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恨透了他的沉默,青衣回来了

  我叫杨志,湖北人。大学毕业之后,便在老家武汉开了一家古董店,生意还不错!

 

  “唔,好热!”墨笙道。午阳照在她身上,灼地皮肤有些泛红。

  有一天,我接到老家小王的一个电话。他说在深山里的一个山洞内发现了古董,叫我去看看能不能卖个好价钱。说完我便有种很好的预感,这应该是一笔大生意,于是我便匆匆地赶了回去。

 
 两人交往已经7年了,也都已经到了该结婚的年龄,而他却似乎没有一点儿这方面的意思。
  她按捺不住,打了他的电话,明明白白地向他点出这一层意思。
  刚接电话的时候他很高兴,絮絮叨叨地说着思念,但不久之后他只能沉默。
  挂了电话她躺在床上感到十分孤寂,她恨透了他的沉默。人在静默中,总会想很多东西,她回忆了初次见面时他害羞的眼睛,想起了两人一起去旅行时的快乐日子,也想到了他令人厌恶的沉默。她对他心存不满,而这也在无意间让她变得无法公正得看待问题。她对他产生了怀疑,觉得他的沉默别有一番意味。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地走了一圈又一圈。当沉沉睡去时,在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大概他并不真爱她。
  第二天,两人约定在第一次相见的那个公园见面。这是她的初恋,她不愿意就这样结束。当然也可以继续像以前一样谈着恋爱不问未来,但她等不起。
  他知道她选择这儿作为见面地点是一个暗示,但他无法对这一暗示作出令她满意的回应。
  她冷着脸,对他十分失望。
  她说,或许两人都应该回去想想双方之间的关系。
  见他依然没有放弃他的沉默,她只能对他的作出最后的通牒,或许他会珍惜这一份长达七年的感情。
  但是当两人离开后,他走出了她的生活,再也没有回头。
  到此也就结束了吧。想到此,她感到十分悲伤。
  然而关系能轻而易举地结束,但是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她沉陷在感情的阴影中不能自拔。
  当置于流逝的时光中,万事都将被冲击得支离破碎。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曾经铭刻在她心中的情感也一天比一天模糊,留下的只不过是一些生活场景的片段影像罢了。
  直到在某个同事的婚宴上,她忽然意识到该给自己找个伴了。
  她光彩照人,身边从不缺乏追求者。虽然失恋曾给她带来莫大的痛苦,但是这始终没有冲毁她的理智。
  在同事的撮合下,她有了新的交往,是她的另一个同事,成熟稳重对她十分不错。交往了一年,双方相互满意,也没有什么家庭阻碍。
  这样,她有了未婚夫。
  婚期是未婚夫与家人商量着定的,她没有参与。巧合的是,多年前她与前男友正是在这个时候相遇。
  被未婚夫告知婚期时,她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想起了她的初恋与他的沉默。窗外梧桐已经落叶,她忍不住哭了。
  婚后的日子过得平平稳稳,不久她就有了一个小男孩。
  至于他怎么样了,她完全没有消息。大学的同学聚会她是有去的,但是他却从未在聚会上出现。
  自从那天与她分手之后,他认真想了她的话。毫无疑问他是爱她的,但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无法想象与她结婚却始终无迹可寻。微小说
  他想了想自己的处境——远离家乡,在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工作,虽然与同事关系融洽并且曾经有过一个他所深爱同时也深爱他的女友,但每当夜晚独自在家时他却无时不感到孤独。

  墨笙刚刚走到桌前,门便开了。开门的是位男子。嗯,怎么说呢,皓齿明眸,墨发及腰,一袭白衣,俨然衣一副翩翩公子的形象,美哉、美哉!而他此时笑眼弯弯,估计有什么喜事。

  “小王啊,你这么急着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我不解的问到。小王乐呵呵地跑到我耳边悄悄的跟我说:“你是不知道啊,我这可是要发大财了。我以前经常去抓蛇的那座上山,居然会有一个山洞。洞口被乱草掩埋我一直都没发现,直到昨天抓蛇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里面有许多宝物!”听了这话,我内心欣喜若狂连忙问到:“那山洞在哪儿?快点带我去!”我们来到了山洞口,突然一道灵光从我眼前闪过。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穿着古装服饰的美丽女人,她冲着我笑,她笑的很甜很甜。在我记忆深处,我好像跟她相识,而且跟她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小王惊奇地问:“你怎么了?不想做我这笔买卖吗?”我这才回过神来:“哦,不是,我刚才是在想里面到底会藏着什么样的宝物呢?”“管他呢,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他有点不耐烦了。我看着他说:“着什么急啊!走吧。”

图片 1

  “阿墨,我、我跟你说,青衣回来了!”他的声音颤抖着,有着藏不住的兴奋。

  洞内非常深而且很宽敞,伸手不见五指。小王拿出事先备好的手电筒,向洞穴深处走去。走了大概一百多米,突然呈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两具尸骨。一具尸骨身穿长袍,一具尸骨身披战甲,尸骨旁还有一把大刀。我惊了,他们是夫妻吗?为什么会亡故在此?想到这里,突然,小王打断了我的思考问到:“小张啊,你看这些东西。能值多少钱你给个价呗!”我仔细看了看说:“从服装老化的程度来看估计应该是好东西,且保存完好。价钱嘛不会少给你的,我身上没带这么多现金,事后我会亲自送过来给你的。保你以后有房有车,不愁衣食,你呀算是走运了。以后再也不用抓蛇了,享福去吧!”小王兴奋地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说:“谢谢啊,谢谢你啊小张。”“没事我们同村的嘛,我这个人很公道。是多少就多少,你的功劳不小!我不会少了你的!”我很认真的对小王说。小王很兴奋的说:“那是!要不我帮你把这些东西搬到车上去吧!”我回答他说:“不,你先帮我把这些东西收好。然后把这两具尸骨埋了,把他们埋在一起吧!”他惊讶地问到:“为什么啊?管他们干嘛?一堆烂骨头!”“这两具尸骨给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就算没有这种感觉我也会这样做!”我对小王说。小王笑眯眯的对我说:“呵呵,你丫,对这堆烂骨头还有感觉了是不?”我生气了,对小王说:“少废话,信不信我抽你?”“好好好,我这就去,谁让你是我的大头呢?”小王不情愿地对我说。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尸骨搬了出去。就在这时,衣物里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掉了出来。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块完美无瑕的玉佩,看此玉佩就知道这两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正当我细细地欣赏这块玉佩的时候,忽然,玉佩灵光一闪照亮了整个山洞。我进入到了一个未知的空间,感觉我的身体幻化成了一道光线转瞬即逝。

  这份孤独来自何方呢?
  他回忆起孩童时期在山间田边与小伙伴们玩耍的情景。
  我终归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而已。当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时,他这么想着,这里没有我的根,我始终与这里格格不入。
  他意识到她所要的是个安定平稳的避风港,而他不愿意被束缚在这样一个没有他的根的地方。第二天他就向公司递上了辞呈回到了他离开多年的家乡。
  
  在一个寻常的午后,她在电视上看到了他的身影。这是一档旅游类节目,讲述南方一个古老小镇的生活。画面上的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挂着阳光般的微笑,正在院子里向记者介绍在此处平静的生活。
  电视画面上并没有出现过多他的身影,但对她而言这就足够了。
  阳光透过窗子洒在地上,看着正收拾房间的父子俩,她仿佛触摸了幸福。

  洛轩,青衣回来了,你是不是叫就要回到她身边了。你仍然忘不了她。墨笙的脸色有些惨白,而兴奋的洛轩却没发现。

  当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身穿铠甲,手持大刀,正在战场上厮杀!看着满地的尸体,我目瞪口呆!突然有一员大将正朝我杀来,一旁的士兵皆被他所杀,我惊慌失措!这时一个身长九尺,髯长二尺,手持大刀的大将出现在我的眼前。拿刀一挥,横扫千军,将对面大将斩杀!士兵见将领死后,纷纷丢盔弃甲,落荒而逃!我军大胜!事后我才知道此人就是关羽!我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这是三国吗?我怎么会来到这里呢?到底发生了什么?想这些已经没用了!我想回到原来该属于我的地方,可是又要怎样才能回去呢?算了吧,既来之则安之,想再多也是没有用的了。

  洛轩和青衣的初遇是在月心湖。因在中秋月亮似落在湖的中心而得名。那天青衣一袭素裙,未施粉黛,飘飘欲仙。洛轩坐于湖心亭抚琴,引得青衣驻足。曲毕人还在,洛轩抬头看到了青衣,墨黑的眸子像深谭中的水。看相青衣的目光极柔,极柔。青衣怎能受得了这炽热的目光便羞红了脸,以袖遮面,即刻便要走。

图片 2

 

图片 3

  今夜庆祝我军大胜,关羽关大将军准备了好酒好肉犒赏我军。将士们一个个都烂醉如泥,唯独我什么胃口都没有,什么都没吃!有几个老兵也来问过我“你为什么不吃东西呢?如今我军大胜,你要高兴才是啊。平时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啊!”说完几个老兵大笑“来,咱们接着喝,不用理会这傻小子!”听完我也冲着他们笑了笑。就在这时突然有成千上万的铁骑冲入我军大营,见人就杀!我军大醉,毫无战斗力,片刻之间我军血流成河!关羽带着几千将士冲入敌群,大刀一挥横扫千军,万夫莫敌!之后大吼一声“将士们,随我一起杀啊!”这一吼,惊天动地,令敌军闻风丧胆。我也不顾生死的冲入敌群,挥刀乱砍,誓与关将军共存亡!我军见其士气低落,趁势猛攻。经一番血战后,我军几千人把上万敌军打得落荒而逃!战事过后,由于粮草被焚,我军损失惨重,不得不被迫回到荆州!

  “姑娘请留步。姑娘驻足在此听洛某弹琴,想必定是懂的,可否请姑娘的指导一二。”间青衣要离开,洛轩立马留住了青衣。若是当初洛轩不留下青衣也许墨笙和洛轩还会有结果,可惜没有如果,当然这只是后话。

  回到荆州之后,我就被召进了关将军的府邸。“在下杨志,拜见关将军!”关将军道:“我见你杀敌勇猛,你现官任何职?”我回答说:“回将军,在下乃关将军帐下一小兵!”关将军考虑了一下便说:“我授你武艺如何?”听了关将军这席话,此时此刻我的心情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连忙回答他说:“愿意!愿意!我非常愿意!”关将军抚了抚他那漂亮的胡子,笑了笑!

  “指导不敢当,只是公子的琴声优美动听,便驻足了。”青衣娇憨道。

  关将军命人打造了一把长九尺五寸,重三十二斤的宝刀送与我。开始授我武艺,关将军的武功真乃出神入化、超凡入圣啊!不久我便得到了关将军的真传!开始为他南征北伐,立下赫赫战功!

  “在下洛轩,敢问姑娘的芳名?”洛轩不明白这朦胧的情愫,也许是一见钟情吧,他想。

  一天,孙权派诸葛瑾出使荆州。诸葛瑾笑里藏刀想让关将军与东吴结为亲家,怎奈关将军道:“虎女怎能配犬子?”东吴来使气急败坏,只能无功而返!待来使离去,关将军对我说:“小女尚未婚嫁,老夫想把女儿许配给你,你愿意否?”我惊喜欲狂回答道:“愿意,在下当然愿意。不知银屏愿意否?”关将军命人唤来银屏,我与银屏见面,一见钟情。银屏羞涩的说:“父亲,女儿愿意!”就这样,我和银屏如胶如漆,彼此都深爱着对方!银屏还送了我一块玉佩要我永远记得她。由于战场上我屡建奇功,关将军也非常喜爱我这女婿!

  “青衣。”他们看着对方,眼中都有看不懂的情愫。也许就在那时,他们在一起了。远处假山后的影子一抖,一滴泪滑下,心也碎了。

  不知过了多久,东吴率兵来攻打我荆州。我出城迎敌连斩敌军两员大将,我军士气高涨。

  说来讽刺,墨笙爱上洛轩也是在月心湖,那时的洛轩也是一袭白衣。墨笙曾经问过洛轩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洛轩只是笑笑不语,现如今知道了,不就是因为有缘人未到吗。

  不料敌军暗箭伤人,我负伤回到城内。我身中两箭,命悬一线。关将军命人去请神医华佗,华佗却说不愿治刀兵之伤。最后关将军决定让我化作平民百姓去求医。银屏驾着马车,一路上惶恐不安,焦急万分。银屏停下马车焦急地对我:“夫君你在挺一会儿,过了这座山到前面集市就能找到华佗了!”我对银屏说:“没事,夫人你就放心吧,我身体好,还算是扛得住!

  他们的爱淡淡的,像琴声一样。墨笙知道洛轩多爱青衣,就如墨笙多爱洛轩一样。

  后来,青衣不辞而别,洛轩为此消沉了很多天,每天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写了诸多随笔,每句都让墨笙落泪。

  青倾为吾爱,衣依等汝还。。。。。。

  现在青衣回来了,墨笙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做。离开,却舍不得洛轩,割不断爱。留下,却没有她墨笙的一席之地。这该如何是好!

  终于不堪重负,墨笙晕了过去。只闻焦急的男声:“阿墨,阿墨。。。。。。”

  墨笙醒来时,床边并没有人。不容她多想,“咚咚”门被轻轻敲了敲,门开了,是女子。她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为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珊瑚钗,映地面若芙蓉。一双凤眼媚意天成。淡紫色的发带轻轻一束,正好及腰。青衣?此青衣非彼青衣也。

  “妹妹。你醒了。”青衣语出惊人。

  “我不是你妹妹,自你设计将我赶出家门,我就不姓青了,你开心了,不就好了。”墨笙淡淡到。

  墨笙本名不叫墨笙,唤作青灵,青衣本名也不叫青衣,唤作岚依。在墨笙11岁时,墨笙的娘亲患癌去世了,而青衣的娘亲便被娶进了青家,自后,墨笙这人人羡慕的青家大小姐青灵。成了不受关乎的二小姐,也就是1年后,被青衣彻底赶出了青家,成了墨笙。而自从她遇到洛轩后,使小小的墨笙感到了家的温暖。也许命运就是这般折磨人,洛轩爱上了她的敌人——青衣。

  青衣突然抓过墨笙的手,将自己往后一推,“啊~”

图片 4

  “小青,你怎么样。”洛轩看向墨笙的眼神里有着质疑、不敢相信。也许那便是心碎的声音吧。小青?果真是蛇呢,一条有着致命诱惑的毒蛇。

  一片寂静,也许真的是有缘无分。

  你问我世间情何在,我答有我生死随。。。你幸福就好,我不重要,洛轩,祝你幸福。

  翌日清晨。“阿墨,”洛轩沉声,“昨日你为何要推阿青,她身体不好,你这个作为妹妹的,难道不知道!”可我也实在是浑身乏力,怎能推动她,呵呵,果然她亮出了最后的底牌——她是我姐姐。

  。。。一片沉默。。。

  “阿墨,听说你又可以医治小青魂殇的樰鳍。”洛轩小心翼翼的说着。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真的为她要我的性命。

  青家自古以来就是名门望族,具有世间可治百病的樰鳍,而樰鳍在青家长女的体内,除非使用之人是青家长女的夫君、子女。否则,樰鳍贡出,贡者必死无疑!

  “好。”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都给你。。。请允许我,用这最后的性命让你开心一世吧。。。

  =====断魂崖=====

  墨笙一步一步走向断魂崖,白衣美艳。她站在崖边供出元神,半柱香的时间已过,他不会来了,泪缓缓的流下,血染素袍。。。。

  “阿墨!”他来了,真好。。。

  那眼神,想起来了:当年洛轩也是同样的负伤,那女孩灵灵的眼睛。“哥哥,我叫青灵。”女孩笑眼弯弯。青灵。。。。。。原来是你,当年的灵儿。

  墨云望残月,笙箫屡屡飘

  青莹卧边念,灵空遍芬芳

  洛轩,我承认我喜欢你,也努力的追过你。可我的心是肉做的,它会累。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发现我不在热衷于跟在你的身后了,不是不爱了,只是累了。

  ————墨笙

  墨笙,如果爱上你是我这一生不可避免的劫,我不后悔。只是,对不起。

  ————洛轩

  天边的血色残阳映照不愿带走余下的几抹余晖,山边传来几声归雁的叫声,辽阔的天际仿佛只剩下他们掠过的身影。瑟瑟的秋风凌乱了洛轩及腰的墨发。

  阿墨,如果有来生不要再喜欢我了,换我来守护你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