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心头说,雪竹苑是长安最大最繁华的青楼

  下班途中,总能经过一间中学,那一条被秋叶铺满的金黄色的道路上挤满了下课放学的穿着校服的男孩女孩们,伫立着焦急等待的家长们,道路旁停着一溜串的私家车。

  夜朦胧,透着微凉的气息,月遥遥的悬在空中,散发着清冷的光华洒向大地,为郁郁葱葱的树木烙下斑驳的影,此时,长安最繁华的青楼雪竹苑依旧歌舞升平。

  周六的时候接到陈Z的电话,说他在WX出差,问我周末有没有时间,出来聚聚。

  有些日子了吧,每当我踩着红色高跟鞋,步履匆匆地踩在“跨擦跨擦”的落叶上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校门口看着我,我一直回避着他的眼神,低头匆匆走过,那双眼睛在我的背后,仍然炙热地望着……

  “哈哈,美人,来,给爷亲个。”“来,倒酒,今晚不醉不归。”“大爷,小女子可想死你了”……

  我说,嗯,好。周末有时间的。

  直到有一天,他叫住了我:“艾英……”

  各种淫乱放浪的声音从装修奢华精致的雪竹苑传出,似乎在暗示这是怎样的一场奢靡盛宴。雪竹苑是长安最大最繁华的青楼,并非一般人家能够进去,里面的人,要么是权倾一方的高官,要么是腰缠万贯的富豪,总之能进这里,你的身家必须够硬。明明是个青楼,却有着如此雅致的名字,更显得它的不凡。

  刚挂完电话,李N也打电话过来了。

  我不得不停下脚步,正视眼前这个跨坐在摩托车上的年轻人,他穿的很休闲,皮夹克,牛仔裤,运动鞋。

  “大家安静,下面就是雪竹苑的花魁虞姬小姐出来为大家表演了,大家想不想看啊?”“想!”雪竹苑原本热闹非凡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期待着花魁虞姬的出场。

  我问,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有些尴尬地低下头,低声说道:“好久不见,贤太。”

  诤诤诤,伴随着清亮柔美的琴音,虞姬身着火红的纱裙缓缓登场,在那个大的吓人的台子上跳着她的成名舞:梦魇。

  他说在WX。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嗯……”他点燃了一支香烟,那种很细的香烟,烟雾也比普通的香烟妖娆很多。

  水袖舞动,身姿曼妙,脸上蒙着一层面纱,没有人知道面纱下是怎样的绝色姿容。她的舞时而狂野,时而内敛,有时像情人间喃喃的蜜语,双臂柔软的舒展,身体优雅的旋转,台上似乎只剩下了那抹红,美得惊人。

  我心里说,不带这样的吧,今天是七夕情人节,不是光棍搞基节哇!

  他说:“好巧,没想到在这能遇上你,在做什么工作呢?”

  一舞尽,虞姬缓缓退场,在场所有人似乎都陷入了那一抹曼妙的红,有如梦魇一般。

  过了一会,陈Z又来电话了,问要不要约上小J,因为他也一直在WX。

  我瞥了一眼他的脸,努力地回忆记忆中他的长相。

  “虞姬,再来一舞!”“虞姬你是最美的!”“虞姬……”他们的呼喊虞姬已经听不到了,因为她已经离开了雪竹苑。

  我说就不要了吧,人家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

  有一件事是真的,那就是太久不见一个人的话,他的长相在你的脑海里就会变得模糊,即使这个人曾经对你很重要。

  郊外——

  在学校的时候,那小子就一闷油瓶,没想到结婚跑这么快!

  我说:“混得不好,售楼小姐呗……”

  “虞姬,你闹够了没有?你贵为皇后不住在宫内也就罢了,却夜夜来这青楼跳舞?若让人知道,天下人岂不都耻笑于我?”一身白衣的独孤夜揉着眉头无奈的看着虞姬,语气三分嗔怒三分无奈。此时她的面纱早已摘下,露出她那祸水美貌。

  陈Z说,我已经约了他了。

  他笑了,说道:“真没想到,以前上学的时候从不敢举手发言的人居然跑去做这销售的活……不过,再怎样,也比我混得好,我现在是个送快递的……”

  “独孤夜,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怕天下人耻笑是吗?你别忘了,你现在的天下是从我虞家夺走的!管好你的天下就行了,别来管我。”虞姬冷冷的看着独孤夜,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我说,那你他妈的还跟我商量个屁啊。

  怪不得,打扮得这么随意。

  “虞姬,你还在恨我对吗?你以为我想要这天下?我都是为了你啊。”独孤夜喃喃的说着,语气中有着满满的凄凉,他痴痴的看着虞姬远去的背影,直到那一抹刺眼的红消失在了他的视野。

  电话那头嘿嘿的笑了两声说,我是怕打牌三缺一啊。

  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还笑我呢,当初是谁连自行车都不会骑,现在居然靠骑摩托车为生。”

  那年,她八岁,他十二。

  看来他的智商我是跟不上了。

  “呵呵,彼此彼此啦,小时候总想着上大学,大学毕了业才发现被大学上了……”说罢,他缓缓吐出一个烟圈,样子妖娆得像个正在跳颜舞的曼妙少女。

  “夜哥哥,你在干嘛啊?”“虞姬,我在练剑呢,等我练完了再陪你玩好不好?”“好!”她是被皇上皇后捧在手心的公主,而他只是一个大臣家不受宠的庶子,机缘巧合,她与他相识,便一直在一起。

  其实大学毕业之后,大家都各奔东西,平时也难得有机会见面。

  好多往事,在脑海里浮现了出来,变得越来越清晰……

  他经常偷偷带着她出宫玩耍,给她买各种小吃,给他讲动人的故事。而她也越来越喜欢跟他在一起。

  最后大家约定明天见面。

  许多年之前,很多小孩子嘲笑贤太上了初二了还不会骑自行车,只是他们不知道那是因为贤太家中只有他母亲和外婆,他自出生之日起就没见过他的父亲。

  一转眼,八年过去了,她十六,他二十,都在最美的年华。他们都彼此倾慕,发誓非卿不娶,非君不嫁。她还是那个受尽宠爱的公主,而他仍是那个不受宠的庶子,但才识过人,私下有着自己的军队势力。

  四个大男人见面,听起来都起鸡皮疙瘩,冷!冷!好冷!

  “家里人近来可好?”我礼节性地向他提问。

  “夜哥哥,我给你跳一支舞怎么样?我自己编的。”桃花树下,她一身红衣,翩翩起舞,伴着落下的桃花,美丽一场。一舞尽,他看呆了,他从没见过如此美的舞!“夜哥哥,你给这舞娶个名字吧,它还没有名字呢!”“是吗?那就叫梦魇吧,怎么样?”“梦魇?好名字!让观看的人如身在梦魇,夜哥哥,以后这梦魇我只为你跳,好不好?”“好!”

  当晚,李N住在我这边,为了表达我们之间真挚的友谊,我决定亲自下厨。

  “嗯,挺好的,我妈退休了,我撺掇她找个老来伴,还有我的外婆……”说到这,贤太停了停。

  又是两年,她十八,他二十二。

  最后,烧了三菜一汤,可是三菜一汤自我俩吃了第一口后就原封不动了!

  我接了上去:“你外婆几年前去世了……”

  “虞姬,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父皇,我不要,我不要嫁给欧阳然之,我喜欢的是独孤夜啊!我想嫁的人是他啊!”“虞姬,不要任性!”既是公主,那么自己的婚事由不得自己做主,她的父皇欲把她嫁给邻国的太子,加强两国关系。

  最后,我跟他只盯紧一盘菜吃,那盘菜叫花生米。

  “嗯,是的,这……你怎么知道……”他的脸上掠过一丝悲伤。

  她苦苦哀求了三天,他日日夜夜跪在金銮殿外,都没能打动皇帝的决心。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恶梦惊醒的,梦里四个人斗地主,每次都是我地主,每次都是输,然后被他们扔果皮,扔破鞋,扔飞镖,说实话这些我还能接受,最后是被小J扔臭袜子,这下不得了,直接让我产生间歇性窒息,于是就醒了,醒来后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今天见面坚决不打牌。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我当然知道,初中毕业之后的很多年里,我一直通过社交网络关注着你。

  “既然天下不让我们在一起,那我便覆了这天下!”七天,仅仅只是七天,他便带兵攻城,逼迫皇帝让位,皇帝在万般无奈与叹息下退位,之后服毒自尽,深爱他的皇后亦与他共赴黄泉。从此,虞氏皇朝成为过去,而她是虞家最后的血脉!

  先跟我们汇合的小J,小J把他老婆也带来了。

  那一天,你发了一条:“外婆走了2年了,子欲养亲不在的感觉真的很难过……”那一年,我们大三。我很想安慰你,我甚至很想来到你的身边,抚摸你的头发,甚至拍一拍你颤抖的肩膀,告诉你,别难过,一切都会好的……

  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迎娶她做皇后,新婚夜,她冷眼看着他,眼里盛满了恨意。“独孤夜,若不是你,我的父皇母后就不会死!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他无力的扶着桌子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他做的这一切不都是为了她吗?为何会变成这样?

  我说,才一年没见,咋这么憔悴,这么快就被压榨干了?

  可是,我能做的只是在键盘上打上几个字。不,连这件事也是奢望。因为正当我打算在键盘上敲下这些字的时候,我看见有个女生已经回你了,看文字,是一个温暖的回答;看头像,是一个可人的姑娘。于是,我删除了那几个刚刚在键盘上打下的字。

  她再没跟他说过话,后来索性搬出宫去到外面住,甚至跑到长安最大的青楼做花魁,给别人跳着只属于他的梦魇舞。

  他老婆在旁边抿嘴笑,而他白眼一翻,伸手就要来掐我脖子。

  秋意正浓,穿着裙装的我感到有些冷,下意识地跺了跺脚,没想到疼痛感顺着细高跟一路传遍我的全身,我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虞姬回到自己的小院后,瘫坐在床上,漂亮的脸上满是泪水。并非她已不爱他,她爱啊!可是,亡国的仇恨和父母的离开压在她身上,她不能和他在一起,否则她父母的死怎么会永远折磨着她。

  现在就剩下陈Z没来,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丫的还在睡觉。

  “嗯,是啊,老太婆活着的时候老闲她烦,死了之后没料到也会难过……”贤太自言自语道。

  “独孤夜啊,要是没有认识你多好?这样,我就不会痛苦了,是不是?一切惨剧也不会发生,是不是?”虞姬喃喃自语,在黑夜中如无声的叹息。

  我说,你是猪啊,大热天的让我们在大街上等你,小J老婆还挺着个大肚子。

  有关他外婆的事情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是时候该结束了吧?独孤夜,我好累。”虞姬躺在床上,双目迷离,话语中有着浓浓的解脱。

  旁边的小J不依了,说,你他妈的能不能别扯淡,赶紧叫他来。

  “你外婆她年轻时是个音乐老师吧,看上去气质很好,还很会弹钢琴。”我搓着手说道。

  次日,皇后回宫,圣上龙颜大悦,独孤夜以为过了这么久她终于放下仇恨愿意和他重新在一起了。下令大赦天下,摆宴三天。

  其实小J老婆没挺大肚子,我们也没在太阳底下晒,而是坐在肯德基里喝冷饮呢,所以在他赶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几人都不拿正眼瞧他,都装作不认识他。

  “嗯,你怎么知道?”贤太把一句问句说成了一句陈述句。

  “虞姬,这是我为你种的花,你喜欢吗?”他在她面前从不自称朕。独孤夜牵着虞姬的手,走在御花园,指着一片盛放的蔷薇。他知道,她最爱蔷薇。

  我们还没有审问他,他自己倒先解释起来,说,昨天七夕,酒店爆满,隔音效果又不好,半夜全是嗯嗯啊啊的声音,吵得老子睡不着,欲火焚身啊。

  “因为你以前告诉过我啊,你还说你外婆对你很严厉。那时候你迷上《火影》,可你外婆又逼你按时睡觉,你只能躲在被子里打手电筒看……”我就像在讲一个陌生人的故事那样讲述着……

  “喜欢。”虞姬仰着头对他笑,笑的那么开心,如同他们当初一样。“虞姬,我爱你。”独孤夜紧紧的抱着她,喃喃自语。有虞姬陪着的这几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我们几个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递给他一杯可乐,降降火!

  他笑了,好像也挺怀念那时候的日子的。

  虞姬只是静静地抱着他,嘴角依旧是笑,确是十分悲凉的笑。独孤夜啊,对不起,对不起。

  小J的老婆是一个贤惠温柔的人,我们四个人高谈阔论,她只在旁边静静的听着,我们三个光棍都为小J高兴,真的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祝福。

  其实,有件事,我想他应该记得。初一的时候,我有几回偷偷地跟在他后面回家,想知道他住哪里。有一回,他摁响了家里的门铃,他母亲开的门,躲在楼梯口偷窥的我被邻居家的宠物狗吓了一跳,不禁喊了一声,不料被他母亲看见,他母亲看我鬼鬼祟祟的眼神还有我身上的校服校徽,断定我和他关系有鬼,便硬是把我拽进了屋里。

  噗嗤一声,一把雪亮的匕首插进独孤夜的心脏,鲜血染红了他明黄的龙袍。虞姬轻轻推开了他,笑着,笑的悲凉。“呵呵,我知道你还在恨着我,直到你总有一天会杀了我,但是我不在意这些,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够了。”独孤夜强撑着身体,温和的看着虞姬,眼里满是宠溺,尽管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李N问小J,你老婆是不是怀孕了?

  房间里传来了美妙的钢琴声,很多年后,我才知道那是鼎鼎大名的“致爱丽丝”。

  虞姬哭的满脸泪痕,看着独孤夜渐渐失去温度的尸体哭的愈发厉害。明明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结果,她应该高兴不是吗?为何要哭。

  小J笑着说,管你毛事。

  他母亲像审犯人一样当着我的面,质问他,我和他是什么关系。

  “独孤夜,对不起,要怪,就怪我身在帝王家吧,若有来世,我希望,我们只是平凡的百姓,能够厮守一生。”虞姬拿着那把染了独孤夜心血的匕首,缓缓插入自己的心脏。

  李N点了支烟说,你老婆怀孕当然和我有关系了,不止和我有关系,和我们几个都有关系。

  他沉默着。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其余人一惊,正想将喝着的饮料喷他脸上时,他又来了句:那样我们要准备红包了哇,亏他说的及时,不然何止是饮料喷他脸上去,我口水都酝酿好了。

  后来,我打破了沉默,我说:“我是他同学,就这样。”说完,我偷偷瞥了他母亲一样,头也没敢抬。

  

  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之后我们一起吃饭。

  他母亲上下打量着我,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了,你快点回去吧,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不然我会去告诉你们老师,再让老师告诉你父母,听明白了吗?”

  吃饭的时候,我们又接着聊。

  我点了点头,她替我开了门,我走出门后,门“嘭”地一声关上了。

  你们还记得大一的时候,那邓小平理论YY跟高个,叫啥来着,韦小宝?哦哦,不对,反正是韦小宝后代,就你们俩通过了,那高个他妈的就是个变态啊,考了七十几分呢,你们是怎么过了的?

  我只听得他母亲狠狠地扔下一句:“你就是不让我省心,走我的老路你可有的苦了!”我不愿再听,我害怕听到我不想听到的内容,我宁愿一切都被淹没在那首“致爱丽丝”中……

  一天没课的话,那鸟人有24小时是躺在床上,然后12小时打电话泡妞,12小时看书,再不过天理难容啊。

  我忘了那天回家之后哭了多久。

  我操,敢情是爱情学习两不误啊。

  见我沉默了好久,贤太用手肘碰了我一下。道:“唉,怎么啦?”一不小心把烟灰洒在我的衣服上,很不巧,烧出了一个洞。

  那你呢,YY?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他把烟蒂随手一扔,用脚踩灭,接着手忙脚乱地在身上摸索着什么,可能是餐巾纸之类的吧。

  我啊,我也不知道,我不是拿你的试卷抄的吗。

  我笑了笑,说道:“没事,不用麻烦了,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靠!当我没问。

  “不是第一次了?”这一回他倒是用了一个标准的疑问语气。

  ……

  “嗯,是啊,你又不记得了吗?那一年迎新晚会上放烟花,你把我的校服烧出了一个大洞,可比这个大多了……”我笑着指了指衣服上刚被烫出的洞……

  那你们还记得大二上法律与道德基础的时候,我们几个翘课回去下军旗啊。

  “贤太!”一个漂亮的女孩挥着手朝我们这里走来。她应该是这间中学的老师吧。她娴熟地坐上摩托车后座,双手环抱住他的腰,温润的脸颊贴在他冰凉的皮夹克上。

  记得,记得,那记得很清楚的啊。

  要不是贤太用手肘戳了戳她贴上来的小腹,估计她还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

  为什么?

  “你是……?”她睁大了她杏仁似的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我。

  因为那一天老班去班级里点名了,没点到我们几个,然后在宿舍被抓了个现行。

  “她是我初中同学。”贤太扔下这句话之后,发动摩托车,开走了……

  你说我们应该把小Q也拉回来把风多好,最后班里点名的光荣任务就交给我们几个人了,还扫了大半年的宿舍。

  在发动机的轰鸣声里我仿佛听见了,那个女孩还想和我说些什么,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听清……

  ……

  一个人孤寂地站在铺满枯叶的金黄色的大道上,不是因为这条路上空无一人,而是因为心中空无一人。

  我还记得那会做班干部,周末我们去上网,那网吧离我学校有点远,但价格便宜,充一百送一百,你们还记得了,有次可把我害惨了,几个人刚到网吧坐下来,老班就一个电话叫我回去,说有事找我,没办法,哥几个你们先玩,我等会再来,大热天的,我一路狂奔,挥汗如雨啊,我到办公室,你们猜老班说什么?她居然一脸惊讶地看着我说,你是不是游完泳刚上岸?更可悲的是事情做好,我还惦记着上网,我又跋山涉水啊,翻山越岭啊,一盘游戏刚打到一半,老班又来电话了,说刚才给的资料搞错了,还得让我再搞一次,我当时就两眼一黑,差点瘫桌子下面去,没办法,军令如山,我又一路狂奔,那时我感觉我比刘翔跑得还快,那次愣是没上成网,害得我郁闷了一整天,孤独了一整天。

图片 7

图片 8

  擦肩而过的少男少女们嬉戏打闹着,宛如那时的我们

  ……

  对了,那游戏你们还玩不?

  早不玩了,都啥年代了,现在流行英雄联盟了哇。

  好吧,从游戏就看出我们已经老了。

  是啊,以前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听说老校区那边都拆掉了啊。

  是啊,哎……

  我们没有聊现在和未来,聊的最多的还是在学校时候一些人一些事,那些人和事像放电影一样从我们脑海里又走了一边,而那些流逝的岁月早已消失在我们念念不忘之间,成为我们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是时间是往前转的,路也是向前走的,我们更多的还是要继续我们各自的生活。

  吃完饭已经十二点多,小J和他老婆要去买厨具,陈Z就住在附近的宾馆,但明天也要到别的城市出差,李N要回ZJ,明天要上班,最闲人就是我了,所以我负责送他们。

  在电梯口,我们下去,他们拐弯,小J和他老婆微笑着看着我们仨进了电梯。

  在电梯关上门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我们即将告别,我忙咧着嘴说,再见!

  接下来是去了陈Z的宾馆,走在通道里,大部分房客都退了房,没有了嘈杂声,偶尔看到一对男女从身边走过,脸上尽显疲倦。

  坐了来看了会电视,他们又抽了支烟,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李N要赶得上回ZJ的车,所以我和李N又挥挥手跟陈Z告别。

  陈Z执意要送到楼下,临走的时候,陈Z递了一支烟给李N,李N摇摇头。

  我说,还是接了吧,下次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见面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