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爱情空间让您经历各种情海波涛,红裙女子闻声回身向宫装女子盈盈一拜

  “如果您仅仅因为一次或几次的恋爱失败,就对爱情绝望,再也不敢亲近各式美眉,那是因为你还没修炼成情圣,虚拟爱情空间让您经历各种情海波涛,终将抱得神仙姐姐,让您体验刻骨铭心的终极爱情。”

  红裙女子倚在城门外的枫树下,片片红枫悠悠飘落。她望向北方,琥珀色的瞳孔失了焦距。

情之难留,原是人心离合。

  网页上的这段话对不久前经历了被一甩再甩的阿南具有魔咒般的疗伤作用,阿南一下子来了兴趣,点开了虚拟爱情空间的网页。一下子整个电脑屏幕突然被拉进一个深邃的画面,然后画面淡化,逐渐现出桃花源般的美景:一个白衣飘飘的绝世美女,站在流水淙淙的溪畔,杨柳依依,落英缤纷。只见神仙姐姐缓缓转身,清纯秀美的脸上两只眸子灵光乍现,樱唇微微一翘,嘤咛一声叹息,一个悦耳的声音仿若从电脑深处传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随”,竟是某部武侠经典的开篇词。阿南不禁莞尔一笑,轻轻摇头,只见两竖行的楷书从美女身旁款款显现,然后就出现了一个登录框—-虚拟爱情空间。

  城门中走出一个宫装女子,她走向红裙女子。

色之皮相,犹如眼底蒙尘。

  虚拟爱情空间注册手续简便无比,设计人性化。阿南登录后就看到玩家的成长地图,把菜鸟级玩家必须注意的事项一一列出,真是体贴入微。在线客服头像就是首页含情脉脉的神仙姐姐。只要阿南键入任何问题,她就眨巴着可爱的眼睛,伴随着滴滴声温柔和气地回答阿南的各种问题。

  “巫女大人又在等他了么?”宫装女子问道。

这一段视若珍宝的情投意合,翻转而出的,却是一场色相浮生。

  “虚拟爱情是真人游戏吗?”

  “公主。”红裙女子闻声回身向宫装女子盈盈一拜。

一、

  “真人游戏。”

  “巫女大人不必多礼。”宫装女子伸手轻抬,示意红裙女子不必多礼,“大人可是又想那人了?”

看着瓷碗中那绿意盈盈的莲叶羹,夏无忧只觉着暑热尽褪,一口气闷下,见了底。

图片 1

图片 2

面前的女子轻启红唇,微微笑了笑,连忙又给他加了一碗。

  “平行时空是什么意思?”

  “浅的心思公主还不懂吗?”红裙女子苦涩一笑,“我等了他五年,想了他五年,今年已是第六个年头了吧?”

图片 3

  “你可以选择与至少三位你心仪的女孩同时约会。”

  “浅儿,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了一个男人,如此作践自己值得吗?”静雅公主叹了口气,心疼的看着对面的巫女。

他看着她来回忙碌的背影,当真是绝美倾城,至此,那个围绕心头的红袖楼花魁早已散入云霄,那声我定不日娶你的誓言早已无影无踪。

  “这怎么可能。会不会存在同时冲突的问题?”

  “姐姐,浅儿不苦,浅儿爱他。红裙巫女嫣然一笑,笑容中是满满的爱恋,“姐姐,你看,我的头发已经快及腰了,他说过,待我长发及腰,他必凯旋归来,前来迎娶我,我相信,他不会骗我。”

剩下的,唯有眼前这个明艳无双的女子,唯有那场旖旎无限的初见。

  “亲,不会啦。因为你约会的对象都处在平行的空间,她们不可能相互跨越。”

  “是呢,姐姐的小浅儿也长大了呢!”公主疼惜的揉着妹妹的头发。

二、

  “你的意思是我约会的女孩子也可以跟任何她喜欢的男生约会,我也不知道?”

  她们是至亲的姐妹,她们的感情很好。然而,帝情,凉薄意,最是无情帝王家。她们生错了地方,所以,她们注定无法像寻常人家的姐妹那样相处。

那日他在外收取生意赊欠,正要回去红袖楼,却在山林中迷路。

  “亲,你真聪明,是的。”

  姐姐静雅,是夜耀国的长公主;妹妹末浅是夜耀国的巫女大人。在人前,她们无法姐妹相称,只因这身分的不同。

焦灼难耐之际,却见眼前一阵微风拂过,似有委羽落下来,他扶手望去,原是一只美丽的金丝雀。

  这个答复让阿南有点发晕。

  巫女与年轻的将军相爱了。在将军与巫女定亲的那年,北方蛮族进犯夜耀边境。将军主动请缨出征,皇帝陛下恩准。

那只金丝雀在他面前扇了扇翅膀,却盘旋不定地飞来飞去,似乎想带他去哪里。

  “就像求职一样,求职者与面试者都是可以双向选择的。”

  将军临别之时让巫女等他凯旋。巫女虽有不舍,但她了解她的心上人。她日日在城门外的枫树下等候心上人的凯旋。不成想,将军却是一去五年。

不知为何,他竟然毫不犹豫地抬步跟了上去。

  神仙姐姐的解释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巫女的青丝长了又剪,剪了又长。长公主心疼妹妹,劝她不要在等了。巫女扬起幸福的笑容对她说:他必会凯旋。

山坳的尽头,他看见一处精致的院落,有莲叶盏盏,莲花竞相绽放,明明盛夏已过,却还是这般鲜艳,微风一吹,似锦缎铺成一池。

  “亲,只要细心,耐心。遵守游戏规则,你一定可以成功修炼到情圣级别,在情场上必将无往而不胜。”

  将军的生辰在八月,这日,巫女又站在了枫树下。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要回来了。

他微微怔了怔,竟觉得有些相熟,仔细回想,却想不起分毫。

  在正式注册成为虚拟空间一名居民的时候,阿南发现其实虚拟空间的规则又跟现实是一样的。如果你要注册成为事业有成,有房有车的CEO,必须提供银行帐号,空间会自动核实你的收入信息,并要求你支付相当于收入的万分之一的会费。每月最低会费100元,刚好可以注册成为非富二代或官二代的大学毕业生身份。

  她是巫女,但她却从不占卜他们的结局。如果提早知道结局,那么这段爱情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金丝雀不等他犹豫,一个回旋,笔直地飞进院子。

  于是阿南叹了一口气,注册了一个跟自己在现实世界一模一样的身份,进入了社区。作为最低级别的玩家,阿南可以选择三个约会对象。阿南仔细一看,可供选择的人物虽然多,但身份不多:学妹;卖场营业员;理发店员;小保姆,超市收银员,保洁阿姨等等,好在每一个形象都是青春靓丽。阿南考虑了一下,根据自己腰包的型号选择了“大四学妹”和“收银小妹”。

  渐渐的,一身绒装牵着战马的英俊男子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红裙巫女笑了。她看着他不急不缓的向她走来。终于,那人停在了她的面前。

二、

  虽然身在虚拟社区,但在社区内谈情说爱还是要花钱的。虚拟空间唯一接受的钱是“金币”。比如发信息,买花或小礼物送给心仪对象,都要用“金币”支付。对阿南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因此阿南平时必须做做兼职。

  “我回来了。”

夏无忧在院外踯躅了片刻,怎奈口渴难忍,只好轻轻敲了门。

  阿南做了一段时间兼职,包括每天向1000个不同来源的手机号群发“你中奖了,请赶紧汇手续费到某某帐号以便领取”的信息,每天在100个不同的群里发激情视聊天广告,每天至少帮100个ID为王大强,张晓晓之类的哥哥们向500个ID为安红,无敌超级宝贝之类的美眉们传十句话,主要是“安红,王大强说他爱你”,“宝贝,你咋还不来呀”诸如此类的话。兼职的收入刚够阿南可以继续待在社区内散散步,向超市“收银小妹”抛抛媚眼,给“学妹”发发暧昧的信息,因为请“收银小妹”吃饭的“金币”不够,到学校找”学妹”打的的“金币”也不够。

  “欢迎回来。”

不消片刻,门吱呀开了。

  终于有一天,阿南时来运转,竟然有个ID为“市长千金”的女子看上他,请他做英语家教,在线或电话里教她英文。一开始“市长千金”约他见面,阿南欣喜若狂。见面之后,阿南却大失所望,网络中的“市长千金”形象高贵,气质高雅,实际上却满脸横肉,神经兮兮。每次支付的“金币”足够阿南在另一个空间请“收银小妹”吃饭,逛街,也够阿南打车到校园陪“大四学妹”散步。

  他将她拥入怀中。

开门的女子生着一双美目,额前点着莲花妆,却是怯生生的柔弱;腰肢如柳,纤细如风,竟是不堪盈盈一握。

图片 4

图片 5

他想起许多年前,也有这么一个诗人,因着讨水,竟意外邂逅一段惊艳的传奇,人面桃花,笑尽春风。

  平行空间的设计确实不错,阿南可以同时跟仨谈天;还可以分时段与三人见面。阿南一般是这样安排的;周一周五的晚上到“市长千金”家做家教,周六陪“收银小妹”,周日陪“学妹”,毫不冲突。

  “我好想你。”

图片 6

  经过一段时间后,阿南与“学妹”和“收银小妹”两位美眉恋情火箭般升温。一天,网页对话框弹出这么一句,恭喜你,你即将升级为情圣,预计升级时间为今年的情人节,你可以跟心仪的女孩见面,表白,祝你马到成功。

  “我也想你。”

正如此时的他。

  眼看情人节即将到来,阿南乐不可支。一想到这,阿南就觉得那些相亲电视节目的成功率太低了,其实虚拟爱情比电视走秀还要浪漫,还要靠谱。阿南给“学妹”和“收银小妹”同时发了情人节见面的请求和联系方式。

  “浅儿。”

炎炎烈日。如沐春风。

  今年的情人节与往年不同,据说流星雨即将掠过狮子座,五百年一遇的天文奇观。阿南决定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升级到情圣。

  “嗯?”

三、

  情人节前一天,阿南在虚拟空间的信箱接到了两条信息。

  “我们成亲吧。”

至此,他们相识,相知,最终相爱。

  “学妹”:好感动,好期待。。。。。。

  ”好。”

没有媒妁之言,没有嫁妆成礼,他们就这么一院,一屋,对着一双红烛,成了亲。

  没有“收银小妹”的信息,却看到“市长千金”的留言:我要你陪我一起去看流星雨!

她总是每天清晨划舟取莲,采最新鲜,犹有露珠的莲叶,取汁熬汤,煮成清香扑鼻的莲叶羹,然后亲眼看着他一口口喝完,嘴角露出笑意。

  阿南颇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还是不见为好吧。

可是她却不怎么说话,只是看着他笑,一副闲闲淡淡的样子。

  情人节当晚,阿南终于跟“学妹”一起漫步真实的大学校园,“学妹”居然真的是大四学生,心想也跟空间的头像一致,阿南真是喜出望外,彼此见了面都感觉很亲切。

直到某一天,他起得早,却见她正低着头,在莲池中间,嘴唇开阖,似乎正在低低细语。

  阿南平时在网上跟”学妹”说说笑笑的,现在见了真人反而有些结巴,嘴巴像是被胶水粘住似的。“学妹”今晚心情不好,她说刚失恋了。阿南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陪着她在校园里一圈一圈地走。两人上了校园未名湖的桥,阿南觉得这是个最浪漫的时刻,决心豁出去跟“学妹”表白一下,但是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从校园未名湖上小桥走下来时,“学妹”有点漫不经心,差点失足,阿南一把揽住了”学妹”的腰,腰很细很软,“学妹”抬头感激地看了他一下,阿南心狂跳起来,并未松开手,还是搭在她的腰间。有些话涌到阿南嘴边了,但他还是没能说出话来,急得头额汗涔涔的。“学妹”又闷闷地低下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阿南送“学妹”直到了宿舍楼前,发觉自己还揽着她的腰,才不好意思地松开手,互道了晚安。

他心生怪异,待她离开,连忙奔至栏边,却见那层层莲叶中间,竟开着一朵鲜艳欲滴的莲花,整座莲池顷刻变成一片血红。

  到底是什么阻碍了阿南的第一次表白呢?原来当阿南跟“学妹”走上桥的时候,“收银小妹”打来了电话,声音因感动而颤抖。“我今天上白班,要到九点后才下班,下班后我们去看流星吧。”阿南就说好啊,必须的,不见不散。阿南想笑她无知,五百年不遇的流星岂是你想看就看的。阿南就说好啊,必须的。“学妹”就笑笑地问,你女朋友找你呀?阿南忙说不是,我还没有女朋友,然后就说不出话了。

他连忙揉揉眼睛,再度张开,只见莲叶盏盏,哪里还见什么血莲!

  到底又是什么阻碍了阿南的第二次表白呢?原来当阿南跟“学妹”走下桥的时候,“市长千金”来电:“我现在就在你的房间,如果15分钟后你再不出现,我就从你的阳台跳下去。”

四、

  阿南急得血一下子涌上头,以他平时跟“市长千金”交往的经验,这个女人不是个善茬,他听得出这个“市长千金”是说得出,做得出的那种口气。阿南不得不把好不容易冲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委婉地跟“学妹”说,“夜深了,我先送你回去吧。”然后赶紧打电话给“市长千金”,一边跟她说自己已在回来路上,很快到家,万事好商量,千万别做傻事。

日子还是如水流过,心底的疑问却越积越深。

  “市长千金”见阿南回来,破口大骂。“你天天花我的钱,答应做我的男朋友,连情人节都不陪我,你什么意思,你敢耍我。我要杀了你。”

终于有一夜,他行至池边,见她嘴里念念有词,还是忍不住脱口询问。

  阿南大吃一惊,连忙解释说刚才是在外面办事。

她没有说话,只是回屋端了一碗莲叶羹,柔声细语,相公,喝碗莲叶羹吧。

  “市长千金”冷笑一声:“你骗鬼啊,我才不信。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外面有人。说,是哪个狐狸精。我非宰了她不可!”阿南愕然,觉得这种话实在不应该出自“市长千金”之口。

看着面前这张绝美倾城的笑脸,他想都没想,端起杯盏,一口饮尽。

  就在这个时候阿南手机铃声响起,正是“学妹”来电,阿南正要拿起电话,“市长千金”却一把夺过来,按下接听键,对着电话里大吼一声,“我是他女朋友,你是谁?”

下个瞬间,却见她含着一丝狡黠,阴森一笑,九九八十一天,正好。

  阿南叫苦不迭,赶紧把手机抢过来,“学妹”已挂断电话,阿南无比懊恼。“市长千金”趁机冲上揪住阿南,打了他好几记耳光,把眼睛也打到不知何处。扭打中,手机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话音刚落,他已被推进池中,而那层层莲叶仿佛是活着一般,争相将他包围,吞噬。

  就在就在这个时候阿南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竟是“收银小妹”的声音,原来手机不小心被按了自动接听和免提键。

他仍在池中挣扎,一遍一遍质问她,为什么?为什么?

  “我下班了,你在哪里,我们去看流星吧。喂,喂,你听到了吗。我们在哪里见面。。。。。”

她若无其事地坐在木栏上,抬头看着月色,冷冷微笑,一年前,也是这样的月夜,你为了那个花魁,亲手推我入池,相公该不会忘了吧?一边说,一边拂去额前的莲花妆,现出一块暗红色的胎记。

  阿南赶紧弯下身子去拿手机,“市长千金”气急败坏地一脚踢向手机,手机“砰”的猛撞到墙角,断裂成几截,阿南顿时火起,打了“市长千金”一巴掌,“市长千金”嚎啕大哭,指着阿南痛骂不休,并发疯似的冲过来抓住阿南,吐他口水,要抓他的脸。阿南只好用力挣扎。“市长千金”力气很大,阿南一时竟挣脱不了。

啊!你……你是……他惊呼一声,池水已漫过头顶。

  这时门上响起帮帮的敲门声,“有人在吗?”阿南赶紧回答,“在,在”。

五、

  “请开门。”

那时,他们才新婚不久,他以赏月为由约她来此。这皎洁无暇的月色,映衬着她额上的胎记愈发丑陋。

  “门没锁!”

她像个孩子一般,依赖地抓住他的衣袖,却不想,他却狡黠一笑,从背后狠狠推她,将她推入池里。

  门“啪”的被推开了,一下子冲进来几个戴白口罩穿白大褂的人,他们一看“市长千金”扭住阿南,马上跑上来帮忙,终于把哭得震天动地,拼死挣扎的“市长千金”拉开,给她套上一件无袖白衫,然后把她推进一辆白色的面包车。

她的身子渐渐埋没,却在哭泣质问,为什么?为什么?

  车厢上赫然几个蓝色的大字:市第一精神病院。

他站在岸边冷冷一笑,呵,若不是为了你爹的家产,谁会娶你这个丑八怪!天天对着你那张脸强颜欢笑,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阿南万万没想到“市长千金”竟是从医院偷跑出来的病人。“市长千金”上网迷上爱情虚拟空间,以“市长千金”的身份跟各式网友在空间里谈情说爱,但无一成功,于是看上了“穷困潦倒”阿南,并请他当家教,条件就是陪她在空间里谈情说爱。阿南原想不过是谈谈而已,没想到“市长千金”越来越喜欢上阿南,非与他发展不可。但是见面只后,阿南却再也不想跟她见面,只是因为还需要她的金币,只肯答应她做空间里的男友。“市长千金”实在想不开,后来发了疯,家人没办法只好把她送进医院,没想到她还是偷偷地用手机继续上网,并在今晚偷跑出来。

她的心犹如置身冰窟,彻骨得冷。

  汽车开走了,阿南如释重负,

他说,他根本就不想娶她;他说,他要娶的是红袖楼的莺莺姑娘;他说,他都是在骗她,由始至终。

  阿南赶紧登录虚拟爱情空间,查找留言。

六、

  果然发现以下两条信息:

许是苍天有眼,她没有淹死,而是以灵魂为代价,向着满池的莲花精怪,换取了一副新的面容。而保持长生的唯一方法,只有每日取莲花的汁液,于人服下,九九八十一天后,再推其入水,让满池莲花吞其骨,噬其血,方可保一时无虞。

图片 7

于是后来她便住在山里,建起院落,设起迷障,困住来往的男子。到底是苦心不负,时隔一年,她终于引来了他。

  “收银小妹”:刚刚打你电话也不接,接着打了好多个电话,你也不回。看来你真是不靠谱。我看咱俩不合适,算了吧。

图片 8

  “学妹”:原以为今晚你要对我表白什么,现在你不用表白了。暗恋我很久的师兄跟我表白了,他才是我要找的男朋友!

想到这里,她苦涩一笑,转身逗弄起那只美丽的金丝雀,点一点它的翅膀,金丝雀立时会意,扑扇着翅膀笔直向屋外飞去,消失在那片树林里。

  阿南哀嚎一声,一头就趴在了电脑桌上。

天际之下,唯见朔风冷冷,吹彻人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