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美的童话也只是过往】,洁白的云朵在空中悠悠地飘着

    终于,我们还是等到了那一天。
    那年夏天,我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傻小孩,不知道什么是情,什么是爱。直到遇见了你,我才明白。原来这就是爱。
    初春的阳光总是那么温暖,照得我全身暖烘烘的,脸上也浮出太阳般的笑,虽然我笑起来不好看,但是我还是喜欢笑,因为我相信妈妈说的只有笑才能让人变美丽,变漂亮。我很相信我妈妈的话,因为我没有爸爸。
    同学们都说我是个怪咖,喜欢的东西老是很怪,可能是遗传了我妈妈吧,妈妈也喜欢很怪的东西,比如村里的人们都不喜欢毛毛虫,但是我妈妈特别喜欢,还老是研究虫什么的,说虫虫其实很可爱的,我也这样觉得,其实虫虫不恶心,是很可爱的。妈妈说什么我从来都不会反驳,总是觉得妈妈的话永远是对的,永远都不会错的。
    我们班最好看的男孩就是秦卓然,他不仅长得好看,而且成绩很好,这种品学兼优的男孩谁不喜欢,可我就是不喜欢,说了我是怪咖吧,嘻嘻,我有喜欢的男孩了,他叫云陌,他长得没有秦卓然那样出众,但长得也是算好的了,很白很孩子气,这是我的菜哦。
    秦卓然坐在我的左边,而云陌刚好坐在我右边。云陌老是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我老是找他,而他对我却是不理不睬。比如我帮他抄作业,他一句谢谢都懒得说,当他看漫画时,我老是通风报信,他总是一副不屑的样子,还有上次他带手机,上课时一条信息打破了沉默,是我帮他顶了,我把我的手机交给了老师,可是他并不稀罕,他还说了一句令我痛心的话,“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用心,我知道你是希望得到我的关注,以后,你不用帮我做那些我不需要的帮助,会让我觉得很不舒服,还有,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不用把心思花在我的身上,不值得。”说完,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了,而我,前一秒还是倔强,后一秒就已经泣不成声了,是的,都是我自作多情,我是有多贱,让别人来骂我。

  
  再美的童话也只是过往,再美的过往也只是曾经,再美的转身终究是背影,眼睛忘了怎么哭,左心房的空缺,右心室的等待,左手写我心,右手断我念,泪水留心间。
  ——左左
  【再美的童话也只是过往】
  那年他5岁,我7岁。那年爸爸离开大山两年了,他说等存够了钱我们一家就可以快乐的生活着,不再担心随时会失去谁,我将信将疑的守在村口的方向,一天一天……每月都会有穿绿色衣服的叔叔送过来包裹,然后是每天吃不完的药,似乎只有和阿佑在一起的时光是开心的。记忆中弯弯曲曲的山路,一路跟随我磕磕碰碰成长起来。那时候的我有着一头淡黄稀松的头发,www.haiyawenxue.阿佑总是一脸羡慕的说他也要黄色的头发,总是追着我喊我“大媳妇儿”。那年我高了阿佑整整一头,他像个小跟屁虫一样粘着我叫他“小老公”。
  那年他7岁,我9岁。当妈妈抱着爸爸的照片回来的时候,我知道我的梦永远破灭了。妈妈告诉我说我们有钱了,足够买好多药,足够我们搬出大山生活好多年。我知道有些失去的再也不会回来,似乎我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个包袱。记得阿佑跑过来伸开小手抓住我说:“左左,以后我罩着你。”那句话留在我记忆中很多年。只是我没有哭,在阿佑看来似乎是他的话抚慰了我弱小的心灵,其实很多事情他不知道……我发现我好像从出生就不会哭,只有我自己清楚自己多么的不同,只是这种不同我有多厌恶。妈妈说我可以活着,是爸爸九泉之下最大的安慰。那年我还是高了阿佑半头,阿佑不再喊我“大媳妇儿”。
  那年他8岁,我10岁。妈妈说赔偿金已经拿到一多半,我们可以搬出大山,我知道都是因为我,爸爸才……如果没有我,他也不用出去,更不会有那场意外,妈妈也不会经常躲起来哭。我总是用最美好的笑容面对每一个人,阿佑说我笑的多么好看,只有我清楚,我不知道今天的笑会不会是每个黑暗来临前最后一次绽放。那年我高了阿佑一头,妈妈高兴的说这是她和爸爸最欣慰的事情。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看东西越来越不清晰。
  那年他10岁,我12岁,我还是高了他半头。阿佑说我是水一般的女子,大大的眼睛他似乎永远也看不穿。阿佑说,左左是本书,他说不明白为什么我摔倒了还不会哭,他要用尽一生把我来读。阿佑说,左左你的头发好软好漂亮,就像金发的小公主。阿佑说这些话的时候,认真的表情看在我的眼里,锁进了我的心里。
  那年他15岁,我17岁。阿佑喜欢牵着我的左手,他说,左左,你的心脏住在左边,我牵着你的左手只是为了靠近你一点。我聆听着阿佑的每一句话,多想把他的容颜印在我的心里面。那年的阿佑,足足高了我半头,打趣的开始喊我“小媳妇儿”。
  那年他16岁,我18岁。我开始带着大框的眼镜,阿佑说,左左带着眼镜的时候,多出一份成熟,只是在他看来,我的眼睛开始变得空洞,定要我摘下来好好看看。我说我近视却不弱智,最终我还是没有拗过阿佑。果不其然,阿佑说我把他拿着的苹果看成了桃子,我们打闹着笑笑而过。我说我是故意的,弱智阿佑这点你都看不出来。天知道我却打心底越发的着急。也许我该早点离开的,或许我还是躲不过宿命的捉弄,只是想到可以和阿佑多腻歪一天,我打心底满足。
  那年他17岁,我19岁,阿佑高了我整整一头。阿佑的话飘在我的脑海,他说我一定要记得,等他22岁的那年他要娶我,我是他永远的“小媳妇儿”,
  让我等他长大,为了那天他会努力长高,事实上在14岁那年他早已高过了我。阿佑不知道我眼底浸满淡淡的伤,我的眼前只剩下黑乎乎的影子。
  那年我19岁,我搬出了大山,来到很远的地方,这里面有很高的楼房,却没有了弯弯的山路,没有了阿佑,我知道阿佑会留在大山,他说过的他要让山里面每一个孩子都走出大山,为此他愿意永远呆在山里面默默的像他父亲一样送走一批又一批孩童,曾几何时,我也幻想着阿佑牵着我的手,从黑发到白头。妈妈悄悄的抹着眼泪,我的耳朵可以清楚的听见,她每一句话,音调的变化,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或许我该保护我们的爱不再受感情的伤害,默默离开,永远消失在人海。我让妈妈把写好的卡片收起来,她说我写的字越发的歪歪扭扭,我知道已经看不清我写的什么了,只是一味的撑着。每次提醒她开头写阿佑,落款写上左左。她凑合的抄了一遍寄给了阿佑。我清楚的记得阿佑喜欢我这么喊他,他讨厌别人喊他方子佑,小时候大家经常喊他“疯子佑”,他和他爸爸一样“疯”,希望把毕生精力投给青山绿水间的教育事业。
  【再美的过往也只是曾经】
  那年我20岁,我写了一封长信给阿佑,告诉他这个地方的男孩比他好看,比他高。我告诉阿佑我发现我爱上了那个男孩,他和我同岁,那个男孩也说22岁的时候娶我。
  我不断接到阿佑的信,让我等着他,他要娶我,在他22岁之前不允许他的“小媳妇儿”随便嫁。每月我仍会让妈妈代写很多的事情给阿佑,只是每次都“不经意的”告诉他我多么的喜欢那个说娶我的男孩。阿佑一如既往的担心我真的嫁了他人。
  终于我24岁了,我可以告诉阿佑我终于不是他的“小媳妇儿”了。那天我精神很好,我想写很多的话给阿佑,但是我发现我什么都看不清了,歪歪扭扭的字都写不出来,我想哭。
  阿佑:
  我最后一次叫你阿佑,从今以后你只能叫我林左左,不能再喊我左左,从今天起你只是方子佑,我只是林左左。
  方子佑,原来我没有那么喜欢你,也只是在零点后的时刻念起,如果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会是痛失的回忆?
  方子佑,如果我那么喜欢你,又怎么舍得只是让你变成回忆,如果我那么喜欢你,一个多小时熟悉的歌声在耳边响起,我只是无言的听着你哽噎的唱着,我没有那么喜欢你,只是悄悄擦去眼角的泪滴,我没有那么喜欢你,也只是没有再听过那么动听的歌声而已。
  方子佑,原来我没有那么的喜欢你,也只是心痛了没有继续而已,如果我那么喜欢你,再痛也会继续让美好的开始有个幸福的结局,原来我没有那么喜欢你,也只是在你忙的时候打扰了你而已。
  方子佑,原来我没有那么喜欢你,只是此刻又不争气的想起了你。原来我没有那么喜欢你,只是恰巧见证了你成长的足迹,如果我那么喜欢你,又怎么会不不知道你做的都是因我而起,怎么只是告诉你,一切只是让你变的更好而已,况且你也喜欢现在的你。
  方子佑,原来我没有那么喜欢你,也只是凑巧买东西的时候带了感冒药而已,原来我没有那么喜欢你,也只是恰巧人缘好将发烧的你带到药店而已。也只是陪着你在雨夜打着同一把伞回去,原来我没有那么喜欢你,不然淋湿的怎么是生病的你。
  方子佑,原来我没有那么喜欢你,不然怎么会因为几句话挣开千里看我牵着我过马路的你,我要是那么喜欢你,怎么舍得你丢我在原地,事实上你就那么径直的紧紧的拉着我不多说一句。
  方子佑,如果我那么喜欢你,只是恰巧在你喜欢我的时候遇到了你。和天空说好不再哭泣,告诉眼睛不要泪滴,原来我没有那么喜欢你。我告诉自己,其实我真的没有那么喜欢你,只是被你喜欢过,不会那么轻易喜欢上别人而已,现在你该知道我心甘情愿嫁给他。今天我决定永远远去,我真的不喜欢你,我爱的只是别人而已,从今以后你方子佑和我林左左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我喜欢的人揭穿了我的心事,这让我感到很不舒服,平常我看到他老是心砰砰的跳,可是现在,我却遗失了这美好的心跳声,代替的却是心慌。
    这几天,我一直郁闷,别人都已经骂了我,我不可能还死缠烂打吧,我想好好的一个人静一静,于是这几天我便闷在家里,天天就是观察虫虫或者在我家的田里捉蛤蟆,好钓龙虾。我最喜欢的事便是钓龙虾,可好玩了,就是蛤蟆难捉了点,那天到了放学的时间,我看见了秦卓然,他家离我家不远,所以我家的田成了他回家的必经之路,我现在谁也不想理,甚至是帅帅的秦卓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是很喜欢秦卓然,可能是因为他的成绩比我好吧,长得比云陌要帅。现在我看着他气不打一处来,便冷冷的说“臭小子,过来”。
    “我?”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就是你。”我看着他那傻样,指了指他。
    “哦”他走过来。
    “帮我捉蛤蟆。”
    “…”他有点无语了。
    “我说要你帮我捉蛤蟆,听不懂啊”我有点怒了。
    “哦”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怎么只知道哦哦啊”
    “…”他又无语了。
    “秦卓然,你真是个傻逼。”
    “…”他忍住了,不还口。
    “别人骂你怎么不还口啊”
    “因为骂人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这下换我无语了。
    “怎么了?”他歪着头,一脸无辜。
    “没怎么”看着他这样我突然对他升起了朋友般的好感,看着他开始耐心的帮我捉蛤蟆。“我想和你做朋友,行吗?”
    “嗯,好啊”
    “嘻嘻。”
    这几天他天天陪我捉蛤蟆钓龙虾,钓的龙虾我们很多都卖了钱或者吃了,龙虾在妈妈的熏陶下变的美味无比。他常常来我家玩,成了我家的常客,妈妈也很是喜欢他。
    有一天秦卓然来我家帮忙做饭,妈妈凑到我耳边说“未来他肯定是个好丈夫,嘻嘻”我突然脸红了,“妈妈,你要把我嫁给他啊?”说完我回到了房里,走到了全身镜的前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是红的,脸上浮出了羞涩的笑,哎,我真是个害羞的姑娘。吃完饭,妈妈叫我送秦卓然回家,我们刚走出院子,妈妈就大叫一句“好好培养感情啊。”听了这句话,我的脸又红了,妈妈,你怎么能让你女儿丢脸呢?丢死人了。旁边的秦卓然反而笑了,他笑得是那样好看,可是我对他的感情确提不上来。送他到他的家门口,他对我说了一句“晚安”,我也不知道意思,便说了一句“晚安”,知道不久后我才知道,“晚安”的意思原来是“我爱你,爱你”,他是在和我变相的告白吗?那我对他说的那一句“晚安”又是什么意思呢?糟了,他不会是认为我接受了他的告白吧?完了完了,要死了。虽然云陌拒绝了我,但我还是喜欢他啊。
    果然在不久后,秦卓然来找我,脸红红的,我不知道怎么了,居然想躲开他,可是在我转过身的刚好,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臂,我心慌了。
    “柳蔓蹊,我要向你说明白一件事”他先开口。
    “什么事下次在讲啊,我还有事要走了,拜拜”我找借口推脱了。
    “不管你想不想知道,那就是我喜欢你。”说完,他朝我相反的方向跑了,果然,我听到这句话特别反感,说“你不要喜欢我,我不喜欢你。”说完后我也跑了,为什么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我不喜欢的人就喜欢我呢?
    明天,我该怎么面对他,他又该怎样面对我呢?
    这天晚上我一直没有睡,想了一晚上。第二天,果然,我看到秦卓然看着我,我默默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避开他那炽热的眼神。这几天我能躲他便躲开,直到有一天上体育课,我因为来了大姨妈而不去上课在教室里休息,我附在桌子上睡觉,直到一直手不停的拨动着我的衣袖,我才醒来,我看也没看那个人一眼,便说“烦死了,别碰我。”那只手怔了一会,然后那人说了一句“是我。”我抬头,看到的是秦卓然的脸,我厌恶的撇了他一眼,说“哦,有什么事吗?”

图片 1

    一段干净透明的爱情,一个绝世温柔的少年。不论你的他是什么性格什么人,只要他视你如珍宝,就足矣。对吧?

图片 2

  再见,再也不见!
  ——林左左
  【再美的转身终究是背影】
  我的信到这里画上句号,似乎耗尽我所有的力气,我的心在这一刻憔悴泪如雨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阿佑的身影在我的世界变得慢慢模糊,后来我发现我看不清楚阿佑的牙齿是不是很白,我看不见阿佑说自己很帅到底有多好看,只是我知道,阿佑一定是我的心房不可以有的空缺。
  方子佑,我的阿佑,我那么爱你,直到午夜钟声想起都会念起,我那么爱你,如果时间允许我多停留一天,我就不会这么为难自己。原来我那么爱你,以至于不会再喜欢上别人。
  阿佑,我那么爱你,不舍得让你变成回忆,原来我没有那么喜欢你,只是勉强的告诉自己而已。我那么爱你,一个多小时熟悉的歌词在耳边响起,我流着眼泪不说一句,我多想让你牵起我的手,从黑发到白头。
  阿佑,我那么爱你,心痛了也在继续,生命燃尽了,我也不说委屈,不是美丽的遇见就可以上演幸福的结局。阿佑,我那么爱你,此刻又那么的想你无尽的黑暗吞噬我的世界,我那么爱你,又怎会那么自私,不能陪你到老,那么就梦断今朝。
  阿佑,我那么爱你,见证了你成长的足迹,我那么爱你,知道你每一分用心都是为了我而已,我逼着自己口是心非说着相反的话而已,也只是你没有听出来而已。我那么了解你,怎么不知道怎样你会心生芥蒂?
  阿佑,我那么爱你,我不会告诉你每一次都是我专程为你买了药而已,即使风雨,阻挡不了我的脚步。
  阿佑,我那么的爱你,从挣开牵着我过马路的你,你没有丢我在原地,径直的拉着我不多说一句,天知道我多么的舍不得你。
  阿佑,我那么的爱你,没有如果。我舍得你一个人远离,要知道,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外面飘着雨,犹如我的心在滴,过往的回忆,脑海中清晰,此刻我又想起了你,我看不见夕阳醉了你的笑,我看不见你唱歌专注的表情,我看不见我们的明天是下一个永远。你看不见我的思念,我的挂牵早已丢进了风雨。或许这一次我不再是包袱,从未有过的轻松此刻写满我的脸,只是我似乎已经用尽全力。
  窗台边的花,雨打了风刮,凋零了美好的年华,是我亲手弄丢了你,是我让自己只是活在你的过去,是我埋葬了我们的今天,让我成为了你们的过往,这一刻,我亲手断了自己的梦。
  床边空空的药瓶,写满我执着的念。眼睛忘了怎么哭,左手边的温暖,也只是残存到今天。奈何桥上,阿佑,我等着你诉说我所有的爱恋,来生,我想是你最美的遇见。

                                     一
    正值春三月,晴空万里,洁白的云朵在空中悠悠地飘着。
    小小的玉人儿一路跑进院子里,樱色的袖子鼓鼓囊囊,娇弱得好像随时都会跌倒。
    院子里安静无人,空旷的庭院中,一颗高大的杏树显得分外显眼。满树的淡粉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颤动,若有若无的花香越来越近。
    七、八岁的小女娃站在杏树下,高高地昂起头。粉雕玉啄的一张小脸稚气未脱,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略微有些迷惘。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好像蝴蝶挥动着的蝶翼。
    金色的日光洒进院子里,将杏花的花瓣照得几近透明。还有些明晃晃的光一层一层穿过枝条的缝隙,让她不由地眯住了眼睛。
    “浅儿。”一个苍老的声音自她背后传来。
    她闻声,立马转头,甜甜地唤了声:“外婆!”
    外婆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到了她面前:“你以后,就要同外婆一起住了。你父亲抛弃了你,你不怨他吗?”
    她乖巧地去搀外婆的胳膊:“浅儿不怨,浅儿喜欢外婆。”
    外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孩子,还是太小。倒是挺讨喜的,只可惜,她的命太苦。
    外婆眼中有一种她看不懂的异样情愫。长大后,她想起,那,大概是怜悯吧。
    看着外婆慢慢走进屋子里,她才从新转过身,走到树下。
    她的星眸中慢慢晕起晶晶亮亮的东西。她咧开嘴一笑。从小到大,她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花呢。她总是在家里被爹娘打骂,或是看爹娘打架,每天只能听见凄厉的叫声和无休止的争吵。她过的,是连饭都吃不饱的日子。
    娘亲死了,爹爹丢下一箱衣服,把她给了外婆,便跟着一个穿金戴银的女子上了马车。
    她晃晃脑袋,这些复杂的东西,她想不通透,也不愿去想。
    一朵杏花飘然而落,正好落在她头上。
    浅儿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问道:“你是谁?”
    她立马抬头,一个看起来差不多十五六岁的少年,左手扶着一根细枝,悠闲地坐在高高的枝头上。他暖黄色长袍的下摆边缘被轻柔卷起,皮肤吹弹可破般,脸显得有些苍白,却绝不无力。只因为,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澄若秋水,里面盛满温柔笑意,让人看了便在不知不觉中沦陷。
    在光影斑驳中,他看上去是那么的不真实。也是,这种纤尘不染的人,怎可能存在于人世?
    浅儿痴痴地看着,一时间竟回不过神来。突然,毫无征兆的,那少年就朝着浅儿面前的空地,跳了下来。
    那少年离她越来越近。他的衣袖在空中猎猎而舞,未束的乌发被风扬起,就这样,稳稳当当地落到了地上。像是轻盈的鸟儿,没有重量一样。
    扑面而来的是沁人心脾的花香,发丝掠过她的脸庞,痒痒的。他身上温暖的感觉,让浅儿十分想亲近他。
    少年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摸了摸她的头:“我叫夏末。你叫什么名字?”
    “浅儿。”浅儿终于回神,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哥哥,”她期待而试探性地问,“你是……神仙吗?”
    那笑容,那气质,那感觉,都是她从未见过的,绝非凡人所有的。
    “我是杏花树妖。”他毫无保留的回答,丝毫没有掩饰和欺骗。
    “你失望吗?”他又问道。
    浅儿看着他澄澈没有一丝杂质的双眼,并没有他预想中的黯然,反而更加激动:“怎么会!哥哥很温柔啊!”
    “温柔啊,”他若有所思道,“真是答非所问的奇怪答案。”
    感觉到头顶的重量被收了回去,她没在意:“那你每天都做些什么呢?”
    “守在这棵树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比神仙可差得远。”虽然是自嘲地说,但那笑意依然不减。
    “那不会很孤单吗?”浅儿睁大了眼睛,“不过没关系,我陪你。”
    小女孩信誓旦旦拍着胸脯,腮若粉杏,明眸若星,不知名的滋味在夏末心中慢慢增长,心底的柔软被触碰。和浅儿一样,她没有见过他这样神仙般人物。但也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几百年了,自己总是坐在杏花枝上,默默看着这冷冷清清的院子,人们来了又走。用繁密的枝条将自己隐藏,虽然,没人看得到自己。
    当然,他也是出去的。毕竟,他已经修成了人身。世间冷暖,人间丑恶,他无法改变,却依旧能在浊世保留心灵的一片清明。
    阳光照耀下,不比那少年的和煦微笑:“那么以后,我来守护你。”
                                          二
    宁静的夏夜,蝉鸣在小院里回荡不绝。浅儿靠在树干上,头枕在夏末的肩,一颗一颗的数着宝石一般镶嵌在夜空上的星星。

    “那一天其实我不是向你表白,而是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所以要对你表白作为惩罚。”他解释着。
    “哦”我心里得那一块大石头落了下来,可是又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那我们还是朋友吧?”他试探性的问我。
    “嗯,当然”我们微笑对视着。
    我们就这样一直到高中。当然,云陌也还是和我们同一所高中。没想到我到高中的时候还是喜欢着云陌,我心里总是不停的安慰着自己,以前那个样子肯定是太丑了,所以他不喜欢我,现在眉眼张开了,变得好看了,他一定会喜欢我的,于是在秦卓然的鼓励下,我又准备去向云陌告白。那天,秦卓然帮我约来了云陌,起先云陌还以为是大美女才来的,在看到我之后,转身就走,背影像几年前那样决绝,我的心又是一阵失落,我连忙追上去,问道“你为什么不喜欢,以前,我知道我不好看,但是现在,我变了。”
    他的脚步随着我的音止而停住,反过来,对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喜欢一个人不是靠漂不漂亮,而是感觉,我现在和你说明,我以前没喜欢过你,现在也不喜欢你,将来也不会喜欢你的,所以,你最好放弃。”说完了就走,走了几步,停下来,“如果再缠着我,你就小心点。”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声音在这里显得异常的凄凉,眼泪哗啦哗啦的落了下来,伴随着的是心碎的声音,也许是我不够坚强,也许是他太狠了。我在大街上走着,我知道秦卓然一直跟着我,生怕我做出什么偏激的举动,我冷冷的说了一句“出来。”没反应,我再叫一遍“出来”,还是没反应,我返回头,看着那草丛,有点动静,我一脚踹过去“秦卓然,你她妈给我死出来。”那不是秦卓然,是个女的,好像是一个云陌的爱慕者,她是我们学校的恶霸,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叫乔微,好像跟踪我很久了,我有点害怕,因为她的耳朵上打了十二个洞,戴了十二个耳钉,然后是鼻子,鼻子竟然还戴了一个鼻钉,看着她一身的露肚脐装,让我更惊讶的是她的肚脐眼上还有一个环,我不记得她叫什么了,我石化在那里,倒是她,一副痞子样,口里还嚼着泡泡糖,边嚼边说“就是你喜欢云陌吧?听说你被拒绝了两次。”

编辑评语

图片 3

 

不是每一个美丽的遇见,都可以写出一个关于永远的缘。不是每一段相守,都可以换回从黑发到白头。只是那年我们年纪小,给出的承诺落寞了谁的眼角?如果可以,请让我把你锁进我的眼睛里,我的心里,我的梦里。左手写我心,右手断我念,泪水留心间,自古痴情多怨女,每一个淡然微笑的过往,埋藏的又是怎样的秘密?(作者自评)

    “夏末,明天我们出去吧。”她突然漫不经心地开了口。
    “好。”意料之中的答案。
    “外婆的病好了些,但我还是放心不下。”语气中带着些担忧,夏末侧目,少女的黑眸熠熠生光,却在眼底投下薄薄一层阴影。
    她本该是无忧无虑的。
    “人有生老病死,祸福旦夕,无可避免。不必思虑太多。”他的话语仿佛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使人能安心。
    少女却抬眼看他:“那妖呢?等我老了死了,你还是如此年轻,在杏花树上不计年月的过着?”
    夏末微微思忖:“也许是吧。但任何生命都有终结,神仙尚且如此,何况妖呢?”
    “那真是忒不公平了。”浅儿蹙眉,“人只能匆匆度过这短暂的一生,而妖却可以享受永恒的生命,看遍美好风景。”
    “我其实很羡慕人。”夏末轻声道。
    浅儿迷茫不解,却听得他继续道:“只有人拥有七情六欲。相比之下,鬼怪们、神仙们所拥有的,都不算什么了。”
    “情有那么好吗。”少女撇了撇嘴角,“我倒想换一换。有不老不死、不会生病的身体和无边的法力,那多厉害啊。”
    “情是很好的东西。它能让我同浅儿在一起,守在你身边,陪你看星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浅儿怔愣。
    夏末只觉得有一只纤手抓住了他的手,同他十指相扣,浅儿的眼璀璨若繁星:“那夏末有了情?”
    迎着她疑问的目光,他和顺地笑:“也许吧。”
    “那就是是啦。”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小脸上出现两个梨涡。
    “好啦。我不难过了。明天咱们好好去玩玩,我好久都没吃冰糖葫芦了,可是想的紧呢。”见她重展笑颜,夏末扭回头,他的目的达到了,他也放下了心。
    可身边人好久都没动作。他温柔地看向浅儿,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手中紧了紧,那柔软的触感在手心生温。
    他轻轻抱起她,仿佛对待一件稀世珍宝。将她送回房中,轻轻盖上被子,道了声:“好睡。”
    那倾世的温柔,无人可比,也——
    无人可代。
    到了半夜,浅儿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一阵悠扬的笛声飘进她房里,如山涧溪流。让她听得入了神。
    是夏末吧。她穿上鞋,披着衣服,走到窗前。笛声越发清晰,月色的光华也更加迷人。
    他站在树下,衣袖随风舞动,未束的乌发遮住了他的半张脸颊,却不影响他那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美。他周身的气质,已然让人沉溺其中。
    他是太阳,是最温暖的太阳;他也是月亮,在月光下如仙人降临。
    他放下笛子,慢慢走到窗前:“怎么还不睡?”
    浅儿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我……听到了笛声。”
    他笑容清浅:“吵醒你了?”
    “不不,根本没有,很好听。”
    “你还想听吗?”
    她只管点头,夏末重新轻轻吹了起来。那笛声仿佛轻柔的晚风,为浅儿带去一丝清爽。
                                     三
    第二天清早,浅儿站在门口,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见到树下的夏末,只管去拉他的手,笑容明媚。
    因为住处比较偏僻,浅儿带着他跑了许久才到了人群密集的地方。这里有各种小玩意儿,商贩们叫着,街上人声鼎沸。
    她仿佛一尾灵巧的鱼,在人群中穿梭。还与人们热络地打着招呼:“张大爷,包子闻着很香啊!”“王老板,新的首饰好漂亮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