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语文做一点,因为故事

记忆深处一直留有一股特殊的花香,它没有一般花香的馥郁,却如秋风一样的凛冽。

你的眼圈越发的黑,

我们的故事只有一次,请允许我孤注一掷

一个有故事的人,注定要被身上围绕的故事困扰一生,因为故事,身上所有的香甜在心中一点点的融化,像一杯阳光下的冰激凌,流下温柔的泪。

白开水喝出了伏特加的滋味,

小时候做作业的时候,会语文做一点,数学做一点,这时,妈妈就会过来说,做作业要专一,要先把一科的作业做完再去做其他作业。

记忆,随身而来,终身而去。如果有一个人告诉你,他忘记了,他释然了,那他一定欺骗你了,就像他曾经欺骗的每一个人一样,无论是悲哀的,寂寞的,抑或是深邃的。

没有泪,

多年以后,再次接触到专一这个词,是从一个朋友口中说他的爱情观,所谓的专一就是在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只喜欢她,等到分手后再去喜欢其他人。

我累了

不知道你又想起了谁?

这跟我自己概念里的专一有相似之处,我以为,专一是喜欢一个人就老实地喜欢她一辈子,纵然有许多不安分的因素,可只要照顾好你那颗安分的心,也许一切都不会多么难吧,当然,这只是也许、和可能、或许是一个意义上的词,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渐渐被没有也许,不可能所取缔。

拥抱着我身上的每一份感情

–题记

我们的故事只有一次,请允许我孤注一掷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走在记忆的深巷里

-1-

Part1

穿梭过往

图片 4

几个朋友不知不觉就结婚了,其实也差不多三五个月没联系而已,子感慨别人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之余,不由得想起某个宁静的夏夜,一个孤独的男青年和另一个失恋的女青年在学校的草地上聊人生谈理想的场景。

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王钰在凌晨两点的时候,突然发来私信说:“有一天醉酒的夜里,我发现用尽全力再也找不到她的踪迹了,我开始慌了哭了。”

女青年笑着说,我有一粒好消息和一粒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因为

后来我想了想回复他说,哥们,别哭,勇敢的站起来撸,虽然是在调侃,但是他内心的苦,其实我都明白都理解。

男青年翻身而起,摆了个李小龙的经典姿势,大叫一声,阿打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然后一本正经地坐起来,说:先说那粒坏消息吧

记忆会随着生命——

没有太多的套路,王钰和宋琦的遇见,就像是远山的樵夫遇见渡河的渔者而弄丢了满捆的柴禾。

女青年全然无视男青年的囧况,深吸了一口气,清了清嗓子说,我先告诉你好消息吧,我TM瘦了,瘦了好多斤

凛冽

2017年初的时候,王钰的单位来了一位沉默寡言的新同事,名字叫宋琦,领导安排下去,新人由王钰一手调教,一开始的时候,王钰还是本本分分守着师徒规矩,忙里偷闲的时候,习惯性的望着远方发呆,远方也永远有看不穿的秘密,就像王钰的心结一样,藏得严严实实,打不开,越扯越疼,越疼越想扯,扯的肝肠寸断。这一位而立之年的男子内心柔弱的一面,却被宋琦看了眼里疼在心里。

男青年:你是不是吃‘随便果’了(可以排毒减肥帮助便秘)?

这个冬季,雪花很少,阳光照射着大地,人们也一如既往的享受着太阳,没有人会记得现在已经是农历十月,还有两个月,一年就过去了。我是一个不会用语言表达的人,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嗓子发不出一丝丝的声音,听着收音机里传出的磁性声波,二十三点成了我的守候。

有一个黄昏,王钰对着窗外的发呆的时候,宋琦为他泡了一杯龙井茶,端着茶杯悠悠然的经过窗前,放在了他桌子前,宋琦问王钰说“师傅你在干嘛?”

女青年:去你的,这次完全是自然减肥,我发明的,情感减肥法,OH,我本来就很美

我开始笑着走在街道上,和身边掠过的每一个人微笑,这个冬天的人们依然继续着秋日的忙碌,步调匆匆成了生活的惯性,而我依然缓慢的爬行,在自己的轨道里,尽管别人已经悄无声息地把我落在了身后,就像这个冬天悄无声息的到来一样。

王珏恍恍惚惚的答到:

男青年:吁…我说你啊长成这样还臭美,不怕被雷劈吗?快说说的坏消息吧,比你这个好笑

二十三点,主持人乔波。

“我把岁月写成了情书,

女青年:呵呵,老娘失恋了啊,我发现啊,人只要失恋,就可以在短期达到减肥的目的,你看我的腿是不是细了

我开始写信,给众人口中的波波,告诉他我的故事,希望有一天,在收音机旁可以听到乔波用那富有磁性的声音读我的来信,希望我可以在黑暗的角落里听着自己的故事,泪流满面。

有人却把它撕碎,扔下了山谷。”

男青年:额,这样不太好吧,我怕一不小心看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信始终没有出现在乔波主持的节目里,一天天的过去,我开始焦虑不安,于是我频繁的给他写信,一次又一次,我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在乎他,甚至不惜一次又一次的回忆那些过去,那些刻在生命线上的东西。

宋琦愣了一下,知道他又想起了那个离开的她,于是没有了再接下去的理由,随手拿起一张单据交给王钰说:“咱俩上个月,以为工作失误,被罚款了,一人200元,今天下班之前必须交到领导处,逾期翻倍”。王钰猛地收回了前一秒还在游走在思绪,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刚才的失态,他紧张的喝了一大口桌上的龙井,差点被烫死,但在徒弟的面前,又不想继续失态,活生生的吞下了那一口难以下咽的开水

女青年:滚!

日子久了,一切都那么平淡,我依然笑着对待从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人,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天气渐渐的寒冷,人们开始穿着臃肿的衣服,慢慢的,慢慢的……我中断了写信给乔波的习惯,因为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我没有理由给一个不认识自己的人写信,而且,二十三点的守候已经不是乔波,那个我熟悉的声音一点点地消逝在我的耳朵里,幻化成心中又一个值得铭记的回忆,佝偻成一个很小的体积,压缩在心里。

那口开水就犹如王钰的现状一样,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一步步将就,忍耐着,默默的承受着。就像当初清秋离开他一样。

男青年:请允许我采访一下你吧,请问莜莜小姐

没有乔波的日子里,我开始拉上窗帘,关了灯,在电脑里敲击文字,现在是十二月了,很快就是新年了,窗外灯火通明,热闹繁华,而我静守在我的暗夜里,享受着自己的忧伤,还有撕扯伤疤带来的痛。其实时至今日,面对昨日的有伤我已经学会了平淡地接受,除了接受我又能做些什么呢?电脑里出现了一行文字——“把所有的悲伤摊开来体会,就像梦里花落一样,没有声息,不留痕迹。”于是,我的生活里出现了另一个人,他叫“忘记”。

他只能跟着风走,

女青年:你才小姐呢

新的一年我几乎都没有出门,只是偶尔写些小文章寄给报社,然后再去拿我的稿酬。其他的时间里,我会和那个叫忘记的年轻人交谈,然后到二十三点准时旋开收音机,听那个永远都固定不变的频道,只是,他再也没有传来富有磁性的声波。

把孤独寂寞当自由。

男青年:莜莜少妇,不对,莜莜姑娘,你还相信爱情吗?

生活就是这么单调的进行着,循着它固定不变的脚步。

图片 5

女青年瘪瘪嘴,望向四十五度的天空,露出标志性的笑容:当然相信啊,说不定以后我会闪婚,遇上个有感觉的人就嫁了……

图片 6

-2-

图片 7

他歇斯底里的打出了很多文字,他说依依,你别离开;他说依依,对不起;他说依依,我吓到你了。我坐在椅子上,周围是无尽的夜,只有电脑屏幕发出幽幽的光,照在我脸上,我说我没事,然后他下线了。

时钟指向18点,马路上的人群开始熙熙攘攘,写字楼里的白领敲完最后的文案,关上电脑,融入了夜色中,灯影落在肩上,高跟鞋的敲打声回响在归家的路上。

所以呢,期待还是要有的,说不定哪天就出现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都在听忘记的故事,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他我自己的故事,而那个听我讲故事的人已经永远消失了,也许这就是命,我的生命中注定会有这样的盘旋,这样的绞缠。

沧州的1O月秋色已经很浓了,路旁的梧桐树几乎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北方的城市,气温在下降。

时过境迁,女青年已经嫁为人妻,而男青年依然孑然一身。

不知不觉,日历已经翻到了那个带有黑色叉叉的地方,我走出了那个很长时间没有离开过的地方,锁上了房门。一路上我依旧笑着对待从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人,然后他们奇怪的看着我,也递给我一个奇怪的微笑,也许这就是礼尚往来,你给别人的笑也好,哭也好,善也好,恶也好,总会一报一报的还回来。

图片 8

Part2

去往墓地的路上,永远刮着凛冽的寒风,不知是老天故意把墓地建在这个常年寒风的地方,还是这里因为墓地的存在,才刮起了不朽的风。

王钰和宋琦并排走在小路上,他们刚刚从餐厅出来,这是王钰第一次请宋琦吃饭,点了她最喜欢的驴肉火烧。看着她吃的开心的像个200斤的孩子一样,王钰第一次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呵呵,原来,都是一样的啊,都是吃货变的猪精女孩儿,他不由得想起了清秋,她也是喜欢吃这个的,只不过,她不喜欢加老汤汁,她爱干净,怕汤汁粘上嘴角,她会吃的斯斯文文,安静优雅。

你像一只风筝,而我是放风筝的人,虽然线在我手中,却永远掌控不了你远飞的方向,因为你在空中,随风不随人。

远远的,爸爸妈妈的坟前有一个黑色的背影,肃杀凄凉,我走过去,静静的看着他,他似乎知道我的到来一样,静静地说了一句,你来了。然后丢下还处在迷蒙状态下的我,大步的走开了。我想喊,可我喊不出来,我想追上去,可却迈不开脚步。只留下一束百合花,和墓碑上灰色的笑容,在我的眼眶中模糊成了一幅水彩画,不知是谁在这幅画纸上泼了一捧水,一捧冷水,迅速的凝结成冰,冻在了心头。

一阵风吹过,树上的一片叶子落下她的了肩膀,王钰伸手拈走,攒在指尖转着圈圈,路灯下,晃动着一个不太规矩的圆,转过头蓦然间发现,宋琦的侧脸像极了那个她,对的,清秋,花落清秋的清秋。

再次和她相遇是在五年后的电影院门口,她一个人,我一个人。

一样的发际线,一样的马尾辫,

风把她的头发吹乱了,脸通红通红的,很想上去捧住她的脸,却在看见一个男人笑着走过来之后,硬生生把扬在半空的手收了回来,结果那人径直走向了我身后的一个年轻女子。

一样的眉眼,

像许多久别重逢的恋人一样,我们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好久不见。

一样的笑脸,

陌生而熟悉的问候,跨越时间的不将就。

一样有温度的指尖。

当初把爱情看得太过简单,觉着只要彼此是相互喜欢的,任何缺点都可以包容,任何想法都可以跟随,因为爱情是可以包容所有的,可两个人却在不知不觉中走散了。

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就在这一刻,王钰喜欢上了宋琦,分不清是清秋还是宋琦。只是知道有两个影子在相互的叠加,如同喝晕了一样,恍恍惚惚,但是他不能说。他喜欢她。

散开了六年之久,又被一场电影给吸引在了一起。

“这世间春秋,

像是两朵被风吹散的蒲公英,在偌大的世界飘啊飘,最后还是回到一个地方落脚,只为当初许过的约定。

算的上稀有,

虽然她那天是被闺蜜爽约了,而我却确实是一个人去的。

总得来讲,

像我们都不明白当初为何分开一样,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机缘巧合会让我们重逢。

却不及宋琦的一个回眸。”

而这一次的重逢,不会是上一次的后续,是一次新的开始。

图片 9

这一次,

-3-

风把你吹回到了我的手里。

一辈子很短,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做有趣的事。

我们的故事只有一次,请允许我孤注一掷。

当那些不言而喻的情愫滋生蔓延的时候,王钰突然觉得,原来世间上,除了日月星辰,旷野落雨,山川河流,烟袅湖泊之外,还有比这些更为美妙和摄人心魄的,那就是宋琦的笑,尤物般不可躲。打那以后,去公司的路途再远也不觉得辛苦,工作再枯燥也不觉无聊,哪怕又是因为工作失职,俩人的名字同时出现在罚款单上,他也觉得那是幸福。

Part3

他为她写诗,写很多很多的碎碎念。

好感是短暂的,爱情是永恒的。

从:“杜门一任稠鸠语,我有痴根不可医”到“樽前浪语锁灯冥,多情自我不干卿”从:“新痴未解做前痴,六载梦回时”到“长恨青丝遗世早,见怜新草旁灰生。”平平仄仄字里行间的尽是娇嗔痴怨,王钰说他最喜欢黄昏,黄昏的小路上,他们可以肩并肩一直走啊走,暧昧的灯光把俩人的影子缩短再拉长,冷风吹,紧闭的心门,就像等到了故人归一样,空气中有宋琦若有若无的香气,那是鸢尾花与小苍兰的叠加融合。宋琦的阿拉斯加,蹦蹦跳跳的围着俩人撒欢。

爱情就是把恋爱时所有的好感持续一辈子。

如果可以,他愿意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从春到夏,让世界是世界,他甘愿做自己的茧。

如果可以,他愿意变成一卷经文,有朝一日,用尽余生为她解读

如果可以,他愿意为她收了心,忘了过往,从此以后活的坦荡荡。

图片 10

-4-

也许我们这一路走来,相拥了太多来自陌生人的善意,不愿意转身就将它踩在脚底,也许是骨子里的多情和伤别离,很多的失去了,还在念念不忘,眼前的却没有来得及珍惜。

18年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王钰在深夜酒醉的时候,一张车票把他送到了他好哥们在北京的公寓楼下,昏昏沉沉的睡到天亮,白头接着睡了一天,迷迷糊糊的时候,总觉得宋琦就在身边,因为宋琦说过,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北京,她最喜欢的城市就是北京,喜欢后海的嗨,喜欢三里屯的媚,喜欢亚运村积极向上,喜欢后海清酒吧里点缀着红樱桃的天使之吻和淡淡柠檬味的梦幻勒曼湖,吹着北京夜里的冷风,王钰走遍了那些宋琦喜欢的地方,最后在后海的酒吧点了一杯威士忌和天使之吻,碰杯之后,替宋琦喝掉了她喜欢的鸡尾酒,只留下那个殷红的樱桃在灰暗的灯光下散发着神秘的光芒。

酒吧里有人动深情在唱:

“让我困住城市里纪念你

让我再尝一口秋天的酒

一直往南方开,不会太久

让我再听一遍,最美的那一句,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

图片 11

-5-

走你走过的街算不算重逢,喝你最喜欢的星巴克焦糖玛奇朵算不算亲吻?吹你吹过的风算不算相拥?

王钰在北京待了几天之后,
在一个飘雪的傍晚回到了沧州,那一夜,风格外的温柔,约出来宋琦,的烛光摇曳的清吧里,他为她亲自点了一杯缀着樱桃的天使之吻,他为自己点了一杯伤感的遗言。她们交换着杯子,品尝着个中的滋味,就像你不懂我的深情,我不怪你的娇嗔一样。

图片 12

他把从北京带回来的龙猫和阿狸玩偶送给了宋琦,宋琦笑的完成月牙的眼睛里,盛放着星辰大海,闪闪发亮。那一夜的风吹的特别坦然,从没有过的轻松。

那句我爱你,没有说出口。

却许了她一场想见如故,眉目成书。

他爱她,像待了很多年故人的老城门

茕茕孑立。

后来王钰给我说,是宋琦让他彻底从很久之前的那一段感情里面走了出来,他才能彻底的忘记了清秋,把他们之间彼此的伤害,彻底的散落在了风中。

而对于清秋,他只是喜欢却不再爱她

像钗头凤搁下的最后一笔

痴怨成疾。

图片 13

文:傻的可以

微信QQ :360193904

常驻网站:海崖文学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