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血缘面前单薄无力,她遇到了公司的IT部门同事敏捷

  每个女孩都曾在脑海里幻想过一个王子骑着白马来娶她,然后两个人幸福地走在一起。虽然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不如意,但是不妨碍我们幻想的权利。

  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许久。久到只剩下一块荒凉的石碑,和一个黑衣守墓人。有人问他,葬的是谁?他说,是他的妻子。

  爱情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给你带来快乐给你带来悲伤。可是爱情来的时候,躲也躲不掉,逃也逃不开。就像一个爱吃糖的孩子,给他糖怕他蛀牙,不给怕他难过。恋爱中的男女,在爱情中挣扎,也在爱情中甜蜜,在朝阳里哭泣,在雨季里拥抱。同样的,天可见怜,幸福即使迟到,也不要让她遗憾白首。

  芳华,年芳二十七,现就职于某民营企业,从事人事行政。两年前的公司结构调整,她遇到了公司的IT部门同事敏捷。两个人因为同一批进公司,常常探讨工作内容,便互生好感。

  五岁那年,墨离忧在茫茫人海中望了一眼,就看到了墨天霖。他迈过世间的喧嚣,走到她的面前。

  她常常对自己说,命中注定的事,强求不来,缘分未到一切都是枉然。她一个人的生活很自在,喜欢看电影、逛街、吃饭、旅游、看书、拼图,工作的时候像个女汉子一样拼命,休息的时候像一个猫咪一样享受生活。她不觉得寂寞,反而很充实,不过身边的人经常会说你不孤单吗。孤单?这个词对她很陌生,或许一个人久了,不再需要另外一个人了,或许最难熬的日子里只有她一个人,也不需要另外一个人了。她低头摸了摸头发,很自信的抬头,说着不孤单,因为她觉得有工作,有生活已经很幸福了。别人总说着一些苦口婆心的话,她听着似乎又没听,因为她觉得路是自己走的,我觉得舒服就成。岁月匆匆,从二十岁的妙龄少女到三十岁的安静自然,岁月让她越来越随遇而安,仿佛世界再怎么变化,也不改她的初心,不动她的心境。因为她知道她的心不会痛,因为不动心。

  芳华是一个很内敛的传统女孩,有时候,借着工作的机会,常常偷偷地看着敏捷,她喜欢他的大眼睛,在这个半球似的黑色瞳孔下,隐藏着另一个世界,这是她所不知道的。

  “我叫天霖,你叫离忧吗?放心,以后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豆蔻年华的她曾有过一段青涩的初恋,年少不懂得爱情,可是对于她来说,她觉得那是最美好的时光,可是青涩岁月的结束总是那么突然,好像从未出现在生命里,可是她知道那一切都已经深深刻在心里,无法自拔。她用了十年时间缅怀这段青涩,直到他的出现动摇了这千年万年不动的心,准确的来说是他的出现让她从过去的泥淖中彻底抽离,不再想念,不再想象,终于放下过去,开始和他的故事。有的时候她也会没有安全感,想着十年才忘记了曾经的他,如果没能和现在的他走到最后,不知道还要用多久忘记现在的他。

  她很钦佩敏捷的才华,总能在工作中运用程序简化。敏捷长得一表人才,身高一米八二,一百六十斤,五官很精致,在粗狂的外表下,有一颗很温柔体恤别人的心。

  后来,他们携手度过了年少岁月,悲欢喜乐。离忧八岁那年,天霖将枚一文钱铜币放入她的掌心。“离忧,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与你一起生死相守的。”

  她总是未雨绸缪的,她总是细心体贴的,他总是细致入微的,他总是幽默风趣的。可是她不愿再等了。因为这个他很小心翼翼,时常关心她,可是不说什么原因,时常迁就她不解释理由,即使她已经问出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他还是一笑置之。她知道他对她是有感觉的,可是两个人无法信任彼此还是做朋友比较恰当,两年以来长期处于这样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状态,已经是她对他做出的最大让步和妥协。或许他从来都不懂她,她认为的懂也未曾达到他的心底。最后她做出了决定,不再联系,不再彷徨,她相信这样也是最好的结局。同时,因为工作需要她更换了工作城市,离开一座城,也离开了那个人。拖泥带水不是她的风格,潇洒挥手才是爱情里相遇或者分离最绅士的风度。

  有一次,一位女同事莉莉问芳华,说:“你知道吗?敏捷有没有女朋友?我看象她这样,肯定有很多女孩团团围着他转。”芳华假装没事人似的,应声说:“是吗?”

  可笑岁月蹉跎,当时年少,何曾真正懂过生死相守这四个字。一句承诺,在血缘面前单薄无力,最终也只好随着风一起散了。

  这一年,她三十岁,依然单身,依然喜欢着她的生活,别人再怪异的目光也掩盖不了她光华。她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时常逛街吃饭,看电影,处处体现着别人所没有的生活态度,有些人也有了羡慕,因为她不为感情所累,不为家庭所苦,父母健康安稳是她唯一所求。曾经她以为或许这样就会走到人生的尽头,这样也是好的。可是或许是上天和她开了玩笑,在平常的一天里她遇到了将她拥入怀里的他。她愣住了,忘记了挣扎,只记得他对她说,“和你在一起的心从未改变,只不过你做了逃兵,害我找了好久”。他为了他放弃大城市优越环境来到了她所生活的地方,陪着她看着夕阳西下,牵着她地久天长。或许故事到了这里,大家以为结束了,其实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可不是吗?他还是高富帅呢!家里有三套房产,父亲做生意,而且再加上人长得嘛,还不错,哈哈。”

  她自始至终都知道,她是南国的离忧公主,只是没想到,他会是自己唯一的哥哥。

  他告诉她,她离开那座城市的时候,他出国做了手术。她遇到他的时候,是他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因为医院的判决书仿佛给他判了死刑,他拼命的工作想要麻痹自己,可是她的出现让他觉得有她真好,他想活下去。本来订好的手术,想问她愿不愿意和他一起赴一场生死之约,可是却无法联系到她,为了她,他要活下去,所以他不在纠结在国外做着手术和复健。当他再次回国才知道她已经不再他们相遇的城市,他思念她,终于找到她。他笑着问她,“你愿不愿意陪我地老天荒,即使我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你不用回答,我只想告诉你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想这辈子下辈子还有很多的岁月和你在一起,非你不可”。她笑着说,“初心不改,携手天荒”

  “你喜欢他?”芳华故意逗莉莉。

  “哥哥,真是没有想到。”她素爱绛紫,他也随着她。不知这绛紫是否曾融过血,不然怎成了这般绝丽的色彩?

  这一年她三十岁,他也三十岁,她告诉他,她相信命运,而她的命运就是他。

  “你知道我有吉力,要是没有他,我会考虑的。”

  不顾反对,她重回了寒山。无数个日日夜夜,她都会从梦中惊醒。似乎有一个人,在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他们是兄妹,有着血缘的兄妹。铜币斑驳,她将其放在心口。想着,是不是这样就可以连她的心也一起随岁月沉淀,然后埋葬在一片雪地之中,再也不去拾起……

  “去工作吧!你主管玛丽马上要来了。”

  她躲不过的。重回永乐,得到的却是他即将娶妻的消息。这样很好呀!一句错误的,不该出现的承诺总经不起时间的打磨,显得荒唐而可笑。他们,总算都可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那枚一文钱握得很紧很紧,最后在掌心留下了般般血痕。

  看着莉莉离去的背影,芳华开始做部门绩效统计表格。这时候,敏捷来了,几乎听不到脚步声。敏捷递过来一杯外卖刚送的星巴克,说:“还有那么多工作呢!来,先喝杯水。“

  他紧捏着她的双肩,“离忧,你种的紫竹还没有去看过呢,它们长得很好。还有你要的莲花,我帮你种了。这时候应该快开了吧。还有海棠,还有……”一切都还有机会的,都还可以回去的,不是说好生死相守的吗?

  ”谢谢!“芳华有些手足无措,脸涨的通红,说:”多少钱?我给你!“

  “十年匆匆,难为哥哥了。可惜这些,如今我都不爱了,都快忘了呢!”她看着他,笑得肆意。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呢,怎么可以做到这般违心?可是,她还能怎么办?

  ”不用,我请客。你先喝着,我去忙啦!“轻轻地拍了拍芳华的肩,转身走了。

  这世间的诺言,就像烟花一样,绚烂夺目,可在这之后,空寂的夜空又与谁共赏?

  此后,莉莉跑来问芳华:”你知道敏捷的生日吗?九月六日。你要记住哦!“

  就像他要娶妻,而她会笑着,告诉他说,“祝哥哥与嫂嫂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我为什么要记得呢?“芳华反问,莉莉偷笑地离开了。

  因为,她是他的妹妹!

  又有一次,一位合作单位的领导过来,芳华按照工作流程,正常地接待。此时,这位领导的手脚不干净,在芳华的身上蹭了蹭,恰巧这一幕,被敏捷看到了。

  大婚前日,落花倾血,细雨沁心。他追上她,为她打伞。“离忧,你不高兴吗?那我不成亲了!我们回寒山好吗?若你不喜欢,我们也可以去别的地方,离忧!”

  敏捷二话不说,走到了芳华的面前,说:”先生,您说话就说话,手脚放尊重点!“

  我娶你,然后我们一起天地潇洒。

  ”我怎么了?“

  她浅笑回身。“哥哥在说什么呢!你与苏小姐明日就要大婚,也可了却父皇一桩心事呢。”

  ”您怎么您心里清楚。“

  他忽地松开纸伞,只是抱着她,紧紧地抱着,让她喘不过气。他想用尽一生的心力去爱,去守护。“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们的生死相守呢?离忧,你答应过的!”

  过了两个月,芳华的姥姥过世,芳华一个人在午休的时候,有时候神情呆滞,默默一个人流泪,而敏捷假装路过,递给她纸巾,安慰她,请她单独吃饭,陪她聊天解闷。

  “哥哥还要与苏小姐白头偕老。我们,会永远是兄妹。”

  不知何时起,公司就开始传起两个人的绯闻,甚至有人暗指两人恋爱了。本来恋爱是个人自由,但是公司规定,公司内部人员不得恋爱。

  要始终记住,他们只能做兄妹。这是这辈子已经定好的。

图片 4

图片 5

  有一次,公司领导找敏捷谈话,回来后,敏捷的脸色有些难看,两眼含着泪。芳华趁着午休的时候,问:”被领导训斥了?怎么哭了?“

  她转身回院子,身后传来他不明情绪的声音。“明日,你会来吗?若你不来,我就一直等着你。”

  ”我明天要走了。去分公司报道。“

  “或许,会的。”

  ”为什么?“

  大婚之日,府内的人都被喊去帮忙了。她独自靠在长椅上,发丝静垂。些许的风吹动着紫竹叶,瑟瑟之声,终究抵不过乐礼之喜。

  ”领导安排的。“

  不是她不愿意,只是她没有机会了。一昼一夜,花开花落,她逃不过二十岁的宿命。只恨,当年,他又为什么要闯入她的生命?又恨,她生命短暂。但这样也好,在世时,还能看见他心中有自己,不用去看他和别人成成成对。

  ”祝你一路顺利。“

  曾许诺,生死相守;今剩我,天长地久。

  ”难道你没有别的要说的吗?“

  苍白的手,血色早失。阳光似乎有些烈了!她慢慢合眼,这一生,够了。

  ”没有。“

  红锦满目,暗合零失。吉时已到,他却始终不见她的身影。

  芳华天真地以为他们的分开是另一种机缘,虽然两个人不能天天见面,但是如果真的有缘,两个人可以走在一起。她像守株待兔的农夫一样,天天在手机里等待,等到有一天,敏捷告诉她,她是他一直要等的人。

  她若不喜欢,他们就一起走,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了。他们去看日出日落,去看潮起潮伏。无论她要做什么,他都会陪她。只要她喜欢,都可以。只要她说一声,告诉他。

  等敏捷离开的一年半时间,芳华收到短信,是敏捷发来的,邀请她参加他的婚礼。这时候,芳华看着短信,失声地痛哭,也许幻想是美好的,也许她爱他是真实存在的,而他不过是一个假想的白马王子。

  可现在呢,她竟然同意他去娶别人!这怎么可以!他这一生想娶的人,也只有她。

  两年后,他们又遇见了,因为公司的体检。此时,芳华看着敏捷身旁的长发女子,身材曼妙,长相甜美,而自己丰腴的体形,古铜色的皮肤上架起的紫色边框眼镜,实在是称不上美女呵。

  “父皇,我去看看离忧。”

  假如两个人的遇见是缘分,分开亦是。他来了,他又走了,也许人生中有很多人来来回回,在生命里镌刻的是抹不过去的记忆,记得敏捷的婚礼上,趁着新娘不在的时候,芳华告诉敏捷,说:”我曾经喜欢过你,不过都过去了。希望你今后永远幸福。“

  他不顾满座惊诧,跑向她的院子,带着她的贺礼。他把脚步放得很轻,他的离忧,好像睡着了呢!

  敏捷的表情先是一惊,然后尴尬地说:”你也会找到你的幸福。“敏捷没有看到芳华微笑地转身过后在流泪,他不在乎,也不必在乎。有些人走了,真的就走了……

  落花凄婉,遮了她满脸,也不知道拂一下。

  他走过去,抱起她冰凉的身体,却怎么也暖和不了。“离忧,离忧。”再也无人应他。

  他轻轻拭着她脸上的血。离忧,很爱干净的!不然,她不会理他的。

  手中锦盒落地,盒中静静躺着那枚一文钱。

  “离忧,再不醒来,师父要骂了!”

  “离忧,我们去种海棠花,一起去种,好吗?”

  “离忧,太阳快要下山了!这么美的落日,你不起来看就可惜了!”

  “离忧,我还记得,你小时候总缠着我,说要嫁给找,可不许反悔!”

  “笨丫头,你怎么可以把定情信物还给我呢!”

  “离忧,离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