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实在憋屈,  快毕业了同学们都忙着留言忙着照相忙着心里那份亲热的分别

  寒风呼啸,我看见女子直直伫立在草原之巅,高原寒风呼啸而过刺痛我的脸,我微微眯眼,伸手遮挡阳光刺眼,眼眸微微瞥向那女子,仿若时间静止,寒风烈日无关于那女子,自始至终,她从未动弹……

  那年你毕业说是要来看看我,说是想跟同学一起去南方,
算是一次分别。其实很久都没有了联系,你忙着上学,我忙着找工作,未来很迷茫真是顾不上太多
!

  纸也醉了,满是碎念。

  我转身,进了木屋,与卓玛谈及那女子,卓玛一笑,告诉我,西藏之巅的爱恋……

  缘分的深浅不是来的有多惊奇,来的有多轰烈。不是想象的一见钟情,不是心跳加速的感觉,而你也说心跳过快人会受不了的。疯癫的我,爱学的你,总在课间去找豆(你的同桌)疯那么一下,日子久了虽是无言却像老朋友了!

  我确信我生活在一个纸醉的世界,毫无忌惮地用文字来表达。你的快意恩仇,我的孤芳自赏。

  同普通人一样,他们是南方大学里的学生。那一年,他俩一同报名参加了环保志愿者,一同走进安睡中的美丽寂寥的可可西里……

  快毕业了同学们都忙着留言忙着照相忙着心里那份亲热的分别。思绪纷飞期待着憧憬着未来。也许从此都各奔东西,足迹再无重叠。

  凌晨两点,若不是麦克风伴音太高或许我还能听见觅食的两只猫凄厉地叫声,它们相互撕咬着,在垃圾堆里打成一团,随即又缩成一团。

  命运在相交的片刻后延伸至分离,瑛在的藏羚羊观察站在人比较多的不冻泉,而勇则被分配至人烟罕至,条件艰苦的沱沱河观察站……

  缘分的来去谁也说不清楚,心里都惦记着那份美好但从无想过还会有交集,想着随着岁月的时光,脚步的匆忙都一起消失在岁月的时光里,明天是否美好,工作是否安定,心里充满了惆怅!上天的按排总是没有痕迹,没想到你来,也没想到来了再也没有走,没有天真的幻想一切都来的那么实在!

  几个人喝得醉醺醺地依旧扯着嗓子对着屏幕上的苏荷现场吼着,颇有些mc水观音的味道,摇摆着欲坠的身体,整个KTV包厢满是疯狂的时光颠倒的人,我披上风衣出了门,之所以没醉是因为我不想过早纵情声色。

  巍峨的雪山下没有活木,是陡然望而无底的悬崖,寒风肆无忌惮地挑弄起纷飞的雪花,太阳用炙热将雪山环绕,冰雪的反光使得阳光更为毒辣,生命禁区——可可西里。

  没有情人节,没有浪漫的花朵,只有一个自行车还有中午的老面条,一间破旧房子没有厨房没有厕所,蹲在地下吃着豆角黄瓜拌面条,日子没色彩过的却像彩虹般的炫彩快乐!

  刚出“钱柜”,便被迎来的一辆飞奔而来的重机差点撞上,心里实在憋屈。

图片 1

图片 2

  想起旭丹和我说起她闯社会时的种种,我便有些跃跃欲试,我喜欢那种刺激。

  淡绿色的军用帐篷孤零零地伫立在勇所在的观察站里,寒风狂啸,企图将其掀倒,防风绳被刮得噼啪响。夜里,寒冷悄然而至,面对自然的力量,在如此简陋的条件下,勇无能为力,只能在深夜将睡袋裹紧,不敢露出一毫一厘……

  踏实的工作,踏实的生活,为着800元的工资我去书店天天看C语言,你为工作磨破了鞋,我也开始顶着太阳去挑战自我。那些岁月看起来不美丽、不漂亮、不让人向往,可在我们心里是永驻的岁月,乍眼看去永远鲜亮!

图片 3

  可纵然自己身处在如此恶劣的环境,在做总汇见到瑛时,勇总是告诉她自己的趣闻见晓,而寒风刺骨之痛,雪光灼肤之伤,他从未对她吐露过一字言语……

  生活中总会有磕磕绊绊,有会吵闹会有心烦,还会有些不如意,也会像别人一样落入婚姻的俗套,该有的一步也不能少,我们也需要磨合,也会被不理解过,而你总是说我们是天下感情最好的,我说:“你见过天天拌嘴,还说着是天下感情最好的?”你又说:“这感情没关系,在争吵中成熟进步吗”。我好无语,又觉得可笑!

  路灯忽明忽暗,陌路上还有不少过客,胡祠堂的烧烤摊上油星四溅,民工搂着小姐呼啸而过,曲折的弄堂里偶尔传来数声呻吟。我蹲在地上打电话,斜对着一棵梅花树,天有些冷,不禁哆嗦着。

  纵使他千般不愿将痛苦传递给瑛,但心思细腻的瑛还是从他的同事口中得知了沱沱河观察站的艰苦条件……

  大家庭的生活来了,不再是你我争吵片刻就会熄火的日子了,掺杂着说不清理还乱,柴米油盐混在一起味道难说,原来生活才刚刚开始,一切的磨练还在后面,夹着着亲情夹着无奈谁都无法再说些什么。即便是你还会说我们是天下感情最好的,我笑的有些无奈。成熟不再是说有岁月,而是经历了生活!

  母亲打电话来时她问我在哪,要不要我爸来接我。我说在外面,不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别冻着了,她说这些时,心里暖了些。近些日子母亲一直很唠叨,每次因为一件小事和父亲吵得不可开交,父亲是老实人,便戴上耳机听书去了。

  可她无能为力……

  当我心灵经历
最困难无奈的病期时,你抱着我说会好的,理解爱与包容全在,不是有你们我怎么能走过来,不是有你们幸福怎么会来临!十年心酸苦辣甜,真不是一句就可以说!

  蹄膀肉端上来,再酌些儿梅酒便是最惬意的,实实在在地肉,酒,人生。不学文人附庸雅致,用手抓着吃,不学武侠之鲁莽,酒需细细酌。老板是长沙人,炸得一手好豆腐,老婆也生得环肥圆润。

  得知心爱的人如此艰险却还在担忧她,除了感动,还有恐惧。她怕,怕某一天,他们突然分离,怕再也见不到他的笑颜,怕熟悉的拥抱离她远去……

  相濡以沫是生活的磨合才有的精华,以后的路还很长,用我“珍惜幸福”的话,繁华落尽,洗尽铅华,与你共度岁月风尘!有你有我,一生相伴!

  他年少也走南闯北,是在生产大队里被队长批评,一气之下奔上海,深圳,北京,做过泥瓦匠,卖过盗版光碟…最终还是到了这个小城市安度一生。

  可她只是一个女子啊,自己的羸弱之躯尚且需要他来保护,于他,她能做什么?

  我也想过这样的生活,可惜我被给予太大的企望。

  “我永远在你身边。”面对她的担忧,他浅浅一句,就已将世间所有爱恋囊括……

  回到包厢,几个人已经不知何时睡着了,《野蔷薇》安静地播放着,显得格外小资,空气中弥漫着香熏气味,我开了瓶香槟像喝汽水一样,我还只是个孩子,保留着完好的童真。

  “我信你。”月下,她看着他的眼睛中的影像,是啊,除了相信,她别无可选……

  我讨厌虚情假意。爱情小说

  时间在可可西里的寒风下前行,再到总汇之时,他们再次相见……

  天性如此,为何世间那么多的做作让我有种想哭的错觉。时而感觉到有些人离我越来越远,只想不知所谓地活,我终究只是个孩子,无力扛下家里的粱柱。

  他告诉她,说他发现了一种很美的植物,会开细小的淡淡的花,纤弱的身体总是伏在石缝中躲避着风雪的的侵扰……

  纸醉,人亦醉。宁弃袖手天下只为南山诗茶,君莫道世态炎凉,愿守天命安祥。

  “可真有这种花?”她打趣道,问他。

  纸醉,不曾金迷。

  “下次我给你带来。”

  阳光刺眼,一个承诺,已成永恒……

  最后一次总汇,下一批志愿者的到来,他们回去之后的小小幸福,他都没有等到……

  他在收集资料的路上不幸牺牲了,接到噩耗的她,来不及让眼泪落下,早已昏了过去……

图片 4

  西藏之巅的小草,开在石缝里的花朵,是承诺,更是他在世间的遗留……

  自此,每日,都可见她伫立的身影,他说过,他会回来,会把花带给她,她信他,她固执地以为,自己,需要的只是等待……。

  “你说过的,你永远都在;你说过的,你要把花带回来……”

  我闭眼,轻曱一口酥油茶,再无言语……

  一眼望不到边,风似刀割我的脸。等不到西海天际蔚蓝,无言着苍茫的高原。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可你跟随那南归的候鸟飞得那么远。爱象风筝断了线,拉不住你许下的诺言。

  我在苦苦等待雪山之巅温暖的春天,等待高原冰雪融化之后归来的孤雁。爱再难以续情缘,回不到我们的从前。

  注:文中勇儿系成都人,在可可西里被狼群围在车里冻死,一同遇难的还有一位司机。也是近几年可可西里志愿者里第一位遇难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