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过去替某个人将生活打理得面面俱到的日子,小雅却总是心中躲避什么

  早晨的空气十分清新,虽然下着小雨,但大家都没有撑伞,雨雾铺在每个人的头上,有些人用纸巾擦擦头上的雨珠,但有些人却直接右手拍拍就算了。学校的门口有一大批学生进入,因为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来来往往当然很多人。少女身穿淡白色的上衣和牛仔裤,长长的头发披到肩,手把书籍捧到怀里,还不忘用呆着精致手链的手挡住书本,深怕他们别淋湿,她用那清澈而无害的眼睛好奇地扫视着校园的环境。她的动作吸引着来往的人,大家都用别样的目光看着她。
“你好!”后面的女生叫住她,寒浅心一回头对她说“你叫我吗?”,“是啊!”何思颖笑着说。寒浅心就这样认识了何思颖,她们成为了朋友何思颖告诉她,这间学校的校董也是姓寒的,所以何思颖总是想知道寒浅心是不是寒校董的女儿。
因为是开学第一天,大家都不会迟到,何思颖拉着寒浅心跑进校室,雨开始蒙蒙地下了,窗口都被染白了,早晨雾多也正因为这样,这才别叫做春天,是珠三角的春天!寒浅心突然看见手上的银链子不见了!
“怎么了?”何思颖见她很紧张便忍不住问。
“我的手链不见了!”寒浅心慌张极了想了想说,“思颖,你先回课室吧!我回去找找。”
寒浅心于是便匆匆忙忙地跑到刚才走的小路。“可是还有两分钟就上课了!”何思颖担忧地说。
寒浅心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因为她想快点找到链子。妈妈说过、那个链子很重要。对她来说意义重大。寒浅心在回想起何思颖的话,又突然想起妈妈的叮嘱“要是别人说你是那间学校的校董女儿,你可千万不要理会啊!”妈妈不姓寒,我从来没见过爸爸!寒浅心回想着。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链子,其他的都不管了!
寒浅心冒着雨沿着路边寻找,都不看见她的手链,虽然看上去不值钱可是这个链子陪伴自己那么久了,加上母亲视它如宝,要是母亲知道后,会怎么样?寒浅心顿时慌了。亭子上的人引起她的注意,寒浅心远远地看着他,看着他那若是伤感的背影,如此地孤寂,心中有些异样,她从来没有过那样的感觉,除了在她小时候的那段回忆中。  
一天寒浅心在图书馆里看书,何思颖突然跑过来说:“呜呜,浅心你要帮我!”“什么事?”寒浅心关切地问。何思颖说:“我和她们因为小事起了争执,可是她们班花的男朋友还打我。浅心啊。你要帮我”寒浅心听后皱着眉头,女孩和女孩之间的事,男生就不应该插手。何况是男生动手打人!!!

  在那个久远的80年代,爱情仿佛就是蓝天和白云一样单纯而美好,没有任何功利的想法,什么房子、车子啊,什么门当户对啊,在小雅的心中只要是那个让她心动的男人就可以奋不顾身的去爱。因为小雅有难言之隐,她年幼时候得了一种慢性皮肤病,在大家都幻想着爱情的时候,小雅却总是心中躲避什么,担心什么?害怕如果找一个条件特别好的,以后会发生什么变故。于是在追求爱的过程就变得既大胆又小心,徘徊着、忧郁着。
80年代初,小雅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来到了单位报到,瘦弱的身体,清秀的面庞,婷婷玉立,只是头发黄黄的,外号黄毛丫头。为了弥补文化上的差异,提高自己的休养,小雅参加了业余大学的学习,那是刚刚20出头的年纪。每天晚上无论天气如何,都骑上自行车往返于家和校园之间,吸取知识的养分,感到格外充实和高兴。毕业之后就逐渐得到了领导的重用。从一个普通工人当上了宣传干部。爱情也慢慢有所体会。
记得单位的一位男同事也喜欢文学,突然之间就对她产生了莫名感情,于是用书信的方式表达着,小雅和他相差差不多10岁,那时刚20.对于爱情海处于懵懵懂懂的阶段,接到这种信感到一种恐惧,于是就本能的拒绝。没想到那个大男人却死缠烂打,左一封右一封的写。一会说她是天使,一会说她是魔鬼。弄的小雅很痛苦。后来也是看对方实在不愿意就放弃了。
小雅的爱情就在那砰然心动之中产生的。那是她一个夜大同学。平时虽然接触不多,毕业后他在节前给小雅寄了一张贺卡。可能是一种好奇心左怪,小雅就从毕业照片上寻找那个他。一看小伙子挺精神,于是就增加了好感。一来二去,联系之后印象也不错。记得有一次他上单位找小雅,送有关夜大学生可以转干的文件,在送他走的时候,下楼一转身,小雅内心里突然悸动起来,真帅的小伙子。从此就坠入了情网,一直到结婚。在这个过程中,父母一直不同意。因为他父亲去世早,母亲一个人带大三个孩子,家庭条件一般。小雅是军人家庭,总希望给她找个军人。经人介绍了好几个都不同意。有一段时间和母亲关系闹的挺僵。另外那个他因为小时候发烧腿也落下点残疾。但是不太明显。小雅听到这个消息反而高兴,觉得自己本身就有毛病,这下就扯平了。
在谈恋爱的过程中,他们主要是看电影,逛公园,每个星期约会一、二次。记得有一次到公园里因为时间长了出来的时候,自行车被人给拖走了。第二天才找回来。印象最深的是,他到外地参加残疾人运动会,好长时间不见挺想念的,在通电话的那个瞬间,小雅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于是她就请假做火车到了那个城市去看他。正因为这次的大胆举动,让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回来就做结婚的准备,走进了婚姻的殿堂。那时候小雅到他们的训练基地去,真没想到,他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可是好多年轻人都坐着轮椅。还有什么聋哑人。小雅穿着白色上衣,连身的红格子裙子,就象美丽的少女一样。那些残疾人和她男朋友指指点点,男朋友告诉小雅他们夸你长的漂亮哪。记得送小雅回去的那天,下着毛毛细雨,小雅在车厢里,他在车厢外,他们彼此相互的望着依依不舍。爱情在此刻变得那样美好和浪漫。
就这样,爱情在砰然心动之间发生,没有更多的物质享受,没有热闹的婚礼和鞭炮的喧嚣,没有豪华婚礼的见证,只是两颗心的融合。他们去了北京和西安,作为结婚的开始。从此过上了幸福和烦恼的生活。

  I 
  
  一场霏霏的雨下了许久。 
  当苏真在雨中打了第二个喷嚏时,她才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妙:这样下去势必是要感冒的。看来雨中漫步的罗曼蒂克不是谁都能消受得起的,她有些狼狈地笑了笑,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今天是抽了什么风,出门的时候明显觉察到将要下雨的端倪,还愣是不肯折返酒店拿伞。 
  想想过去替某个人将生活打理得面面俱到的日子,苏真忍不住有些悲戚:往后的日子尚长,离开了他,自己还能是什么? 
  雨水打湿了发梢,黏糊糊地贴在她的前额上,雾气将远处的山际线晕染地柔情万种,她看得痴了,恍过神来才发觉自己竟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断桥上。雾霭弥漫了视野,也将失魂落魄的她紧紧地搂在怀里,这让她突然觉得有点想哭。 
  就在这时,一把伞遮住了她头顶上灰蒙蒙的一片天。 
  
  II 
  
  这一年,二十九岁的苏真经历了太多第一次。 
  第一次离婚,第一次独身一人来到杭州,第一次与一个陌生男人靠得这么近…… 
  觉察到他浓重的呼吸喷在被雨所困已尚显拮据的空间里,苏真的心突然跳得厉害,脑中不断闪现一帧帧拐卖绑架等等离奇案件的发生与经过。但是……对于一个绑架犯而言,他是不是长得也太好看了点? 
  他舔了舔嘴唇,想必要开口说话了。都怪这场没完没了的雨,他会不会借此缠上自己?苏真自问长得虽算不上倾城绝色,但让一个正常的男人想入非非还是没多大问题的。在暧昧肆虐的伞下,苏真在心底酝酿了千百种拒绝他的理由,只要他一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她就马上采取报复打击。 
  只是等到苏真都开始期待他有什么不轨企图了,他才不疾不徐地开口:“代客撑伞,一次十元。” 

“你带我去找他!”何思颖点点头拉寒浅心走出图书馆。大树如阴的亭子里几个人在休闲地玩闹“那个男在哪里?”寒浅心问她,何思颖指着那个戴墨镜的男生。
寒浅心不管三七二十一怒气冲冲地走到那男生面前,却没看见有什么一群女生,后来也没有多在意。寒浅心对着那个恶魔大喊:“你给我起来!”面前的男生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寒浅心“什么事”他没好气地说。寒浅心见他这样子的态度,便火了,于是冷笑着对他说:“女生的事男生就不应该插手何况你还打女生!”大家都用担心的目光看着寒浅心,而杜晟熙惊愕地看着浅心说:“你到底在说什么?!”寒浅心轻笑道:“做了不认还反过来问我?”寒浅心觉得跟他说不清了,于是大步走出亭子。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她的手臂,寒浅心不耐烦地朝他大喊:
“干什么?!放手!”
“你给我说清楚!”杜晟熙愤怒地看着她说。
“有什么好说的,你打了我的同学!”寒浅心直说了。
“我什么时候打她了?”杜晟熙问。
寒浅心愣愣地转过头看着何思雪,何思颖不好意思地对她笑着说:“今天是学校愚人节哦!”
寒浅心怔了怔,顿时明白了!学校愚人节,她听说过,但具体的某一天,寒浅心忘了,没想到这么巧,偏偏是几天!
寒浅心甩开杜晟熙的手,走到何思颖面前似笑非笑地说:“愚人节?我上当了!我是愚人!?”寒浅心十分委屈,眼里的泪珠在不停打转,她却忍着没让它掉下来。于是很无力地拖着双腿走出亭子。
“浅心,你听我说,我只是贪玩而已我没想过要欺骗你的!”何思颖拉住寒浅心说。寒浅心捂着耳朵说:“你没想过但是你做了!”
“不是的…我只是和一群女生打了赌,谁会在愚人节中招…”何思颖说一不小心地说。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了”寒浅心含着泪快步跑了出去。不理会后面的人群的任何表情。
“为什么会这样?”寒浅心坐在一处的草坪上轻轻擦拭眼泪,突然感到了迷惘。

III 
  
  苏真在镜子前用浴巾擦着头发的时候依然对刚刚自己的行为表示懊恼,分明只是一次纯粹的商业行为,居然鬼迷心窍地以为那是艳遇,怎么,女人三十就开始如狼似虎了么? 
  为了赶走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未等头发悉数干透,她便匆匆躺下,阖眼把自己托付给梦境。 
  对苏真来说,有些事情的解决方式,仅仅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没有什么事情不能迎刃而解,就像没有人能敌得过时间。 

在寒浅心轻轻地哭泣时看见一块手帕递到她面前,寒浅心抬起头看他并接过手帕,一个陌生面容映入眼帘“你是?”寒浅心问他。他并没有说话反而问寒浅心:“你为什么会哭呢?”
“被朋友骗了!”寒浅心无助地老实回答,“哦!今天是愚人节!”左亦旋笑着说,“其实我也被骗了,在今天我女友向我提出分手!”寒浅心笑着问:“那你有没有答应?今天可是愚人节啊!”
“你猜我有没有答应?”左亦旋转过头问寒浅心。寒浅心摇摇头看着他,他大笑说:“我没有女朋友有怎么会分手呢?”寒浅心又被玩了,但她并没有生气,于是笑着又说:“你那么帅肯定有很多女生追的!”
“是啊!好多啊!”他叹口气说。寒浅心站起身问:“那有其中一个是你喜欢的吗?”“没有!”他看着寒浅心,“我喜欢的女生她不在这群人中!!”寒浅心点点头。
忽然间,一股热流涌进心头,因为在她无助的时候竟有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来安慰自己,一时间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示对他的感谢!寒浅心突然间发现这个男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又不确定“我们是不是见过面啊?”寒浅心问。左亦旋平静地问:“是吗?为什么那么问?”寒浅心笑着说:“不知道哦,我觉得我们好像见过面,但又不不知道是不是,所以问问你!”
“我们就只有这次才见面的”左亦旋肯定地说。
“是啊”寒浅心点点头说。
经连几天寒浅心都没有理睬何思颖,她也没烦浅心,毕竟人是有自知之明的,何思颖也知道寒浅心在她的生气。每次,寒浅心和左旋经常在草坪上碰到,他总是微笑地抬头:“好巧哦,能在这碰到你!”

图片 1

图片 2

  相爱四年,结婚三年,恰好应了那句“七年之痒”的谶语。 
  丈夫是个医生,在与她这场爱情角力里一直都占于上风,先动心的人,往往都是失败者。苏真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她那来之不易的感情,由他做什么她都不横加干涉,七年,足够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彻底厌倦,也足够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彻底死心。 
  
  III 
  
  “怎么是你?!”两个人同时开口不免让气氛缓和了些,相视一笑之后苏真开口:“你不是在断桥上卖,”她故意顿了一下,“伞的么,怎么跑来这里了?” 
  他本来正在喝酒,听到她的断句大大呛了一口,捂住嘴咳嗽起来。 
  “姑娘你嘴下饶人吧,我愿意卖,也得有人愿意买啊。”他侧过头来,目光直直地撞向她,逼着她想起那天她在雨中狼狈地掏出钱包的模样。 
  苏真假装若无其事地挣开他长久的注视,一本正经地朝吧台里喊:“酒保给我来杯马丁尼。” 
  酒吧里的彩灯暧昧不清地在男男女女的脸上流连,嘈杂声不绝于耳,但是她还是听出他笑了——兴许并没有笑出声,只是勾起嘴角这样的动作,但她就是知道,他笑了。 
  或许这并不是一次纯粹的商业行为,因为—— 
  “姑娘,我叫秦骁,请问你怎么称呼?” 
  他已经开始想要了解她。 
  
  IV 
  
  对于第二天她醒在在陌生的床上,醒来的第一眼还看见身旁躺着赤着上半身的秦骁这件事,苏真并没有感到有多奇怪,单身男女喝醉了酒能干出的事也无非就是那么几件,风风火火地活了二十九年,不会连这点觉悟也没有。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自己身上的衣物居然还能保持其完整性,且全身也没有特别的酸痛感。苏真大脑短路几秒钟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遇上了传说中的正人君子?! 
  但是……遇到这种事情矜持还是要有的,她咽了口口水,整个人突然从床上跃起来,然后放声尖叫:“啊!” 
  “够了。”身后清冷的嗓音响起,一种被人掐住喉咙的感觉顿生。苏真回过头,秦骁的眼睛依然闭着,只是睫毛微微有些抖动,“昨天你又哭又闹又吐的,问你住哪里也不说,折腾了我半宿,该尖叫的人是我好不好,你凑什么热闹。” 
  苏真顺着他的思维这么一想,脑袋开始后知后觉地隐隐作痛,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静坐了一会儿只得悻悻地又躺了回去。 
  想到不远的距离正躺着一个昨晚刚认识的男人,苏真难免觉得觉得有些不适。只是心里莫名地涌动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仿佛自己已经与他认识了许多年一样,他的举手投足都让她觉得想要亲近。 
  
  V 
  
  等她昏昏沉沉地再次醒来,已经是傍晚了。没想到这次竟醉得如此严重,大概人一颓废起来,对外界的感知都会加倍吧。 
  比如醉酒,比如……思念。 
  离婚协议书签得再洒脱也并不代表能真正放下,离婚之后,苏真马不停蹄地辞去工作,带上简单的行李,只身一人来到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杭州。 
  最初的那几年,每一年他都要和她来一次故地重游,后来他越变越忙,分给她的时间越来越少,直至最后三天两头地夜不归宿,她才慢慢地了解到,他和她的感情就像是天平,她一直给,他一直接受,难免有一方承受不了这种负荷。 
  他承受不了了。 
  吊灯被猝然打开,灯光混着眼泪将她的视野搅得粘稠而破碎。门口的一团黑影在灯光下变得影影绰绰,不带任何起伏的声音传来:“醒了就来吃点东西吧。” 
  眼泪已经饱满到不得不脱离眼眶,苏真埋下头,前额的发盖住了她所有的表情。 
  
  VI 
  
  “没人跟你抢,你慢点。”秦骁喝了一口水,面对着正狼吞虎咽地解决一盘意大利面的苏真,不免觉得有些有趣。 
  “我说,”他又开口,“你现在这个样子,和昨晚义薄云天地朝自己喉咙里灌酒的那个江湖儿女,还真是薪火相传。” 
  苏真从百忙之中抽空瞪了他一眼以作回答,继续埋首与食物奋斗起来。不多时两大盘意面就被她一扫而空。秦骁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抱着手臂饶有趣味地看着她。 
  “我昨晚是不是特别丢脸?”温饱之后她终于考虑到自己还有羞耻心这一回事,边喝水边试探地问出口。 
  “是,”秦骁一点也不和她客气,“不会喝酒偏要逞能,喝醉后居然还到处乱吐……” 
  “等等!”苏真打断他,“我记起来了,是谁一直灌我酒来着,你还好意思说!” 
  “那是你自己笨一直输而已。” 
  “谁让你提议玩什么破骰子……对了,你让我几局是会少块肉吧?” 
  “我才不让你。” 
  “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男人。” 
  “我也没见过酒品这么烂的女人。” 
  苏真被他气得够呛,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什么语句反驳,只能靠不断地喝水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只是看着坐在对面某人一脸凝重的样子,她不禁又无名火起:“看什么看,喝水都不让啊!” 
  “不是,我只是想说,”秦骁无奈地表示,“你饿的话我还可以再煮点面,别把我的玻璃杯给嚼碎吞了成么。” 
  “……秦骁我要和你拼命!” 
  

寒浅心每次见到他就有种沐浴春风的感觉,他有些像邻家大哥哥,有好像自己失去多年的朋友。寒浅心真的知足了。
这样的学校生活正是寒浅心想的:和同学一起讨论书本的知识,一起开开玩笑不仅学到知识还能交到更多的朋友。回记起母亲的话:“你不要再惹事了”寒浅心记得自己从小就很判逆,喜欢和男孩打架,只自有一天母亲和父亲离婚了,她就开始变得懂事一来不想让母亲为我操心
“你还在生何思颖的气吗?”小惠问。小惠是寒浅心的室友,也知道了何思颖在愚人节捉弄寒浅心的事情。寒浅心笑着说:“没有啦,都消气了。只是跟她没什么共同语言而已!”
隔天早上,寒走到班门口就停住脚步,一大堆人围在那里,寒浅心心想,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于是挤过去问:“你好,这里怎么有那么多人围观呢?”那女生兴奋地笑着说:“你不知道六楼的帅哥学长突然来访,听说要给一个女生送花呢,我们都在看他有多帅呢?”说着还时不时往人群挤。
寒浅心也好奇地挤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寒浅心很吃惊,怎么是他?他来我班干嘛。为了能进去,我顿时想了想大叫:“大家快走!级长来啦!”

“啊。”的一声大家慌乱地拥挤,想快点回到自己课室。热闹的走廊顿时安静了!课室,寒浅心走过去说:“同学,回你的课室去吧,上课了!”杜晟熙看着寒浅心没有动,褐色的长流海遮住他半边眼,杜晟熙反而很平静地拿着漫画来看,“你很聪明!”他冷笑到。寒浅心并没答话。那种人肯定很记仇的,上次她当着大家的面骂他,他这次来可能会介题发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