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首都六环外找了个几平方米的平房住下后,  宁桑未有捡高脚杯和枕头

  我和女友相识是在湖南长沙。当时我形状落魄,举债度日。女友是媒体记者,有湘妹子的多情和豪气,被我不服输的乐观和激情打动。于是,我们成了现实版的“王贵与安娜”,2006年相约来到北京,闯荡江湖。

  一、宁桑

 離別之愁,就愁在心目中有許多生動的記憶,眼前卻不見到人,往日的歡樂與今日的冷清之間發生一個斷裂,叫人怎能不斷腸?‘斷腸人憶斷腸人’——情由憶生,憶愈生動愈斷。斷腸人原是銷魂客,有情者最知歲月無情,無情歲月卷走了多少有情生涯”!

  那时很穷,在北京六环外找了个几平米的平房住下后,身上只剩了两百块;女友问我要不要向家里求助?我很坚定地说:我们要自己打拼养活自己!

  雨一直落了两天,把夏天都落凉了。

  

  两人找工作半个月都无果,爱人有些消极。晚上,我带她在草地上散步。广袤农村长大的我练了一副好嗓子,手舞足蹈地唱了几首欢快的民歌。她也开心地和我对唱。唱累了,我们买了两棒老玉米,躺在草地上看星星。我乐呵呵地说:“你放心,我们明年就能杀人三环内!”女友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相信!”

  是檐子太窄了吧,雨水还可以嘀嗒在玻璃窗上,肆虐的侵袭,一副狰狞的面孔似乎想要吞噬掉屋内的什么。宁桑呆呆的看着它顺着玻璃往下滑,突然心生一股莫名的厌恶,抓起身边的枕头便朝它猛的砸去。枕头软软的重又弹回来,落在桌上掀翻了杯子,还是两天前泡的咖啡,味儿没了颜色却更浓了,渗进粉色枕头里,一浅一暗触目惊心。

  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吗?哦,不应该说是我刚认识你的时候。那天晚上你妈妈带着你来到了这,也来到了我的心房……那天的你我不知道怎么来形容,那天你披着一头散发穿着你的那件黑马甲。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被你的美深深的打动了。见到了你坐在了我的前面我有一种莫名的幸福,于是我开始大声地说话,大声的谈论国家大事,谈论历史,其实我的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引起你的注意!我想每个男生看见自己心仪的女生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引起她的注意吧,同样我也不例外。当你回头看我的时候真的我不知道我怎么还有一种羞涩的感觉呵呵你是不知道当时我还有点脸红。呵呵也许你不会在意吧原因就是你当时应该是很反感我吧……于是我有找种种理由还想你接近,呵呵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了一个既能接近你又不会有什么不妥的办法。于是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并很快就成了“朋友”。后来也就有了体育馆,KTV的那一幕了……

  说完豪言还得吃饭。女友找了个活儿:发传单,一小时二十元,发完就给钱。刚开始我还有点不好意思。有次我们接到了一个老板的活:她在天桥那边发,我在天桥这边发,两人不说话,只是偶尔对视一笑,在卑微忙碌的日子里,她的笑很甜蜜。

  宁桑没有捡杯子和枕头,只从柜子里摸索出手机,摁着开机键,因是超长待机,要摁好久,每一秒钟她都在挣扎要不要放掉,然而终于还是等到了开机画面出现。

  

  这时幸运从天而降,女友在一家中央级媒体应聘成功。我干起老本行,自由撰稿人。宅男的我负责所有家务,每分钱都掰碎了花,每次都等到菜市场快要关门,去买一块钱一堆挑剩的菜;在网上下载菜谱,精心来做,那时做的南方菜不地道,但女友赞不绝口。

  两天其实不久的,他和她可以用两场电影一次溜冰就打发掉。可是现在不在一起了,两个人的两天,就是四天,还真是漫长。发那两个字之前,她没有伤感,只是觉着自己也矫情了起来,像演电视剧似的不是么,剧中女主角对男主角说:分手吧,然后响起缠绵伤感的音乐,多美多浪漫。

  现实真的是太悲剧了就是因为我的不信任我失去了你,失去了我的朋友!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可笑。我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不相信自己的朋友呢?于是我写信给你到了最后我居然把你逼到了“绝路”面对你的眼泪我,呵呵真是混呀!我居然没有一丝的愧疚反而认为是更深的欺骗……

图片 1

  关机了两天,她以为会有铺天盖地的来自“亲爱”的消息,五分钟过去了,却没有。甚至来电提醒的短信也没有。那一刻,她开始惶恐,手足无措。麻木的往后退了两步,脚底踩到黏黏的,是刚才的咖啡液体,很糟糕的黏糊感。无奈的笑笑,是因果报应吧。活该的,坏女人就应该是这样的,自己做了的事情,老天再稍微加点工,然后重新报应在自己身上。真是简单呢,就这么一刀两断了,没有一点拖泥带水,从此各走各的。

  

  女友相貌清纯,大学专业是古汉语言文学,才华气质兼备,邻居都很羡慕我,怎么把女友追到手的?我故作高深,哈哈一笑。女友独自养家,却毫不抱怨。她以前总去商场买衣,跟了我都穿着地摊货;当时我很老土,总挑大红大紫的衣服给她,她也不嫌弃,乐呵呵穿上。

图片 2

  最后我们分离了我开始后悔了,我开始难过了,后来我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了你的QQ于是我就在网上向你留言,每天都在电脑前等待你的回复……直到那天商场的巧遇我真的知道是我错了……又过了不知道多久你居然主动的联系了我你知道我有多么的激动吗?呵呵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北京冬天很冷,租的平房也没有暖气,女友常冻得瑟瑟发抖;我们只有一床小被子,我晚上穿着羽绒服睡,用被子裹着她;有时一个月才能吃一顿好的,我总说最近不爱吃荤,看着她吃得很香,心里偷着乐。

  二、单辰

  

  一年后,她已经加了薪,我的稿费也逐步稳定,我们还清了债务,告别低矮的平房,住进了两居室的楼房。女友头脑一热辞职了,要和我一起干,同事都觉得她脑子短路了。

  这个夏天来的有点忸怩,花都谢好久了还得穿毛衣。又是两天的雨水天,看着真像个温暖的冬天。

  到了现在虽然我们又和好了有和以前一样了但不知道你有没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我们变得深疏了许多,我们变得隔阂了……那天把石头给你看着你一脸不信的神色了观察这块石头的价值我想说……我想说……我想说……但我还是没说!!!!

  我支持女友。于是,我们两人每天在北京大街小巷穿梭,我采访她整理,给全国各地的杂志写稿供稿。我们采访过闫妮、沙溢、吕丽萍、汪国真等影视名人,也采访过有趣的普通人。

  单辰习惯在早上洗澡,在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之后让身体在淋浴中释放,然后一整天都能清新活力,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清新、阳光。

  

  我从小失去母亲,有一次采访一位单亲妈妈,又萌生了做公益的想法。于是,我暂时放弃采访,每天忙着筹划活动,找赞助,希望成立一个单亲妈妈组织;难得的是,女友不反对,尾随而来。

  打开衣柜,一排白色的衣物间,那件黑色毛衣似乎有点鹤立鸡群。像是砸了一块石似的,单辰胸口突突的痛了起来。从来都不曾这样刻意的去看它想它,放柜里一年多了,它的存在那么自然,像是与生俱来。拙劣的针法,老套的样式。宁桑送给他的时候一脸认真:“你不许穿它,要藏一辈子。”这个可爱的女人,永远这么猜不透,换作别的女生,定会撒着娇儿缠他穿着试试看合不合身。那只安静幽深的眼睛在他脑子里猛的一晃然后渐渐模糊,一股无名的刺痛刺的他太阳穴一阵眩晕,单辰定了定神,啪的一声便关上了衣柜。

  时间也许会带走一切但她绝不会带走我当初为你写的那首诗!我的心一直都在那首诗里永远不会变!!!

  那时,我经常穿一身粉色工作服,到社区、商场、写字楼等地发名片,递宣传册,屡次遭到白眼;幸好,身边还有女友,笑着给我鼓励。

  婚纱店两家父母一致决定选在上海皇室,去的时候柳若芸已经到了,一件绿色吊带连衣裙露着白皙的香肩和玉腿,很有富贵范儿的翻看着相册标本,她确实很美!单辰从认识宁桑以来几乎没有这么认真欣赏过女性,在他眼里男人和女人一样都是外人路人,现在想想还真是痴情的痴癫,那个女人,其实又哪里不同了呢?听到破产便那么潇洒坦然的说分手,没有安慰没有问缘由,两个字就轻易的出了局。

  

  做公益的日子有些惨淡,不到一年我们就难以为继。我们痛定思痛:还是先挣钱,有钱了就自由了。我借了笔钱注册了一家活动策划公司,同时,我们还忙着采访,生活紧张充实。

  三、我们

  最后我祝福你,我祝福你一辈子过的比我好!能看着你好好的生活是我最大的幸福……

  去年,我们准备元旦结婚。虽然没有房子车子,但我们有爱,有一起吃苦的经历,有追梦的勇气……我信誓旦旦地说:“我们的婚礼,自己策划自己操办,保证最隆重还最省钱!”

  2005的夏天,整整三年没有见面。在那些睡凉席点蚊香的日子,宁桑扯张很漂亮的纸条小心翼翼的写上他的名字,然后认真的压在枕头底下,这样会让她觉得梦里能遇见。然而两个月都是一堆乱七八糟的梦,一点也没有他的影子。离家的时候她把那张纸条用火机点燃,黄绿的火苗蔓延在房间里,一股焦味,如同这个夏天,烦躁浓郁让人绝望。

  

  我放下工作,带着积蓄提前回到了老家。小到一个喜字,大到婚车、教堂、酒店、主持人……每个环节都很仔细。后来又在北京、女友的湖南老家,分别策划了两场别样婚礼。看着老婆幸福的样子,我觉得再累也值得。

  星期天,宁桑会带本日记本在KFC二楼靠窗边坐上一下午。那里可以看到繁华的步行街,有穿着碎花裙子的中年妇女大片大片的走过,穿着凉拖鞋,不相称的时髦的卷发蓬蓬的,不好看。宁桑这时总会很骄傲自己年轻的脸和青涩少女美丽的身段,然而不经意的摸到左腕上的手链,心就无预兆沉沉的凉下去。那是单辰唯一送给她的东西,三年了,半银的色泽早已脱落,暗暗的挥发着一股久远而无奈的气息。他说,如果还可以见面,我们就在一起。宁桑咬咬唇,在日记本上写下第699封日记。

  相逢岂是在梦中,红尘花开各不同。三生有幸三生石,一世香泪付东风。

  我在博客挂出了自己的“平民婚礼视频”,很受网友欢迎。《安徽卫视》的编导打来电话,邀请我们参加一档《幸福夫妻档》节目。我们本色出演,结果获得当期大奖,“日本六日双人游”。编导说:你们说话真逗,配合真默契!

  “今天阳光很好。我新做了指甲。上面洒满了绿色的四叶草。和链子配起来真漂亮。三年零72天没见了呢。你的头发一定剪过好多次。最近我们班上流行光头。好像很酷的样子。可是我不喜欢。我想你一定还留着长长的碎发。看。那个女孩的卷发我一直想要。下个星期就去做。嗯。坐好久了。回去。”

  我愿一生长相依,会看清风明月夕。永恒真情可传世,远邦贡物尽珍奇。的知新岁田蚕好,等闲片石亦相宜。你意自惊思别离。

  这句话让我突发其想,对老婆说:咱们搞夫妻相声吧!她一笑:“跟着你啊,感觉就像做过山车,太刺激了;好,我全力配合!”

  2008年的夏天,宁桑不再睡凉席点蚊香枕有他名字的小纸条,她背上一个大大的笨重的米奇旅行包一个人坐火车挤公交到了苏州。她花一天的时间跑遍整个镇子就为找个便宜附近有山的旅馆。白天她会花大把大把的时间睡觉,到三四点的时候跨上包包去爬山。那个时候太阳离山最近,满山的黄灿灿的枇杷很漂亮,一路摘一路吃一路走的感觉很好。晚上点着旅店里微幽幽的灯光再写日记。

 

  于是,我们成立了“小两口幸福组合”话题相声俱乐部。2011年5月23日下午,我们的首场演出在北京南锣鼓巷一家酒吧内开演,来听相声的人爆满,真是鼓励。

  “这里很安全。来这么多天了。都没有一个陌生人跟我搭讪。今天又吃好多枇杷。开始腻了。我想我要回去了。六年零53天。如果我坚持不下去了。不要怪我。哪有这么委曲求全的爱情。看吧。吃多了就会腻。我睡了。”

图片 3 

  爱是什么?在不稳定、充满挑战和艰辛的北漂生活里,我们一起躺着数星星,一起饿肚子,一起做公益,一起说相声,一起奋斗。爱是力量,依靠,是温暖,是唯一的你。

  2010年夏天。他们终于遇见。而且幸运的是,都还单身。

  宁桑气鼓鼓的掏出日记本甩给单辰,你看,八年的夏天,我一直努力把我们绑在一起,你呢,你一个人活的真潇洒。

  单辰斜睨着狭长的双眼托起她的下巴,那么女人,以后的八十年,我陪你一起,不止夏天。

  四、冬至

图片 4

  宁桑眷念着夏天,却怎么忘记了,一年有四季,冬天在最后。

  单妈妈熟稔的涂鸦似的签着名,没有抬头,只是硬生生的干脆脆的说了一句:不行,绝对不允许。

  单辰没有反驳,只是沉默的坐在沙发里大口大口的吸烟。然后狠狠的掐了烟头,摔门而去。而至始至终,那个高贵的女人都没有抬起头来。

  单辰开始颠覆他以往的作息规律。白天,他会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一路狂奔,看副驾驶位上宁桑皱紧却幸福的眉头,他心里会莫名的火热而失落。这个幸福的小女人,让他有种抛功弃名只想儿女情长哪怕是堕落的眩晕感。晚上,他们去烟硝弥漫的迪厅穿梭。他在人流中看宁桑一人坐在角落里,不自然的捧着杯子打量周围,那眸子纯净闪亮,刺的他心口一阵一阵的疼。他知道这个女人不爱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但是跟着自己,哪里都无所谓都会觉得幸福。他想起另外一个高贵的女人,在心里暗暗诅咒自己,我是一只魔鬼。

  单辰再次提起的时候,那个女人神色宽缓了许多,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她只是爱你的钱,如果你说你破产了,你信不行她马上就会离开。孩子,你们太年轻,你总会知道,婚姻里是没有爱情的。”

  女人拿起单辰的手机,很快的摁好一排字,发送出去。等手机铃音响起的时候,看着屏幕嘴角上扬,递给单辰,“看吧,这么廉价的女人。”很轻蔑的。

  宁桑像五年前一样背着笨重的米奇背包靠在火车窗边,窗外一掠而过的风景,如同水墨画般,那么美那么近,却永远不可企及。其实她都懂。那一个人的八年,足以让她再一个人回忆八十年。只是,可不可以,永远定格在夏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