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一群孩子围着她齐哄地喊着,听到华错的声音才转过去看他

  冬日的一个午后,我和闺蜜在茶楼喝茶。

  黎明的叫喊声划破苍穹。

  街心花园有一家服装店,店名”千百度”,老板名叫小丫。

  “哎,你见我的心了吗?还有我的肝?”一个疯疯颠颠的刺耳的声音传来……

  破落的小院在二十年间,终于迎来了它的第一位小客人。

  小丫,一个乖巧而温柔的女人的名字。

  循声望去,一个眼神呆滞,表情木然,一头长发,穿着洗得脱色的羊绒大衣的女人,逢人边说边把怀里抱着的“枕头”让人看。“走开,疯女人!”有人叫嚷着。身边一群孩子围着她齐哄地喊着“傻美女!傻美女!”

  斜在一旁的房门被轻轻推开,接着便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幼童之声:“老人家,我来看您了。”

  小丫是成都人,为了追随她爱的男人,她来到这个陌生的小镇,开了这家”千百度”。

  美女?我一惊,细细打量她:略显苍白的脸,一双大眼睛呆呆的,高挺的鼻梁,苗条的身材,
1.75米的个子,依晰能见到她往昔的花容月貌,人们议论着,这女人没疯之前一定是个美貌的模特或者电影明星。啧啧,可惜了……,我心里正思索着这个问题。只见闺蜜一脸吃惊地用手指着那个女人说:“我咋看着有点像我们初中时的同学如烟啊?她怎么成这个样子啦?”说着拉起我的手要下楼看个究竟。

  房中弥漫着木块腐朽的味道,身着华服的孩子似乎并不在意。

  店里的服装都是小丫一件件精心挑选过的,一个店代表一个女人的风格。小丫服装店的风格是新颖,每一件绝不相同。在设计上也是这个小镇上独一无二的,来的人大致都能找到一件自己满意的。

  “是,如烟……”闺蜜向我说着这个女人情况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同情与怜悯。她说,上初中时,如烟勤奋好学,是个人见人爱的清纯美少女。毕业那年,从北京来了一个大导演要来俺镇拍片子。说到这儿,闺蜜笑了,“那导演长得可难看了,三角眼,大腹便便,后脑勺上还扎着一个小辫子。

  房中人佝着身子,似是等待了许久,听到华错的声音才转过去看他。

  我喜欢她的店名,仿佛是尘世中的一个女子,辗转千百度,只为寻找自己的爱情,或者说是坚守自己的心愿。从没问过小丫为什么要给这个店取这个名,但是店如其人,千百度和这个女人应该是最配的。

  但人家是大导演,练就了火眼金睛。一次偶然的机会,身材高挑,清纯貌美的如烟一下就进入大导演的视线,当即被选为演员。向往演艺生涯的如烟也激动万分,她从小就有的明星梦终于成真了。随后,她就随导演参与了电影、电视剧的演出工作,首当其冲地成为电影《美女,往前冲》中的女一号。听说如烟走的那天,镇上的主要领导还专门为她送行,老百姓围了里三层外三层,那阵式就像是皇帝选娘娘一样排场。镇子的人都说:咱这土窝里飞出了一只金凤凰……”

  两眼有些朦胧,待看清了小男孩的脸,打量了那小家伙一番,和蔼的笑了:“错儿又来听故事了。”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因为眼光独特,小丫的生意还不错。

  “她怎么就疯了呢?”闺蜜喃喃自语着。我们说话间,女人身边的人越聚越多。疯女人见状疯劲大发,双手拍着跳起来,一把抓住离她最近的一个年轻后生问:“见到我的心了吗?他今天抬着花轿要来娶我。”年轻人嘴张成了o字型,吓得一个趔趄,所有人都惊恐地往后退。一个胆量大的男子戏虐地问:“心呀?不认识。”“敏磊,”女人痴痴地喊着这个名字,似乎有些不屑地对那名男子说,“大帅哥,他要娶我了。”随后,她抓住另一个男子,“我的心,……”说着,右手放在嘴边向那名男子作飞吻状……

  小男孩似乎有些腼腆,却还是大方的承认了:“嗯,爷爷讲的故事,错儿很喜欢。”

  但我每次去都只看到小丫一个人在店里,却从没见过她的男友。她应该是幸福的吧?否则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放弃一座她所熟悉的城市来到一个又小又陌生的地方?

  哎,可惜了……原来是多好的姑娘!一些知情的人摇头叹息着。站了许久不发话的茶楼孟师傅给大家讲起疯女人的故事。

  床边的人似乎听了这话很高兴,居哈哈大笑起来:“错儿既喜欢,爷爷给你讲个不同的故事如何呢?”

  小丫很热情,每次去她都温柔地笑着迎接我,就像迎接一个很好的姐妹。她会帮我挑选衣服,并且诚实地告诉我哪些衣服是不适合我的,她也会经常端来水或者水果给我,甚至经常向我讲述她的网购经历,尤其是谈到团购,她更是滔滔不绝。

  这个叫如烟的女人很早就没了父亲,跟着母亲长大。被大导演看中后,也演过几部片子,可不知怎的,却没有红起来。如烟出差拍戏,总不忘回来看看母亲和乡邻。每次回来都开着她那辆红色跑车,烫着大波浪,浓装艳抹,穿着名贵的貂皮大衣,脚登红色尖头皮鞋,珠光宝气,明星范十足,完全没有了学生时代的清纯与可爱。

  小男孩听了有些犹豫,他一个时辰后便得回去,恐怕没时间挺太久,但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下次到成都来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吃东西”,她用地道的成都口音跟我说,并把名片放在我的手心里。这是关于一个成都女孩的亲切与热情。

  如烟变了,虚荣心使她的欲望越来越膨胀,越发的不可收拾。先是那个导演以同她结婚为由将她包养一段时间后,甩给她一大笔钱作为结束。之后,如烟又跟了好几个老板,被包养了一段时间后,单纯善良的如烟最终还是被他们抛弃了。

  老人家看着小孩的脸,双眼不由得更朦胧起来,通过他的脸,似乎在看谁。

  我已经不记得去过店里多少次了,只要一有空,就想去逛逛,也许是因为有太多烦恼事,而千百度刚好成为一个安慰我灵魂的地方。

  如烟对男人失望了。

  “我曾爱上过一个女子,我承认,她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人…”

  一次小丫问我:“你单身吗?”

  正当如烟对男人失去信心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如烟见到了她后来的情人敏磊。爱情之火再次在她胸中燃烧。

  轩辕鹤,这便是我的名。

  “你怎么知道?”我很好奇,她是凭什么判断出来的。

  敏磊长得高大帅气,而且是善解人意。敏磊为了激起如烟活下的勇气,变作法地逗她开心,这些是那些大老板所无法给予她的。相对于那些大老板来说,敏磊带给如烟更多的是心灵上的幸福和满足感,让她有了一种家的感觉。不久,俩人同居了,如漆似胶。向往家庭温暖的如烟和她心爱的男人共同编织着美好的未来。

  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在槐树下,那个笑的比花还灿烂的人,便是她。

  “每次来都是你一个人,你的同事却经常带着她的男朋友一起来,我就猜你肯定还是一个人。”

  不久,如烟怀孕了,她把这一惊喜告诉了敏磊,要求与他结婚。可敏磊以工作忙为由总往后托。直到她生下女儿,敏磊也没有娶她。可怕的事情最终再次发生。女儿刚半岁的那天早上,如烟一早醒来,却发现自己心爱的男人敏磊和可爱的女儿一块神秘消失,消失的还有先前那些老板给她的100多万元存款……如烟的心碎了,满世界地找她的心和肝……

  那便是我唯一走错的路,那也是我唯一爱错的,令我生死不能的女子…

  之后我没有说话,只是沉默。

  如烟疯的时候是个冬天,那天刮着寒风,下着大雪……

  “喂!你这男子好不知羞!居然敢偷看我家小姐!”丫鬟小青气愤叫道。

  我没有告诉她我不是单身。细想一下,男友从来没有送过我一样东西,没有主动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更没有约我出去散过一次步。比起别人的另一半,我……而这段感情是我从未公开的,瞒着家人也瞒着同事,只是远方的一两个朋友知道。

  一辆带有红十字的救护车旋起了一阵寒风在人群边戛然而停,从车下来一位老妇人和一群医护人员,老妇人忙向人群说“对不起”,一边说:“死妮子,你怎么从病房里跑出来了,害我们找你大半天。”说着同医护人员将如烟架上了车,救护车呼啸着奔向县精神病院的方向……

  轩辕鹤一惊,刚刚居然是看沐家小姐看呆了,顿时满脸通红,结结巴巴辨道:“没,没有,我,刚刚是看,看这槐花看醉了。”

  我苦苦坚守的爱情是隐身的。

  丫鬟皱皱眉,还想说些什么时。槐树下的女子便开了口,疑惑问道:“小青,发生何事了?你在和何人对话?”

  那一次后,很久很久,都没去“千百度”了……

  轩辕鹤一愣,她,看不见?

  直到和男友分手,一次去超市买东西,看到“千百度”,于是轻轻走了进去。

  小青看了看轩辕鹤的一身装扮,倒像是世家公子,也不打算多做纠缠:“哼!算你运气好,还不速速离去!”

  “你很久没来了。”

  说着她便快步跑到沐清身边,说了些什么。

  “是啊,最近很忙……你没进新货吗?感觉好像还是那些衣服。”

  就看沐清突然突然抬起了头,朝他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去。

图片 4

图片 5

  “不进了,我准备把这家店转让出去。”她的手里拿着一张门面转让的纸张。

  轩辕鹤一直在想,想了很久很久。

  “为什么?你不是做得挺好的么?”

  沐府的宴会已经结束,女子的容颜却还在他心头,她的笑,她的疑惑,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美好。

  “我和男友分手了,准备回成都。”

  他轩辕鹤,想要看到更多更多,他第一次的,想要了解她,想要靠近她,那样一个命运凄惨的女子,又为何能在槐树下笑的那么灿烂。

  记得是春天认识小丫的,秋天的时候她就要离开了。而她的爱情和我一样,结束在秋天,我们很像。

  那天他轩辕鹤干了件傻事,不过就是为了一个第一次见过的女子。

  突然觉得不舍,仿佛即将失去一个和我有很多相似处的好友。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小丫为了爱情来到这里,爱情没了,自然也就该走了。

  他叫人把将军府的树都移了,一律种槐树。被父亲怒骂也无视,看到这些树,他就能多想想她了,他想象着她在树下的情景,既忍不住心里的兴奋,傻傻的笑了。

  只是小丫走得如此狼狈,男友爱上了别人并主动提出分手,小丫无可奈何。两个不再彼此相爱的人何必在一起?

  明明就只是短短一面之缘,却足以让他魂不守舍,沐清啊沐清,你到底有什么好,足以让轩辕鹤为你的一面而疯狂。

  即便小丫还爱着他。

  再后来,轩辕鹤天天都去沐府拜访,世人皆以为他看上了沐家嫡小姐,沐紫。

  突然又觉得我和她不同了,虽然我们的爱情没了,但我却是比她好很多。她是被动的,被抛弃的,而我是主动分手的,我比较高傲,而她则很卑微。

  为什么不说是看上沐清了,因她沐清是个庶女,是个瞎子!

  有的时候觉得小丫店仿佛不再是服装店了,而是爱情的港湾,随时为一个女人敞开怀抱。真希望千百度可以永远开下去,让我有一个可以放心的地方。

  后来,京城事变,过几天沐府因叛变一事被圣上下令斩九族。

  没有小丫的服装店又怎能让我提起兴趣,于是我又很久没去那儿了。直到有一天偶然经过,往店里不经意一瞥:小丫仍安静地坐在店里,她微笑地向我走来。

  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那是因为当今圣上害怕沐家权利滔天,自断左右臂罢了。

  我很惊讶。

  轩辕鹤得知消息后那是夜不能寐,终于,他悄悄潜入沐府。

  “你还没回成都么?”

  “你家小姐呢?”轩辕鹤早已买通沐清身边的丫鬟。

  “不回了,继续开店。”

  小丫鬟笑道:“我家小姐在房中看书呢,轩辕少爷进去罢。”

  为什么?

  小丫鬟看着轩辕鹤,不由得灿烂一笑,这个轩辕少爷,对她小姐可真好,小姐的终身大事有着落了!

  她笑笑,回头看了看坐在电脑旁的男人,小声地对我说:“他是我的新男友,本地人。”

  而且这是还是小姐吩咐她小青的,想来他们两也是郎有情,妾有意,想到这里,既忍不住嘻嘻偷笑起来。

  原来小丫又找到了属于她的爱情,她又可以在这儿生活了。不,应该把“可以”去掉,换成“会”字。

  “轩辕公子。”女子的声音总是淡淡的。

  我固执地相信小丫会幸福的,至少这个男人还会到店里来陪她。

  来人听到这声称呼,有些失望,她总是不冷不热的:“清儿,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小丫很独立,从来不靠男人接济,但小丫和爱情仿佛是不可分离的,因为有爱情的地方,就会有小丫追过去,并且义无反顾。

  “公子何事?”

  总会有爱情的,不是么?

  看着沐清漠不关心的表现,他十分懊恼,却又不忍心发脾气,只得叹息一声。

  只是,我又陷入了沉默。我的爱情,在哪里呢?

  “京中事变,清儿可愿跟我走。”他没有解释太多,但轩辕鹤知道,以沐清的聪慧想必是心中已有把握。

  小丫的笑多么幸福。

  “公子去了吧,我是不会随你走的。”

  从此,我再也不去小丫的店里了,仿佛我已惧怕看到爱情的幸福。

  “为何?清儿你…”

  “我从未说过爱你,轩辕公子何须苦苦纠缠,扰人安宁,况且,我已有婚配……轩辕公子走吧。”

  后来他们聊了很久,她也说了很多绝情的话,最后以轩辕鹤的一句“我滚”收场。

  想起他们游湖,赏月,戏鱼,曾经的欢乐居然就在这短短一时破碎。

  他轩辕鹤怎么就没想到,若她不爱他,怎么会他一来,她便认出是他,他轩辕鹤怎么没想到,若她不爱他,怎么会轻易让他收买她的心腹。

  他们的爱情,是如此不堪一击。

  她沐清只是不想连累他啊!

  再后来,圣上下旨,一句话处死沐府上下千口人,就连孩童也未放过。

  他被轩辕将军被迫留在府上,他无奈,心想,那般聪慧的女子,是会逃得吧?!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那么不安,那么痛。

图片 6

  再后来,他的禁足令解了,却没想到,送到他面前的是她冰凉的尸体。

  他疯了,出逃将军府,想要为她报仇,可,他势单力孤无可奈何,便一人漂流到人世间,慢慢老去…

  随着老爷爷的声音落下,那稚嫩的声音又响起。

  “爷爷,这…这是真的么?那名女子当真如此…矫情?”男孩不解的问。

  “不,她只是不想连累那轩辕鹤罢了,你长大后便明白了。算了,你回去吧,时辰不早了。”

  男孩一抬头,便发现已经午时了:“那么快?老爷爷我走了!”说完便匆忙走了。

  夜晚,恍惚中,老爷爷看见似乎有一个女子向她缓缓走来,他呼吸一窒:“清,清儿…”

  就看女子浅笑着:“鹤,我们回去罢。”

  老人眼上的泪一滴滴落下:“好!好!”

  第二天,小男孩再来时,便看见了老爷爷笑容浅浅的面容。

  小男孩去推他,老爷爷也不动,他摇了摇头,以为老爷爷还没醒来,便不打算理他了一蹦一跳的回了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