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合适的工作不好找啊,我都会与你一起生死相守的

  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许久。久到只剩下一块荒凉的石碑,和一个黑衣守墓人。有人问他,葬的是谁?他说,是他的妻子。

  早上张先生打电话给我,他说今天七夕,我上次走的时候悄悄在家里给你藏了礼物。

  文/郭道甲

  五岁那年,墨离忧在茫茫人海中望了一眼,就看到了墨天霖。他迈过世间的喧嚣,走到她的面前。

  我先是一惊,继而喜上眉梢,心想不枉我三年以来的调教,这厮果然有所长进。

  认识L的时候是在一家小餐馆。

  “我叫天霖,你叫离忧吗?放心,以后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于是我翻箱倒柜,上蹿下跳,雷达一样扫描着首饰盒,心形,蝴蝶结之类的爱情标记。

  那时我刚刚大学毕业还是一个在家待业青年,整天游手好闲,在家吃喝不愁所以并不急着找工作,每当别人问起现在做什么呢,我都做出一副愁眉苦脸无奈相“在找工作呢,现在合适的工作不好找啊。”实际上心里巴不得一直找不到工作,反正我爹我妈又不是养不起我。

  后来,他们携手度过了年少岁月,悲欢喜乐。离忧八岁那年,天霖将枚一文钱铜币放入她的掌心。“离忧,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与你一起生死相守的。”

  最后我在沙发底下翻出一袋鸭脖。

  那天和朋友出去玩很晚才回到家,回到家突然觉得饿了,由于爹妈工作忙很少在家做饭,所以冰箱里并没有什么东西可吃,我想到附近有一家新开的餐馆味道不错,决定就去那里,但不晓得这么晚是不是已经关门了。

  可笑岁月蹉跎,当时年少,何曾真正懂过生死相守这四个字。一句承诺,在血缘面前单薄无力,最终也只好随着风一起散了。

  我给张先生打电话,我说这就是你说的礼物?

  在我到那里时,灯还亮着,不过看到服务员都已经准备打烊了,服务员见到我进来对我说“对不起,我们要关门了。”

图片 1

图片 2

  我看到角落里坐着一个女孩正在吃饭,所以灵机一动指着她所在的方向说:“一起的。”然后径直走到她面前坐下。

  她自始至终都知道,她是南国的离忧公主,只是没想到,他会是自己唯一的哥哥。

  张先生说,这只是礼物之一,你再找找。

图片 3

  “哥哥,真是没有想到。”她素爱绛紫,他也随着她。不知这绛紫是否曾融过血,不然怎成了这般绝丽的色彩?

  原来这袋鸭脖只是浪漫的伏笔,我惊魂甫定,再次翻箱倒柜,一个角落一个角落地细细搜寻.

  女孩看着我坐下来并没有说什么,见她不说话,我顿时放下心来,然后无所顾忌的拿起菜单点了几样东西,点完后,我想了想把菜单递给她“你还想吃什么?我请客。”

  不顾反对,她重回了寒山。无数个日日夜夜,她都会从梦中惊醒。似乎有一个人,在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他们是兄妹,有着血缘的兄妹。铜币斑驳,她将其放在心口。想着,是不是这样就可以连她的心也一起随岁月沉淀,然后埋葬在一片雪地之中,再也不去拾起……

  然后我在衣柜深处又翻出一袋鸭脖。

  “不用了,谢谢。”

  她躲不过的。重回永乐,得到的却是他即将娶妻的消息。这样很好呀!一句错误的,不该出现的承诺总经不起时间的打磨,显得荒唐而可笑。他们,总算都可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那枚一文钱握得很紧很紧,最后在掌心留下了般般血痕。

  我愤怒地拨通了张先生的号码,我说你特么这是在逗我?

  “不客气。”我见她吃的也差不多了所以也没再坚持。“就这些吧。”我侧过头对服务员说道,服务员怪异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拿着菜单离开了。

  他紧捏着她的双肩,“离忧,你种的紫竹还没有去看过呢,它们长得很好。还有你要的莲花,我帮你种了。这时候应该快开了吧。还有海棠,还有……”一切都还有机会的,都还可以回去的,不是说好生死相守的吗?

  张先生说,对呀!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我仔细看了看对面的女孩,她长发披肩,穿了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色T恤,脸上没有化妆,眉毛精致,似乎是修过,吃东西的时候薄薄的嘴唇偶尔会抿抿上面的汤汁。不过,看上去年龄应该比我大一些。

  “十年匆匆,难为哥哥了。可惜这些,如今我都不爱了,都快忘了呢!”她看着他,笑得肆意。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呢,怎么可以做到这般违心?可是,她还能怎么办?

  我一边啃着鸭脖一边表达我的不满,我说张先生你这么谈恋爱可不行,像七夕这么重大的节日,两个鸭脖根本表现不了诚意,起码你给我放个酱猪蹄。

  我心一直在盘算着该怎么同她谈话,也一直在偷偷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伺机而动。

  这世间的诺言,就像烟花一样,绚烂夺目,可在这之后,空寂的夜空又与谁共赏?

  张先生对于节日福利标准显然有着自己的判断依据,他义正言辞地说,酱猪蹄要留到明年的三八妇女节才能给你。

  但是并没有什么机会,她一直安安静静的在吃饭。

  就像他要娶妻,而她会笑着,告诉他说,“祝哥哥与嫂嫂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我说,你走开,我不要跟你谈恋爱了。

  终于,我忍不住了。

  因为,她是他的妹妹!

  张先生显然大吃一惊,他说,谈恋爱?我们不是早就谈完了么?

  “味道怎么样?我没来过这里。”我说。

  大婚前日,落花倾血,细雨沁心。他追上她,为她打伞。“离忧,你不高兴吗?那我不成亲了!我们回寒山好吗?若你不喜欢,我们也可以去别的地方,离忧!”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一会你不就知道了。”她说。

  我娶你,然后我们一起天地潇洒。

  这句话在我的心中犹如晴天霹雳,我心想这他妈是要分手的节奏啊。

  “我可以尝尝吗?”其实一直看她吃东西早已饥渴难耐的我早已经在咽口水了。

  她浅笑回身。“哥哥在说什么呢!你与苏小姐明日就要大婚,也可了却父皇一桩心事呢。”

  为保万一,我还是追问了一句,那我们现在处在什么时期?

  “这个不错,你尝尝这个。”她指着其中一道菜。

  他忽地松开纸伞,只是抱着她,紧紧地抱着,让她喘不过气。他想用尽一生的心力去爱,去守护。“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们的生死相守呢?离忧,你答应过的!”

  张先生说,从恋爱到结婚的过渡期啊。

  我毫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哥哥还要与苏小姐白头偕老。我们,会永远是兄妹。”

  张先生的回答让我格外惊异。因为我们前不久刚刚渡过一段并不美好的时光。七月份他请假回来看病,而我的状态也格外差,不停掉眉毛。以至于久未回家的张先生看到我第一眼脱口而出,你的眉毛去哪儿了。

  “嗯,味道是不错。”这时我点的东西也上来了。“你吃这个,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我指着其中看起来很好看的菜。

  要始终记住,他们只能做兄妹。这是这辈子已经定好的。

  紧接着发生了撸串算错帐事件,超市丢包事件,出门吃饭带错路,看电影没拿票事件,这让张先生对我的智商产生了严重的质疑。

  “好看不一定好吃。”她淡淡的说。“而且我不喜欢有些酸的东西。”

图片 4

图片 5

  我尝了一口,味道果然有些酸酸的。

  她转身回院子,身后传来他不明情绪的声音。“明日,你会来吗?若你不来,我就一直等着你。”

  刚开始他还很温柔地安慰我说,没关系,如果将来生了个跟你一样智商的孩子,我们就想办法把他丢掉好了。

图片 6

  “或许,会的。”

  到后来他直接用指关节敲击我的脑门并且进行一系列的智力测试。再三确任我不是被人掉了包之后,他终于想起来要问一问这一切的原因。

  “你这是第几次来这里?”我问她。

  大婚之日,府内的人都被喊去帮忙了。她独自靠在长椅上,发丝静垂。些许的风吹动着紫竹叶,瑟瑟之声,终究抵不过乐礼之喜。

  我解释说我不是智商低,只是这段时间状态差。听完后,张先生思索良久。

  “好几次了。”她说。

  不是她不愿意,只是她没有机会了。一昼一夜,花开花落,她逃不过二十岁的宿命。只恨,当年,他又为什么要闯入她的生命?又恨,她生命短暂。但这样也好,在世时,还能看见他心中有自己,不用去看他和别人成成成对。

  接着一天晚上下班后我回到家,看到张先生拿出了一套针灸一样的东西。

  我又尝了尝其它的,味道果然不错,怪不得她来了好几次。

  曾许诺,生死相守;今剩我,天长地久。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套气压拔罐器。

  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姑娘,以她特有的自然方式和我说话,既不像陌生人那样疏远客套,也不像好友之间的熟络。这在旁人看来,或许我俩就像结婚许久的一对夫妻,只是平平淡淡的吃个饭。

  苍白的手,血色早失。阳光似乎有些烈了!她慢慢合眼,这一生,够了。

  在此之前我只知道张先生最性感的瞬间就是能一口气说出各种感冒药肠炎药的全称,但我从不知道他还有给人拔罐的技能。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又好像什么都没聊,你也不要觉得玄乎,我们只是说了今天天气很热,她坐公交把10元的扔了进去,而我在自助机取完钱忘记取卡了——·我们聊到最后甚至连对方的名字,是做什么的都一无所知。

  红锦满目,暗合零失。吉时已到,他却始终不见她的身影。

  于是年少无知的我还没有意识到越来越近的危险反而双手做鹌鹑状无比谄媚地说,

  吃完后,和她道别我就离开了。

  她若不喜欢,他们就一起走,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了。他们去看日出日落,去看潮起潮伏。无论她要做什么,他都会陪她。只要她喜欢,都可以。只要她说一声,告诉他。

  跟你在一起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还有拔罐的技能真是居家必备好男人呢。

  本来我可以送她回家,或者要个联系方式的,但我什么都没做,或许我知道我们以后很难会再有交集,也或许我知道她常来这里,以后还有机会见面,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在分别的时候,我甚至连个“再会”都没有表现出。

  可现在呢,她竟然同意他去娶别人!这怎么可以!他这一生想娶的人,也只有她。

  张先生羞涩一笑,说我想了很久,你最近这么蠢是因为心中火气太大,那么首先我们要物理去火。

  但是说心里话,我对她还是有一种好感的,或许这就出于男人的本性,对漂亮的女人总有一种渴望,但对我来说,那种渴望不是性,我想去接近她,想和她一起生活,想和她一起做一些浪漫的事——·

  “父皇,我去看看离忧。”

  于是我还没有明白这内中的逻辑就被张先生一把按倒在床上,张先生拿起大号针头迅速对准我的颈部皮肉,不到半分钟我就像一条被捏住了七寸的蛇趴在床上动弹不得。

  在接下来的几天,我只要想起她会产生种种念头,幻想着和她再次见面的场景,她是不是有男朋友?我告诉她我喜欢她,她拒绝时会是怎样,答应时又会是怎样,我们约会时会做什么,在旅行时做那些事去感动她——我觉得自己都快想象一部完整的小说了。

  他不顾满座惊诧,跑向她的院子,带着她的贺礼。他把脚步放得很轻,他的离忧,好像睡着了呢!

  强大的气压带来的是剧烈的疼痛,真是很久都没有发生这样让我泪流满面的事情了。

  在这不紧不慢,浑浑噩噩的日子突然有了一种期待,一种幻想,生活一下子变得有趣起来,虽然是有趣,但我知道这状态不会长久,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会再一次遇见她。

  落花凄婉,遮了她满脸,也不知道拂一下。

  我边哭边骂卧槽你个贱人胆敢公报私仇。

  那天傍晚云幕低垂,厚重笼罩在城市上空,闷热的让人烦躁,但很快,就下起大雨来,就像小说里的一样,这天一定会发生男女主人公相遇的故事。

  他走过去,抱起她冰凉的身体,却怎么也暖和不了。“离忧,离忧。”再也无人应他。

  张先生拍着手说,一天一个疗程,一个礼拜就好。

  满城的雨水模糊了视线,在我开车回来的路上,居然能认出在雨中奔跑的她,或许是本身太过渴望遇见她,所以看见一个相似的身影就毫不犹豫的加以肯定。

  他轻轻拭着她脸上的血。离忧,很爱干净的!不然,她不会理他的。

  跟张先生在一起三年,没有过过什么节。

  我下车招呼她:“快上车。”

  手中锦盒落地,盒中静静躺着那枚一文钱。

  对于不能天天相见的人来说,每见一次都是在过节。

  她看到是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上车。

  “离忧,再不醒来,师父要骂了!”

  我们常常忘记彼此的生日,忘记所谓的纪念日,也忘记要给对方准备礼物。

  我问她去哪里,她说她去餐馆取东西,原来那家餐馆是她开的。

  “离忧,我们去种海棠花,一起去种,好吗?”

  我忙着赶快用自己的双脚踩实土地,他忙着为以后的生活打一个基础。

  送她到餐馆后,她发现忘带钥匙了,我又送她回家,送她到家后他又懒得回去了,作为感谢,她请我在她家里吃饭。

  “离忧,太阳快要下山了!这么美的落日,你不起来看就可惜了!”

  我们很久不见一次面,很久没看过电影,很久没像正常情侣一样好好在一起约会。

  她家里很简洁干净,似乎只有她一个人住,而且在她家里我没有发现任何有关男人的东西,这让我在心里窃喜了好一阵。

  “离忧,我还记得,你小时候总缠着我,说要嫁给找,可不许反悔!”

  有天下班回家看到他坐在炉火前,小心翼翼地看着锅里的粥不要溢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是一阵温暖。虽然他看到我回来后就立即撂挑子跑到房间玩游戏了,可是这都不重要。

  她做菜出乎我意料的好吃。

  “笨丫头,你怎么可以把定情信物还给我呢!”

  爱情如同眼前的一粥一饭,琐碎却又安全。

  那天以后,知道了那家餐馆是她开的后,我常去那里吃饭。

  “离忧,离忧……”

  我常常会想,一个人的生活,跟两个人的生活,究竟会有一些不同吧。

  第二次去她餐馆,我有了她的电话号码,然后匹配了通讯录加了微信,她年纪比我大5岁。

  13年他在岛上,我自己住的时候,半夜犯了急性肠炎,疼晕在厕所,醒了自己爬回房间。知道他回不来,多大的疼也要自己忍。

  她说她想有个家,找个成熟可靠的男人尽快结婚。

  前不久晚上吃了过期的泡面,再次犯病,打电话给他,那时他在自己家,凌晨带着药过来。疼还是一样疼,可是他在,就没有了那种万念俱灰的绝望感。

  当时我并没有理解她全部话的含义,我只是将重点放在了成熟稳重。

  这世上相爱无需赞美,单身无需不安。你总会找到那个陪你一起成长一起改变的那个人,如果他已经在你身边,那么恭喜,如果他还没来,也请你耐心。你看单身的人那么多,你总会找到自己连连看。我自己是个记忆力很差的人,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把这些
事情记下来。在漫长孤独的夜晚,争吵冷战的时候,这些记忆支撑着我走啊走,就走了到现在。

  我开始找工作,不断投简历面试,我的变化令父母和朋友很是惊讶,父母自然乐于见到我这样,他们拖关系很快帮我找到了一份工作。

  然后一回头就发现,哇,好久了呢。

  我试着改变自己,努力工作,不再和朋友出去鬼混,不再一玩游戏就玩好几个小时——·。I

  然后张先生就一脸傲娇地说,怎地,嫌长啊?

  工作之后,我不再用父母的钱,拿着微薄的工资自然而然计划着如何省钱,有时候甚至我自己都怀疑我是不是自己,这种变化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我真正在意的是她知不知道我的改变,知不知道我这么做是因为她。

  在张先生的眼里,要一辈子在一起才值得骄傲。

  我约她一起吃饭,我带她去爬山看日出,她半夜生病了送她去医院——·我关心她,照顾她,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成为我的女朋友。

  她胃不好,有一天她给我打电话要我送她去医院。

  那天她吃完饭感觉很热就吃了根冰激凌,结果导致胃肠感冒,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既心疼又生气。

  “你不知道你胃不好,还吃冰激凌。”我冲她喊道。

  她右手捂着胃,左手搭在我的肩上,一步步缓慢走着,好半天没有说话,在我将她扶上床后,她躺在病床上看着我突然对我说:“怎么感觉你像是我男朋友似的。”

图片 7

  那天以后,她和我之间的联系突然变得少了起来,有时候我给她电话会没有人接,即使接了之后她说她很忙,很快就挂掉,我约她出来,她总是说看看有没有时间,然后不了了之。

  从种种迹象我似乎看到了最后的结果,但我还是不愿这么放弃。

  在她生日那天,我对她说“做我女朋友吧。”

  她对我说:“我不是刚毕业的姑娘,哪有什么精力谈浪漫的恋爱,要知道,婚姻和爱情是两码事,我只是想找个人相守一辈子。”

  我知道,那个人不会是我。

  我给她打电话变成了空号,这便是结局了。

  现在,我还是会想起她,因为是她让我变成了现在的自己。

  那时,我喜欢她,现在,我喜欢那时的自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