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有同学说,不然她也不会没来由的掉起泪来

  一切是怎么开始的,王小倩显然已无从知晓。等到她发现,那个羞怯的小男生是那样喜欢过她时,已经隔了快三十年的时间。

  【1】

  我听说那位名扬海内外的“气功大师”阳寿已尽,深感困惑。困惑于这么一位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大师”竟然会生病,而且会因病折寿,一命呜呼;看来人就是人,吃的是五谷杂粮,说的是人话,做的是人事,本来就没有神仙的本事,何必整天装神弄鬼,用一些所谓的“法术”忽悠头脑不清楚的名利客呢?

  这期间,王小倩上大学、结婚、离婚、再结婚,把鸡毛蒜皮的生活逐渐过得风生水起。忽然有同学建了微信群,那些散落在各处的花儿与少年们再次被聚拢在一起,穿成了一个圈。

  当下流行的劲爆歌曲,五光十色的闪烁灯光,还有熙熙攘攘的男男女女。

  其实,至于这位大师究竟有没有“召唤”蛇仙的本领,我没有亲眼见过。不过,之前饭桌上听某君说得有头有尾,竟昏昏然有些相信了。然我信的不是他的道术神通,而是觉得“大师”能够凭着“一技之长”混迹于官场和名人圈,并能够玩得风生水起,实在是了不起的一件事,我不佩服是不行的!

  突然有同学说:怎么不见吉恩?

  她安静地坐在角落,手里握着一杯淡蓝色的鸡尾酒。看着那绚烂的舞池里,男人,女人,男孩,女孩,都在尽情地摇摆着。仿佛他们终于脱离外面的那个虚构世界,而这里才是他们真正的天堂。他们彼此陌生,也许更多的是一种注定的熟悉。要不然,怎么会,两两眼神的对视,迫不及待的拥抱,肆无忌惮的唇舌交缠。

  而大师之所以能够在官场红起来,取得某些达官贵人的青睐,原因无非是这些官员深信“大师”可以用神通帮他们“逢凶化吉”,以护佑他们官运亨通,前途无量。大师也正想借助这些官员“光耀门楣”,扩大社会知名度,便使尽浑身解数为这些官员的官运“把脉”“问诊”,并指点迷津。就这样,“大师”的名气越来越大,所攀上的官员的级别越来越高,“大师”的神通和本领也随之被捧得高高在上,名气传遍五湖四海。久而久之,“大师”自觉或者不自觉地介入官场,开始成为某些“迷信”高管的座上宾,其除了拥有“召唤”蛇仙的法术外,还渐渐谙熟了官场的变数和规律,疏通官场的能量愈加强大。于是乎,“大师”成了某个地区官场生态的一面“旗帜”,想升官跑官的“正人君子”们想方设法和“大师”攀亲附故,相互吹捧、抬举,把原本服从法纪规则治理的官场搞得乌烟瘴气。

  于是,那个晚上,全部的话题都围绕着吉恩,包括他对王小倩的一往情深。王小倩说:我怎么不知道?

  细细品尝着嘴里甜中带涩的美酒,她的内心深处又浮现出什么情景?那些誓言,那些背叛,那些爱,那些恨,那些不甘,那些堕落,那些绝望,那些记忆,她到底应该抱着怎样的态度?原来如此摇滚的歌曲里,也有一些不得善终的爱情,不然她也不会没来由的掉起泪来。

  而现在“大师”终于遭到困厄了。树倒猢孙散,墙倒众人推,“大师”深陷囹圄后,那些原来和“大师”沾亲带故的官员和名人大抵看到“大师”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纷纷改变立场,面对公众的质疑,要么保持沉默,要么干脆过河拆桥,和“大师”划清界限,想方设法给自己“漂白”,实在是用心良苦呀!

  大家群起而攻之:装。都知道你们那会儿谈恋爱。

  【2】

  蒲松龄写的《聊斋志异》是“姑妄言之”的,聊斋里的世界是荒诞不稽的,这个世界里的故事说出来,没有几个会相信,但其刺贪刺虐的文学艺术的社会功能被体现得淋漓尽致了,成为了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然而,人世间的有些真人真事倒比聊斋故事更荒唐,但是大家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相信了,并且愿意为之倾倒,这就是名利场的怪状,一个个名利客在其中疯狂追逐,最后都忘了良知为何物,廉耻为何物,大有“财色摆中间,道义放两边”的“胆识”和“魄力”。

图片 1

  小姐,我能请你喝一杯吗?一个约莫30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来。

图片 2

  吉恩她当然记忆深刻,他们同一个乡,又是前后桌。每月放假的时候,两个人会结伴去汽车站等车,摇摇晃晃两个小时,再步行一个小时,到一个水库边分手,各自回家。周日下午,再在水库边见面,一同上学。

图片 3

  其实,说到底,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不容易。很多人为了生存,都必须低下高傲的头。我们很多时候被迫奉承着那些可以改变我们命运的人,无非就是想为自己和家人争取到更好的物质生活条件,说远一点,说高大上一点,是为了实现自己远大的理想抱负,这当然是无可厚非的,我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俗人,自然也不例外。但是,我们的孔老夫子说了:“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这句话说浅白点,人应该有良知和道德的底线,不可无所顾忌,把腰弯到膝盖下面。

  仅此而已。但仔细想想,似乎并不是仅此而已。一点一点回忆,她觉得当时她确实感觉到了,但吉恩没有说,她就不能当真。

  不好意思,我只钟爱我手中的这杯。

  有高人说,命运是个因缘巧合的场。而我认为这里所谓的“场”就是指人际关系的“生态”。健康、合理的“生态”是十分重要的,风清气正则妖孽不生。“大师”是走了,但是,只要“生态”没有改观,这个“大师”走了,还会有更多的“大师”出现,还会有更多的妖魔鬼怪兴风作浪,直到把江山社稷大厦的地基一点点刨掉,然后在某天轰然倒塌!

  确认了这一点,王小倩也有些期待联系上吉恩了,不为别的,为三年的相伴吧。

  男人尴尬地笑笑,那么我能坐下吗?

  “大师”有罪,但罪之根源在于病态的官场和名利场,涤荡尘埃,方能环宇澄清,四海升平,如此而已!

  一拿到吉恩的电话,她立刻打了过去:吉恩吗?我是王小倩。

  她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一头整齐干净的黑发,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还架着一副知识分子的眼镜,许是舞池里的灯光太过耀眼,怎么也看不清眼镜下所隐藏的是哪种色彩?

 

  吉恩说:是我,王小倩你好。熟悉的声音。

  她问男人,为什么来这?

  但似乎哪里不对。

  这里是一个放松的地方。

  王小倩顾不了许多,继续问他的近况。吉恩说:还好,一切照旧。听同学说,你现在挺好的。

  你有很烦心的事吗?

  聊了两分钟,聊不下去了。挂了电话,王小倩又去问另一个和吉恩同在一个县城的同学。那个同学说,吉恩现在的状况挺不好的,企业效益不好,孩子也比较叛逆,老婆下岗在学校门口卖烤冷面。

  不想回家,老婆总是疑神疑鬼。

  她似乎理解了他的冷淡,但心里又有些痛惜,吉恩不该这样的。王小倩甚至想,如果当初他们真的捅破了窗户纸,认真谈了一场恋爱,或者一直在一起,吉恩会不会不一样呢?

  没想到你竟然已经结婚了?

  王小倩决定帮他。经过多年的编织,王小倩的人脉足够深厚,再加上现任老公的权力,到县里解决吉恩的问题还是比较简单的。

  结婚了又怎样,还不如不结婚。

  她驱车到达吉恩所在的县城,约了他见面。她特意把地点选在一家杂粮食府。

  她沉默,既然如此疲惫不堪,那么,当初结婚的初衷又是什么?

  吉恩进来时,表情和动作有些夸张,王小倩看不到,她其实也一样。两个人从孩子聊起,把近三十年的生活轻描淡写地勾勒了一下。菜上来,一盘大丰收,吉恩从里面拿起一块蒸红薯,递给王小倩:记得你喜欢吃这个。王小倩愣了一下,她喜欢吃红薯吗?她也不记得了,起码她现在不喜欢,她想吃的是山药。

  男人问她,你又是为什么来这?

  一块红薯,吃得王小倩有些噎得慌,她只好不停地喝水。

  我也不知道。是在找寻什么,还是证实什么。

  她给吉恩说了她的想法。吉恩说:不用了,不用麻烦了。

  男人说,凡事,不要太认真。所谓及时行乐,又何必作茧自缚。

  王小倩说:不麻烦,你们县我还认识一些人,你以前学财会,好找单位。吉恩没再说什么。

  作茧自缚?作茧自缚?我真的是作茧自缚吗?可是,那段真真切切存在过的爱恨,我又该拿什么去把它完全忘怀?做不到,所以痛苦。痛苦,所以做不到。

图片 4

  你怎么了?男人的话把她的思绪拉回到现实里。

  离开饭店的时候,王小倩问吉恩去哪儿,她送他。吉恩说还有事,就在附近,不用她送。

图片 5

  事情比王小倩想象的还要顺利,一个房地产公司老总满口答应:我就缺财务。

  她问男人,怎样才会忘记痛苦?

  王小倩再次把吉恩约到杂粮食府,让他准备自己的个人简历以及各种资格证。吉恩先是说谢谢,然后问她是什么公司,都需要什么证件。

  一醉解千愁。

  王小倩这才发现自己过于激动,竟忘了告诉吉恩详细情况。她告诉他,是宝来房地产公司,需要注册会计师证。

  醉,那就醉吧,醉了就好。

  吉恩说:宝来公司我知道,大公司啊,可我,我没有注会证。

  【3】

  王小倩有些尴尬,这怎么办?他学财会的怎么会没有注册会计师证呢?这么多年,他到底在干吗?

  迷迷糊糊地,男人扶着她来到了酒店。打开门,男人把她压在门上。轻轻摸着她的脸颊,你流泪了,我会心疼。她看着男人的眼睛,想要把他口中的那份疼惜看个清楚,只是,眼睛里的世界太过深邃,怎样也到不了尽头。男人俯下身,为她把那颗眼角的泪珠吻去。是谁说过我流泪的样子很丑?是谁说过要永远为我擦泪?是谁?他又在哪为谁擦着泪?

  犹豫了一下,她说:没关系,我再找其他公司。

  男人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不停地游动着。这是一种如此陌生的感觉,她愣了不知所措。不是说醉了就不会难过吗?为什么胸口还是感受到疼痛?也罢,为何还要苦苦死撑呢?她追随着男人的舌头,热情的回应。反正他也不会回来,永远不会回来。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下雨了。风裹挟着雨,摇晃着法国梧桐的树枝,地面上的积水已经没过脚脖。

  男人把她抱在床上,褪去了她的衣服。敏感的肌肤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里,冷得一阵颤抖。男人尽情地吻着她的嘴唇,她的脖子,她的耳垂,她的锁骨。她也清楚地听到男人那粗粗的呼吸声。要怎么办?算了,就这样吧。

  王小倩再次提出送吉恩回去,他答应了。她问他住在哪儿,吉恩说:先去学校吧。

  有那么一瞬间,她紧紧地抱住了男人。像是一只害怕得瑟瑟发抖的小动物,终于寻求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房间凌乱的衣物,昏黄而暧昧的灯光,异常燥热的空气,急切的呼吸。她和他就像是一个野兽,拼尽全力地撕咬着,肆无忌惮地索取着,直到要把彼此间的最后一丝生气吸干吞尽。在这样窒息的贴合下,她反而觉得安心。哪怕是身处一片空白,也总比那些生不如死的记忆来得好。

  学校是一所小学,王小倩觉得应该是他老婆摆摊的地方吧。

  男人起身戴上眼镜,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完全没有任何不道德的欲望。他拿出一根香烟点燃,你多休息下,我必须马上回家。男人下床穿戴好衣物,在她的额头深情一吻。就在他打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转身走了回来。男人说,给我你的号码。她给了,他走了。

  吉恩下车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就跳下车,头也不回地走了。王小倩没有马上把车开走,她一直扭头看着他的背影。

  她走到浴室,看着自己身上的点点印记,这是说明那不是一场梦的证据。热气很快弥漫了整个房间,她用手擦了擦面前的镜子,镜子里的那个人,她突然觉得好陌生。酒店里的浴室让她觉得烦躁,她狠狠地搓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却总觉得怎么也洗不干净。

  吉恩沿着人行道往回走了几十米,走到一个用彩条布遮起来的小推车跟前,一个女人从房檐下过来,俩人推着车,在雨中摇摇晃晃地走了。

  不记得是怎么睡着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从酒店里走出来的。只有脑袋的沉重和刺痛,提醒着她,她昨晚喝醉了,应该是喝醉了。刺眼的阳光,恶狠狠地照着她,犹如威严的警察正在拷问犯了死罪的犯人。走在人潮拥挤的十字路口,她不知道要往哪里走?

  王小倩觉得很难过。为什么难过,她说不清楚。

  【4】

  回到所在的城市,王小倩再次拉起她的网,找寻可以帮助吉恩的人。请了两顿饭之后,她终于找到了一家可以不要注会证的公司,工资待遇各方面也都不错。

  “再美的花朵盛开过就凋落,再亮眼的星一闪过就坠落,爱本是泡沫,如果能够看破,有什么难过,为什么难过。”

  王小倩兴冲冲地给吉恩打电话,可是,吉恩的电话已经变成了空号。微信发信息,显示她不是好友。而且,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也悄悄地退出了同学群。

  手机铃声响起,一个陌生的来电。

  就像一群鸽子飞过,扑棱棱,猝不及防地扇了她一头的尘土。王小倩下意识地甩了甩头,笑了,笑得很难看。

  一个男人的声音,我们能见个面吗?

  她去了。为什么她要去赴一场无爱的盛宴?谁也不知道。

  男人带她去吃饭,体贴地为她夹着菜,他说女孩子应该多注意身体。后来,他带她去了酒店。男人痴迷地吻着她的身体,而她,又是为了什么执迷呢?男人问她,你还在上学吗?她点点头。男人把她拥进怀里,我一定好好待你。

  男人和她的交往,到底是属于哪种情况?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算了。就这样吧。

  【5】

  男人说他要出差,于是,就带上她一起去旅行。

  她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风景,你爱你的妻子吗?

  曾经很爱。

  那么,现在还爱吗?

  也许不那么爱了。

  后来,她让男人讲述了他和他妻子的故事。原来,他们曾经真的很相爱。

  吃过晚饭,她回到房间。床上摆着一大堆玫瑰,在皎洁的月光下,散发出迷人的芳香。她问男人,这是给我的吗?男人走过去抱住她的腰,当然。她转过身,男人却让她闭上眼睛。一丝冰冰凉凉的触感在脖子间移动,她睁开眼,是一条漂亮的项链。一番激情之后,她大声笑道,你对我这样,好像我们是在谈恋爱?男人狠狠地捏着她的脸颊,难道我们不是在谈恋爱吗?

  【6】

  每次见面,男人总是会痴缠于她的身体。她迷惑了,这难道也能称为爱吗?

  男人伏在她的耳边,一遍遍说着,我爱你,我爱你……

  她问,你有多爱我?

图片 6

  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给你。

  那你能娶我吗?

  男人变得严肃起来。随后不以为然的说道,不准你再开这样的玩笑。

  【7】

  爱?爱?爱到底是怎样的?怎样的才算是爱?

  那些所谓的爱里,为什么要有欺骗?为什么要有玩弄?为什么要有背叛?

  如果你不爱我,为何要说那些深情的誓言?如果你不爱我,又为何费尽心思地让我爱上你?

  爱,到底有谁真正爱过我?

  她看着男人。你能娶我吗?我没有开玩笑。

  男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不会当真了吧?我还以为你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男人走了。再也没有给她打来电话。

  后来,在大街上,她看到了那个男人,身边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孩。

  她没有打招呼,他也没有打招呼,陌生人而已。

  瞧吧。这就是所谓的爱。

  拿着爱的名义,干着兽欲的勾当。

  她没有十分难过,她早就知道,她得不到她想要的爱。

  爱。不过是,月黑风高夜,风花雪月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