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北京一家外企做拓展,妈不说了

  秦晓蕊今年大学刚毕业,长得亭亭玉立,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天生的美人胚子。她从小就听说过宋孝宗赵昚与陈妃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在南宋抗金时期著名的黄天荡之战中,陈妃为了保护赵昚,中箭病殁于锦溪小镇,赵昚遂命人在锦溪五保湖中为其修筑水冢。古镇锦溪也因此被赵昚御旨改名为“陈墓”长达八百余年,直到1992年才复名,为当地留下了一份极其宝贵的文化遗产。

  饭桌上,妈突然问我,“你和然然怎么样了?”

  年轻的秦晓蕊憧憬着浪漫的爱情与英雄的传说,毕业后便慕名到锦溪镇一家服装厂应聘做总经理行政秘书,却没想到服装厂刘总第一眼看到她,就否决了聘用她当行政秘书的打算。

  我抬头看了眼母亲,随又低头默默吃饭不语音。

我一直不敢再想这个叫诚山的男人,却也一直忘不了。

  秦晓蕊疑惑不解,问刘总为什么。刘总笑着说:“我有更好的工作要安排你去做。”原来,厂里需要一位美女做服装代言人,每天站在江南水乡特有的河埠青石台阶上当模特,供游客拍照观赏,借以推广厂里生产的特色服装,美其名曰“河埠美人”。刘总物色了很久,但一直未能找到合适人选,今天看到秦晓蕊,顿时感到眼前一亮。

  母亲又道“然然是个好孩子,马上就要回国了,你到时候一定要去机场接他。”

我和老公孟景文是2010年结的婚,
2012世界经济再次出现泡沫,身处外企的他工资一减再减,我不免抱怨生活水平下降,这更加给了他压力。

  刘总介绍说,行政秘书的月薪是3000元,而服装代言人每天的工资是200元,月底额外还有奖金。工作时间是朝九晚五,午间可以休息。秦晓蕊听后,心动了,犹豫一下便答应了。

  “你俩也算青梅竹马了,然然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也大了,你要是能和他在一起,我就放一百个心了。”

孟景文私下跟我商量:“还是辞职吧,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再说为了将来也得努力一把,是不是?”开始我没同意,一直鼓励他坚持住。可越来越恶劣的国际环境令他一再失望,孟景文固执地办了离职手续,当他把那点遣散金交给我时,我刚好在单位跟同事闹了点意见,一见他真辞职,便火了:“这下利索了?你的以后怎么办?谁给你交五金?养老靠谁?你怎么做事不深思熟虑一下呢?”

  走马上任后,秦晓蕊每天穿着服装厂提供的制作精美的民国学生服,再配上她原本就乌黑秀丽的披肩长发,果然吸引了很多游客的目光。坐在游船里的客人们纷纷掏出手机拍照,岸上的客人们也经常主动要求和她合影。合影后,还有人打听是哪里做的服装。

  “妈!”

我的反复无常让他不知所措,开始为工作发愁,可年龄大了,学历又不算高,加上大学生毕业潮,工作一时之间得不到解决。那几天,家里的气氛异常紧张,我们都极力避开谈工作。半个月后,还要上班的我突然接到孟景文的电话,他蛮是兴奋地说:“琪琪,我找到工作了,去北京一家外企做拓展,负责开拓北京市场,事情比较急,今天就出发。”

图片 1

图片 2

  起初,秦晓蕊还有些心理落差,寒窗苦读十二年,又上了四年大学,毕业后居然做这种没有丝毫知识含量的工作。

  “这孩子,行行行,害羞了,妈不说了。”

图片 3

  但做了一段时间服装代言人后,秦晓蕊开始喜欢上这份工作。每天站在河埠台阶上。不仅能欣赏水乡古镇美景,还能见到来自全国各地形形色色的游客,与他们交流互动,增长见识。下雨时,她便按照刘总要求,撑着一把油纸伞,漫步在河岸边和小桥上。倾听着雨滴敲打在伞上的嗒嗒声,秦晓蕊陶醉在古镇静谧祥和的氛围中,此情此景真是应了那首古诗:“清风拂绿柳,白水映红桃。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

  “妈,我吃饱了,先回房了。”

连面也没见上,孟景文说走就走了。

  可是好景不长,一天中午下班,秦晓蕊去食堂吃饭,路过一间服装店时,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小声说:“年纪轻轻的还是大学生,怎么干这个?”

  “就吃这点?现在的年轻人啊,就知道爱美,也不知道好好爱惜自己。”

我怕面对冷清的家,环视一下热闹温馨了一年半的新房,突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他一走,我心里空落落的。

  秦晓蕊转身一看,是一位人老珠黄的老板娘在朝着她说话。秦晓蕊突然想起面试时,刘总曾对她说过,社会上人际关系复杂,工作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矛盾,有很多人觊觎这个岗位,要她做好思想准备。

  说着妈还摇了摇头。

渐渐地,孟景文越来越忙,似乎工作进展顺利,他在北京的客户跟朋友多了起来,而我却一天天在家里呆着,花似的枯萎,特别是夜里,习惯了拿他的胳膊当枕头,习惯了闻着他的发香睡觉,如今,他不在身边,令我彻夜难眠。

  想到这儿,秦晓蕊便气不打一处来,当面质问老板娘:“我干这个怎么了?既不偷又不抢,靠自己本事吃饭,你凭什么在我背后说三道四?”

  我关上房门,无力地靠在门上,缓缓蹲靠在门旁,双手无助的捂住双眼。

说给孟景文听,他鼓励我出去走走。正好临近十一,为了避开旅游高峰,单位提前组织轮休,我报了个旅游团去了黄山。

  老板娘尴尬地说:“妹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说完,她从柜台下拿出一本影集,里面全是一位美女的照片,衣裳款式和秦晓蕊现在穿的一模一样,每张照片上都打印着“河埠美人”四个字。

  泪水肆意流动,顺着脸庞滑落下来。

不去黄山总想象那里的风景如何美妙,真去了才发现,其实除了攀登,再也找不到别的好玩的。而我,生来对走路抵触,走几步便气喘吁吁,所以宁愿在山下坐着听风声,也不愿再向上爬了。

  秦晓蕊这才明白自己并不是厂里的首任服装代言人,当她仔细端详过照片后,竟发现里面的美女和眼前这位满脸雀斑疙瘩、皮肤暗沉松弛的老板娘有些相似。秦晓蕊惊讶地问:“她是您的妹妹吗?”

  我不敢发出声音,我怕妈发现。

大家纷纷向山顶冲锋,我安静地坐在树荫里享受难得的清凉。不久,我竟然躺在石板上昏昏睡去,再醒来时,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把伞,黑布伞,安好地遮住我的头顶,接下来,一张白净温和的男人脸映入眼帘。

  老板娘苦笑着说:“哪儿呀!这是我八年前刚到厂里来做服装代言人时的样子。经过这八年春夏秋冬的风吹雨打,阳光暴晒,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你是第二任。”

  李浩然……

“小姐,在这里睡觉要小心树上的虫子。”他的声音很低沉,却极动听。

  秦晓蕊听完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老板娘是一片好心,担心她步自己的后尘。奏晓蕊脑子里顿时乱作一团,一句话也没说,便快步离开了服装店。

  其实他早就提前回国了,他说想给妈一个惊喜。

“谢谢。”面对陌生男人,我还是有些腼腆。

  中午服装厂食堂里的饭菜虽然很好,但秦晓蕊总觉得如鲠在喉,一想起老板娘过去和现在的模样,就吃不下去饭,生怕自己也会因为这份工作变得又老又丑。之后接连几天上班也是无精打采,面对游客们热情的镜头强作笑颜,拍出来的效果却比哭还要难看。

  我应了,那天去机场接他,从不化妆的我精心的化妆打扮,竟花了两个小时之久。

“一个人在这里呆着,不闷吗?怎么不去爬山?”

  很快,服装厂便收到游客投诉,称“河埠美人”变成了目光呆滞、表情木讷的怨妇。接到投诉后,刘总很关切地将秦晓蕊叫到办公室,小心翼翼地询问她最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家里有事情发生。

  我的好朋友阿凌还一眼暧昧地看着我说“怎么?怎么着你们也是有十五年感情的青梅竹马,肯定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还打扮什么?”

“我……累了。”

  奏晓蕊摇了摇头,将压在心中的大石头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刘总一听是这么回事,笑了,在电脑上打开一张照片,叫秦晓蕊来看。

  “你懂什么,女为悦己者容。”

“是不是跟我的脚一样,直板脚,不适合长时间走路?”他一边笑着一边抬起自己的脚。幽默又不失真诚。我突然笑了。

  秦晓蕊走上前去,只见刘总打开的是一张年轻帅哥的照片。刘总笑着解释说:“这是我10年前在锦溪古镇上拍的照片,那时候我还没有水桶腰、啤酒肚,头上也还没有秃,长满了乌黑的头发。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自然规律,每个人都逃不过,跟做没做过河埠美人没有必然联系。服装店老板娘跟你说的那些话,实际上是在慨叹自己年华老去,不愿接受自己再也无法胜任服装代言人的现实。”

  “去去去,现在就开始秀恩爱……”

山林里的风很清凉,跟这样的男人聊天很惬意。他自我介绍叫诚山,他说:“名字带山,却生来与山无缘,真是命运捉弄啊。”

  后来,刘总又跟秦晓蕊讲了许多关于老板娘的事情,本来她年纪大了之后,劳动合同也已经到期,但厂里考虑到她家庭负担重,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活,便安排她去看服装店,工作也比较清闲,还是服装厂里的员工,但人们都习惯性地叫她老板娘。

  那之前,我相信,他回国,我们在一起,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我再笑。跟这样的男人聊天很愉快。诚山不时地说几段笑话,逗得我捧腹。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了恋爱时代,轻松,快乐。诚山跟我来自同一个城市,他也是为了躲开旅游高峰而提前出来享受十一的。说到这,我们蛮有默契地相视一笑。然后他对我发出了邀请:“难得一个团,更难得一个城市来的,晚上我做东,请你吃饭。”

  秦晓蕊听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对厂里仁至义尽的做法也觉得并无不妥,但心里还是觉得很难受,于是,她向刘总提了一个建议……

  当我赶到机场,看着一个女孩亲密的搂着他,女孩凑在他耳边似在说什么话,他满眼温柔……

晚餐时,我们更是相谈甚欢。诚山中文毕业,话总是说得妙语连珠,这样的男人不会令人感觉乏味。吃完饭,他坚持送我回房间,我客套地邀请他进来坐坐,没想到,他竟真的进来了。屋内的空气有些尴尬。门内的我们,没了门外的自在,空气流淌着些许暧昧。诚山不止一次地向我靠拢,而我不知该接近,还是该远离,心里既期待又害怕。

图片 4

图片 5

  几日之后,游客们惊喜地发现锦溪古镇上又多了一位中年服装代言人,她身穿白底青花斜襟短衫和藏青色布裙,坐在河埠青石板上缓缓地汰着衣裳,演唱着动听的吴侬软语小调,与对面文静年轻的秦晓蕊相得益彰。而这位服装代言人不是别人,正是服装店的老板娘。

  我呆了,那一刻,我只想逃走,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

  这便是秦晓蕊向刘总提的那个建议,既完成了老板娘继续做服装代言人的心愿,又为古镇旅游增添了一抹亮丽的色彩。两位河埠美人,折射出了不同年龄段的美丽人生,让游客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更加流连忘返。

  我准备转身走开时,他快步走向我“嘿,老朋友,好久不见你认不出我了?”

  我怎么回不认识呢?你给我发的照片,我每天晚上都会翻来覆去看很多遍,怎么会认不出你呢?

  他牵住那个女孩的手,一脸幸福的对我说“我女朋友,夏晴。”

  女朋友?原来这么多年只是我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罢了……

  “你……你好,我是顾冉。”

  “很开心见到你,我唱听浩然提起你呢。你们是很好的朋友对吧。”

  朋友?这么多年的感情,也只是很好的朋友而已。

  “嗯……”

  ……

  我和阿然,是种缘分吧,我的父亲死于一场车祸,他的母亲也死于车祸。

  我的妈妈和他的爸爸是同事,我们是一个小区一层楼的邻居,我们是小学同桌,初中同班同学,高中校友……

  我忘记什么时候遇见他的了,从我有记忆开始,我们就是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会拉着他玩过家家,他当爸爸,我当妈妈……他会拉着我玩男生的游戏,为了和他有更多的共同语言,我会逼着自己去喜欢那些我根本就不喜欢的游戏、小说……

  很久了,时间让我们成为朋友,岁月将我们冲散在不同的过度,再度相遇,我们只能彼此道句“嘿,老朋友,好久不见。”再无其他。

  他有了女朋友。

  我呢?很没出息吧,我用了二十多年去喜欢的人到头来其实只是把我当做朋友而已,仅此而已。

  其实,朋友也好,能看见你幸福,我替你高兴是真,内心痛苦却也不假。

  你的幸福是我最大的幸福,也是……我最大的痛苦……

  但是我知道,我用二十年执着于你,可能接下来还会用一个月或者一年,甚至一生去舔舐这个的伤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