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懂的心,浪子回头

  昨夜做了一个梦,梦到我怀孕了,是你的。

  懵懂的少年,懵懂的心,浅浅的踏进网络的包围圈。那是什么?是快乐?还是地雷?

  

  虽说欣喜,但还是很难过,是未婚先孕。

  那一年的秋天,我心情不好,加上无聊,便打开电脑,开始在网络的世界里徜徉。

  01

  梦里的我哭了好久好久,醒来的时候泪水打湿了枕头,此后一夜未眠。

  突然出现的一个游戏网站吸引了我,我带着好奇的心,注册了该网站,然后选了角色在游戏中玩耍。沉浸在游戏里面的精彩,使我越发好奇,忘记烦闷的心情,无法自拔。

  我们组织了集体相亲,粥粥却没出现,我回家去找她,粥粥顶着一头乱发来开门。

  【一】

  无意间,我认识了游戏里的女王“网蔓”。她的等级很高,技能很强,我很是羡慕,经常和她交流游戏心得。

  你不会还等着浪子回头吧?我问。

  人是个奇怪的动物,难过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想,就好像是着了魔,连仅存最后的底线都消逝不见。

  “网蔓”很是亲切,待人也很好。每次我向她请教,她总会耐心的回复我,我想我一定是游戏中的傻蛋,玩了那么久,居然等级还是那么低,技能又那么弱。

  粥粥瞬间就冷了脸,浪子回头?他敢回来我砍死他。

图片 1

图片 2

  真是人间怨侣。我哀叹。

  想起来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个晚上。

  很奇怪,似乎她每天都是在线的,就算我有时那么早进入游戏,可是每次都能早早的看见她出现在游戏中。后来我们成了朋友,更是加了彼此的QQ。

  粥粥和大莫当年也是我们学院有名的恩爱情侣。在学校里所有的约会圣地都留下过身影,喂饱过蚊子。每天她一边拍着浑身的蚊子包,一边红着脸打开宿舍门,我们三只单身狗懒得汪她。

  那天晚上的我居然鬼差神错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她告诉我,她是这个游戏的开发者,而且她的生活都是离不开网络的。每天都会上线。

图片 3

  帝都大厦的光永远照着大地,带着一丝丝的冷硬,一闪一闪的霓虹灯,嘲笑着你的无能。

  我很好奇:你吃什么,用什么呢?

  后来心疼粥粥被蚊子咬的太惨,大莫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粥粥幸福的去住了两天就回了宿舍,她家教很严,和男票同居这种事情如果被家里知道,不少条胳膊也要少条腿。可大莫的两居室就空了一间,粥粥帮他在人人上发了一个招租贴,不久大莫就说招到了室友。

  帝都的夜晚也总是让人宁静,连白天充满歇斯底里喧嚣的细胞都不见了,平静的平静的,连着最后的一丝情绪都泯灭掉。

  她回复:两个字,网络。只要有网络,一切OK!

  可原本就是为了粥粥租的房子,现在却不让粥粥过去了,傻白甜如粥粥也开始觉得不对了。在我们三个单身汪的指导下,她拎着半斤鸭脖作为道具,直接杀了过去。来开门的是只个穿着胸衣和牛仔短裤的长腿美女,肤白貌美。哪怕是同性也看傻了眼。

  就好像一个人仅存的良知,也被一点一点的抽走,如我们看过的电视剧《搜神传》。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发了一个疑问的表情给她。

  粥粥一时反应不过来。

  弯弯,那个被男人伤过的莽妖,为了让手下亲信于她,便抽走她们的良知。

  紧接着,她也发了一个偷笑的表情给我。网络真的很好用,上网淘宝买吃的用的,下个订单,已经是很平常的事儿了,只要有钱什么都好办!

  大莫也许是突然来了第六感,开门来看,就看见自家小白兔傻了似的站在门口。他快步过来把粥粥抱住,连声问,怎么了?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也便是被她抽走良知的的第一护法,那个总是冷冷的迦楼罗。

  那你的钱哪儿来的呢?每天呆在家里上网,钱会自己跑到你的口袋里吗?

  后来粥粥跟我说,她本来要爆发的怒火生生忍了回去。大莫看向大长腿的眼神是清清楚楚的厌恶。他扭头语气就变了,你怎么又穿成这样。

  她的每一次出场都带给我极大的震撼,而我也喜欢“迦楼罗”这个名字……。很美很美。

  当然!她又发了一个傲慢的表情。我还开了网店,目前生意还不错,天天都会有顾客上门购物。这不,钱就来了嘛!

  大长腿摊手,扭头就走。粥粥看见她走到阳台上去练瑜伽,对大莫态度也不算好。

  也喜欢里面的莫邪,喜欢干将。

  哦哦,我突然间明白,网络原来这么强大啊!以前买东西都要出门,坐车或者走路,停停看看的一天就过去了,还只看了几家店,找不到自己满意的东西。吃饭,要不自己做,要不就是出去买。现在一个订单,全部搞定,在家坐等吃喝。网络,真是对它刮目相看啊。我发了一个流口水的表情。

  大莫带着粥粥进了自己的卧室,粥粥忍不住扔了他一脸鸭脖子。

  喜欢不管过去多久,一百年俩百年三百年即使化为魂魄,依然要去追寻莫邪的干将。

  呵呵。

  大莫这才垂头丧气地说清楚了缘由——

  即使莫邪已被抽去良知干将也会知道,她就是他干将的妻子,是他的最爱。

  那一天的闲聊,真的很开心。我本来就没有什么朋友,又是刚刚接触网络,很多网络的东西,都是她通过网络教我的。对于她,既是朋友,也是恩师。

  大长腿来看房那天只有小豆在,小豆是大莫的表弟,在附近上职业学校,正巧是来借钱的。有人来租房子,收了三个月的租金就跑了。

  突然想起来有一次和同事出去逛街,看到一个帅气的男生,她一脸兴奋的问我说:“他帅不帅,帅不帅”。

  心情不好上上网,边玩游戏,边听歌,爽爽爽!网络真是一剂心情的良药。

  事后小豆请粥粥吃烧烤,嫂子长嫂子短的请罪。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我说:“嗯,还不错,”低下头在没有说话。

  几天了,“网蔓”怎么不上线了,她说过每天都会上线的,怎么这几天?我的离线留言她没看见?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我越发的担心,可是,怎么也联系不到。

  可大长腿还在,问题也就开始接连不断的发生。

  我评判一个男生长得好看与否,是看他的下巴。

  终于,在五六天后,她回复了。我病了,很累很累。

  粥粥哭了几次。

  后来仔细想想,这个怪癖大概是受了上一任男朋友的影响。

  生病了,去医院看了吗?

  大长腿带人回去过夜不关好门啦,占着洗手间不出来啦,用大莫的刮胡刀刮腋毛啦,随随便便就进大莫的房间借东西啊。

图片 4

图片 5

  一开始粥粥是被气哭了,可后来就是害怕。

  因为他比我高,而我刚好到他肩膀的位置。

  我……医院治不了我的病。

  阿绿,怎么办啊。我觉得大莫不讨厌她了。

  和他肩并肩走在一起,转头看向他的时候,首先看到的一定是他的下巴。

  她的字打的很慢很慢。我等了将近二十分钟。你怎么了吗?感觉你病得很重。

图片 1

  通常,我会用手戳戳他的下巴,然后仰起头看着他,问他:“你知道吗?你的下巴迷上了我,你说还会有多少人拜倒在你英俊的下巴下呐”?

  我还好,我只是觉得累。

  我问发生了什么她又不说,直到大莫真的和粥粥提出了分手。

  这时候他就会揉揉我的头,说:“那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还有谁会有这个爱好?”

  我们开视频好吗?让我看看你。

  大莫说。他其实很讨厌大长腿,可是时间长了却觉得她可怜。一个小姑娘自己在外面闯,无依无靠的,只能故作冷漠来保护自己,人却又天真又坦诚,不懂人情世故。

  我灿灿一笑,嘟起嘴一脸骄傲的说:“也是啊,那
我是独一无二的,你可一定要看好我。我还小,小心被别人拐跑哦。”

  不,我们还是保持这种神秘吧!她发了一个哭的表情给我。我尊重她,所以没有再提。可是,我是真的很想看看她。

  粥粥又哭了,被恶心的。

  通常,他会瞥我一眼。

  第二次的语音,她说的话一直颤颤抖抖,我没有说什么,只是认真的听着她说话,一笔一划的在我的脑海里描绘着她那单纯善良的美丽样貌。

  大四的尾巴上,最被看好的这对分手了。

  然后,带着绝对的力度,拉着我的手,紧紧抓在他的手心,以示警告。

  后来的后来,我知道了关于她的很多事情。

  02

  我还是一个人慢吞吞的继续走在回家的路上,刚平静的心情再次染上了沉闷的情绪。

  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好丈夫。可是因为网络,她的丈夫经常和她争吵,甚至提过离婚。最最遗憾的是,因为网络辐射使他们失去了唯一的孩子。之后,家庭就破碎了。她,变成了孤家寡人,一个人流浪在网络的世界里。

  毕了业,粥粥回了北城,在家人的安排下找了个称心如意的工作。并且开始相亲。

  我们已经分手了,毫无预兆的分手了。

  后来,她也病了,因为长时间接触网络,身体承受了大量的网络辐射,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差,逐渐的没有了一个人基本的抵抗力,百病入侵。视力恶化严重,低头已看不清穿在自己脚上的鞋子。每天病恹恹的,手脚萎靡,脸色苍白……

  大莫就是这个时候再次出现的。

  连一点点的思想准备都没有给我,他就离我而去。

  再然后,就没有她的消息了,我试图进入她经常上网的游戏,等待着她的上线……可是,那个她开发的游戏网页已经进不去了。该网页注明:该网页无法显示!

  时隔半年,大莫黑了也瘦了。他跪在粥粥爸妈面前请他们原谅他,让粥粥受了委屈。粥粥躲在房间里捂着嘴呜呜哭,一个月后在大莫汹涌的攻势下缴械投降。

  过了一会,就看见刚才那辆车又来到我身边。

  我那一瞬间的诧异,寄托了所有的担心与挂念。她,还会回来吗?

  下着雪,他拎着必胜客在她公司楼下等了一天。

  他摇下车窗,说:“嘿,姑娘,一个人吗?”

  一个月后,我在QQ上收到了“蔓蔓”的一份离线留言,心里顿时一阵惊喜,看后又是一股忧伤:

  粥粥本来已经坐了同事的车走掉了,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上学那会儿,每天大莫站在宿舍楼下等她一起去吃饭的好日子。

  这时候才看到他,他很帅气,有我喜欢的英俊下巴,也有一个男生该有的
man的体制。

  当你看到这个留言的时候,我想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离不开网络,离不开我热爱的“生活”。我以为我会在网络的世界里,一直默默的穿行着,可是在我最后一次接触网络的时候,还是很开心通过它认识了你。

  她掉头回去,大莫都冻僵了,必胜客也是。

  身材应该也还不错,没有突起来的啤酒肚,没有骨瘦如柴也没有肥胖,身材似乎也恰到好处。

  谢谢你,我的朋友,只有你才会真正关心我!我知道你很想见到我,可是……我已经再无面目见你。而那些萎靡与病症都是网络带给我的,我希望网络带给你的是幸福,而不是像我这样的疯狂!

  看见她大莫傻兮兮地笑,一脸心满意足。粥粥当时就心软了。那是疼了她整整三年的大莫。她总是不忍心为难他的。

  这也可以证明他的修养应该也不错。

  网络成就了我,同时它也毁了我。它是天使,与你心心相惜,帮你解决困难,改造你,成就你,但你对它过分依赖,它就会变成魔鬼,冷血无情的把你折磨的不成样子!

  大莫请了所有粥粥的朋友同事吃饭,感谢他们照顾粥粥。

  他看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一只手从方向盘上移下来,胳膊搭在车窗沿上,手撑着下巴又对我说:“上车吗?”

  我就是不幸遇上魔鬼的那个可怜虫,我不希望你走我选错的那条路!答应我,你的未来是光明的,在你身边永远会是那个天使。但愿天堂还有网络,让我,将我的祝愿一并带给你!

  听说了这件事情以后,我们宿舍的单身汪二号远在异国还给他打了电话,以亲友之名拷问大莫。大莫说大长腿跟他去腐国毕业旅行,玩疯了,当着大莫的面就又罚酒又与人接吻。她不谙人情世故天真坦诚是可爱,可发作起来也让人无法忍受。

  我收回目光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拉开车门坐在他的副驾上。

  数天之后……

  他想粥粥了。永远为他着想,温情体贴。

  他问我:去哪里?我说大望路。

  “啪啪啪”,QQ震动。我从书桌上软软的坐起,揉揉蓬松的眼睛,用鼠标点击接收了离线文件。是一张图片,它显现在我的电脑屏幕上,渐渐地越来越清晰,原来是一张微笑着的美女照片……

  单身汪二号跟我汇报的时候还忧心忡忡,她说阿绿,我觉得大莫和粥粥还得散。我生怕她乌鸦嘴再说出来什么,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

  我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偶尔在拐弯的时候能从侧视镜里看到他看我的目光。

  那是来自天堂的留言,亦是来自天堂的问候与祝愿,灰幕下网络直通通的传达着主人的意思。

  复合后,粥粥每天幸福的发光。刚刚毕业回家时的那种失魂落魄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也当做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不予理会。

  大莫在北城考了公务员,粥粥是事业编。两人都稳定下来,就开始谈婚论嫁。

  路程走到离回家的路还有一半的时候,他问我:

  大莫的父母来北城提亲,他妈妈拉着粥粥的手高兴的不行,还给粥粥带了一个特别贵的翡翠镯子做见面礼。我们都为粥粥高兴。

  “这么放心的就上车了,你不怕我是坏人把你卖了吗?”

  粥粥月经不准,婚前去做检查,诊断结果却是多囊卵巢。那个医生叮嘱粥粥一定要按时吃药复诊,生殖健康中心排着一大溜求子心切的夫妻,好多都是因为这个病。

  我轻笑答道:估计不会,你的车不错,人也长得很好,应该不至于是个骗子。

  粥粥一边抹眼泪一边抽抽噎噎跟大莫说,大莫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粥粥没事。哪怕万一你不能生宝宝,你就是我的宝宝。我们就两个人过一辈子。

  他说:你真放心,你就不怕我是伪装的,专骗像你这样的女孩?

  知情好友纷纷为大莫点赞,毕竟这种决心并不是谁都能有的。

  我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那就当我走眼了,自己认栽呗。”

  粥粥满心欢喜的备嫁,却接到了大莫妈妈的电话。她哭着请粥粥放过大莫,她说不能生孩子算什么女人啊,我们大莫是独苗啊,你放过他。

  我把头转向车外,看着因为速度过快,树木转逝不见所有的东西都在后退。

  之前看着温柔优雅的姿态通通没了。

  突然有一种错觉,好像连生活都在物转星移,从此在理性的路上越走越远。

  可让粥粥更心寒的是大莫的反应。

  快到红绿灯路口的时候,他慢慢的降低车速。在白色停止线停下车来,等等绿灯的到来。

  他默认了他妈的话。

  他转头看着我,气氛变得凝重;他说:不如,你做我的情人吧。

  粥粥去大莫的单位找他,同事说他已经辞职了,整个人都憔悴得不行,甚至有人拍了拍粥粥的肩膀安慰她,好好看病,也不是什么绝症。别太难过了。

  我看着窗外有点惊愕,还是用无所谓的语气问他:“情人有什么用吗?”

  大莫就这么走了,粥粥没再找他。

图片 7

  大莫当初来求原谅,劳民伤财惊天动地,连粥粥家楼下的狗都认识他。他突然走了,粥粥要跟全世界交代。实在受不了,粥粥换了工作,独自搬出来住。

  他看看我说:可以保证你的衣食无忧你想要的物质生活我都可以满足。

  我因为宋来到了北城,正好找房子,就与粥粥合租,得知了故事的来龙去脉。

  突然感觉很累这个世界好讽刺,又有点自嘲,扶一下额头提不起力气的说:物质生活?有什么用吗?有精神生活吗?

图片 8

  他没有理会,我也没有说话也不在意,转头盯着他的眼睛,带着点严肃的说: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除了亲戚朋友不厌其烦的询问,粥粥状态还好。

  俩个问题;第一;你结婚了吗?

  她又开始积极的相亲,出游,认识新的朋友。甚至报了个游泳班,每周末都准时去学游泳。

  第二,你有多少个女朋友?

  我们看她真的放下了才组织了集体相亲,却没想到竟然又被她爽约了。

  他看着我
目光变得幽暗,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我,所以问的时候并未抱有希望。

  你不是苦守寒窑干嘛放我们鸽子。

  过了一会却听到:第一,没有。

  粥粥对我抛了个媚眼,说英俊的游泳教练约她吃饭。

  第二,随时都可以有很多,不过没有要。

  粥粥对我说,她之所以能够那么快放下大莫,是因为她真的明白了大莫的“不够爱”,于是“大长腿”“她的病”,还有“妈妈的阻止”都成了分手的理由。他甚至连尝试都没做过,就直接放弃。

  他说的对,像他这样的男人,有材有貌又有钱,估计很少有人能抵挡的住吧。

  游泳教练以前是北城青年游泳队的运动员,受伤退役了。在游泳馆教小朋友游泳。在一群小朋友里轻松虏获了大朋友粥粥的心。

  我依旧面无表情也无所谓: 怎么证明你没有结婚?我只关心这个问题。

  他没有多优秀,也没有多特别,他只是爱她。

  这时候绿灯来了,他扔出一个文件包,继续开着车,说道:自己看吧。

  他陪她去看医生,每天电话叫她起床测基础体温,细心温柔得打破了所有人的欲言又止。

  我翻开文件袋看见有一个投标文件,看到了关于他的简单的自我介绍,文件上写着他还是未婚,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医生说粥粥身体年轻,又不严重,坚持治疗已经好了很多,如果他们愿意,明年就可以准备要一个宝宝。

  在看向他的那张证件照,很清秀的样子,和现在的他有点不同,没有那带有魅惑的气息,全然是一股清新的青春味道,转眼便看到他的名字,原来他叫陆正阳。

  后来粥粥嫁人,我们三只单身汪跑去给她当伴娘,她背着新郎小气吧啦地给大莫发了个短信,说,谢谢你没娶我。

  我把文件放进他的文件袋,放回车上,没有说话。

  我不说话,就当是默认。

  他知道我同意了,过了一会,他问我:你想住在哪里?

  我说:哪里都行,晚上我会回家,节假日我会在家里。

  他说:可以。

  停顿一下他接着说:“你可以把工作辞了。”

  顺手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说:没有密码。”

  我说:“好,顺手把卡接过来。”

  细细看着才发现,原来是一张金卡。

  我说呢,谁没事会带着一张10万元的卡随处溜达,而且还不是信用卡。

  也只有金卡才行,因为金卡最低必须存10万元才可以办理。

  看着已经走到回家的那条路上,在离我家还有一个公交站的地方,我说;“我家快到了,就在这里停车吧。”

  他看看我没有说话,在我快下车的时候说:明天早上7点我在这里等你,我说好。

  下车的时候,刮着的大风吹乱了头发。我裹紧穿的米奇色风衣,把包往前挎了挎,往回家的路上走。

  心里很乱,又很平静。各种杂乱的心情一并而出,连着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什么心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