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一起逗逼的人还有我的同桌,古老板想自己人好说话

  昨晚又梦见了那个女孩,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多少次梦见她了。在以往梦见她的那些梦里,我和她做得最多的事是在一起说说笑笑,东走走,西走走,偶尔会接吻,做爱。在梦里我甚至还跟她结过一次婚,但很快就友好离婚了。昨晚再次梦见她,因为在梦里我能清晰记得以前梦见她时做过的很多事,所以我跟她就像总在一起玩、偶尔接吻、结过一次婚然后友好离婚的好朋友那样默契相处。也就是说,我梦见她的那些梦,因为是不断延续的,感觉它们就像是我的第二人生。抑或是我所谓的真实人生才是第二人生?恰如蝶梦庄生……

  有一个姓古的老板,他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里,靠着自己拼搏,挣到了上亿的财产。他多年没有回过老家了,最近老是梦见小时候在后山森林里粘知了、掏鸟窝的趣事。有一天,古老板终于坐不住了,开车回到了老家古塘镇。

  我的小时候可以浓缩成一个逗逼的成长史。比如我常对着电风扇说话为了听颤音,然后毫无意外地感冒;比如那时的我觉得下雨不打伞是一件非常酷炫的事,然后毫无意外地发烧;比如放学途中我最爱和同桌把石块当成足球踢,然后毫无意外地踢碎玻璃。

  上学时,我和她曾一起看过两场电影,一起去过两次公园,一起吃饭喝酒或夜游聊天的具体次数则多得记不清了。很多年后,我忽然在想,如果我跟她一起看电影时,我在黑暗中握住她的手,或是在黑漆漆的公园里忽然抱住她,强吻她,也许我们就会开始恋爱了。只是当时我竟然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那时的我只想跟她在一起说说笑笑,对她完全没有任何与肉欲有关的想法。也就是说,我与她那时的交往是纯精神性的。多年以后,当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那时的我完全就是一个性瘾症患者。即使是在多年以后的梦里,和她接吻做爱也是很平静地发生的,就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而然,完全没有那种很强烈的肉欲冲动……

  然而,古老板一到家,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后山上的树木花草全部被破坏,成了一座秃山。古老板那个心疼啊,他察看了一天,当即做出一个决定:承包下后山,自己投资,恢复植被!

  对不起,就是这么炫酷。

  我那时应该是爱过她的,那时我喜欢和她在一起,喜欢跟她聊天,她把自己从小到大经历的所有好玩的事都说给我听,她还会跟我说她心里的一些梦想,例如她曾跟说她以后想去做间谍,后来又跟我说过她想开一家医院,还有好多诸如此类的梦想。我记得那时的我曾很认真地跟她说以后我会全力帮助她实现梦想。现在想想,那时的我其实并不清楚说这样的话意味着什么。

  古老板的本家二叔是这个村的村委会主任。古老板想自己人好说话,便直接找到二叔,说:“我想和您商量个事。”

  不幸的是,那时候逗逼还不流行,太逗逼很容易被当成傻逼。

  多年以后,我会想,如果那时我去握她的手,也许我们会像演戏一样假模假式地谈恋爱,只是那太不自然了,而且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分手的。

  二叔笑呵呵地说:“哟,我有出息的大侄子回来了!有事你尽管说,在咱这个村,没有二叔办不到的。”

  幸运的是,和我一起逗逼的人还有我的同桌,这样傻逼路上我还能有个伴。

  多年以后,我也曾设想过如果我能跟她结婚,婚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我相信她很快就会对我产生厌倦感的,那样的话,我会鼓励她不断去找一些新的情人。这是比较理想的状况,更大的可能性则是我们很快就会离婚,然后重新做回朋友。

  古老板听了,赶忙说了自己的想法。

  那时我们深受灌篮高手的影响,立志要成为篮球运动员。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当然,这只是我的假想而已。现实是我和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面了。最近几年,我和她连节日祝福短信也不发了。她很多年前就结婚生子了,后来我也结婚了,也有孩子了。这样的两个人,似乎也不太适合单独见面或经常联系了。

  二叔听完,激动得连声说好:“这山都是乱采乱挖糟蹋的,早就该治理了,只是村里没有钱。大侄子,你这是回报家乡的善举,我一定会大力支持。”

  某天放学后,我们俩在黑板上写:“樱木花道最牛逼!”

  前几天临睡前跟妻子聊天,聊到上学时的那段时光,我说那时我有几个异性朋友,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到深夜,她们跟我聊她们爱上某人后体验到的欢乐与痛苦,跟我聊对于未来有着什么样的渴望和期待。毕业后还是会经常在一起说这些,直到大家都结婚了,就联系得越来越少了,只是节日时发发短信。妻子听了沉默良久,我想她可能也想起了她原来的一些异性朋友。结婚后,别说是婚前的异性朋友,即使是同性朋友,也见得越来越少了。结婚前看书时看到契诃夫说的这句话:“如果你害怕孤独,就不要结婚。”当时以为这是一句笑话,结婚后才发现这是一句苦涩的箴言。

  古老板想趁热打铁,又说:“既然二叔这么痛快,不如咱们现在就把合同签了。”

  然后两人都忘了擦黑板,第二天被老师罚站了两节课。

  二叔抓了抓脑壳,笑着说:“大侄子你太心急了,如今讲民主,有些程序该走的咱还是得走,比如开村委会,征求村民们的意见,你等着吧,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

  没多久小学毕业,不知是谁先买了同学录拉着每个人都写,同学录这东西一下流行起来。

  古老板回到城里,一等就是半个月,二叔那边竟然没有任何消息。古老板就有点想不通了,按道理:这不仅是对乡亲们有利的事,还是二叔的一笔政绩,他不会不上心吧?又等了半个月,古老板主动打电话给二叔,了解情况。

  很多事情我都忘了,小学的事情更是忘得七七八八,偏偏连几张照片都没有,想回忆都不知道从何记起。只是记得同桌给我写:“樱木花道最牛逼!我们一定要成为篮球运动员!”

  二叔一听是古老板,就抢先说道:“大侄子,你等急了吧?实在对不起,这一段时间村里的事多,我们还来不及研究哩,你再等几天吧。”

  初中我们去了不同的学校,约好每个周末都一起练球。

  放下电话,古老板虽然不解,但也只好等着。过了几天他再打电话去问。二叔又说,他把几个村干部叫到家里,杀了鸡,买了酒,边请他们吃喝边研究,可惜没有把意见统一起来。

  每次练完球我们都高喊:“樱木花道最牛逼!”,然后被人一顿白眼。

  古老板立刻明白了,二叔这是让自己请客呀。古老板心里有点不痛快,现在是自己出钱造福乡亲,难道还得请客送礼才能办成?古老板真想放弃算了,后来想想乡亲们,他只好忍了。

  可我们俩不以为意:樱木花道就是牛逼,怎么着!

  古老板又耐心地等了半个月,仍然没有消息,只好再打电话问。这一次二叔告诉他,通过三番五次地做工作,村干部和绝大多数村民已经同意把后山承包给他,之所以还没有通知他,是因为……说到这儿,二叔有些口吃了:“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时候放学早,太阳都没下山。

  古老板有点不耐烦地说:“二叔,你有什么事,直说吧!”

  那时候时间慢,友情可以延伸到很久以后的永远。

  于是,二叔说道:“大侄子,咱爷俩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吧。村民们说,你不可能做亏本的买卖,你一定是明里打着恢复植被、回报乡亲的旗号,暗地里另有所图,是为了挣大钱。所以你付承包费外,村民们还想让你再出点钱……”

  初二前的夏天,我们照常练完球,我刚准备喊:“樱木花道… …”

  古老板听到这里,只觉得头“嗡”的一声炸开了,自己一片好心,乡亲们竟然不理解,还以为自己是借机做生意。一种屈辱感袭上古老板的心头,他气愤,他无奈。但是,事已至此,如果就此放弃,反倒会被乡亲们误解。

  樱字刚说出口,同桌打断我说:“卢思浩,我要搬家,以后不能陪你练球了。”

  古老板冷静之后,问二叔:“主任,您倒是说说,他们说我图啥?”

  那时候我对搬家没什么概念,说:“卧槽不就是搬家,能搬去多远,每个周末都回来啊!”

  二叔也不再遮掩,直言不讳地回答:“乡亲们估计这山上有矿,你是为了采矿才承包这座山的。”

  同桌没说话。

  古老板一听,好呀,既然大家这样猜想,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看。于是,他出钱请地质部门去勘查,出具了此山没有金属、煤炭等矿物质的报告。

  我一生气,说:“行行行,你爱去哪去哪,去了就别回来。”

  古老板把报告交给二叔。

  回到家时我一阵后悔,心想应该好好问问他搬去了哪里,问个联系方式。我想起我扭头就跑回家时,同桌在原地站了很久。

图片 4

图片 5

  二叔没想到古老板这么顶真,他翻了翻报告,拍着胸脯说:“都是些无知的村民……这回行了,有了这份报告,我就好做工作了。这事包在我身上,大侄子。”

  然后同桌就此消失在我的人生里,一直到我模糊了他的长相,一直到同学录在一次搬家时弄丢,一直到某天我再次回我们练球的场地,那儿被居民楼取而代之。

  然而,古老板一等又是很多天。后来这事不知怎么传到了镇长那里,镇长亲自给古老板打了电话。

  物是人非让人伤感,可那是回忆里唯一的证据。

  古老板像是找到了知音,一股脑把自己的想法和遭遇说给镇长听。

  直到某天物非人不在,我再也无法确定那些是否真的发生过。

  镇长呢,则告诉了古老板一件出人意料的事。原来,最近镇里接到了村民的举报,说村主任为了一己之利,百般阻挠古老板的承包。如今政府要插手这件事了,为了抓紧时间,古老板先投资干着,签合同的事,由镇长找村主任落实。

  高中考上重点班,从高一起就没了周六和周日的下午。对于这件事我一直很愤慨,但苦于没有办法反抗,只得乖乖就范。

  古老板一听,高兴坏了,立刻雇用了乡亲们,又请来了专业技术队伍,在山坡上挖鱼鳞坑,修建环山渠,筑坝拦截山沟,想尽办法把雨水留在山上……

  也因为这,每个周六的早上我都无心早读,不是在朗读声中抄歌词,就是用自己的节奏把课文变成歌。那时我觉得自己一定有写歌的才能,简直酷到没朋友。

  这一天,有人报告古老板,说挖环山渠时,真的有人挖出了一块矿石,好像是含铅,也不知道让谁拿走了。

  我的情窦开得晚,在高一的下学期才喜欢上一姑娘。

  古老板已经请有关部门勘查过了,山上根本没有矿石,所以并没有在意。

  那阵子正值期末,课间很少有人会走动,每个人都在埋头苦干。我天生没这天分,坐太久憋得慌,非得走动走动不可。可又没人陪我,我只好一个人趴在教室外的栏杆上发呆。

  不料当晚,古老板就接到了二叔的电话。他又提到了矿石的事。

  我喜欢上她,是每次这个时候都能看到她。

  古老板无奈地反问二叔:“你不是看过有关部门的地质报告书吗?”

  虽然我们之间隔着一个教室。

  二叔“嘿嘿”一笑,打断了他:“别蒙人了,你财大气粗,什么样的报告搞不到手?”

  张家港的六月常下雨,我就在课间趴在栏杆上,时不时地瞟向不远处的她。

  古老板见自己怎么解释都没用,便索性问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下雨的时候,其实特别适合安静,谁也不用说话。

  二叔说得挺干脆:“你吃肉,我喝汤!”接着告诉古老板,如果挖出矿石来,得分给他百分之十。

  偶尔会下雷阵雨,白天暗得像黑夜,窗户像是随时都会爆炸。没缘由的,我最喜欢这种末日景象,像是一切都是未知,转眼我们都将置身黑洞。

  古老板见二叔已经财迷心窍,懒得再与他争论,就说:“如果真挖出矿石来都给你。从现在起,你就天天去山上看着,看到底有没有矿石吧!”

  这个时候,整个走廊只有我们俩还靠在栏杆上。

  转眼到了第二年的春天,山上的工程已经完成了不少,可是承包合同还没有签下来。二叔的意思是,古老板只管投资,工程由村里来完成。

  那时候我常想,真的有黑洞就好了,只要有她在,什么都不用怕。

  经过了这么多事,古老板再也不相信二叔了,把钱交给他,自己实在不放心,可如果老是不签合同,工程就不合法。

  虽然我情窦开得晚,但我胆子从小就大。

  古老板正为难哩,突然听乡亲们说,村委要换届选举了,古老板心里突然一亮,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食堂排队时她排我前面,我拍拍她的肩,准备给她一个无比炫酷的第一印象。

  古老板将手上的大部分工作转给副手,又派人到村里大造舆论,他相信凭自己的人品和财力,只要参加村主任竞选,就一定能成功。他发誓:自己一定要当上村主任,带领乡亲们治山治坡,尽快让他们脱贫致富!

  可当她回头,我准备好的台词都不见了,我急中生智冒出一句:“同学,我今天语文书没带,能不能问你借。”

  说完我心想,尼玛说好的要留个好的第一印象呢混蛋!不给力啊!

  不过姑娘很快说:“好啊,你是几班的?”

  自此我就和姑娘认识,我借书后都会在书里夹个小纸条,这样姑娘就会有回信,这样一天就可以见好几面。

  直到今天我想起这个细节,我都会忍不住给自己点赞!卢思浩你简直太机智了!

  后来晚自习下课,我都会等姑娘一起走,假装顺路。

  那时候送喜欢的姑娘回家,去哪里都顺路。

  高二的冬天,我照常等姑娘下晚自习,可我左等右等也不见她人,正当我着急时,姑娘出现了。她一脸神秘地对我说:“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我其实老远就看到她手里藏着的围巾了,但还是假装不知:“哦?什么礼物?”

  姑娘一把把围巾给我戴上,说:“喏,织了个红围巾给你。”

  我因为太开心,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舌头打结:“太太太棒棒棒了了了,西西西谢……”

  姑娘边笑边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用谢。”

  高考后我找齐小伙伴,给她发短信约她学校见,然后转头拉着包子他们练起《温柔》,排练那早就排练了几百遍的表白。

  第二天我很早就到了,死党们更早,他们在等我。

图片 6

  作为主唱兼吉他手的我开始一本正经地唱:“走在风中今天阳光突然好温柔,天的温柔地的温柔像你抱着我…
…”

  但我等的人,最终还是没有出现。

  然后我发现其实自己并没有所谓的音乐才能。

  后来我听朋友说起她考砸了,家里让她报了另外一个高中复读去了。

  最后有关她的消息,是她去了上海。

  这些都是我生命里很重要的人,我们却走散在路上。

  没有波折,没有吵架,只是彼此分道扬镳。许久后或许还有着联系方式,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姿态联系。又怕一切变得似是而非,不如保留在回忆里。

  好在我回顾四周,发现身边还有着那些没被时间冲走的混蛋们。

  这些陪我哭陪我笑看透了我知道我所有缺点却没有离开的混蛋们。

  前不久我和包子聚会,这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们在海底捞排队,队伍长到没朋友,我心里一句我擦,然后拿出pad看起老友记来。

  包子说:“老友记有什么好看的,都多少年前的了。”

  我说:“傻逼,这和时间无关,我喜欢老友记不光是它好看又陪了我很久,也是因为它承载了我所有梦想。那种有人陪伴的感觉,好友就在身边的感觉,我们没那个命,都四散各地。”

  包子说:“这有什么,没关系的。只要你来,我就会去接你。”

  很多人和我都该成为很好的朋友,是的,本该是这样的。

  很多时候我回想过去,都会不由得觉得可惜,却又觉得无能为力。

  你不知道下一秒谁会住到你生命里,你也不知道今天的好友会不会变成明天的路人甲。

  我不知道。

  好像从没有认真告别过,却又好像一直都在告别。

  我们总是毫无缘由地相信友情这东西可以打败时间,最后却又被时间打败。

  我们总是在分别的时候说着保持联系的话,以为可以常来常往,却发现最难的竟是保持联系。

  好在经过不停地失去,我明白什么是重要的了。

  好在这帮混蛋们已经见过我的一切了,我也不用害怕他们嫌弃了。

  所以这些人,我再也不会轻易弄丢了。

  我感激每个在我生命里出现过的人,我知道他们都是我的一部分,让我变成了现在的自己。

  还陪伴在身边的,常来常往,保持联系。

  在路上走散的,原谅我只能在心底和你说声再见。

  愿我们在彼此看不到的岁月里,熠熠生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