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羿后来也成了仙,送给你的

  在房子里建一个家

  天渐渐暗了下来。西边的一抹晚霞,如血一般殷红,娇艳漂亮;渐渐地,失去了血色,变成浓浓的一片黑。东边,一轮明月升上天空。月亮从地平线上先露出半个脸庞,发出淡色的红,像巧妮出嫁时脸上的红晕。后来慢慢地爬上天空,越爬越高,静谧的挂在树梢上,皎洁而明晰,隐隐能看到上面的阴影。那阴影像一个女人坐在一棵树下纺棉花。

  图书馆里有一棵盆栽茉莉,干有手臂粗,管理员伺弄得好,一年四季开着花,一阵阵散播着幽香。只要图书馆开门纳客,溜溜就一定要带着一杯茶来,而且一定要坐在茉莉花边,一边饮茶看书,一边沐浴花香。那么多的同学在谈恋爱,逛商场,压马路,溜溜却象茉莉一样,悄悄蜷缩起她的青春。朦胧中,她似乎在等着谁,那是个潇洒多才、目光如寒星般的、表面有点桀骜不驯的男孩子,他正在红尘路上匆匆走来,最后与她在这里相逢。

  我和康健的组合是相亲的成果,洞房花烛,春宵一度之后,我们都有几分迷茫。说实话,我都有几分羡慕那些传说中的一夜情,一夜之后,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可是,我们却要以夫妻的名义走完余生。想想,既觉得荒唐,也觉得有些恐慌。好在,海南的风景、旅行团的热闹和紧张而劳累的行程化解了这份半生不熟的尴尬。

  巧妮未嫁时,娘说,那是嫦娥,因为偷吃仙药,独自跑到月亮上。偌大的广寒宫只有她和玉兔居住,好寂寞,好孤单。中秋节,人们举家团圆,吃月饼赏月亮。嫦娥只有一个人坐在桂花树下纺棉花。后羿后来也成了仙,她期盼着他来圆月,可后羿没有来。听娘讲故事时,巧妮泪水模糊了双眼。娘笑着说,这妮子,这大节的日子哭啥哩。

  “送给你的,元旦快乐!小枙子。”是文学社长大师兄,他有一头黄色的发,一张苍白的脸,他当然不是她要等的人,但他送给她贺年卡,是维纳斯与美少年的图片,图片中的人都赤裸着,她红了脸,将图片的正面扣向桌子,师兄的曈孔象猫眼,让她觉得不舒服。

  但蜜月总是要结束的,回到日常生活,不适还是纷至沓来—家务的分工、回彼此父母家时的不适、日常生活习惯的碰撞,等等。我和康健都拿出自己全部的教养与忍耐,以备安全地度过这段磨合期。这时,好友春明带来了一个无比雷的消息—她离婚了。事实上,她结婚不过半年的时间。在咖啡馆,春明告诉我:“我遇到真爱了。是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人生还有那么长,我必须跟一个我爱的人在一起才能够过得下去。飞蛾扑火也好,弃暗投明也罢,我必须在我还不算老的时候,爱一次,赌一次。”

  巧妮擦擦脸上的眼泪说,娘讲的故事好让人伤心哩。不久,巧妮嫁了,嫁了邻村的何亮。何亮是个俊俏的棒小伙,英俊且有文化,是个工厂里的小干部。那时,中秋节,巧妮和何亮坐在家里的柿树下,耳鬓厮磨。一边赏月,一边吃月饼。那时,月亮好圆好圆,好亮好亮。

  “你就象农家院里盛开的一枝枙子花,洁白而幽香”。他看清了她的动作,受伤了,退了几步,吸着气说。

  如果不经历婚姻,我不会对春明这雷人的举动表示认同,但现在的我,十分了解。所以,听完春明的倾诉之后,我只给了她三个字:“我挺你。”然后,她的电话响了,她重色轻友地赴约去了。那背影,没有失婚女子的失落,只有为爱痴狂的明艳。

  可后来,这样的日子少了。何亮所在的工厂破产了,何亮失了业。何亮很郁闷。常常喝个闷酒,撵狗打鸡。后来,儿子出生了,何亮这才有了笑脸。中秋节时,她、何亮、儿子一起坐在树下赏月。那时,日子苦些,但过着男耕女织的日子,惬意而舒心。等到儿子上高中,何亮才意识到了儿子快上大学了,而上大学要很多钱,光靠俩人地里刨食解决不了问题。何亮这才出去打工,在一座小煤窑里挖煤。那时,中秋节,巧妮和儿子一个人在家,吃月饼时,把月饼留下一块,那是留给何亮的。何亮说,等挣了钱就回家。儿子上学很用功,在学校总是数一数二的好成绩。巧妮想,等到儿子考上大学时,再也不会自己过中秋节了,与何亮、儿子一起过节,多好。谁曾想,窑洞塌方,何亮没有跑出来。此后,每到中秋节,巧妮总是独自一人在圆圆的月亮下发呆。有人劝她,找个好男人嫁了。巧妮不是没有想过再次出嫁,但一想到儿子,她就打消了念头。巧妮用窑厂赔的两万元钱以及自己打工挣的钱养儿子,供儿子上学。

  她情愿他说她是一朵茉莉花,她更喜欢茉莉清茶般的香味,而不是枙子花,生怕别人闻不到似的,那样浓郁地香着。她动动嘴角,终于什么也没说,她尊敬他,虽然他读不懂她,她仍当他是好友,是兄长。

  回到家里,我决定把春明的事情对康健据实相告。那天晚上,我们俩前所未有地聊了很久,然后,彼此都饿了,拉着手一起去煮面。厨房一共有3个电插座,两个坏了,而另外一个恰好在水槽的上方,要多危险就有多危险。于是,我俩开始吐槽所谓精装现房的种种不合理之处。这时,康健话题一转,兴奋地对我说:“人家不是说,考验夫妻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一起装修一个房子嘛。要不,咱换房吧,找点彼此共建、同甘共苦的感觉。”

  去年,儿子考上了海边上的一所大学。儿子说,等毕了业,有了工作,就把她接去。那时,她就不要再打工了。儿子说,海上日出好看,海上的月亮更好看。海上的明月,发出淡淡的、暖暖的黄色,和着点点星星的渔火,把远处的岛屿映在海波荡漾的海面上,很美!

  象为了完成人生某种仪式一样,快毕业时,她糊里糊涂也在学校交了男友。那时她爱诗,人生格言是:宁可象浮萍一样四处飘泊,也不做岩石固守一片土地。后来她从男友处得知这句话被戴引用了,记在他的日记本上。她才明白,原来她心目中无数次描绘的,就是戴,她一直在等的,也是戴,只是他具有贵族气质,完美得无以复加,她不敢奢望和他在一起,她是小小的茉莉,只有牡丹、玫瑰、梅兰菊等才配得上他。她做了无数和他并肩坐在图书馆里看书的梦,她梦见他寒星般的眼睛为她更加明亮。

  说干就干,卖房子、租房子、搬家、找新房、装修,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成,用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事后的微博记录显示—这一年半里,我和康健一共吵了28次架。事实证明,吵吵更健康,我们的很多共识都是吵出来的。比如,新家里的那个酒架,是原本装修设计里就有的,可是,等到酒架安好之后,我们不得不为它花巨资买酒以做摆设。这时,我大胆地建议将酒架拆除,将那面墙以一张漂亮的风景壁纸代之。而康健则强烈反对,说那样既浪费又影响美观。于是,我给他算了买酒的价格以及一张壁纸的造价,但无果,康健坚持他的想法,被我上升至虚荣的高度,而我一张壁纸的建议也被他用电脑做出草图,以我小家气作结。那场面,眼看着就演变成人身攻击了,我紧急叫停:“一夜时间,看咱俩谁能想出更完美的点子吧。想出来者,可以享受一个月的免家务奖励。”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巧妮没出过远门,何亮在工厂的时候去过县城。有一年的中秋节,她和何亮一起在城里过中秋节。城里好美哟,到了晚上,一街两行的街灯闪亮,像白昼一样。在家时,巧妮把肩膀靠在何亮的怀里,仰望着东方,看那圆圆的月亮从地平线上升起,挂在树梢上。可城里的月亮从高楼的缝隙里升起,像一个大大的盘子,没有家里的月亮亮。何亮买来好吃的月饼,那种有着青红丝、冰糖、枣泥的月饼,甜甜的,一直甜到心里。儿子的大学在海边上的一座城市。巧妮在电视里看过那座城市,很美,很漂亮。

  “你具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清纯的美!”对她的垂青,男友欣喜若狂,总是对她赞不绝口,但渐渐地,变得心事重重了:“你虽然在看着我,但我总觉得你在看远处,你的心不在这里”。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我俩各自拿出自己的设计草图,然后,惊呆了—我们同时想到把那面墙设计成书橱,并且从网上搜集了大量极具风格的书墙图片。那一刻,我俩都被彼此之间的默契打动了。之前所有因卖房买房及装修带来的不快,似乎都烟消云散了—眼前人,怎么看,怎么都觉得相当顺眼。

  此刻,巧妮看着月亮慢慢地升起,看着月亮在遥远的天空闪着皎洁的光,想着儿子,一天的忙碌与疲惫抛却脑后。这里的月亮与儿子那边的月亮是同一个月亮。虽然她不能与儿子同坐在一棵树下,却守着同一轮月亮。儿子就是她心中的月亮。

  毕业那天,他终于说:“我真傻,你怎么能看上我?象你这样出色的女孩子,长得漂亮,又有才华,怎么能和我过一辈子?我们还是分手吧。”溜溜知道他正和别人同时追求班里平凡普通的女孩“小米粒”,而且争先恐后地都为她办理了接收手续,就是那天,他们两个情敌在教室打了起来,他没有打过对手,“小米粒”和另一个男生走了。

  乔迁新居那一天,搬家公司不小心将我们千淘万选来的餐桌给刮掉了漆。都不是仔细人的我和康健同时发出一声惊呼,最后,强烈要求搬家公司的人把东西只搬到门口就可以了。

  本来,一个人在家,她不打算买月饼。现在的月饼很贵,她要省下每一块钱给儿子用。今天,工地上的老板发了几块月饼,是那种青红丝冰糖枣泥很多的月饼。这种月饼何亮爱吃,儿子也爱吃,她也爱吃。她把一块月饼放到何亮的牌位前,另一块月饼放在柜子里,她要留给儿子。

  他去车站送的溜溜,脸上带着伤,哭得稀里哗啦,小小说www.haiyawenxue.com车开动了,他追着车跑,无比绝望地喊:“溜溜,别忘了我,一定要给我写信啊!”她坐在车窗边,淡然地看着他,很想问问戴分配到了哪里,很想知道戴的通信地址。可是,他毕竟曾是她的男友,她怎么好向他打听另一个男生呢。

  然后,我俩像搬运工一样,一点一点地收拾。要知道这房子里哪怕小到一个螺丝钉,都是我俩亲自挑选的。住在夫妻共建的房子里,我们终于找到了家的感觉,用康健的话说:“从小到大,住了那么多房,只有这个地方,让自己觉得特别私有,特别珍惜。”那一夜,谁也舍不得睡,对着新家的角角落落一顿狂拍与合影。是的,这个家的确不够奢华,但对于我和康健来说,却是独一无二的。

  正在胡思乱想,儿子打来了电话:“妈妈,中秋节快乐。妈妈,中秋节到了,妈妈你要舍得买个小鸡买点月饼吃,别要弄坏了身体”。听着儿子的话,巧妮热泪流了下来。

  她到了一个有水的城市,然后又到了有山的城市。和一个颇有几分象戴的男孩结了婚。她喜欢养茉莉,囊中羞涩,却仍然眷恋浮萍一样飘泊的生活,喜欢旅游,中国人那么多,她去了好多城市,始终没有碰见过戴。她喜欢听崔健的《假行僧》,就着一杯茶,嗅着花香,有时入了迷,孩子唤她也听不见。

  “你知道,如果跟你离了,我最舍不得啥吗?”我调侃康健。

  “儿子,等你毕业了,我一定去你那里看看海上的月亮”。

  社会已经进入了现现代,人们忙着卡拉OK,忙着上网偷菜,忙着聚会,忙着在网络上炒红自己。腾讯上不时蹦出各种花边新闻:哪个姐姐在网上靠脱出了名,哪个名人靠骂风头大振,哪个妹妹买了美朣自拍照片发到网上,三天收到两万条求爱短信,哪个制造假新闻的受邀拍广告接着又被逮捕……她感到不可思议,现在的人都怎么了?脸皮怎么这么厚?莫不是都疯了?“是你自己疯了”。爱人笑着说:“你看看自己,活得是不是象个古人?多累啊,再说这样也没前途。”

  “当然是这个房子了。”康健机灵地作答。然后说:“先是舍不得房,接着就该是舍不得房子里的这个人了。”

  巧妮说。

  做点有前途的事吧,她也觉得自己太不积极了。市里来了一批文化名人,做为作家协会的一员,她接受任务去陪一位著名诗人。诗人和蔼可亲,她很想向他请教一下诗歌艺术,再讨论一下自己的作品。可是其他组的陪同者都涌过来,争着请求和诗人拍照,看着他们极力从诗人的肩膀上伸出脑袋,熟稔地拉着诗人的手,对着镜头笑出一脸的幸福,溜溜呆了。一位本地同行脖子上吊着照相机,满脸是汗,刚从五位名作家处凯旋归来,善意地对溜溜说:“你怎么不去照一张合影呢?怎么也不能白来一趟啊。”溜溜微笑地推说自己老了,形象不靓丽,内心却想:如果写不出好作品,和名人拍再多的合影有什么用?但是看来别人都不这么想,他们蝴蝶一样穿梭在名人中,摆出各种姿势。溜溜远远地站开。这样,眼前的一切就象被装进一幅画里样,她可以用审美的目光欣赏了。

  我同意。有房子固然重要,但比这更重要的是,要把家搬进房子里。

  2013年的春节,她出去体验生活,到了前男友的城市。她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他们已经十多年未见了。他当了局长,同时也谢了顶。他请她吃饭,当他想挨着她坐下时,她借口上卫生间走了出来。她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看自己,当年的清纯已经荡然无存,代之一张中年人臃肿的脸,好在他不是戴。同学见同学,真是莫大的错误!为什么不在彼此心中保留年轻时的样子呢?他的头都谢顶了,她的心里再一次想,觉得象吞了苍蝇。最后她还是走了出来。他喝了几杯酒,突然笑着说:“你知道吗?初恋时,我偷偷写诗,一直把你比作枙子花,我觉得你香得过分,男生都觉得好,只有戴反对,他说你更象茉莉花,清新淡雅,内涵丰富,你刚才和我谈你的学业、理想,我又想起了他的话,他比我更了解你!”

  我们是同窗爱人

  她一震,装做漫不经心地问:“在学校时我一直觉得他出身名门,现在一定飞黄腾达了吧?”

  在房子里建一个家后,我和康健都觉得光用一个共同的窝捆绑的婚姻也是不牢靠的。重要的是,我们喜欢上了这种寻爱的感觉,于是决定趁热打铁,在已经产生了一定感情的基础上,让这感情升温。

  “哈!他是农村的,家里特别穷,四年大学生活的费用都是假期自己打工挣的,他心里总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但提不上飞黄腾达!他现在本城的一家公司打工,也不错,是保洁部部长!要不我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他得意地喷出一嘴酒气“对了,他也喜欢你,可你还是做了我的女朋友!”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是我和康健一起去看的。说实话,很平常的剧情,尤其是对于像我和康健这样没怎么谈过恋爱的人来说,没有勾起多少青春的回忆与感慨。但我们还是在回家的路上,对对方进行了深度采访,然后发现,其实生命里最初的心动都是曾经校园里的同学。遗憾的是,那些曾经的心动都稍纵即逝了,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过程。等到青春走远,才明白,真乃人生一大憾事啊!所以,看着眼前还留存青春尾巴的康健,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不管怎么样,我得从此人身上找爱,否则,怎么对得起自己?

  他戴着名表,红光满面,一副志得意满,她却觉得俗不可耐,她的目光越过他,被什么吸引住了,她缓缓站起,走到包房的窗前,窗边放着一盆茉莉,一阵阵幽香袭来,象极了学校图书馆中的那盆,只是那个他,永远也不会走来了。

  回到家里,我看电视时,康健打开电脑—很喜欢他这一点,每天都会给自己一个小时的时间,上网易的公开课。一方面,可以锻炼英语听力,一方面,可以上国际顶级大学的课,保持学习状态。看着康健一边听课,一边做笔记的样子,我灵机一闪—何不同他一起学习,做回同窗呢?

  我被这个想法激动得快跳起来了,于是,走进书房,搬了把椅子,坐在他身边。可是,他听的是《建筑学》,那连篇的专业术语实在听得我昏昏欲睡。“这位同学,上课可以睡觉,但请不要打鼾和流口水,好吗?”康健甚至还拿来纸巾嘲笑我,突然很有“同桌的你”的感觉,于是,坚持把那节课听完。因为偶尔听懂一个单词而大呼小叫,然后,康健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我。我拉拉他的手,很有上课时在老师眼皮底下搞小动作的小窃喜与小悸动。

  真喜欢这样的小清新,所以,当我提议和康健一起去外面报个英语口语班时,他几乎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说:“工作久了,人就变得无趣了。重新当回学生,找点感觉应该还不错。”

  每周一三五晚7点,是我和康健同在一个教室里的时光。与那些以出国或工作需要为目的来学英语的同学不同,我们纯是为了找到同窗的感觉。只有一个告别校园的人,才会真正发觉,一个人,在教室里认真听讲的样子,有多么可爱。没有人知道,我和康健是夫妻,我们也不坐在一起,偶尔眉目传情。渐渐地,我们跟大家都熟了起来,康健会在大家一起玩时,帮我买瓶水,或者适时地帮助我一小下。于是,开始有同学起我们的哄,我们开始在大家的玩笑里,慢慢走近。有时,连自己都会恍惚—我们难道真的不是初见吗?

  同窗是爱情的温床,这话,我信了。当康健在课堂上,微信我“I LOVE
YOU”时,婚龄两年的我居然会脸红心跳,然后小声微信他:“ME TOO。”

  那段时间,曾经有一个关系非常亲密的同事问我:“李奕,你最近一直脸含情眼含笑的,是不是在搞外遇呢?”我诚实作答:“是的,跟我老公。”

图片 4

  将爱情进行到底

  一直都有春明的消息,那份让她飞蛾扑火的爱情维持了将近一年,便无疾而终。但春明说她不后悔,至少知道了爱情的滋味,此后,会因为爱而结婚,而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事实上,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走到谈婚论嫁的那一天,也并非青梅竹马就能成为最登对的婚姻。重要的是,我们遇到爱情,能否种植它,就像等待一朵花开那样,用心有之,期待有之,行动有之。

  我和康健的婚姻被很多知情人当作是剩男剩女先婚后爱的典范。事实上,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这世界上的确有一见钟情这件事,爱情也的确是灵魂与灵魂之间的化学反应。只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被丘比特之箭幸运地击中,所以,永远不必为没有遇到爱情而沮丧,爱与不爱,其实都是自找的。

  每个周五晚,是我和康健风雨无阻约会的日子。有时一起去泡吧,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鼓动对方主动出击跟陌生人搭讪;有时会临时起意,租一辆车子去邻城,在别人的城市里生活两天;有时,去财经大学里上自习……日子,还是锅碗瓢盆的日子,只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不同,而变得有滋有味起来。

  爱情这么好,干吗不好好享受。我们相约—不让日子搅和了爱情,而是把爱情过成日子。爱情这件事,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