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起来全身洒满阳光的男孩子叫什么名字,直到十月的开端

我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次用文字来思念,好像也就只能用如此方式来宣泄自己的情感。

  早在很久前就听你说,想来南城,陪我一起生活,只是碍于现实环境,一直没有兑现,直到十月的开端,你结束了三年在江浙的工作,拎着一箱行李,以旅游的形式,一站一站向我靠近。
  
  十月,一个美好的季节,让人心生感恩的同时,连同感伤一起带来。与你相遇之前,是惊喜,相见之时,是心欢,相别之后,是悲凉。也许,每一场重逢过后,都是一个人品尝悲喜的酸甜,繁华落尽,双眸湿润。
  
  锦秋,你从火车那头伴着温煦的日光,款款而来,而我在这端,以望穿秋水般的姿势,像是盼了几个世纪,终于在中秋节后得知你已在广州,一个在我隔壁的城市。
  
  去东莞总站接你前,我特意在房间里喷了一种味道较淡的香水,怕你刚从颠簸的车上下来,一时会受不了,以便缓解疲劳。我知道,文字中的你,是婉约,柔美型,想必,现实中的你,也是如此吧。
  
  别的城市已经都进入秋的萧条状态,天气也渐渐转凉,唯独广东的脚步慢一拍,还在延续着夏日的炎热。接到你的信息时,我正顶着骄阳赶上公交,虽然只有一站的距离,心里多少还是会产生激动。
  
  人潮汹涌的车站,要找一个人确实不易,尤其是对于我这种个子不够高的人来说,更是难事。兜转了好几圈,才在两旁的树荫下看见你,一身黑色着装,发型是我在相片上看过的模样,发丝偏向一边,我喜欢看你的眉和睫毛,淡淡的,笑起来的时候,眯成一条线,脸上还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虽然站在离你不远处,心,却已深陷。
  
  你的声音,还是那么轻柔,仿佛一用力,就会破碎,网上的你和眼前的你,还是有不同的一面。人常说,越是坚强的人,越是脆弱,无论是心灵还是表面,只有在乎她们的人才能看见两面。而我,很幸运,成为这些人中的一个。
  
  佩佩说,你天生就是让人捧在手心来疼的女子。开始我总是不愿认同,因为你的坚强,在我看来,更适于保护别人,有足够的踏实和安全感。然而,与你相处的这几天,我不得不相信这句话。你,能上厅堂,能下厨房,该果断时绝不拖拉,该温柔时几乎没人能够抵挡,其实,我想说,你真的不用那么强大,做个小女人,或许,更容易握紧幸福。
  
  与你十指相扣的时候,恰巧微风从耳边吹过,路边的树叶摇曳枝头,眉间涌现一种无法言喻的心情,说不清是喜欢还是欢喜。
  
  乘着电梯,走到超市的二楼,你被一家金银首饰的店面吸引,进去转了一圈,看中一款项链,纯银,白色的,左右是两个半边张开的翅膀,中间是一颗心形,像极了天使,两边守护着。站在一旁的我还在暗想,你的眼光不错,挑选的东西都有象征意义,于是,也就那么傻傻的看着你,顾自发笑。你为了不让我看出破绽,把项链戴在佩佩颈上,两人在窃窃私语,然后自己又戴了看效果,镜子里的你,化了淡妆,气色俱佳,恬淡中略显优雅。
  
  你满意的点头之后,让服务员打包起来,结账,没想到国庆还有礼品送,一套情侣杯子和一条毛巾,你开心的模样,就像小孩子,乐呵不行。也许,这就是你纯真的一面吧,孩子气的你,如此善良,可爱。
  
  在准备离开的时候,你突然拦截了前方的路,把项链解开,移至我的方向并说:来,妞,给姐戴上看看,祝愿你早日找到那个守护你的天使。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佩佩和月儿把我定在原位,让我动弹不得,你顺势双手绕过,将项链紧扣在我的脖子上。
  

图片 1

没想到从相识到现在,你的一切都那么难以挥之不去。我们之间总是隔着一层薄纱,走近却走不进,关心却关了心。

图片 2

我的信

其实你就像疾驰的火车,每到一站都会停靠,而我就是其中一个小站。我知道你在部队的一切是常人无法体会的苦痛,训练、寂寞、思念日复一日。不说与世隔绝,就说军旅里的竞争也得心力交瘁!何况你又是一个不让妈妈操心的孩子,自己又是一定要力争上游的人。你刚走的那两年我的心是被掏空了的,也被带走了。我记得那是刚上高三的青葱岁月,高考也就成了我必须做的事。心已空,能用得上的也就只有脑子。还好上帝还有怜悯之心,可怜我这个对情痴呆的病人!你偶尔会打个电话过来问好,有时候是两周一次有时候是一个月甚至是好几个月才联系。可是这样我也很满足,因为我们是朋友,好朋友……

  我低下头,看着闪闪发亮的项链,嘴里的话还没有吐出来,只听见你说:什么都别说,只要你好好的,我也就安心了。
  
  抬头,刚好迎来你的目光,对视,无语。什么都别说,一切放在心里,你知,我知,便好。有些话,真的不适合说出口,煽情的语句,我放在离心最近的地方,为这份情珍藏永久,为你,留守一寸心灵净地。
  
  守护的天使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个谜,也是一道无法解开的方程式,毕竟,没有心的人都是这般薄凉。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想你们过的比我幸福,我想,我会是世间最快乐的女子,为你们的幸福而欢乐着。
  
  你在的这几天,每逢半夜时,都会潜意识的帮我盖好被子,有时候我会惊醒,而故作继续昏睡,你在迷糊中喃喃自语,随意扯了一个被角搭在身上,片刻之后,我蹑手蹑脚起身,把被子顺了一番,给你盖上。彼时的你,是半睡的状态,而我是清醒的。如此细微的动作,你和佩佩都是一样,深夜还担心我会着凉,这样的女子,是多么可遇而不可求。
  
  向来很少看到你有沉重的心情,三天的时间,你一直在努力保持微笑,即使是刚刚经历过残忍的现实蜕变,你还是笑靥如花的面对我们,面对每一个明天。让人心疼的女子,总是有太多的隐忍,而其中的苦涩,都被遗忘在欢笑背后。
  
  相聚的时光,总是嫌太过短暂,转瞬间,又是分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又迎来了一个新生的日子,挥手告别昨日,无论是泪水还是幸福,我们都已经走过,你且记得,天涯或是海角,你都不是一个人就好。
  
  原以为,你也会用微笑的形式来面对这次的暂别,却不料,走的那天,你的脸色极差,从前一个晚上就开始一次又一次的叹气,最后,连我也忍不住“唉”了一声。
  
  东莞这座城市,有你太多的过去与未来,也有太多的记忆与牵挂,你还是舍不得离开,舍不得放下,如果真的不想走,那就留下吧。流浪的人生,没有一个停靠的港湾,就像心没有方向,走到哪都无法安定。
  
  我拍了拍你的肩膀,留下一个背影,转身,消失。亲爱,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一路上多保重。
  
  十月的遇见,像极了深夜的昙花,开了一瞬,乱了一生。刹那间,我仿佛陷入漆黑处,触碰不到光明的边缘。只因离人泪,冷落了整个清秋。
  
  十月的遇见,像颈上天使的翅膀,我知道,你会一直在我身后,默默陪我走过似水流年。
  
  十月,遇见你,真好。

我把信放在这里。我像一个看多了童话的小女生一样,把我写给你的信一封封放在厚厚的计算机专业词典后面。我知道你习惯来这里查资料。我希望有一天,你在拿起词典的同时,能够看到这些我写给你的信,从我认识你开始,我写一封就放在这里一封。我希望,你看见这些信的同时,能明白我的心。大一开学的时候,我认识了你。你急匆匆地跑来图书馆,撞掉了我满怀的书。你一边狼狈地帮我拾书一边着急地道歉。我安静地看着你把书放到我手上,然后对我一笑。那一刻,所有的阳光就这样洒在我的眼睛里。我不知道怎么打听你的名字和院系,我不能跟其他人说,刚才撞掉我的书,笑起来全身洒满阳光的男孩子叫什么名字。所以,我只能选择跟着你进了图书馆的阅览室。在那里,你拿起一本厚厚的计算机专业词典。我想,你也许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可是如果现在我贸然走上前去问你,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会不会被你当成不矜持的女生?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以前我不相信的,可是现在我相信了。遇见你的第一天,我就知道,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这种事情.

终于三年后你休假回家,我们见面了,这种感觉很是奇妙。原来我们跟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现在却要强颜欢笑像个演员一样演着我们的友谊。我很讨厌这种感觉这种心情!我宁愿我们是陌生人,不见亦不念!

我在想我们为什么成为不了陌生人?你为什么要给我那么多暧昧的信号?一个目不转睛的眼神甚至是一个吻!我竟然和你接吻了!我不知道是酒精的麻醉还是寂寞的借口,之后的我们竟然表演得如此自然。那个吻究竟代表了什么?我不懂不问不吵闹。

我在这里整理那些我在翻计算机词典时偶然发现的信。

图片 3

我一直想知道,那个写信的女孩子到底是谁。她这么细心地把自己喜欢那个男孩子的心事用写信的方式记录下来,然后悄悄埋在这里。整整一大叠,厚厚的。

不得不承认这是我的错,是我自己的太在乎,放不下,这些年来只要听到关于你的消息我的心跳就不自觉的疾速起来,也正因为这样你喜欢上了我,喜欢上了喜欢你的我。但这不是爱!

图片 4

等待是最劳累的事情最熬人的事最磨人的事。五年的追赶却也搭不上你的车,因为这里终究不是终点,只是一个休憩的小站!

要不是那些架子多年没有人光顾,也许我也不会发现那些信。要不是我需要查阅这些古老的计算机名词,我也不会发现这些信。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我终于明白赶不上的车就别追了……

我没有一次性把信看完,因为我需要长时间的休息。

我刚在旅行中经历了一场车祸活下来简直是万幸,只是我的体力已经大不如前。当日我准备去九寨沟游玩,乘坐的大巴却翻下了山崖,五死二十几伤,我的脑袋受到撞击,而且手腕骨折,整整掉了两个月的石膏。

五个死亡的人当中,有一个是我们学校的女孩子。那天,我看见她的妈妈一路疯跑到手术室里,撕心裂肺的哭声就这样回荡在医院的走廊,显得格外凄凉。她的妈妈一直不让医生把遗体送到太平间去,推车就在我身边僵持不下。**在墙上,看着盖在女孩子脸上的布滑落下来,年轻的脸就这样呈现在我面前。

如果脸上没有血污,她应该是个清秀好看的女孩子,那双眼睛笑起来肯定如水一般温柔。细软的头发长长的,安静地垂着。可是,她就这样永远睡着了,再也醒不来了。

我有点于心不忍,只好用唯一健康的手拉住她几乎发疯的妈妈,让医生把女孩子送到太平间去。可是,我不知道一个的女人力气何以如此之大。很快的,我被她推开了,她哭喊着追着推车而去。

凌七七在我住院的时候曾经来看过我,她是我唯一的女性朋友,漂亮而尖锐,成绩和我一样优异。也只有她才配得上做我的朋友。因为我们是同类的人,总是站在最高点,眼神带着不屑。

七七淡淡地看着我,然后说,你知道吗?死去的女孩子才念大一,真是可惜了。七七的悲伤和欢乐一般不表现在脸上,所以她是冷淡的。

我也觉得那个女孩子的确可惜,不过她对我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那种情绪很快过了,也就消失不见了。

曾经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学校的女孩子就这样死去了,可惜我还活着。伤好出院回到学校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词典后面的信,那是一个女孩子所有的心。

我的信

今天的你穿着蓝色衬衫,显得那么精神。其实,我幻想过无数次能主动和你搭讪。可是,我没有这种勇气,我只能偷偷看着你漂亮的眼睛和寂寞的微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要翻那些厚厚的计算机词典,你肯定是个爱学习的男孩子。不过,这样,我才能把信藏在你经常看的书的后面。我真希望你有一天能发现它们,然后你能明白有个人是如此如此地喜欢着你。从认识你开始,我记得你还跟我说过一句话。那是9月21日,我记得很清楚是那天。你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对我说,同学,你的东西掉了。就是这样一句话,竟然让我如此满足。可是,我真的希望有一天,你能过来喊出我的名字,然后问我,能不能认识我?你把东西递给我的时候,又冲着我露出那阳光一样的笑容。我呆呆地看着你,没有说话。我想你是不认识我了,不认识我是谁,忘记了在开学不久的某天,你曾经在这里撞掉了一个女孩子的书,同时也撞掉了她的心。是不是你经常地接受到这样的目光,所以你只是无所谓地微笑,把我的东西放在桌上,然后转身离去。我的心如同坠机一样直线下降,一种烈火中的寒冷,让我忍不住打颤。秋季明媚的阳光洒在我的桌子上,是温暖的。不过看着你的背影,我的眼泪就这样打在图书馆的木头桌子上,永远永远干不了。

我在空闲的时候继续看这个傻女孩的信。我想,我应该帮她找到那个她喜欢的男孩子。我要把信交给那个她喜欢的男孩子,然后对他说,你丢掉了一颗多么玲珑的心呀。可是我们系里有那么多男生,到底谁才是她喜欢的人呢。我坐在图书馆的时候,开始注意走向计算机词典书架的人。有些许人走向那里,可是,没有一个人如她形容的那样,笑起来总是阳光灿烂的味道。他们只是为了应付考试,拉着一张临近考试而苦傻的脸。下课的时候,凌七七对我说,教授让我到他的办公室去。凌七七说程莫,你别被教授几句话说动了而准备读学校的研究生,你还去美国不去?说话的时候声音高亢,让人不能忽视。我哈哈一笑,向教授办公室走去。教授晃着他花白的头发问我,程莫,你真的打算放弃保研了吗?教授是北方人,说话都带着卷舌,声音有点滑稽可笑。我说是的,已经放弃了,就是放弃了。剩下的话我几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我程莫用了2年的时候考了GT,用了将近半年的时间申请,现在车祸大难不死,哈佛的OFFER也许马上就会来。难道您只让我上个本校的研究生吗?教授看着我深深叹气。我的眼睛却偷偷溜出窗外。阳光明媚地洒在教授的桌子上,我想起了那个女孩子信中说的场景,她望着自己喜欢的人的背影,眼泪就这样打在阳光里。我的心竟然微微抽痛起来。难道,那个男生真的不明白,那个女孩子的心吗?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我看见凌七七在等我。她望着我骄傲地笑,我也笑。我们才是同样的人。我曾经想过我未来的爱情,我身边的女孩子应该像凌七七一样,骄傲而优秀,在事业上游刃有余。只是,像七七这样尖锐的女子,会甘于在我的身边,而不去展现她身上如孔雀一样的光芒吗?我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我爱的女孩子是写信的那个人,那么我会不会幸福一点.

我的信

图片 5

我在图书馆里看完了《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你坐在我上方的位置上,趴在那里好像已经沉沉睡去。现在已经十月了,这样趴着会不会感冒呢?我真的很想拿件衣服披在你身上,然后告诉你,注意身体。可是我依然不认识你,不知道你的名字,只知道你是计算机系的。我也不能像书中的女人一样偷偷喊你“亲爱的”,因为我们从开始就没有任何交集,没有身体或者言语上的任何交集。只是,在我大一生活开始的时候,你撞翻了我的书;在9月21日哪天,你捡起了我丢失的东西。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可是,如果有一天,你收到我的信,你会不会嘲笑,这样愚蠢的女孩子到底是谁?或者你只是把信往旁边一扔,说是谁或者谁,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现在,我真想过去把你喊起来。感冒的滋味真的不好受,闻不到任何气味,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喉咙都是干涩的,苦苦的。感觉上,和暗恋你的味道一样。你也许镇的不懂得这种感觉,可能偷偷看你的女生实在太多了。太多了,你也就坦然接受了那种目光。你依然不明白一个女孩子的心。我真想走过去把你叫起来,我在心里下了无数次决定,装作不经意碰到你,然后把你吵醒。我终于下定决心站起来的时候,你却醒过来了,抓抓头发继续看词典。或许我又浪费了一个认识你的机会。不过,我告诉自己没关系,只要你好好的,整个世界都是阳光明亮的,明亮得如现在的阳光。

我甚至想过,她信里的那个男生是不是我?不过我想不太可能,我戴着将近500度的近视眼镜,笑起来也没有阳光的味道。我没有她信中说的那么温情。我讨厌温吞的东西,我是飞扬的,走起路来从来目不斜视。我的成绩名列前茅,一般来说,拿到哈佛的OFFER不成问题。曾经有人说,程莫为什么找不到女朋友?那是因为除了凌七七外,全校的女生踮起脚尖也触不到他的袖子。对于这样的评论我笑,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我的骄傲已经深深扎在我的骨子里,改不了。这样的我,应该给不了她温情阳光的感觉吧。今天,我鬼使神差地坐在那个女孩子信里所说的那个位置上。我想,如果她来了,我得告诉她,她的信在我这里。可是我没有等到那个女孩子,我等来了凌七七。她坐在我的对面,程莫,跟我去吃饭吧。七七美丽的脸上带着笑,但是口吻却是不容许别人拒绝的。她向来如此。我离开座位的时候非常留恋地看着那个洒满阳光的位置,也许再等一会,那个写信的女生就会来的。看我半天不动的样子,七七有点生气地拉着我向外走。走出图书馆,她面朝阳光,阴影留给我。她说,程莫,如果我们一起拿到哈佛的OFFER,你,能不能到我的男朋友?我吃惊地看着她。凌七七转过身来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对我说:程莫,我喜欢你。

我的信

我终于知道了很多事情。比如你的名字你的年纪和你所有的一切。在十二月的阳光下,我忽然觉得如此寒冷。我不能接受你很快就要离开这件事情。为什么上天要开我如此玩笑,让刚上大学的我,遇见马上要离开的你?你依旧每天去图书馆,很少有人陪伴,偶尔有一些男生女生问你问题。我在远处看着你,我在想,如果现在不上前去认识你,我是不是永远都错过这个机会了?可是就算我走到你面前了,你会不会连看都不屑看我呢?我想我一下子消瘦了许多,曾经想过的美好日子统统消失不见。什么是我想过的日子?如果可能,我只想坐在你的山地车上。像那些连续剧一样我的长发拂过你的脸,我一回头,就是你的笑脸。同学看着我忽然流出来的眼泪,很诧异地问,你是不是生病了?我摇摇头却又点点头。我指指我的胸口告诉她,疼,像穿了一个大洞一样,无比疼痛。

我在图书馆的时候,接到了七七替我拿的哈佛的OFFER。她晃着自己手上同样的OFFER,美丽的脸有着胜利的笑容。她走到我面前对我说,程莫,说你爱我。七七就是如此。和那个写信的傻女孩子一点都不一样,七七是自信的,说爱都是那么直接。七七看着我,程莫你怎么了?我一直觉得你从车祸后就变得不一样了,老爱发呆。我微笑,什么都不回答。低下头拆最后一封信,这就是最后一封信了,不知道她是不是认识了自己喜欢的男孩子,然后两人幸福快乐地在一起。可是忽然,我的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失落。再也看不到这样的信了,这信到底是一段感情的开始还是结束呢?我不知道。可是这种失落到底是为什么呢?是为了再也没有了的信,还是那个可能找也找不到的女孩?我也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

我的信

程莫,计算机系01级1班,大四,放弃保研,哈佛是最终目的。

程莫,传说中的计算机系第一大美女凌七七爱着的男生。

程莫,大家口中全校女生踮起脚尖来都够不着他袖子的男生。

程莫,我眼中全身洒满阳光习惯在图书馆看计算机词典的男生。

程莫,我爱的男生。学校的BBS上有程莫发的帖子,他想在元旦去九寨沟玩,正在寻找同路的人。

程莫说,他喜欢雪,喜欢那个飘满白雪的九寨沟,那种洁白无暇的地方不是人间能有的,那是上天所赐的。

程莫说,以后他的爱情,应该是在一大片雪之中,他会在一片片雪花纷飞的地方遇到他心爱的人。

我真想看见那一片片雪花飘在他的身上,看见他阳光的瞳孔里映出雪花的样子。我决定跟他一起去九寨沟了。在大雪纷飞的九寨沟,我要走到他面前,对他说:“程莫,我是颜小荻。程莫,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我愣住了。七七不停地喊,程莫程莫,你怎么了?我忽然发疯一样站了起来,跑到资料室,找到了我车祸当日的报纸。刊头用大标题写着“旅游巴士翻入深谷,五死二十伤,其中一颜性死者系成都X大学学生。”我的指间在摩挲“颜”字的时候,不停地颤抖着。耳边好象传来一个女孩子的温柔声音:程莫,我是颜小荻。程莫,你知道,我喜欢你吗?我想起当她的遗体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她妈妈跟医生争持不下的情景。是不是上天安排的事情,让她在最后时刻路过我的身边?可是,我却把她推开了。连她死了,我都没有给过她一个机会。我的眼睛忽然流下了许久没有流下的液体,我哽咽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机警的资料室都充满着我哭泣的声音。我的心剧痛无比。我是我的心痛,小荻可以感觉得到吗?展转地,我终于来到小荻的墓前。我第一次清楚地看到她的模样,细软的头发下是无比温柔的笑。但是,我们终究还是错过了。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从前一样相应的时间地点人物去挽救。我终于明白了,最终的最终,在这个故事里,我,只是,路过幸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