。不过她的志向并不在此。如果早上没课,她特别早就去图书馆上自习,一坐可以坐一整天。其实很多文科研究生过得特清闲,除了睡懒觉就是打游戏要么就是谈恋爱,甚至有结婚生孩子的。但是E君一直坚持着早起、跑步、上课、自习、家教打工、晚自习的模式。那会儿我们有硬性规定,一定要在本专业的学术期刊上发表两篇文章才能拿到毕业证,很多人就是花钱买个版面发表文章了事,但是E君不但凭着过硬的文章内容发表了,还拿到了稿费,更是跟着导师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过,我们真恨不得去跪一跪。

图片 4

  生活就是这样无奈,谁都心碎过。

  说到这里,E君的男友要出场了。结合他本人的特质和故事,我叫他留守男好了。

  不肯面对现实,学不会圆滑处世,这也算是一种“傻”吧。

  1

  最初听到留守男与E君的故事,我羡慕得不行,高中同学啊,多纯洁啊。大学一起四年啊,多长情啊。E君大学毕业后考研离开了,留守男一路追着考过来,多浪漫啊。

  更傻的是,奖金比别人低,工资没别人高,干起活来却一个顶俩。凡是份内事,小薇总是做得又快又好,效率这么高,领导当然也愿意多分派活儿,于是,分外事儿也做了很多,贴时间贴精力,把自己弄得精疲力尽,却一句怨言都没有。

  1月3号去给同事小艾过生日,订的是一个音乐串吧,有烤串、火锅和炒菜,楼上是酒吧,楼下的餐厅中间有个舞台,晚上有歌手来唱歌,中间有人点了一首《那些年》,我们几个人吃饱了中场休息便跟着哼哼。

  后来熟悉了才知道,每段传奇的背后都有眼泪。

  小薇的傻名声算是彻底坐实。更出人意料的是,某天她忽然找到老板,要求自己带团队,并把之前的工作业绩全部亮出来。老板虽表示赞赏,却还是把小薇打发了回去。小薇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隔几天,再次找到老板,再次做出同样的要求。

  我们从五点多吃到八点多,最后,五个姑娘都玩的嗨了,虽然没喝酒,却都像是一群出门忘了吃药的精神病一样,疯癫了起来,说起了可能平日里不太会说的话。

  E君来自湖南的一个小村,家境应该说很差,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在她爸爸妈妈看来,女娃子读个高中或者中专,在镇上找份工作,早早贴补家用供弟弟读书才是正经。但是E君不甘心。春天种下种子,秋天收获粮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像驴拉磨一样活着有什么意思?死守着一份枯燥无味的工作有什么意思?草草嫁一个所谓的家境不错的镇上的年轻人,整天为了生计忙忙碌碌有什么意思?她必须飞出去,看看这个世界,寻找更好的生活。女孩子的心里一旦种下这样的种子,就很难再扎实地植根在某片土地上了。

  三次过后,她主动卷铺盖走人,到了别家公司,找到别的老板,做了同样的要求。前前后后,找了不下三十家公司,要求惊人一致。也有人觉得她实力不错,希望她降低要求先锻炼锻炼,她却不肯,坚持原则。这样一根筋的人,也真是傻到让人束手无策。就在大家唏嘘不已时,小薇却真的找到了那样的一份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职位满意,小薇屁颠颠地上班去了。

  小艾忽然说:“他,我前男友给我发短信了,说祝我生日快乐。”

  上大学之前的E君就像很多苦情戏里的女主一样,一边被亲爹亲妈亲弟弟指使着干着干那,一边咬牙读书。留守男从初中开始就是E君的同学,对她的家境一清二楚。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子原本就容易引起少年的注意,一个楚楚可怜又不卑不亢的女孩子就更容易得到爱神的垂怜。默默地注视关怀了三年之后,到了高中,留守男终于鼓足勇气给她写了一封表白信说:“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会一直保护你,对你好。”还送了她一条在当时来说很贵的羊绒围巾。

  大家瞪大了眼,工资不高有什么劲啊,职位越高,做的事越多,负的责任越大,小薇这丫头,脑子进水了吧?

  她是笑的很大声说的,虽然如此,她的声音依旧被餐厅里歌手的歌声、此起彼伏的敬酒声和吵闹声所掩盖,以致于其他三个同事都忙着自顾的聊天而没听到,但坐的离她最近的我,却听的清楚,看的明白,她的笑容带了开心,眼里却藏了些许晶莹的东西。

  湖南的冬天很冷啊,是那种很潮湿、很刺骨的冷。在那样的天气里收到这样温暖的信和围巾,E君不是不感动。她不动声色地收下了信和围巾,什么都没说。过了几天,她给了留守男一个大包,里面装着那封信、那条围巾,还有一条她亲手买的毛线织成的围巾,还有她的回信。她说:“谢谢你,我不会留在这里的,你不会明白的。”

  小薇选择傻到底。工作几年后,辞掉工作,自己开了间工作室,从注册到设计到招聘,忙得连吃饭时间都没有。大家看着瘦了一圈的她,觉得真不值得,赚的钱也不见得比上班多,却这么辛苦,何必呢?

  小艾是同事中最漂亮的一个,射手座,人开朗又活泼,天天乐呵呵的,不像是那种有故事的人,却藏了一段故事在心里。

  E君的成绩一直很好,高考目标就瞄准北大。可惜天不遂人愿,考试前她大病了一场,临场发挥失常,只考上了省内的一所重点大学。对此E君的父母当然是非常高兴,虽然家里少了一个劳动力,但是毕竟姑娘的前途不成问题了,上了大学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E君一星半点都高兴不起来,这不是她想要的人生,如果老天有眼,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呢?她几乎把这股火气撒到了伴随在她身边的留守男上。她把留守男叫到空荡荡的学校操场上,一边打他一边大哭,口口声声说:“你烦不烦,为什么总缠着我?要不是你烦我,我可以考得更好!”

  小薇却乐呵呵地坚持做下去,慢慢地发展壮大。现在,工作室已变成了公司,曾经的小职员小薇也摇身一变,成为名副其实的老板。

  2

  后来的留守男说,那一天是他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一天,因为她打他骂他,是没有把他当成外人。他很害怕她每天都皱紧眉头一副拼命的样子。他觉得女孩子就应该甜蜜蜜的,笑嘻嘻,哪怕是大哭大闹,也比她永远冷若冰霜要好很多。所以,当她冲他大发脾气的时候,他激动无比,更加坚定地认为,这个姑娘值得他一直守候。他愿意一直给她当保护伞。

  事业成功同时,小薇还收获了一份美好的爱情,那个人爱她、懂她,愿意包容她,愿意跟她白头到老。

  那些年,一大波少男少女在跨过高考那道坎之后,憋在体内的荷尔蒙砰的一下,全被释放了出来,踏入大学之门便开始四处寻觅猎物,查绍忠就是在那个时候,对小艾一见钟情,从此踏上了对小艾的漫漫追求之路。

  大学四年,E君一直保持着高中时冲锋陷阵的学霸式学习状态,每天很早起床、跑步、上课、上自习、写论文、做家教挣钱、晚自习。那会儿她还申请了助学贷款,大学四年上下来可以说没有花费家里一分钱,而且最后还争取到了保送研究生的资格。

  现在小薇生活的很幸福,大家都不敢相信,那么傻的小薇,怎么就那么轻易地得到了所有幸福呢?

  据查绍忠说,他是在军训的时候注意到小艾的。但他们真正开始认识并熟悉起来是在开学后不久的演讲比赛上,查绍忠正在为怎么和小艾搭讪而犯愁,低头看稿的小艾忽然抬头问查绍忠借笔,就这样认识了。

  跟她一起过去的留守男那会儿还没留守,而是保持着追求的态势,小心翼翼左左右右地陪伴她,爱护她,尽可能给她很好的照顾。他们在不同学校的不同院系,课程安排不一样,但是留守男想尽办法多陪E君一会儿。中午抢着帮她去食堂买饭,周六周日的早上帮她去图书馆占座位——当然了,E君很多时候都比他起得早,他的一腔热情多半时候都打了水漂,但是他从没放弃,哪怕是去了图书馆之后发现E君已经有位置了,他也想办法找一个离她最近的位置,默默看书写东西。

  小薇笑着说:“我不是傻,而是不愿意为不值得的事计较。我只做自己想要的事,不为别的事分心,所以才更容易得到幸福。”

  查绍忠是小艾同系不同班的同学。平时很多课大家都是一起上的,自从演讲比赛之后,除了宿舍和女厕所,基本上小艾出现的地方,都有查绍忠,所有在学校里追女孩子的招数,他都用过。有一阵学校流行手工巧克力手工饼干,查绍忠就去外面的店里学做,做完把最好的送给小艾,那些破的就自己吃。

  如果图书馆阅览室窗外那些梧桐树有记忆,一定会记得那几年,阳光很好的早上,一个男孩子默默在女孩的桌前放一杯酸奶,然后开始看书。或者某个突然下雨的下午,女孩忘记带伞,男孩淋着雨一路跑回寝室取伞,然后喘着粗气飞奔回图书馆,把伞默默放到她身边。或者某个秋冬之交的午后,天气开始转凉,女孩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男孩默默帮她披一件外套,偷偷看一下她忽闪的眼睫,然后继续挪到一旁去看书。

  被男友和闺蜜背叛,被同事欺负,被领导轻视,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一定要还回来。可是,当你为这些事斤斤计较时,就没有精力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会因此陷在一个又一个漩涡,一辈子苦苦挣扎,逃离了这个,又掉入了另一个。

  小艾并没有被他的这些感动过,用小艾的话说,能做这些的,不止他查绍忠一个。

  大学里最流行什么?打牌,打游戏,打架。而且很多打架是因为恋爱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抢男友啦或者抢女友啦或者抢基友啦,各种猜忌嫉妒,各种分崩离析。E君那样漂亮的冰美人,自然是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的。

  与其这样,不如就做一个别人眼里的傻人,那些不值得的事,那些不在意的人,就对他们傻傻地一笑而过吧。只傻傻地向着自己的目标坚定的奔跑去,就会比别人更早地跑向幸福。

  查绍忠却没有放弃,一追小半年,表白几次也都无一例外的被拒绝了。

  哦,不对,应该说,E君的魅力一部分来自天生丽质,还有一部分来自神秘。当然她不是什么气场女王或者魅力猫女,她只是从心底往外地与人保持着疏离的姿态,不怎么交朋友,更不会主动跟人套近乎。她不翘课,所以不用让同学帮忙喊道或者递交条;她不请假,所以不用向同学借笔记;她爱动脑勤用功,上课永远坐在第一排老师鼻子底下,所有老师都把她当做宝贝,所以她甚至不用去刻意讨好老师,老师都会对她印象深刻,并且给她很高分数。所以这样的一个女孩,骨子里是自卑夹杂着清高的一种复杂特质,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令人越发欲罢不能的吸引力。

  第N次的表白时是个春天的晚上,查绍忠又把小艾叫下楼,小艾早就想好了拒绝的词语,只等着查绍忠做完陈述。

  虽然留守男总是前前后后地守着E君,但很多时候还是守不住的。就在留守男守不住的那些时刻,有人见缝插针地向E君示好。那是一个英俊多金的二世祖。

  事情没能如愿发展,因为查绍忠说到一半时,身前身后的宿舍楼和路灯,刷的全灭了,紧接着是一阵女生的尖叫,然后是隔壁楼里男生的欢呼,整个学校停电了。

图片 5

图片 6

  因为E君从来不屑聊那些烟火气特别重的话题,所以我们都无从知晓那个二世祖究竟采取了怎样猛烈的攻势追求E君。留守男倒是笑呵呵地跟我们讲,他当时真的特别害怕,他想象不出十几岁的女孩子是怎样拒绝那些浪漫诱惑的。我的室友因为和E君是大学同学,算是关系比较近的人,跟我们讲过,什么送花送首饰送裙子那些招式都用过,在学校拉大横幅在楼下大声弹吉他唱歌也用过。二世祖在他们宿舍楼下用无数只蜡烛点燃一颗“心”的时候,E君眼睛都没眨一下,只淡淡地说:“他要自焚吗?”

  那些平时只对着电脑的同学们忽然兴奋了起来,开始在阳台大喊大叫,宿舍区里沸腾了起来,查绍忠愣了一会,然后说,“还好把你叫出来了,不然真担心你害怕。”

  后来二世祖听人说E君和留守男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儿,以为E君是放不下留守男,他还真的去找留守男单挑。二世祖最让人讨厌的一点就是以为钱能摆平一切,所以当他看到相貌平平资质平平的留守男的时候,趾高气扬地笑了,说:“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小艾也是一愣,没想到他变了台词。查绍忠没有继续表白,而是和小艾就着月光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等着来电。

  那一架打得气吞山河,小个子的留守男一个人对付人高马大的二世祖以及他的几个小跟班,一次次被按到在地,又一次次爬起来往上冲。后来是学校的保卫处来了人才算结束战斗。结果,表面上二世祖几个人当然是挨了批评,但是人家有后台保驾护航,没什么实质性的损害,学院却给了留守男一个警告处分。因为这个处分,留守男毕业的时候四年学习成绩第一却没能得到保送研究生的资格。

  小艾鬼使神差地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要是一会九点钟前能来电,那我就答应你。

  E君得知留守男被打,第一时间跑出图书馆去找他们。他们刚刚从学校保卫处被放出来,正有很多人在门口围观。E君冲上前去,第一次在人前流露出不平静的神态,扬起胳膊给了二世祖一个嘴巴,喊了一句:“有钱了不起啊?除了你爹妈,没人惯你臭毛病。”然后牵起留守男的手,紧紧抓着,大步走向校医院。

  这是个听天由命的回答,而最终上天真的让他们在一起了。

  很多年后留守男一直清楚记得,那天在校医院,医生为他擦脸上头上的血迹,E君就冷冷地在一旁看着,一眼不发。但是她的牙齿把嘴唇咬得都发白了,眼睛里明明,明明有泪光。

  来电的时候,查绍忠跳了起来,伸手上前想抱一下小艾,但又感到不太合适,一时间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只一个劲地说:“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

  磕磕绊绊,就这样走过了大学时光。E君如愿以偿进入了本专业最好的研究所,留守男虽然没有那么厉害,但是也算是进了一所名校读研究生。除了城市和学校变化,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好像没有变化。

  3

  哦,不对,应该说,更好了,更像一对老夫老妻。我们都这样喊他俩:老夫老妻。吃饭的时候,留守男会很自觉地吃掉E君不喜欢吃的蛋黄,而E君会默不作声地帮留守男添饭盛汤。研一那会儿课程不多,而且大家都对研究生的生活充满新鲜感,连一贯安静的E君也多了很多社交活动,跟着我们这帮疯子瞎折腾,但是折腾了没几个月她又恢复了循规蹈矩的生活,上课、自习、兼职什么的。

  不久,查绍忠偷着帮小艾订了一套写真,小艾埋怨他乱花钱,查绍忠却说,“给你花啥都值得,就是想看你美美的小样。”

  拍摄那天是内景,拍照的地方不让进,查绍忠就在门缝趴着看,小艾看着门缝里的查绍忠想进不能进的样子,忍着笑,差点内伤。

  查绍忠对小艾好到让人嫉妒,哈尔滨的冬天天冷水冷,查绍忠从来不让小艾自己洗衣服,小艾不好意思,总觉得一个大男人蹲在水房里洗衣服不大好,查绍忠却满不在乎地说:“别人爱笑话就笑话,怕什么,反正自己的老婆自己疼。”

  在他们不曾有一个家的时候,查绍忠像一个丈夫一样疼着她,小艾打心眼里是感动的。

  小艾有个老乡学弟,叫杨林,因为是老乡,联系的多些,查绍忠也对杨林很好,主要是每次放假回家,都要嘱咐杨林帮小艾拿一下东西。杨林常常假装抱不平,以此来勒索查绍忠,但只要对小艾有帮助的,查绍忠乐在其中。

  在一起的日子,好像特别的事情不多,但又每一天都是特别的。

  一起吃饭、上课、遛弯、逛街、看电影,偶尔吵架,基本每个学生时代的情侣都是如此,他们也不例外。小艾喜欢吃什么,查绍忠就喜欢什么,小艾不喜欢的,或者吃不下的,查绍忠就负责扫尾工作,清理功效一流。

  查绍忠是处女座,小艾总说,他是不纯正的处女座。

  小艾喜欢恶作剧,有一次,晚上出溜达,小艾喂查绍忠吃麦丽素,结果查绍忠一口吃了24个,被齁了够呛,却笑得幸福。

  在查绍忠面前,小艾那些“疯癫”的脾性全部都显现了出来,不需要去做一个温婉的女子,柔声细语,轻言慢性,小艾就是小艾,去商场给查绍忠买棉裤时和售货员砍起价来脸不红,和朋友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去操场上跑起来也是风一样,开心时大笑,吵架时也大哭。

  查绍忠说,怎样的小艾,他都喜欢,想做什么,他都一起。

  寒暑假回家的时候,查绍忠总是先送小艾回家。北方的冬天很冷,有一次,两个人都不舍得离开对方,一直拖到最后,学校里没几个人了,小艾回家后学校已经停止了供暖,查绍忠一个人在宿舍冰冷的床板上愣是挨了一晚,爱情的力量真是无穷尽。

  两个人见不到的时候,只能靠着电话一解相思,每晚小艾已经睡着了,查绍忠还会在那一个人说上一阵子,有一次小艾中途醒了,听到查绍忠还在那自顾自的说,“小艾你这么依赖人,以后要是离开了我,可怎么办呢?不过没关系啊,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也不会离开你,我希望我的小艾永远都这么无忧无虑的做我的小公主。”

  小艾没有告诉查绍忠她听到了那些话,只是心里对他下了更多的筹码。

  后来,查绍忠把所有的电话卡都保留着,最后拼成了小艾的名字,送给了小艾。

  再回想起那时的事,小艾说,那时候好像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好像永远都说不完似的,但现在能想起来的总是那么少,好像大部分都只记得后来那些不好的事了。

  4

  毕业之际,天南地北,查绍忠家在江苏,小艾家在东北,感情岌岌可危,查绍忠想到要和小艾分开便总会哭泣,一个男人肯为一个女人掉眼泪,多半是动了真情的。

  我们可以去同一个城市啊,小艾说。

  查绍忠破涕为笑,说,我怎么没想到呢。

  最后他们选择了中间城市天津,落定工作那天,查绍忠激动地抱着小艾不停的转圈。

  他们终于留在了同一个城市,虽然见一次面的车程要一个小时,但还不算远。

  5

  《分手合约》上映时,小艾拉着查绍忠去看电影,小艾说,要是哪天咱俩分手了,到时也定个合约。

图片 7

  查绍忠搂着小艾,“我这辈子都娶定你了,你还想逃啊!”

  恋爱中的情侣不要去看分手的电影,后来的小艾对这句话深有体会。

  小艾的工作并不顺心,年底时,小艾辞去了天津的工作,找工作又连连碰壁,而春节也如期而至。

  送小艾离开那天,过了检票口的小艾忽然觉得好像就是不会再回来了,她回身看着检票口外的查绍忠,一个检票口,却好像隔了个世界,小艾还想再回去抱抱那个男人,却被人群簇拥着向前涌去。

  回家后,在和父母深谈后,小艾真的决定不回天津了,现实太过于复杂,原因也很多。小艾和查绍忠说,要不你来我家这里,或者咱俩一起去你家那也行。

  查绍忠说,半年后我就去找你。小艾说,好。

  签了合同还会违约,何况只是一句话。

  查绍忠并没有去找小艾,实际距离让他们的心也慢慢的变远了,联系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少,话也越来越少,再后来,查绍忠不再主动找小艾,不再关心她的温饱冷暖,不再关心她的一切。小艾打过几个电话给查绍忠,接通了却也只是小艾自顾自的在那说话,常常是查绍忠一句“有事忙”,便直接挂了。

  再后来,便是无人接听,看到未接来电,查绍忠也不再回。

  那个说永远不会关机的查绍忠,最后也消失不见了。

  开始的时候,都想着永远,结束的时候,都忘了诺言。

  查绍忠在分手前最后一次给小艾打电话,说,“小艾对不起,事业对我很重要,我一定要成功,我现在这里很好,有机会晋升,所以我可能没办法去找你了,也没办法回家了。”

  一起做了很多事,结果到最后,却都忘了,只剩下不理解,不妥协,用着事业做着借口。

  小艾问他,那以前的那些话、那些事还算不算数?

  查绍忠沉默了。

  小艾问他,你还爱不爱我?

  查绍忠还是沉默。

  小艾说,你以前说爱我已经成了习惯,现在是戒掉了吗?

  查绍忠依旧沉默。

  曾经的甜言蜜语都变成了分开时的利器。

  彼此都沉默了好久,查绍忠说,“电话费挺贵的,没事的话,就挂了。”

  他们没有说再见,也就这样结束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