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太累的缘故眼泪不停地流,尚晨翻出了那瓶香水

  拖着疲惫身子,推开房门,无力丢下背包,虚弱地坐在沙发上,缓缓躺了下来,空洞的盯着客厅吊着的灯,脑海一片的空白,闭上眼睛静静听着最小音量音乐。窒息一般的空气中,只有音乐徘徊,游离。没有一丝杂音,打扰只属于自己的世界,满足享受。

  迟来的醒悟

  每天晚上放学回家的路上总是很匆忙,底着头用力地走,最怕碰到情侣,那样我就要绕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只是觉得我是在为爱让路。

  休息了好一会,感觉到音乐提供的不再是舒爽,而是噪音,扔下它,尚晨拧着包,走到了平时不曾踏足但伴随半生学习的小房间,从东房间搬来了电脑椅,打开电灯,惊喜的发现居然还有用,拉上木门,坐了下来。鲁莽地翻出有丝丝细小细缝的玻璃瓶,瓶里只剩下几颗彩虹糖,一口气嚼完余下所有的彩虹。在台灯的聚焦下,那些裂隙当真是触目惊心,裂痕蔓延到瓶子的中间,破坏了瓶子的原味,却添加了一丝不规则的美味。尚晨拔下瓶塞,靠近瓶口,闻了瓶里的气味,糖果的味道,如果加入另一股味道,是不是更加美味呢?说干就干了,尚晨翻出了那瓶香水,倒入少许,盖上瓶盖。细细观察,是不是今天话说重了?要不要找个时间赔罪吗?女汉纸心里承受能力一定强悍,还是算了吧。

  适婚期的表妹被两个男人追求,一个温存富有,一个贫穷痴情。难以取舍的表妹向杜茉莉讨教,杜茉莉掷地有声:“当然是前者。”无论开始得热烈还是平常,男人最终都会变的,这是生活留给杜茉莉的最大教训。只可惜,这么浅显的道理,10年前她并不懂。

  很鄙视语文课上那个男生的演讲,为了了解,在班上念他的日记,在90号人面前剥落自己的软弱。也许毕业后,也许很久以后的莫天莫月的我回想起曾经有个男生念过他的日记,很感伤的那种,可是,那又能怎样呢?感慨?感动?还是感悟?还是压根就想不起?

  尚晨摇了摇头,还是随缘吧。

  那时,她被张大拿感动得翻天覆地,父母反对没什么,没房没车也不是问题,只要这辈子恩爱甜蜜就够了。开始那几年,张大拿对她也真好:舍不得进饭店,餐餐都是他亲自下厨;没钱买奢侈品,玫瑰几朵也可以表心意;大姨妈来时,张大拿更是变身预科班妇科大夫,凉水不能碰,红糖水必须喝,他甚至还无师自通地研发了一款特制的小暖宝,供老婆大人在公司护住小肚子。家徒四壁,杜茉莉却做梦都恨不得笑醒。

  最近很累,看着看着书会莫名的流泪,每天一大早起来,也许是太累的缘故眼泪不停地流。

  好久没走这条路了,当真是怀念啊。尚晨感慨着,以前上学的必经之路,如今都有点陌生了,虽说马路俩边的景致不变,但陌生的熟悉感远不如以前那么的自然,熟悉。去年朝夕相伴的基友如今早已不知去向,而自己身边依旧闪出新的基友,只是少了那一份真诚而已。

  婚后不久,杜茉莉主动跳槽到销售部,天天在酒场上和客户拼人生。这份辛苦没白费,小小说精选www.haiyawenxue.com 没过多久,她的薪水就远超了张大拿。人人都说张大拿捡了一个宝,大拿先生也觉得自己幸运,逮着机会就抱着老婆煽情:“我何德何能啊,娶到这么漂亮又能干的老婆。”此后,杜茉莉愈发说一不二。张大拿呢,虽然被亲爹妈万分看不惯,还是义无反顾自动归队到“妻管严”的队伍中。

  我知道有很多人给予我很多的希望,可我更知道有更多的人在等着夸张的笑。没关系,我把这些都当作爱,尽管有些是畸形的。

  以前的学校没怎么变化,只是树木周围都添加了一层白色护栏,更加的好看一点,赏心悦目一点。尚晨把车停在了学校门口,如今的学校门口说成垃圾停车场也不为过,又是垃圾,又是轿车,卖烧烤的大叔直接把摊位摆在了学校必经之路,乱的一点也不像学校门口的样子,看了看手表,哎,就知道这货是一个不守时的家伙。

  “妻管严”要造反

  下雨的下午,趴在桌子上给他们写信,用来涂鸦的铅笔很粗很黑,黑板上老师的字一直是斜的,可还是很认真地看,因为忘了写信的内容,所以把老师的笔记抄下来给他们寄过去。其实没什么要写的,只是要他们记得有我这样一个人所以不停地寄。

图片 1

  结婚第六年,杜茉莉在一次业务合作中发现一个有潜力的项目,思谋再三,最后决定让身为小职员的张大拿辞职,走上创业之路。

图片 2

  看见向自己走来的茜茜,走上前去热情的打招呼:“哇哦,好久不见,茜茜。”

图片 3

  想起凡卡,不停地寄却从来收不到信,因为没有留地址,亦没有写地址。

  “靠,前几天晚上不是刚见面的吗?”茜茜一副无语的表情看着尚晨。

  新公司刚成立,举步维艰,张大拿每天不琢磨如何开拓业务,而是变着法儿地给老婆打退堂鼓。可杜茉莉却像打了鸡血,工作之余全身心扑在公司里,外跑内联运筹帷幄,愣是将一个草台班子唱成了一出大戏。

  木阳,这里的天气慢慢热起来了,我种的向日葵已经死了,只留下一根干枯的树枝,依然在膜拜。

  尚晨说完,才打量了今天的茜茜。一身黑白条的连衣裙,搭配光脚的凉鞋,还有那露额头的马尾辫。尚晨夸张的指着茜茜,说道:“汉纸,居然穿裙子?你见过穿裙子的汉纸吗?哈哈,我今天算是见到了。”

  有了老婆的倾力扶持,渐渐地,张大拿也开始照猫画虎地跟着忙。两年后,他惊讶地发现,即便杜茉莉不出手,自己也可以独当一面了。而这时,杜茉莉已经可以放心地从原公司辞职了。小公司开成夫妻店,张大拿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可不知怎的,杜茉莉总觉得,老公的笑容掺杂着一份虚伪。她以为自己是神经过敏,接下来的共事却很快让她清楚,张大拿变了。

  茜茜恼羞成怒的大骂道:“你麻痹,想死是吧?哥成全你。”说着,大大咧咧的坐上了电瓶车。

  首先是气场,过去无论何种场合,杜茉莉都是百分百主角。可现在两口子一出现,大家的笑脸全奔向“张总”。张大拿也十分享受这份尊荣,和大家喜笑颜开推杯换盏,压根儿忘了身边的太太。更气人的是,公司的发展和决断过去一直是杜茉莉做主,但现在,张大拿好像喜欢一手遮天了。尤其是公司集体会议,但凡杜茉莉提出点儿不同意见,他回家就乱发脾气:“你怎么那么喜欢贬低老公呢?!”杜茉莉鼻子都要气歪了。

  在开车的路上,还遇到了茜茜的同学,煞有介事的停下来,聊了好几句。尚晨感叹着:“大姐,这你都能遇到熟人,我怎么不认识?难道是你包养的小秘?”

  恩爱沦为过眼云烟,吵架成了家常便饭。就在这节骨眼儿上,杜茉莉怀孕了。张大拿以养胎之名勒令老婆在家静养,这份霸道的柔情,令濒临绝境的爱情貌似起死回生。等到儿子出生后,看着粉嫩欢实的小家伙,杜茉莉开始觉得,经营好家庭其实也蛮有成就感。

  “去你的,是以前上补习班认识的。”推了一下尚晨,解释着。

  成全那个“长大”的他

  “我们去哪边吃?女汉纸?”

  可这种成就感,很快在现实面前支离破碎了。

  “随便啦。”

  有同学从国外归来,张大拿率先摆下接风宴。之后,同学们陆续做东。亲眼目睹张大拿第四次抢着买单,杜茉莉坐不住了:凭什么别人请客自己老公买单啊?

  沿途尚晨讥讽着茜茜的普通话,居然夹杂各种地方腔调。“你妹的,老子说的是标普,标普,标普。”茜茜一再强调自己标准普通话,只是加了点地方的腔调而已,嗯而已。

  回到家,听着她的质疑,张大拿急了:“你怎么什么都管,又不缺你钱花,我的事以后你少操心。”这句话,搭配不可一世的表情,霹雳般震醒了杜茉莉。结婚10年,她第一次条分缕析自己的婚姻和生活。曾经女高男低的感情,因为杜茉莉的居家,早就变成了男高女低。而她心中,坚持的依旧是当初的爱情走向,没有矛盾才怪。

  尚晨领着茜茜来到了一直都去光顾的KFC,点了几份自认为还凑合的快餐,去了二楼那个位置,可惜被人占了,只好委身隔壁那个小桌子了。

  如何重塑幸福?伏低做小她不会,但温言细语地征询一餐饭的咸淡、一个节目的好坏、一众亲友的交往……这些都好办。家里给老公地位,外面给男人面子,这一点,表现最突出的就是张大拿刚刚获得的那个崭新称谓——“我们家长”。无论和谁提起老公,杜茉莉都一脸甜蜜地用上这个词,张大拿乐得眼睛都要没了。

  见茜茜饿虎扑食般的动作,尚晨急忙大喊等等,赶忙掏出手机,说这是吃快餐的习俗要遵守,拍完放心地挥了挥手,示意可以吃了。把照片发到空间里,用来羡慕那些贪吃的家伙。尚晨拍照的同时,手机角度向上,拍着津津有味吃着地茜茜。茜茜发现,瞬间捂着脸。

  杜茉莉笑了,对比事业的成功,先生更爱显摆的好像还是他的今非昔比。或许,正如朋友所说,即便他已经成功了,可心里还是有着当年自卑于太太的阴影,所以才会特别介意老婆那点滴的不够尊重。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他。

  “女汉纸还怕这?你是不是汉纸啊,话说呆会去看电影吧,你请客呗?大姐。”尚晨放下手机,奸笑的问道。

  当然,变贤惠只能得到老公认同,若要重新燃起那把爱情的火,让自己更具魅力才是根本。结婚13周年纪念日,杜茉莉送给自己一份礼物——一家公司的聘书。重出江湖不容易,但为了爱情,杜茉莉愿意再拼一把。

  “我日,我表示目前很屌丝。”茜茜摊了摊双手,表示最近经济屌丝。

  “好吧,我请吧。”听到这话,茜茜立刻双手做了胜利的手势。茜茜边吃边玩手机。

  “送你一件小惊喜,你看我多好,都想着你。你猜猜?”见茜茜不吃这一套,就叫茜茜闭上眼睛,说惊喜就是一睁开眼睛就该看到的,结果尚晨在拿的过程中,茜茜就睁开了眼睛,弄得尚晨一阵无语,拿出那个玻璃杯,里面装满了五颜六色的彩虹糖。

图片 4

  “你闻闻,是不是又俩种味道?嘿嘿,猜猜另一种味道是什么?很香吧?想知道吗?等你下次请我吃的时候告诉我。”

  茜茜一脸不以为意的回答:“谁说我要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呗。”

  尚晨问茜茜去哪家电影院,听到随意,就觉得就去楼上吧,听说那里有家电影院。茜茜跟着尚晨乘了电梯,来到了电影院。尚晨笑嘻嘻的表示要看鬼片,最近鬼片蛮多的。引来茜茜一阵摆手,示意自己可不敢看鬼片,还是看别的吧。结果选了最近的电影,一部小成本的爱情电影。

  尚晨和茜茜先坐了下来,尚晨反复看着票的座位,打趣着茜茜:“你怎么还没把自己给卖了,话说追你的汉纸蛮多的吧,以你的身材,脸蛋,足以倾倒一片学长,学弟。钓个凯子多好,包吃包喝。”

  “去你的,皮痒了是吧?”

  “这电影院好小,好吧,是我们这个厅好小。”跟着茜茜摸索坐了下来,放映的时候只有少少的几个人在看。尚晨抬头只见空调一直盯着他们中间吹,冻死了。尚晨为表现大男子主义,一咬牙,将背包给茜茜了,忍受了一个多小时的冷气,差点冻了感冒。

  “你有没有觉得刚才跟你一样?你看你,膀子粗的。”说着,拿自己臂膀跟茜茜的臂膀比划了几下,示意果然是个女汉纸。

  “哥怒了。”茜茜抬起手,掐了尚晨的臂膀上,疼的尚晨龇牙咧嘴。

  看了好一会,尚晨问茜茜要不要吃东西,说着笑嘻嘻的从包里拿出奥利奥威化出来,孝敬的递给了茜茜。茜茜一副深得我心的模样,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吃着吃着,觉得口渴,就见傍边递来了一瓶椰子汁,不客气的撕开。

  “我喝不下了,给你喝吧。”见尚晨不停摇头,茜茜认为还是要武力镇压了,却不小心洒了出来,洒在自己的裙子上。不满的问着:“有面纸没?别跟我说没有,哥觉得你包里什么都有。”

  尚晨知道自己的包,尴尬的说:“没有面纸,呵呵,下次一定带。”

  “那你帮我解决了,是你故意干的。”

  尚晨无奈,翻出手套,示意着:“手套可以吗?至少可以擦下。”

  “你到家的时候,发个短信,给我,知道吗?”

  “嗯,知道了,哥走了。”

  见茜茜越走越远,尚晨有种再次见面的我们会是几年后的感伤,不禁大声喊道:“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2014,见吧。”

  好吧,2014年再见吧,希望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