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离婚,为什么总是在错过

1、

  生命如此厚重,总会错过些什么。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然后一切,并不美好。因为有人,已泪如雨下。

去年冬天,文友琪琪去北京,顺路来看我,郑重地和我说:姐,我想离婚,实在是过不下去了。

    

  五月的风,带着甜甜的香气摇落篱笆墙外那一片片绯红,蔷薇落了,明年还会再开。燕子飞了,傍晚就会归来,而他走了,今生今生却不再出现。

我吃了一惊,忙问:为什么?你们不是大学同学,感情好得打都打不散吗?

    ------题记

  30岁的孑然倒在了血泊中,连同那些纠纠缠缠的过往,和着酒精刺鼻的味道,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是夜,孤独并寂寞着。时间定格在了2016年的五月。他连同那些落下的蔷薇花瓣,一起葬在了他家古屋后面的荒丘。与竹为伴

琪琪回答:我们十九岁认识,一见钟情,谈了七年恋爱才结的婚,想不到这刚刚第四年,彼此竟开始没有话说了。一开口就吵架,谁看谁都不顺眼,晚上睡到一张床上都没有一丝冲动。我和他商量,要不趁着没有孩子离婚吧,这样熬一辈子太痛苦了。他也没反对,说考虑几天。我们已经分居,他去住宿舍了。可是,我的心里好难受啊!

    

  “我有竹林宅,

我叹了一口气:我觉得你们俩的问题,不是用离婚就能解决的。你们的感情遇到了一个瓶颈,是需要想办法突破,而不是放弃。

    世界总是让人错过,错过某一段真爱,错过某一段携手共写的爱情。为什么总是在错过?而我今天,看着某一张照片,视线落在了角落里。又想起了你曾告诉我的故事------那年秋天,彼此错过了,那年夏天,就再也补不回来了。

  别来蝉再鸣。

琪琪沉默半晌,长出一口气:我再想想吧,太累了!

    

图片 1

图片 2

    爱,是不是会让感觉淡化

  不知池上月,

2月14日那天,琪琪发朋友圈: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和LG一起看电影。下面的配图,是一束红彤彤的玫瑰花。

    

  谁拨小船行”

我发消息问:你在和谁看电影?

   
那年,她跟他遇见了,那是小学学前班的事情。由于时代没如今这样的繁盛,学校也没有什么学习优越的歧视,所以没有分什么特等班之类的。所以就这样,在一起读了整整一个小学。他,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她。没办法,谁叫她漂亮,又惹人不得不爱?弃了彼此,丢弃在了角落,为什么世界总是让我们错过,而就在也补不回来了。

  孩提时代他稚嫩的声音所吟诵诗句中的竹林宅,成为了他永远的归属地。

琪琪回复:当然是我老公了,那次我和他提离婚,他意识到我们婚姻出了问题,和我诚恳地道了歉,说要重新追我一次,他真的变得和从前一样了。姐,先不聊了,我要陪他好好看电影了,嘻嘻。

    

  然而,我认为,杀死他的并非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而是他所以为的爱情。

我笑,果然一副恋爱中的样子。

   
上了四年级,他很单纯,他认为,在一起开开心心,就彼此喜欢对方,就是爱情了。于是四年级的某一天,他约了她,在校园一角的树荫下------夏季传来了一阵阵的蝉鸣。午后格外的美丽,安静的宛如一首曲子。他显得害羞,紧张,脸红,等下该怎样说。貌似每一个告白人的情感,他都具备了。她如期的到了,她觉得他比往常不同,或许又给她什么惊喜。“我们在一起四年了,我喜欢上你了。虽然我总爱惹你哭,惹你笑,但是我以后一定会保护你,一定给你糖吃,一定不跟你抢作业本,一定……”这些话看起来很幼稚,但是那是四年级一个男孩子觉得很宝贵的。她的眼睛一下子红了,她真的很不敢相信,但是却久久不会说话,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有一种力量让她离开他。没等他说完那些稚气,那些肉麻的话,她就跑了,在她身边跑过……他呆了,麻木了,垂头丧气的低着头乱走,而那次,便是他第一次的跷课。从那以后,她见到了他,没说话。他看见了她,总是低着头。两个人总是擦肩而过,总是错过每一次眼神的交际。对不起,命运始终让他们读完这一年小学。或许是尴尬的读完,或许……伴着那些是是非非,同学们对他的猜测,他跟她直到了六年级。岁月总会让一个人成长,会让一个人成熟。偶像剧看多了,终极会模范男主角,做着别人眼里很伟大,却很蠢蛋的行为。他又故伎重演,跟她相约了几年前的那棵树下。只是季节变了,而这是秋天,满地落叶,风席卷一地。他鼓起了着勇气,跟当年一样默默背诵着,练习对白。她来了,有点尴尬,有点不想来,也不知道是什么让她来的。他说:“对不起,几年前的事情,我只是错了,把那当成爱情了。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她点头回应,第二天他们开始了说话。只是感觉都变了……仿佛从那以后,形成了一道隔膜,一堵心墙,把他跟她分隔两地。默默的只能远远的看着,看着某一颗心悬在半空。她再也没跟以前那样,跟他有什么说什么,跟他借什么都不客气,跟他说什么都很说得开。他也是如此,没跟以前那样,整天找着她。时间,总是这样。让人长大了,成熟了,却要非得放弃那一年的感觉。毕业照的那天,她跟他坐在班主任的旁边,彼此对着镜头傻傻的微笑着。考试结尾的那天,他遇见了她,看见了她跟一位男生开心的聊着天。转身便离开了……他好像释放,解脱了。上了初中,或许就不再遇见了,或许就好多了。于是,他向往着初中的生活。

 

 

    

  

2、

   
岁月盛开了那年,挪移到了那初中的榕树。他跟她,揭不开命运的谜底,终究让他们读在同一所中学,还好,没一起读书。他在初一,情窦初开有了初恋。她在初一的晚一些时候,也找到了生命中的初恋。不知道是大家谈起了恋爱,渲染了他们,还是真心的恋爱。他们,就是在广场的那天------他看到了她挽着男生的手,说说笑笑的;她看到了他牵着女生的手,流露出了很酷的表情。只是片刻之间,默默看了许多。有些时候,或许他们会同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看到了他/她,心总会抽搐一下?缓缓的初中岁月,慢慢的推移着。几乎很少人知道,他们俩之间的秘密,只是大家都知道,他们在小学的时候读过书,知心过。初二,他们很少聊天,很少遇见。好像,他俩都在躲着对方,遇见了,也不吭声的躲开了。偶尔的小学聚会,才聊聊的几句罢了。

图片 3

是啊,感情这东西,就像流水,即使再美好也不可能永远静止不动。这一路上,我们努力地走,走不动的时候,要有停下来修复的能力。修复婚姻的同时,也修复了自己。幸福的人,不是遇到了最好的伴侣,而是珍惜了拥有的人。

    

  故事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

其实,这种情况应该是在每一对夫妻间都有,当初天天恨不得腻在一起的两个人,经历了几年的围城洗礼,有的就彼此看对方哪哪都不顺眼,只怪自己当初瞎了眼,看错了人。

    是不是错过了,就补不回来了?

  孑然的身世至今是个谜,没有人知道他是打哪里来
,只是传言说来自很遥远的南山以南,比南山更遥远的地方,他是被他养父母养大了。一眨眼,成长为十七八岁的俊少年,高中毕业,懂事的他为了减轻养父母的经济负担,为了那个和他同龄的姐姐能够进入梦寐以求的金字塔校园,便随着南下的列车去了一个叫做禾城的地方。前前后后换过很多个工作,也尝尽了人情冷暖。弹指间,几年时光远远的去了,仿佛所有的煎熬,只为等待笙语的出现。

我步入婚姻五年时,就提前了七年之痒。吵,闹,摔东西,甚至签了离婚协议。就在分开的那段时间里,我竟然心如刀割,想的念的,都是过往的美好。

    

  此生若能幸福安慰,谁又愿颠沛流离?

后来,老公回来了,我们谈了几个小时,边说边哭。两双红肿的眼睛告诉彼此,我们都是对方无法割舍的人。我们不是没有感情了,只是都把眼睛盯在了对方的缺点上,才会彼此失望。

   
然而,命运总给他们在一起聚在一起,好像是命中注定,也好像是偏偏要在一起------初三的那年,学校搞了尖子班。成绩优越的一百名之内,都有进入的资格。他们两个就这样又走在了一起。毕业的这年,他们就读于初三B班,简称三年二班。他们只是微微的笑,初恋的那些小事,没多久就已经了解了。不知道为了什么,他看到了她,会感到格外的开心,心里涌着甜意。她看到了他,也会分外的欣喜,心里有点激动。也就这样,每一次的相遇,总会甜到忧伤。他们,本来读在一个班,但是相隔遥远的。但是,班主任就是要这样,他坐在了她的后面,他是她的后桌,渐渐的,感觉慢慢的回来了。好像,又回到了当年那两小无猜的孩子,稚气的童年,单纯的岁月,简单的感觉。他喜欢唱着她喜欢的歌曲,唱着那一年的《简单爱》,那一首《开不了口》,也会唱《光辉岁月》,也唱《唯一》,唱《我》,唱《今生今世》……他唱着她,她聆听着,他只为她歌唱,她只愿意听他的声音,简简单单。有时候声音大了,打扰上课的秩序,男生被罚站走廊。他牵过她的手,她曾经称呼他是老公,他喊她叫妮妮,她跟他,从此就这样的一种关系。那是一种暧昧吧?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程度。但是,他还是深深的喜欢着她,她,还是分不清那样是什么感觉。后来,他们毕业了,他们没互相告诉自己的感觉。只有那一年,他们在某一次的聊天中,谈到了而已……只是,她说错过了,补不回来了。他说我现在不喜欢了,也没必要了。他上高中,她去进修,分隔两地。她竟然会想起他,他不止想她,还发现,他的日记本里,满满都是被她占据了。那年,他们都十八岁,花一样的年龄,风华正茂。他烦恼的应付那些搞暧昧的女生,因为他的世界已经被她占据了。而她,依旧是那样,孤孤单单的,有时候打电话给她最爱的家人,亲爱的闺蜜。他们的心,他们的约定,是在平移时空下的情侣。只是错过了,就不能补回来了。他有时候会莫名的伤感,她有时候会莫名的空虚;他更多的时候,是在自习的课堂上,某一片云,总有她的笑脸;他更多的时候,是在打球后的汗水,看到同学有一个女生为自己擦汗,而自己却照顾自己,莫名想起初三打篮球时候,她也为他擦汗。只是每一次这样,他都为默默小小的微笑。她也想过主动发信息给他,只是要按下去的时候,会犹豫;她也曾经在本子上描绘他的样子,只是下课的时候会撕掉。只是因为错过了,就补不回来了。

  那一季的细雨怎么也冲刷不掉旧街青石板上斑驳的青苔,梅酒飘香的初见酒吧,几个悠闲的客人在距离吧台不远处小窗下小酌,其中一个顶着一头栗色头发,手腕处有个青龙纹身的中年男人,一把拉过邻桌路过的白衣女子,口中轻浮的念叨着要陪着哥几个喝几杯,白衣女子仓皇而逃,慌不择路的踩在屋檐下沁满水珠的青苔上,失去重心的她摔倒在了青石板上。孑然正好路过目睹了这与古街极不和谐的画面,他轻轻扶起女子,斥责了几个地痞,帮她檫干干净手掌心沾染的青苔,关切的询问受伤了没有。她抬起头,梨花带雨的面容正正好的撞上了孑然清澈见底的眉宇。

那一天,我们的心,像被重新激活了一次,再次燃起爱的火焰。

    

  他告诉她,他叫孑然。

接下来的那段日子,我们仿佛回到了热恋时期,有空就给对方打个电话。

    我想续写,是不是时间不愿意了?

  她告诉他,她叫笙语。

有细心的同事说,我眼中柔情似水,一定是遇到了爱情。是的,我又遇到了爱情,再次爱上我的老公。

    

  此时,她是来哥哥刚刚开业的初见酒吧帮忙的。

其实,长久的好婚姻,就是不断地爱上。

   
那一年,他们风风雨雨过。他为她安抚伤口,因为她的闺蜜背叛了她。她为他擦拭伤口,因为他为了她而打架。他陪她过儿童节,情人节,她愿意有他的陪伴。同学,哥们,朋友眼中,他们已经是天生的一对。只是他们彼此,没有踏出第一步,没有承认谁是谁的谁。那一年后,他们十九岁。他读高二,她专修投资,准备出来实习。因为高考,他放假了。他很喜欢做让别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于是那天,买了车票,准备去见她一面。只是……车子还没开打广州,就莫名的翻车了。他,进入了医院。红色的闪灯,一下子悲伤感染了许多人。那辆车,为什么总是管理不好?为什么这个社会总喜欢偷工?知不知道多花一点时间,耐心一些,可以让很多人不会痛心疾首啊!他一天,他的妹妹打电话给她,她立即买票,飞快的到了那间医院。第二天的考试,她也就放弃了。她哭得很厉害,他的父母唠叨许许多多,他的父母一下子白发多了许多,皱纹多了许多。她哭得很厉害,自己凭什么,可以让他这样的花费心思。就这样,她跟他的家人,哭得淋漓,在手术店等着灯熄灭,等着穿白色大褂的男人告诉他们消息,等着那扇门可以敞开。

  笙语是一个典型的江南女孩,如水的眸子笑起来弯成月牙儿,一头乌黑的长发,匀称的身材,有点婴儿肥的脸蛋常常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夫妻也是一个道场。修道,就是道场;不修道,就是战场。当婚姻出现了问题,不应该用简单粗暴的离婚去解决,那样,感情生活会一直无解。

    

  孑然从遇到笙语的那一刻起便想,此生,就是她了。

3、

   
不知道多久,哭得红肿,整夜未眠。她顶受着他父母,学校电话的吵闹,同他的妹妹和他刚到的大哥,一同安慰着他们的父母。手机关机了,整夜都安静了,只有没有声音的泪一直的滴落着……这样闷热的夏天,半夜竟有凉风,让她无力的抵挡着。这样无奈,这样害怕,怎么这次他就不在了?医生从里头出来,他的脸上,不知道怎么形容,只在家人同她扑上去问的时候,他淡淡的说:“我们尽力了,你们……”那些画面,可想而知------有的挣扎,有的哭泣,有的走进去,有的威胁医生是否要钱,有的……她一边哭泣,一边走了进去,在一旁看着他与父母,妹妹,大哥说话。自己哭得厉害,声音早已经沙哑了。就这个黎明来的一刻,显得那么无力摧残。最后,他的妹妹大概对她说:“妮妮姐姐,我哥哥叫你去。”她真的不敢在这个女孩的面前显得脆弱,摸着她的头,一步一步重重的前往。每一分如一个世纪,显得漫长饱满风霜。她看到他的样子,又哭得厉害。他还是说:“妮妮,我只想告诉你,我一直喜欢着你。”她点着头,不会说什么话,硬答应着。“别哭了,很多人都出事,别哭…….”还是那些话,那些亲密,那些为别人着想,那些无奈,那些惋惜的话,他逝去了,她担负了照顾他爸妈的事情。他逝去了,他为她写的日记本,由她保管着,从此在回忆里为他写诗。

图片 4

图片 5

    

  那个时候的孑然已经凭借自己脚踏实地加天资聪颖,摸爬滚打的南方站住了脚跟,事业上也有了一点小成就,遇见笙语之后,更是加倍的努力,13年年底便在禾城最有情调的普罗旺斯庄园全款购置了属于他俩的港湾。

记得去年有一段时间,我和老公的感情有点糟。他每天早走晚归,有时甚至我睡了他才回来,我和他吵过几次:家都成宾馆了,对这个家太不负责任了!他怪我不理解他,不支持他工作。

    遗落在角落里的,是不是都叫做刻苦铭心

  普罗旺斯庄园开满了淡紫色轻轻浅浅的花瓣。笙语说,那是薰衣草的花瓣。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用它来承诺一生幸福的誓言。

我每天忙得也像陀螺一样,上班,写字,做家务,照顾老人孩子,一累,心里就有气,他搭讪我说话也懒得理他,家里的气氛很僵硬。

    

  她的爱情简简单单,如糖般甜到忧伤。

一天,老公组织几个家庭聚餐,都是多年的老友,其中只有明子是前年离婚又再婚的。我们热烈地说着青春里那些事,明子的新妻显得和气氛不搭调,偶尔讪讪地搭上一句话。

   
这一年,她十九岁,他也十九岁。这一天,六月八号,他从此跟她无再见面,只可以梦里相见。

 

我偷偷看明子,他一脸的怅然。

    

  

明子和前妻吵吵闹闹好多年,不胜其烦,三年前离了婚。再婚没有一个月,他就和我念叨:用离婚解决婚姻的疲倦期,是最愚蠢的,拯救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可惜,我后悔来不及了。

   
那年,那些年,遗落在角落里的爱情,想续写,却无能为力。那年,那些年,遗落在角落里的爱情,想续写,却只能回忆待续。那年,那些年,他们的执着,所错过的爱情。

图片 6

几个女人谈论自己的皮肤,老公忽然插话:我刚认识苏心那会儿,她的皮肤就像玉一样,穿着一身黑衣服,脸衬得雪白,我一下子就着迷了。

    

  14年的2月14号,笙语在西塘古镇初见酒吧的一片欢呼声中,接受了孑然的求婚。国庆期间,我们一同见证了孑然牵过手捧鲜花,一袭白纱的笙语,佐证了她们爱的宣言。

一桌子人哈哈大笑,我笑着笑着,眼里却有了泪。

   
有些事情,就像偶像剧。也许很浪漫,情节很跌宕。看起来并不会发生这样美好的回忆,凄美的结局的事情。但,有时候我们每个人得得确确都有一段刻苦铭心的经历。

  他说,生死轮回,我爱,唯有你。

那些青春的画面,清晰地浮现眼前:他骑单车带着我,接送我上下班,我们一起吃一碗拉面,喝一瓶矿泉水,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吻,初为人父母时的激动,往事一幕幕,一下子扑面而来。

  她说,你了我一份爱,我还你一世情,

4、

  孑然以为,这便永远。 所谓的始于初见,定会止于终老。

吃完饭,我俩溜达着回家。月光下,我和老公的身影重叠在一起,我像从前那样去踩他的影子,听说,踩住一个人的影子,他就会一生一世守着你。

  15年初,孑然迎来和笙语的爱情结晶。小熊熊的到来,并没有给这个空气中弥漫着薰衣草香气的小窝带来惊喜,一陈阵撕心裂肺哭喊划破漆黑的长夜,任凭孑然如何挽留,也没有留住垂危的笙语,在苦苦折磨了28个小时之后,她撒手远去了天国。

老公拉着我的手,一脸宠溺的笑,他一定想起了从前,我经常做这个游戏。

  笙语产后并发症凋零在了永恒的26岁。

这个见证过我最青春的男人,与我从激情到平淡,又再次爱上对方,一次次重新燃起爱情的火焰。

  那年之后的个春天,暖风再也没有将孑然紧缩的眉头吹散。

是的,真正绝配的爱人,不是天生的,都是靠磨合。你改一点,他改一点,一点点去靠近对方,最终成为默契的一对。

  他记得他和她相处的每一个画面。

所谓新鲜感,不是和未知的人一起去做同样的事,而是和已知的人,一起去体验未知的人生。两个人朝着相同的方向努力,便是最好的婚姻。

  她喜欢淡紫的薰衣草。

TA是我用整段青春去爱的人,爱TA是我这辈子最奢华的事,又怎会舍得轻易放弃?

  她喝加糖加奶的咖啡。

你的过去,我一直参与;你的未来,我陪伴到底。

  她穿纯白的裙子。

情若不尽,烈火烧过青草痕,看看,又是一年春风。

  她喜欢微风拂面的春天。

  她喜欢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蘸着辣椒。

  于是,孑然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堆满紫色的薰衣草,餐桌上每天都会有两杯加糖加奶的咖啡,衣柜里装满了纯白纯白的裙衫,然后一边啃着面包蘸着辣椒,春风却再也吹不起心湖的死水。他想到了死,对的,死亡。用死亡来结束这漫无边际的思念。

  当他站着22楼窗台的时候,楼下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渺小,闭上眼,想象着自己像叶子一样,洋洋洒洒的落在地面,风凌乱了发梢,刺疼了双眼。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耳边传来了孩子急促的哭泣声,孑然暮的回过神来,想起摇篮里的小熊熊,他抱起他,一串泪珠和另一串泪珠融合。

 

  

图片 7

  听说后来的后来,孑然变卖掉禾城的所有财产,带着小熊熊回到了北方,回到了养父母的身边,日子似乎也就这样平淡无奇的过着,只是唯一一点,他拒绝了所有上门提亲的红娘。

  以前听老人说,如果两个相爱至深的人,一个离开了,另外一个必定不会苟活,当时我不是很相信。后来长大了懂事了,才明白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痴恋,孟姜女与范喜梁的凄怨,子规啼血的呼唤。

  那个夜晚酒驾后的孑然永远的离开了人世间。

  手机屏幕上亮着的是笙语的照片。

  6月初的一个傍晚,我踱步到了孑然家的竹林边,那个儿时的玩伴,如今安详的躺在了另一个世界。篱笆外边,我看见末尾季节蔷薇飞纷起绯红的一瓣,一瓣。

  于是我捡拾起,轻轻的堆放在了,他的坟前。

 

  

图片 8

图片 9

  QQ/微信:360193904

        新浪微博:无痕雪小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