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明今天给我打电话,  阿满拾到了枫叶

  阿满拾到了枫叶,血红血红的叶子,叶边泛着少许枯萎的褐色。阿满向四周望了望并没有枫树,不知是哪里来的叶子。秋凉如水的季节,缓缓划过,时间的褶皱总是这么不经意。叶子落了,零落的枝头,栖息着东张西望的鸟儿嘈杂。长青的松柏傲然挺立,扫视着过路的脚步。阿满将这个秋天夹在了书中,是一个关于王子与玫瑰的故事。

  1.

  有一个男孩和女孩,他们在国中时相遇。男孩是校草,家世显赫,女孩相貌姣好,家世却平平。

  衣衫褪减的炎热宣示着夏日的莅临,王者般覆盖,密密麻麻的晃动,期盼着风的赏赐。阿满一路走来,即使是打着伞,依旧环绕着散不掉的热气,毒辣的日光打在伞没有覆盖的地方,呼吸着灼热的空气,浸在汗水中快步走着。阿满终于回到宿舍了,明明是短短的距离,每次如同跋涉。阿满拿着新买的水果刀,切着刚买的西瓜,招呼舍友来吃。阿满吃完饭去逛的时候买了一把水果刀,嫩绿色的样子,看一眼就觉得清凉了许多。阿满一眼就看中了,绿绿的刀柄,格外出众。阿满吃着刚打开的西瓜,很甜,一股凉爽沁入,一口一口吃着。阿满觉得如果可以,夏天就这样过去吧。虽然接下来的热气丝毫不会褪减,但是就这样在一阵阵味蕾的冲荡中旋过,也是十分快意。

  子明今天给我打电话,他说:“王宁,明天高中同学聚会,记得来啊。”

  那一年,男孩和女孩相遇。男孩喜欢上了女孩,女孩却因为碍于男孩的家世,迟迟没有接受。男孩没有拉公子哥的架子,默默的对女孩好,女孩也只是默不作声。有一次,男孩从女孩朋友那知道,她是因为他的家世而拒绝他。男孩来到女孩面前:“我喜欢你,不关于我的家庭,只是我喜欢你,只是我与你之间的事!”男孩深情的看着女孩。女孩面色潮红,羞得低下头。那一天,男孩与女孩在一起了。

  七月来了,来的这么迅急,又这么无声息。火一般的炙烤,空气中没有一丝湿润的味道,尽是燥热的涌动。阿满看到以往的鲜妍明媚,这会儿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随着若有若无的风浪微漾。阿满想起了,早上朝阳幸灾乐祸地告诉自己,关于柳柳失恋的事情。阿满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高兴或者落井下石。阿满不怎么喜欢柳柳,因为她的盛气凌人,因为她的肆无忌惮,因为她的咄咄逼人,因为她的刻薄嘴毒。柳柳是标准的白富美,但是这些并没教会她如何对待别人。

  我说:“好,一定来。”

  女孩和男孩非常相爱,甜蜜的叫人羡慕。不知谁走漏了风声,男孩的妈妈知道后找到了女孩,说:“你以为你是谁,我儿子只是一时兴起,他还有大好的前程,怎么能绊在你这里。如果你真的爱他,为他着想,你就离开他。”男孩的妈妈高傲地离开。女孩站在原地,呆呆的,一动不动。

  诚如所见众多贫苦出身奋力改变命运的农村孩子一样,阿满刻苦读书,考上这所高校。阿满以为会有不一样的生活,可是她没有预料到她也会遇到更困难的事,更多的人。柳柳的趾高气扬,招来了很多人的不满,议论在所难免,却也未阻挡柳柳本人的刻薄。

  子明很开心的笑了笑,他说:“哥们,去年你没来,夏微好像有点失望。”

  一会儿,男孩赶了过来,冲上去抱住女孩:“宝,不要听我妈的话,我爱你,无关他人。”女孩只是冲男孩笑笑。她一直相信男孩。

  阿满,如她的名字一般,丰满圆润,如果在唐代或许会成为没人,但是在这骨感美的时代中,阿满被潮流所抛弃。阿满很喜欢吃,觉得食物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礼物。阿满喜欢嘴巴里满满的感觉,大口大口的咬着,让食物融于身体中,享受充盈的感觉。阿满不管高兴还是不高兴,她都会吃东西,仿佛只有食物才能填补那种空虚感。空落落的丢失,找不到海岸的无际汪洋,如同望不见的黑洞,无止境。只有食物的热量,源源地传送着,好像又呼吸到了空气,如释的满足。

  听到夏微的名字,我沉默了会,子明看我不说话,他说:“哥们,先挂了,明天再聊。”

  他们还如从前一样。只是有一天,男孩约了女孩,女孩却怎么也没等到他。从那天起,女孩再也没有找到男孩。男孩在女孩的世界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图片 1

  “等会,夏微明天会来吗?”几乎是不加考虑的脱口而出。

图片 2

  阿满没有找到自己的玫瑰,阿满没有想到自己不会再回到这个星球了。

图片 3

  女孩疯了一样找男孩,直到女孩找到了男孩的妈妈:“求您,请告诉我他在哪?”“他走了,去国外结婚去了,他让我告诉你,他希望你能有个好归宿,忘了他吧。”男孩妈妈目光空洞的说。女孩傻了,呆呆的往回走,嘴里喃喃着:“不会的,他是爱我的,他不会不要我的。”一辆汽车飞驰而来……

  时间总是这样迅速,卷裹了过去,此时此刻的怅惘。期末考试剩一个星期了。阿满背着书包从楼下走到楼上,终于找到了一个位置。幸而,这还是靠窗的位置。阿满早上买饭时不小心将饭洒了,进图书馆时又忘了带卡,回宿舍又忘了钥匙,真是百般波折。也许是否极泰来吧,老天是眷顾每个人的,早早安排好了每一步,就等着人们映和了踪迹。阿满在找的时候,刚好有人要走,而且是阿满想要的位置。阿满放下书包,极目望去,天还是阴沉沉的,闷热感一股接着一股,可惜没有下雨的兆头。

  子明说:“来呀,我已经给她打电话了。”

  女孩出了车祸,在她被推进病房的那一刻,男孩的心疼了一下。男孩就躺在女孩病床的旁边,中间只隔了一道帘子。第一次错过了。

  事情总是来的不疾不徐,定要人难以预料,措手不及。午饭后,大家都陆续走出餐厅时,才发现雨已经下了。有先见之明的拿出了带的伞,没有伞的人只有对天哀嚎。或者,像阿满左边的女生一样,拿出手机播着电话号码,大声地说着,勒令男朋友赶紧过来。豆大的雨点夹杂着冷风斜飘着,雨伞也未能挡住这雨的侵入。每个人脸上都堆蹙着,时不时的埋怨,恨不得立刻飞回宿舍,却不得不迎着风,受着这股冷大步走着,已然顾不得飞溅的水了。

  我看着手机通讯录里那个牢记在心的电话号码,通话键却时时按不下去。

  女孩的双腿断了,她只能终身坐在轮椅上。整整又等了一年,男孩还是毫无音讯,最终女孩低头了,她认输了。在母亲的劝导下,她接受了那个一直追他的另一个男生。女孩去拍婚纱照的路上和男孩相向而过。女孩回过头去望了望,没有说话。再一次错过了。

  阿满就是这样回到了宿舍,当然是淋着雨。

  2.

  女孩结婚那天,男孩也去了,他看着女孩穿着洁白的婚纱,笑了,脸上却流下了泪水。

  哟,回来了。柳柳瞟了瞟说,又继续涂着指甲。阿满没有理她,自顾着整理狼狈。不一会,外面想起了重重的脚步声,接着门被大力推开了,不用看就知道是朝阳回来了。朝阳一边放书包,一边说着自己上楼时遇到的奇葩货。我刚让到左边,这货又。。。。。。。。柳柳不耐烦道,你能先把门关上不,不知道我今天姨妈来了,整天叽叽喳喳的没完。朝阳一听,火全上来了,刚想说话。阿满急拉着她,你给我看下,这哪个好看。朝阳狠狠的看了眼柳柳,拿起了阿满的手机。柳柳不以为然的转回了头,继续涂着。

  夏微是我的高中同学,文理分科后才认识的,我是年级第二,她是年级第一。

  男孩其实是得了疾病。去了国外做手术,但手术的成功率只有不到50%。所以男孩让妈妈跟女孩说他去国外结婚了。可男孩的手术却是非常的成功,当他来找女孩是,却得知女孩要结婚了。

  你们怎么不关门,林月甩了甩伞,把门关了,转身走到桌子前。柳柳,你的饭,快下来吃吧。柳柳看了一眼林月,撇了下朝阳,还不是某人的尾巴,那么长。你帮我把饭放到桌子上吧,我涂完就下来。哼,搞得和坐月子一样,就差有人24小时伺候你了。林月,你别管她。也就是林月善良给你带,你别得寸进尺。相互的刻薄是时刻的,总是一触而发。人与人之间,少不了的纠纷矛盾,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有什么事,我们最先接触的事自己的感觉,也是,我们一直以自我为中心,那么,摩擦,是必然的。

  我们学校文理分科前并未分重点班,我一直知道有个叫夏微的女孩学习很好,但是从未见过她真人。

  缘分,在一次次错过中,消失殆尽。有缘人,终究有缘无分。

  事情来的那么突然,又是那么的顺理成章。我们总是在事后说道,可是,我们怎么知道当初,遗憾惋惜,扯出了好长。

  文理分科后,她选了理科,我也选了理科。

  夏天的夜晚是舒心的,微风吹过,抖落了燥热和烦闷。今天是没有月亮的,只有璀璨的星光层层叠叠。阿满没有出去,窝在床上看视频,好久才见更新的动漫,正是入迷。

  子明说:“王宁,等会去新班级你就会看到你的竞争对手了。”

  门被踢开了,柳柳一边袅袅的走着,一边讲着电话,眉头皱着,看来又是吵架了。柳柳走到床前,把包一扔,吼了声,滚。咚地一摔,手机飞到了床角。朝阳进了门,谁尾巴那么长啊。朝阳使劲闭了门,转身忘自己床走去。说谁啊你,柳柳回身说道。谁做的就说谁啊,哼。。。。。。,朝阳不屑的回答。柳柳听到这话,脸色变了变,你管我啊,阿满,你能不能把声音关了啊,每次放那么高。阿满抬头看了看,她看到朝阳嘴巴动着,面部也一动一动,手晃着。柳柳不甘示弱的反击着,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在那里喷出,争先恐后的吵着。阿满一瞬间失了神,感觉今晚的夏天是这么的安静,风吹荡着,微微摆动着外面的柳枝,柔柔地撩起了夏夜的遐想。

  我开玩笑的说:“子明,要不我们打个赌,我赌她长得丑,你赌她长得美,赌注为一个星期的午饭。”

  阿满不知道玫瑰会不会等待。

  子明说:“你怎么知道她长得丑?”

  阿满望了望前面的两人,以及,林月夹杂的劝告声。阿满猛地站了起来,随手不知拿了什么,她想让让她们停止。阿满走了过去,拉了拉朝阳,又拉了拉柳柳,不期被柳柳一推,有些站不稳的又拽住了柳柳,右手又上前一冲。

  我说:“因为成绩好的妹子一般都长得丑啊。”

  子明说:“我靠,你也太欠揍了吧。”

  最后,子明赢了。当我们到达新班级时,夏微已经在教室了,她安静的看着书,和周围吵闹的环境形成巨大反差,当时我不知道她就是夏微。我在心里感叹道:“理科重点班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姑娘。”

  我假装不经意的坐在离她很近的位置,俗话说的好——近水楼台先得月。

  我等凡夫俗子也爱美人,我的注意力全在漂亮姑娘的身上,暂时忘记要找夏微。

  直到班主任点名,他念到:“夏微。”

图片 4

  漂亮姑娘站起来说:“到。”

  我顿时整个人就不好了,子明在我旁边说:“王宁,一个星期的午饭,记得哦。”

  夏微成功的推翻了我的理论,谁他妈的再和我说学习好的妹子不漂亮,我就和谁急。

  用今天的话说,夏微就是女神,我心甘情愿得请子明吃了一个星期的午饭。

  我不再把夏微当竞争对手,她要考第一就考第一吧,我愿意让她排在我前面。我经常拿着英语题目去请教夏微,她没有一点儿傲气,很耐心的指导我。

  夏微是个文静的姑娘,微微一笑的模样就足够让我倾心。子明很逗比,他总是讲笑话,然后笑倒一片人,夏微也会笑,她有一颗小虎牙,为她的笑容增加了一点调皮。

  我们班级成立了学习小组,而我们恰好是一组。这样,我们的关系就更进一步,我总是找各种借口和她说话。大多时候,我拿着各种题目去问她,然后假装听不懂,她也会耐心的教我一遍又一遍。

  夏天天热,我想给她买冰淇淋,为了掩饰我的私心,我们学习小组十个人,我买了十个冰淇淋。

  那时,我最开心的事就是能每天给她买冰淇淋。

  3.

  到了高三,所有的同学都看出来我喜欢夏微。子明说:“王宁,你喜欢就去表白啊。”

  我迟疑了很久,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我怕影响她高考,我怕我会打扰到她,我怕家长老师会责备她……

  其实,说到底,我最怕的是她拒绝我。我死要面子,我怕她拒绝我后,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同学们闲时的八卦,夏微多多少少的听说了一点。她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我,没有表现的特别明显,我却感觉得到。

  高三的学习氛围很紧张,时间也不允许我们可以去考虑太多与学习无关的事。

  多年后的今天,我看到那句:“喜欢是得到,而爱是陪伴。”我苦笑了下

  高三后,夏微的成绩不太稳定,她从年级第一掉落到年级20多名。

  我鼓起勇气找她,我说:“夏微,我可以帮你补习。”

  她说:“不要你管。”

  高考的那两天,我很平静。当英语考试结束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对于高中三年,我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唯一遗憾的是我没有向她表白。

  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天,我恳求子明帮我打电话。

  子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我就帮你这一次。”

  挂了电话后,子明说夏微可能会填S城那边的大学,我把所有的志愿都填了S城。

  如果可以,我也想在不经意的时候,假装碰巧的说:“这么巧,原来我们在同一所大学。”

  可是世界上没有这么多美好的故事,她去了C城,我们之间有10多个小时的火车距离。

  在大学,我偶然发现夏微加了我的微信,我给她发了一句:“现在过的好吗?”

  她说:“很好呀,你呢?”

  我说:“还行,就是不喜欢S城的饮食。”

  夏微发了一张酸辣鱼的图片,配着一个贱贱的表情。

图片 5

  我们变成了那种会给彼此发节日祝福,会给彼此点赞的普通朋友。

  如果夏微没有在朋友圈发那张照片,我以为我们或许有一天会在一起。

  她和那个男生十指相扣,风吹过她的发梢,她笑的十分明媚。

  我开始慢慢淡出她的生活,这一次,只有祝福。

  大学四年,我谈了一场恋爱,那个姑娘很好,我也不是为了谈恋爱而谈的恋爱。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我甚至有点忘记夏微,我抱着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

  如果没有父母反对,没有因为工作分居两地,没有这些现实问题,我们也许不会分手。

  在我工作的第一个年头,那个姑娘和我分手了。依旧有姑娘追求我,我却没有想法再找一个,我不知道对于夏微的感情是否还像以前一样,我只是想再见见她。

  4.

  今年,回家过年,27岁的我已经有一份小小的事业。

  在给三姑六婆拜年的时候,介绍对象的亲戚有很多。我骗她们说:“大姑,二姑,你们不用着急,我有女朋友了。”

  她们说:“那你带回来看看吧。”

  我说:“时机尚未成熟。”

  明天的同学聚会,子明说:“哥们,夏微还是单身,我看得出她是喜欢你的,你要好好把握机会。”

  子明说的没错,当我终于鼓起勇气按下拨号键时,我听到夏微熟悉的声音。

  我说:“新年快乐!”

  她说:“同乐同乐。”

  这个电话我们聊了一个小时,我知道了很多我不曾知道的事。原来,高三时她疏远我只是因为老师以为我们早恋,要把我们的座位分开,她也怕影响我学习;原来,填志愿时,她填了C城,是因为我曾说过,我想考H大;原来,她大学时的男朋友,长的像我。

  高中时,我错过了你;大学时,我错过了你;现在,我不会再错过你。

  如果当初,我能够更勇敢一点,或许,我们早已在一起,而不是现在才表明彼此的心意。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这又何尝不好。如今,工作稳定,我已经有给她一个安稳的家的能力。

  遇见就不再错过,在最好的时光重新遇见你,未来的日子,我们就不会再分开。

  我对她说:“明天一起去参加同学聚会吧。”

  她笑了笑说:“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