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第一次在一册画集中看到荷花时,更不知浪漫为何物

  我一直渴望在荷花盛开的池塘边,筑一座小楼,里面不需要多么奢华的物什,只要有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和一尊红泥小炉。在夏季月色如水的夜晚,对着满塘荷花煮一杯清茶,再手握一卷唐诗宋词,聆听着蝉鸣狗吠声,在茶中,在诗词中去慢慢的品味或苦涩或甘甜的短暂人生,这样的生活于我恐怕是最大的幸福了。

 Part
1
  我叫陈洛兮。小的时候,段小楼总是牵着我的手跟别人介绍:这是我媳妇,陈螺丝。
  段小楼的门牙漏风,总是把我这风情万种的名字叫成陈螺丝。
  引得众人哈哈大笑,段小楼也一边跟着傻笑。我总是窘得抬不起头来。
  我说,段小楼,你如果再不能清楚的的叫出我的名字,我就不当你媳妇了。
  可是,我没有办法让段小楼的门牙不漏风,就像我始终没有办法让段小楼清楚的说出陈洛兮这三个字。于是我就生气,那个气呀,好多天没有理段小楼。就算是段小楼拿了我最爱吃的棉花糖来找我,我也只是一把夺过棉花糖,还是不理他。
  终于有一天,段小楼屁颠屁颠的跑来找我。隔着很远的时候,他就扯着嗓门喊我,螺丝,螺丝。其实,是洛兮。
  近了,段小楼因为重心不稳。扑通一下摔倒了。这下可好,一摔摔倒石头上了。段小楼的门牙从此不是漏风了,而是压根没了门牙。段小楼趴在地上哭,我看见地上有一滩血,还有两颗洁白的门牙。
  后来听段小楼他妈对我妈说,小楼窝在家里好几天非缠着我教他写洛兮的名字,这个笨小孩最后居然学会了。估计这么着急跑着去找你家洛兮,就是想告诉她自己会写她的名字了吧。最后,我从段小楼嘴里认证了这个事实。那天,他只是想告诉我自己会写我的名字了。以后,再跟别人说我是他媳妇的时候,就会把提前写好的我的名字给人家看。
  可是,没了门牙的段小楼真难看。不过,听妈妈说,以后会长出来的。所以每次吃棉花糖之前我都会悄悄的对棉花糖说,赶紧让段小楼的门牙长出来吧。
  那一年,段小楼五岁,我也五岁。

  我和老公毕杰其实完全是两种人,他是个有点天然呆的理科男,不解风情,不懂情趣,不会说甜言蜜语,更不知浪漫为何物。我却是讲情调重品位的文艺女生,爱幻想,情绪化,注重生活细节,向往浪漫动人的爱情。

  十岁那年,母亲开始让我习中国画,当第一次在一册画集中看到荷花时,我不禁惊诧:这世上居然有如此清新,典雅脱俗的花!真是美的让人沉醉!从此也就独爱荷花了,只可惜一直没有看到过真实的荷花。直到出外上学,一次无事和几个同学一起到学校外的田园走走。突然间眼前豁然开朗,只看见一大片荷花正娇艳欲滴的盛开在夏日初升的阳光下,粉的,白的,有的还带着露珠儿,晶莹而又闪亮;一阵微风吹过,花儿摆动着它那轻盈的身姿,仿佛在迎接我们这久违的客人。而荷花的美那时才有真切的体会,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它更美呢?我不禁喟叹。

  Part
2
  上小学了,第一天分班级的时候,我在一年级一班,段小楼在一年级二班。那么多小男孩,我乐呀,很快就把自己是段小楼媳妇的事情抛到脑后了。我挥舞着自己小色爪,很快就抓了一个长的白白净净的小男生坐在自己身边,并时不时的捏捏人家的小脸。小男孩眼里有泪水在打转转。我可不管,反正我这么捏段小楼的时候,他总是笑。
  最后的最后,那个长相白净的小男孩放声大哭。老师就把他从我身
边调开了。
  上学的第一天,我自己孤零零的坐一张桌子。有点儿想念段小楼了。
  第二天,妈妈送我去学校的时候,在我们班教室门口看见段小楼在地上撒泼。他说,我不要去那个班,我媳妇不在哪个班,我要跟我媳妇在一个班。
  段小楼远远的看见我,像是看见了救星。爬起来就搂着我。
  我跟段小楼的妈妈说,阿姨,就让段小楼跟我一个班吧。段小楼的妈妈没有办法,找了老师,把段小楼调到一班,并且让他跟我坐在一起。

  一开始,我当然看不上他这样拙嘴笨舌的理科男。我的前几任男友,个个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琴棋书画诗酒花,聊起来如行云流水。可是一进入现实生活,我看着张口巴黎时装流行趋势、闭口弗洛伊德的文艺小生们,面对着坏掉的灯管堵塞的马桶束手无策时,忽然瞬间顿悟:生活是一粥一饭的柴米油盐,只有琴棋书画诗酒花的爱情是不靠谱的。

  从此,我每天不管是一早还是傍晚我都要到荷花池边去坐一会儿。有时兴致来时也拿起画笔涂鸦一番,自己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有一天,一个轻柔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你的画真漂亮;我回过头,一个清秀的男孩子正蹲在我身后,他精致的五官就好象漫画中的主人公,而那白暂的脸就好比那美丽的荷花一样,白里透一点粉,让人想伸手摸一下的感觉。我不禁在心里感叹,这要是个女孩子不知道有多少男生为她迷醉呢。

图片 1

  所以,当老妈把同事许阿姨的儿子毕杰带到家里来,打着帮我修电脑的名义相亲时,我看他驾轻就熟三下两下就整好了电脑,顺带还修好了卫生间的推拉门,走的时候还顺手捎走了家里的垃圾,顿时就觉得以前谈的那些文艺小生都弱爆了。理科男呆是呆了点,但他修得了水管,换得了灯泡,吃得了剩饭,挣得了人民币。更深层地想,或许以后出轨的机会也会少一点呢。这样的男人,不正是宜家宜室的居家好男人吗?

  我说:“你什么时候在我身后的。”

  那一天,全校的老师都知道了,陈洛兮是段小楼的媳妇。下课的时候,总有小男孩围着我喊,段小楼的媳妇叫陈螺丝。他们不是门牙漏风,只是觉得这么叫起来很好玩儿。
  我有些后悔,不该为了棉花糖就答应帮段小楼的说让他跟我一个班。
  段小楼从地上爬起来搂着我的时候在我耳边说,陈螺丝,你要是让我跟你一个班,我就天天给你棉花糖吃。
  段小楼确实天天带棉花糖给我吃,可是,我也天天被人叫做段小楼的媳妇。没有小孩会叫我陈洛兮,他们都跟着段小楼叫陈螺丝。他们可不懂我风情万种的名字有多好听。
  我的小学时光就在段小楼的媳妇陈螺丝跟棉花糖中度过了。
  我发誓,上国中的时候,一定不要跟段小楼一个班了。

  于是就结了婚。可人生的遗憾之处在于,你选择了一个,总会觉得放弃的那一个更好。毕杰的确弥补了文艺小生们的不足,电脑出故障,他分分钟便能搞定;水龙头漏水下水道堵塞,他三下两下就解决问题。可是,我谈起明星趣事,他会瞪大眼睛一脸茫然地问:“邓超是谁啊?你同学?”朋友送了张音乐会的门票,我硬拉他去陪我看,结果他竟呼噜震天地一觉睡到结束。

  他说:“我早就在你身后了啊,只是你太认真没注意罢了,刚才打扰你了,不好意思。”我微微的笑了一下,然后转过来继续我的画。

  Part
3
  不知道是我的祈祷被棉花糖记在心里了,还是我虔诚的态度打动了棉花糖。国中的时候,我真的没有跟段小楼在一个班了。段小楼也没有哭叫着喊我要跟我媳妇一个班了。我们都长大了,他不好意思哭了。
  段小楼只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警告我说,陈洛兮,你是我媳妇,不准跟别的男孩子玩儿。
  彼时的段小楼,干瘦干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样的段小楼,真难看。比小时候没有门牙的时候还要难看。我飞起一脚,段小楼,要你管,我就是找好看的男孩子玩儿。
  段小楼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冲我喊,陈螺丝,陈螺丝。

  那次我看韩剧,被剧中的爱情感动哭得稀里哗啦。正在厨房煮面的毕杰听到哭声,吓得慌忙跑过来,看我没事,又气又笑:“为这个也能哭?那都是假的。”我却心血来潮抓住他不放,追问他:“你爱我吗?你会爱我多久?”

图片 2

图片 3

  “我叫周子扬,播音系的,你呢?”

  他嘟哝一句:“什么爱不爱的,都老夫老妻了。”拿着勺子转身又回了厨房。我不甘心地追过去,跑到他面前,揪住他的耳朵,一副不回答便誓不罢休的模样。他痛得哇哇直叫,情急之中回我一句:“24小时,爱你24小时。”

  哦,难怪他的声音那么好听。我说:“我干嘛要告诉你啊?”

  明知道他这样不解风情的人,自然给不出什么爱你一生一世的答案,可是这个24小时,还是令我大失所望。24小时,只有一天的爱情。这一天是哪一天呢?是我们第一次拥抱亲吻的那一天?还是结婚的那一天?

  他说:“没什么,我们交个朋友嘛,我喜欢你的画。”

  其实婚后的日子还是很幸福的,毕杰虽然不懂情趣,却很懂得疼老婆。结婚后我就处于养尊处优的状态,没洗过衣服擦过地板,没下过厨房。我没想到他这个理科男居然有一手好厨艺。他的工作不用坐班,完全有条件睡懒觉的。但他每天总是比我早起一个小时,等我懒懒地从床上爬起来,餐桌上总有变换花样的早餐:山药小米粥配水煮蛋,五谷豆浆配素包子,杂面煎饼配芝麻红豆粥……

  “那么是我画上的荷花好看还是池塘里的荷花好看啊?”

  有时候我也想,他或许是爱我的吧,不然怎么肯放弃美好的睡眠,每天早起一个小时为我做那么丰盛的早餐?又怎么会包揽所有的家务,不舍得让我干那些粗活?还有,他虽然粗心,却一直记得我爱吃曹记的米线钟楼的小酥饼,隔几天就穿越半个城市买回来给我解馋……可是他又那么不解风情,一起出去,他会甩掉我挽上去的手臂。想和他合个影发个微博秀秀恩爱,他也会毫不留情地拒绝。还有他那24小时的爱情,想起来就让人心凉。

  “你的画好看。”

  那次朋友聚会,聊到爱情,一位朋友突然问他:“你们俩算是圈子里最幸福的夫妻了,你说说,你们之间有没有爱情?”

  我一下子站起来,说“你撒谎!”然后转过身往回走。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我也热切地望着他,我期待他能有个肯定的回答。可是他思虑好久,却憨憨一笑,说:“哪有什么爱不爱的,就是搭伙过日子呗。”

  他急急的追了上来,说“我骗你做什么啊,你的画的确比真实的好看,对了,你还没说你那个系的呢?”

  众目睽睽之下,我当即就变了脸,又羞又愤,丢下他,独自扬长而去。

  我眼睛直直得看着他,看到他满脸的真诚,看得他感到一丝的不自在,然后缓缓的说“张佳怡,中文系的。”

  毕杰莫名其妙,不知道我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生了气。他慌忙追出来,我指着他的鼻子声色俱厉:“你个呆子,站住,别跟着我。”他果然就站住了。我走出很远,以为他会追上来,死皮赖脸地求我原谅。回头看,他并没有追上来,仍然傻傻地呆在原地。

  他好象有一丝失望的样子,轻轻地说:“很高兴认识你,再见!”然后转身往校园里走去。

  我心里的火更旺了,气呼呼地跑回父母家,义愤填膺地向爸妈控诉他的恶劣行径。末了,我愤愤地嚷:“这就是你们挑的好男人,他说他爱我,但只爱24个小时。我可真悲哀,挑来选去的,最后嫁的人,却只爱过我24个小时。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我不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我一直这样认为,只是一米七五的身高让我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再加上我不爱笑,所以许多同学都叫我冰美人,我美吗?我有时一次次的问自己,看来我不是很美的,不然为什么那么多的女同学都有男朋友了,而我却没有呢。我不禁想到了他,如果他是我男朋友多好,忽然又发现他站在我面前我还要略微的抬头看他,他应该有一米八几吧。我不禁笑自己的傻,他那么好看的男生恐怕早就有女朋友了,那会轮到我啊。

  爸妈愣了一下,忽然又相视而笑。老妈说:“傻姑娘,你算算,一天总共几个小时?”

  日子一天一天的还是原来那样过着,每天还是照样去看荷花,只是再也没看到过他。虽然我们同在一所学校,我也知道他是播音系的,只是我不想去找他,为了他最后的冷淡,我想他是不会喜欢我的。有一天走在校园的长廊上,听到校园播音站里一个轻柔的男音传了出来,“接下来我让大家欣赏的是一篇散文《荷花开处》,希望大家会喜欢!”

  “这还用问?24个小时啊。”

  我是一个多愁善良的男生,一个痴爱荷花的男生,朋友都说那是女孩子所为,我不禁愤慨,人世间美的东西人人都可以喜欢,何分男女,所以我显得那么的不合群,因此我感到自己的孤独。

  “那就是了,他爱你24个小时,不是说,他时时刻刻都爱你吗?今天爱你24个小时,明天还有24个小时,一天又一天,24个小时的爱,生生不息,你还要什么呢?”

  校园外有一片大的荷花池,我常常独自坐在池塘边,看着那满塘的荷花,我一次次问:花儿啊,为什么没有人懂得我呢?也许是花儿垂怜我,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个空灵脱俗的女子,如荷花一样美的女子,我才感到这世上不是我一个人如此的,还有和我一样痴爱荷花的人儿。只可惜我却再也见不到她了,我恨上天为什么在我刚刚找到了我这一生最难得的知己,最珍爱的人儿的时候,却那么无情的带走了她呢?

  我呆了,可不是吗?他爱我24小时,每天都有24个小时,爱过了今天,还有明天,他的爱循环在我生命里的每一天,爱恋不止。这世上,还有比这更深情浪漫的爱吗?

  我听着广播里深情的朗诵,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笨人哦,只要你来找我,怎么会见不到我呢。我疯也似的向播音室跑去,一下子推开门,只见一个男生正在朗诵着那篇文字,可却不是他,我急忙打断他,“周子扬呢?他在那里?”男生有些不知所措,“谁?你问的谁?”我急急的说“周子扬,你们播音系的,你刚刚读的这篇文章不是他写的吗?”“是他写的啊,可是他已经不在了啊。”

  这次,我没等着他来接就主动回了家。我知道,以后再也不会问他爱不爱自己、能爱多久这些傻问题了。因为,我已经拥有了他长达24个小时的深爱。

  “你说的什么?我不明白。”我征征的看着这个陌生的男生。

图片 4

  “他已经死了两年了,我是他的弟弟。”

  “什么?我一下子蒙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前几天还看到过他。”

  “什么,你看到过他,”那男生好象我是来自外星的人一样,异样的看着我,“开什么玩笑。”

  我一下子急了:“谁给你开玩笑,我们还自我介绍了的。”

  “可是他真得两年前就已经离开人世了,为了那个叫莲的女子。”

  我不禁呆愣在原地,“这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周子扬是高我二届的校友。他是一个充满才气的男生,偏爱荷花,只是他是一个性恪柔弱如女子的人,因此让他显得格格不入。他也倍感孤独,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个叫莲的女孩子,共同的爱好和情趣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可最后大家发现莲是一个艾滋孤儿,不仅同学们疏远了她,连学校最后都开除了她的学籍。可怜的女孩子不堪忍受独自跳到荷花池里面,留下他一个人悄悄地走了。他恨这社会的不公正,恨这人世的薄情,他最后独自退学,为了她的死讨一个说法,可最终一无所获,甚至被人当成了神经病,最终他也选择了唯一的出路,与荷花相伴。

  我的眼泪含满眼眶,我问这男生:“那你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读书。”

  他说:“我就是专门考到这所学校的,我要用我的知识和能力告诉大家,艾滋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人的心!今天是表哥的忌日,我朗读他的这篇散文是要让那些还没认识到自己错误的人心里面有一丝悔意,那怕是一点点。”

  我不禁佩服这个男孩子了,难为他有这一片心,而上天却让我在冥冥之中了解到他,我是一个不相信人有什么灵魂的人。可这一切却无法说清楚,而我能做得只有拿手中的笔记录下来这些,让世上能够用一颗正确的心态来对待这个社会特殊的一些人。至于自己,在不久的将来,在荷花开满的深出,一定有一个和我一样深爱着荷花的人儿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