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里眼里只有林向阳,小林这样说

  (一)小林的瞎吹

  默默喜欢了他很久

  他们的爱倒像是亲情。

  “今天,我在管区那边耕田,我就恰巧听见我们村里的党员在开会。他们就说用管区那片空地弄个车站。”小林这样说。

  我是苏景朵,暗恋隔壁班的帅哥林向阳。那种暗恋是豆蔻梢头初见的心悦相知,羞涩懵懂却真实。当林向阳迎面走来的时候,我装作若无其事地和米夏说着最新的八卦。直到他完全走过去了,我才听到一旁的米夏生气地数落我:“花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认识前,他们各自皆曾有过爱。可那些如同秋日中花骨朵般的爱,尚未来得及绽放就在寒风里萎谢了。但他们认为,即便如此只是令爱情之花盛开的暖风儿还没吹拂过来。他们相信一定会有这么一天。

  “小林,你少吹了,你还不是不清楚我们村有几斤几两,车站,天方夜谭吧。”老李很激动。

  那一刻,我的心里眼里只有林向阳。那些空气里缓缓流动的青草香,还有校园里的人来人往,都只不过是朦胧的布景。

  可不是,1932年3月的一天,那是一个阳光明媚蛱蝶飞舞的日子。她来到一个公园,选择了一个美丽幽静处,支起画板开始写生。她专心致志画着,突然传来一阵声音,她下意识地轻轻一瞥:一位年轻男子走过来,只见儒雅中有着几分桀骜,不,那更多的是灵慧之气。

  “我今天早上亲耳听见的,我还看见金水呢,他还拿了些饼干回来。我骗你有条毛用啊?”小林毫不客气回道。

  今天的林向阳穿一件红色毛衣,淡蓝色牛仔裤,单肩挎着书包,挺拔而英俊。他连这么俗气的颜色都能穿出别人望尘莫及的味道,我想不喜欢他都难。

  就在这时,有风刮过来,随着路边的花草偃仰起伏,画板向路边的水沟倒去,他一个箭步向前,一伸手画板被稳稳扶住。她说:“谢谢你啦!”他粲然一笑。

  就在这时,说曹操,曹操就到。金水慢吞吞地挪过来,看大家聊得如此爽神,就坐在小林隔壁的空凳上,凑份热闹。

  可是,我的喜欢是卑微的,我实在过于平凡。我和林向阳之间有着30厘米的高度差,我的成绩平平,我的青春痘还时不时会出来作怪。所以让我纠结的是,要怎样才能让一米八五的他注意到一米五五的我。我悄悄问过姐姐,传说中的恨天高到底有多高。是不是只要我的身高加上23厘米的恨天高,刚好我和林向阳站在一起就是最佳的男女身高比例?

  在刚才那一瞥时,她就仿佛遇到了多年的老朋友;落落大方知性礼貌的她也让他有着从没有过的亲近感。由此两人萌生出了交往的愿望。这年她三十二岁,他二十六岁。

  小林很不爽老李的怀疑。如果搞不好,轻则在村里受冷眼,重则以后在村里无人问津。小林肯定要坚决洗清自己的颜面。

  米夏是我最好的姐妹,一米七的个头让她在人群中看上去那么抢眼。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俩关系这么好,偶尔我是嫉妒她的。嫉妒她那么好看,嫉妒她看上去和林向阳那样般配。

  她虽说没有姣好的容貌,但从她眼中总能看到那如潭水般明丽清澈的智慧。可不是,随着一次次交往,她那随意却不乏严肃、宽厚中又有所坚守的美好与明亮的力量,让他不断生发出新的生命和气场。他尤其佩服她对生活的那种精致态度,那天他说,你做我的姐姐吧!她想,有这样一个愿意改变的弟弟,未必不能给人生增添一抹亮色和暖意。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二)金水的装傻

  不过幸好,米夏不喜欢林向阳。她说林向阳一看就是个花心的主,喜欢上这种人是自讨苦吃。很多时候,米夏像个小大人,她永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像我,一个人默默喜欢了他很久很久。久到,我都快忘了去计较他到底值不值得。

  于是,每次他来时,她都要精心烹制可口的饭菜;他则会为她买来柴米等需要用力气搬动的东西。要不是一次生命的殷红,也许他们会如一丛平平淡淡的菊一般一直摇曳在流年的光影里。那是1938年1月,一天黄昏,他在巴黎街头散步,一轮落日震撼出嫣红一片,他的灵魂一下子被紧紧攫住了!没想到他竟撞着了一个年轻人,与对方没说上几句话,年轻人竟然挥刀猛地向他刺过来,顿时他洇染在了街头的一片殷红中……

  “金水老哥,你今天是不是参加管区的党员大会,你跟他们说说。”

  离他近一点

  在而后的两个多月的住院期间,她精心照料他,相依相守。在这期间,爱的情愫在两人心间如春花般蓬勃生长,他们作出了共同生活的决定。出院后,两人住在了一起。

  “说什么。”金水不知要从何说起。

  作为帅哥,林向阳有恃才傲物的资本。

  他出生于爱尔兰都柏林郊区,有着爱尔兰王室血统。天性聪颖的他,曾就读于都柏林三一学院。毕业后,他一边在巴黎高等师范学校任教,一边进行着文学创作。这次遇刺事件,让“张狂却又自恋”的他懂得了:人与人之间唯有相互关爱,才能进入对方的心灵;只有当你低下头来时,才能看到濡养你的那片土地。从此,他开始帮助一些贫穷困厄的人,当被帮助的人感谢时,他觉得此才是人生中最快乐的事。

  这下,小林急了,像只热锅上的蚂蚁般,周身不爽。大声吆喝道:“你少来了,饼干都拿了,还不用说下情况给我们听吗?”

  他家并非大富大贵,但那种书香门第浸润出来的气质,也许我一辈子都学不来。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去上海最好的大学读他最爱的专业。

  他就是萨缪尔·巴克利·贝克特,她是苏姗·德克沃·迪梅斯尼尔。

  “说什么,今天早上的会议就是说一下怎样搞好我们村里的学校。”金水不装摸样,很随和。

  我是在高一的时候,开始迷恋林向阳的。组成他名字的这三个字,在我的心底是最神圣的存在。

  不久二战爆发,贝克特积极加入抵抗侵略者的组织中。后来因有人叛变,组织遭到破坏,贝克特和苏姗徒步逃往法国南部。在途中,二人相濡以沫,尽管时常要在谷仓,甚或水渠中隐藏着以躲避敌人的追捕,但他也不忘将身上并不多的钱给那些忍饥挨饿的人。到了南方,他们教村庄的孩子们识字、绘画,忙碌艰辛却十分惬意充实。

  对于金水这人,村里大伙都是秉一个看法,这人假正经,说话爱卖关子。对他的感觉一般中的一般。唯一一点感情,要数小时候大家的小脑袋都被他看管过。他剪头发也是很随意的,什么脑袋剪法都是一样。出来的脑袋都是一个样,大伙都服了他。

  从喜欢上他的那天起,我就拼了命学习。可我真的是那种很笨的女生啊,除了作文写得好,其他科目的成绩总是平平。

  战争结束后,他们回到巴黎,他在圣洛的一家爱尔兰红十字医院工作,她则继续她的绘画创作。参加抵抗组织与逃难的经历,让贝克特蕴藏在心中的创作素材得以充分发酵,使得他思想的醇醪散发出了醺人的芳香。总也抑制不住创作的激情,且有着语言天赋的他开始以法语写作,他常常伏案写作到深夜。此时,苏姗停止了绘画,
成了贝克特的保姆、秘书、经纪人、发言人等多重身份的人。

  “金水老哥,你少卖关子了,说重点吧。”小林不耐烦了,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即便这个愿望显得多么不自量力,高中三年我还是保持着这个信念坚定不移地努力。暗恋了他多久,我就努力了多久。

  几年后,贝克特已创作出《莫卢瓦》《马龙正在死去》《无名者》三部书稿。可由于那时他在法国文坛没有任何名气,他的小说没有一位出版商愿意出版。尽管她一次又一次遭遇到拒绝,却一次又一次去寻求出版商,1950年,兰东刚刚执掌午夜出版社,苏姗拿着书稿找到兰东,这次她成功了。随后,剧本《等待戈多》的出版和上演,让贝克特获得惊人的成功,由此他名满天下。

  老李乘势追击,说道:“小林,好了,吹就吹了,我们能承受住的。”

  高考志愿表交上去的时候,班主任说,你填上海的这所名校太冒险了,还是换所竞争小一点的普通大学比较好。瞧,班主任说得多直白。可他说的都是实话呀,我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一想到毕业了就再也见不到他,我的心就无比惆怅起来。

  他们越来越富有,苏姗拿了钱替他去做慈善,慈善事业的成功又让他们成为心灵最富有的人。

  语音未落,,小林破口大骂:“金水,你老母的。你拿了饼干,也该透点料来听下吧。”

  后来,我找班主任改了志愿表,不过还是清一色的上海。不能和林向阳去同一所学校,至少要和他在同一个城市上大学。

  1961年,他正式向她求婚,二人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因夜以继日的伏案写作损害了他的健康,此时的贝克特已患有前列腺炎、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他说,他和她举行结婚的仪式,只为了在他逝去后她能得到他的钱。

  小林就是因为经常放些假消息出来,大家才对他的话,都是一个看法,十句九句假,剩下一句还有半句假。所以,怀疑他没啥大惊小怪的。

  只是我没有想到,上海的学校竞争那么大,我退而求其次的那所大学也没有收留我。这样的结果,好绝望。

  可她似乎生来就不是为他的钱,他也似乎不忍心抛下她一个人而去。虽然他们这两株花树被时间洗刷得斑斑驳驳,但他们就要在金秋的阳光中执着而欣然地绽放着。八年过去,上帝又给他们送来了一个礼物,贝克特因为他那“使现代人从精神贫困中得到振奋”的“具有新奇形式的小说和戏剧作品”,获得196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这让他们进一步明白,有爱的人生总会得到上帝最丰厚的赐予。

  金水作为一名党员,再怎么样,也不能骂人,只好忍气吞声地说道:“就是这些,信不信,我懒得理你。”

  也许自始至终我的错误在于,不够漂亮也不够聪明的我,却不自量力地喜欢上人群中那么优秀的林向阳。

  对于贝克特来说,疾病倒更像是让他向世人显示爱的理由:两人结婚后,直到过去二十八年,于秋天一个充满阳光的日子里,却是八十九岁的苏姗先行一步离世;同年十二月,贝克特匆忙追随妻子而去。两人被合葬在巴黎的巴纳斯公墓。

  村里的纠纷调解员三叔有点担心起来,毕竟作为村里的纠纷调解员,如果此时此刻不站出来说上两句,就显得有点失职,被人说闲言闲语也不好。

  这些年,我所有的努力,不过是为了能够离他近一点。

  说他们的爱像亲情,因为一直没有孩子的他们在举行结婚仪式后也没什么大的改变,二人依然住在各自的房间、房间各有独立入口的一幢房子里。

  “小林,金水,老李,你们,听我说句好吗?”

  耗尽一生的勇气
八月的末梢,复读班就紧锣密鼓地开始上课了。为了鼓舞大家的斗志,校领导特意邀请了高考中成绩优异的学生来做演讲。

  世上有多少人同床异梦,可他们亲情般的爱,最终却让他们获得了爱的永恒。爱是心与心的契合,是彼此在对方的心园种上一树温暖且永不凋谢的花。

  三个人齐声应和道:“您说。”

  这些人里,当然少不了林向阳。我躲在礼堂的小角落里,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的他。他在台上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首诗,在我的心底回荡开来。

  “其实,不必争了,找村长来说下,就知道情况了。”三叔如是说道。

  临近九月,林向阳要去上海了。少了他的小城,一下子变得黯然起来。走在校园里,仿佛走到哪,都是他的影子。篮球场上他投篮的样子,图书馆看书时他专注的眼神。实在想得不行的时候,我就一笔一画地给他写信。

图片 4

图片 5

  这时,金水立马回道:“你少烦村长了,他家里事情多得这辈子都干不完。”

  这个方法,屡试不爽,让我平静地走过了那段最艰苦的时光。

  其实,大家都知道,村长就是个拿钱不做事的人。村里大大小小的事,都交给七爷去干。平时,就会打打牌,喝喝酒。

  只是,那些信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寄出去过。这种苦苦暗恋一个人的感觉,真是又甜蜜又忧愁。

  小林哑口了,毕竟现在说多了也是没用的。

  林向阳生日那天,我酝酿了很久后,给他发了条“生日快乐”的短信。就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几乎耗尽了我一生的勇气。

  “小林,你说建车站,那建在哪呢?”老李得意洋洋。

  仿佛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我终于收到了他的回复:“谢谢你,不过刚换了新手机,你是?”

  “就建在死鬼福的那块地上。”小林轻声轻语说道。

  其实就算他没换手机,他也不会知道我是谁。

  (三)小红的做戏

  就在我犹豫着要怎么回复他的时候,手机的铃声响起来。我接通了电话,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大伙都吓到了。因为阿福就曾猝死在这地上。在阿福死后,他家里人就再也没理过这片地了。村里人都觉得这土地不干净。

  “喂,你好……”那熟悉又好听的声音传过来,我的世界一下子安静了,只剩下紧张的呼吸声。林向阳喂了几声没反应后,终于挂了电话。我的心,却在那个夜晚,久久不能平静。

  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说道:“那地怎么能建车站?”

  像个小丑

  这时旁边看戏的,觉得事情与自己相关了,便不住地插起话来。一片很糟糕的情景。

  第二年,我终于考到上海,和林向阳的大学隔了一条街。没课的时候,我就穿过那条长长的街,去他的学校,以期和他偶遇。

  最离谱的是,阿福家里的人竟丝毫不怕,而且大力赞成建车站。谁不知,如果建车站他就可以从中大捞一笔了。但大伙还是觉得奇怪,因为以前阿福家里人都是很那个的,就是哪个地方意外死过人的,他们都是避而不近的。

  可我第一次发现在这个偌大的校园里,遇见一个人是那么难。

  阿福家里的小红就婆妈了,就说道:“早就该建车站,没有车站孩子上学,大人出远门也不方便啊。”

  每次去之前,我都会穿上那双最漂亮的恨天高,实际上没有人知道我最爱的是平底鞋。室友们都很好奇,为何总有那么几天我要穿那么高的鞋子走那么多的路去另外的一所大学。

  这话,谁都觉得话中有话。小林旁边的阿健就不爽她了,笑着说:“是啊,建车站好啊,有钱捡。”

  这是我心底的秘密,我想美美地出现在林向阳的世界里。

  大家都笑了起来,唯有她不知所言,一脸怨气。如果现在有个洞在她旁边,我想她会立马钻下去。

  后来,我终于见到他了。可那样的场面,却让我的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那条长满蔓藤的小路上,我看着林向阳迎面走来,他身边的那个女孩真是好看啊,简直是画中走出来的一对璧人。

  (四)小珍的后悔

  我恨不得变成隐形人躲起来,可林向阳走过去了,和那个她有说有笑,一点都没注意到迎面走过来的我。这不怪他,他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呀。

  这事就更加离谱了,村里的寡妇小珍有话要说了。她对小红说:“其实,你们阿福的那块地,我家也有份的。”

  只是那一刻,我觉得踩着恨天高的我,像极了一个小丑。

  小红急了,“你少不要脸了,这地就是我家阿福的。”她像泰山一样坚定说道。

  回到宿舍,我躲进被窝,一个人哭了很久。

  小珍这人,谁不知。大家都总结出了一句来形容她,能捞钱的地方,就有她的份。

  告别单恋时光

  小珍,不慌不忙地说:“你们阿福,以前只有半片土地的,是我家死鬼雄给他多一半的。”

  米夏说,这下你该死心了吧。

  小红,管你三七二十一,就笑着说:“没有这事,我都没听过我家阿福说过。”

  喜欢一个人,知道他心有所属就能死心,那这样的喜欢是不是太浅薄?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做个浅薄的人。

  小珍,见小红死不承认,就当着大伙的面说道:“大伙来评评理,我家阿雄给他家半片地,我可以要回吗?”

  问题是,我压根就没办法让自己不去喜欢他,他的身上有我年少的梦想。我就这样固执地义无反顾地继续让林向阳住在我的心里,哪怕他从来都不知道。

  大伙还是保持以往的作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都选择沉默是金。

  接下来的大学生活,我一如既往地会在没课的时候去隔壁校园,蹭课、蹭讲座。如果这一天刚好还能遇到林向阳,那就再美好不过了。没遇到,我也不再失落,因为对我来说,当天听到的那个讲座也是不错的收获。

  小珍,就自言自语道:“这人也有,早知那时不要可怜他家了。”一副很是后悔的样。

  每遇到林向阳一次,我就在笔记本上做个记号。我想等第一百次的时候,就去告诉他,我曾那样地爱过他。可我的笔记本上刚记完八十八次,林向阳就要离开了。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确实,那片地有阿珍家的一半。阿珍家的阿雄是个热心肠的人,当时,见阿红家日子难过,就送他家那半片土地给他家种菜。为此,阿珍当时还跟阿雄吵了几天几夜的架。现在,有钱捞了,她当然不会再拱手相让了。

  大三的最后一个学期,我在林向阳的校园里,看到他们学校公告栏里贴出来的公费留学名单。“林向阳”这三个字那么醒目地排在第一个,他一直都这么优秀。

  他们的事,谁也不鸟。过了许久,终于在无声中告一段落。

  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再后来,我也毕业,留在大上海,每天穿着光鲜亮丽的套装出入淮海路最高档的写字楼。一晃又是三年,林向阳成了一个更加遥远的梦想。

  (五)老杨的痛苦

  2013年,我的运气还不错,遇见上海小男人沈路。那些盛大的温柔和细腻,被他一点点地做过来,终于让“林向阳”这三个字一点点地淡出我的世界。

  爱管闲事的小张,为了解开到底是不是建车站这个迷。就甘做排头兵,拔腿找村委书记老杨去。

  有一次,和沈路聊起初恋这个话题。我说,你就是我的初恋呀。其实也许在我的心底,林向阳才属于最初的心动和心跳。只是从来没有人知道,苏景朵爱了林向阳这么多年。

  老杨是个小葱拌豆腐的清官,所以大伙不能处理的事情,都不用思索找他。所以,他在村里受部分弱小群体青睐。但在村长那一派,他是害群之马,遭受处处为难。要不是那部分村民拥护,他早就要卸甲归田了。

  沈路向我求婚的时候,我幸福地点了头,也算和那么多年的单恋时光作了最后的告别。从此,我爱的人他也爱我。关于林向阳,他只是我青春时光里的一个过于华丽的梦想。

  不久,小张找来了老杨。但老杨对此事,表示无知。大家就怪了,连他都不知。此时,大家产生了两种看法。一种就是小林在吹牛,另一种这事是真的,只是村长和其他党员私吞了资金。

  (六)村长的作风

  局势十分紧张,如果今天得不到一个说法,谁也不能安心。大家都在等,等一个人,就是村长。

图片 6

  等了很久,村长终于闻风来了。其实,不是这样的,是有奸细给村长打报告,不,应叫村长的狗。村长也明白,如果不出来平息这场风波,他也难以下场,面子工程也是要的。

  村长浅笑浅言道:“其实,村里是要建车站,但是不是很大的车站,只是一个能停几辆车的车站。”

  大家看村长那嬉皮笑脸的样子,都觉得他很阴险奸诈,但也拿他无法,很不是滋味。

  村长又补充了一句:“在小红家那地建。”谁都知,那片地不干净,不用多少钱就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