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迷人的魅力……因为无法抵御她美丽的诱惑,  男孩和女孩是在网上认识的

  男孩和女孩是在网上认识的,是男孩加的女孩。

  跟踪靓女

  (一)

  男孩跟女孩很投缘,总是聊到很晚,关系也就日渐好起来了。

  杨 友

  浙江乌镇

  终于,在某一天,男孩主动跟女孩说:”我想见你。“说来也巧,他们住在同一个城市,只隔了几条街。女孩同意了,他们约定了时间约定了地点。

  第一次见到那姑娘他就被她的美丽惊呆了!

  落寞的黄昏

  到了他们约定的那一天,女孩坐着7路车赶到目的地,在那等了好久好久,却不见男孩的到来。

  那姑娘不仅模样标致,而且还有一副楚楚动人的身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迷人的魅力……因为无法抵御她美丽的诱惑,当时他就做出一个极其荒唐的决定——“跟踪”!

  一个少女坐在船上,吹着一把口琴,那是一首《曾经最美》,她想起那个溫柔的少年,曾独自一个人在教室里独自吹着,而她,就那样闯入了他的世界中!

  女孩很失望,转身走到站台。

  从那天开始,他每天下班后都准时在街头与那姑娘“相会”,然后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走过长长的一条街。待那姑娘拐进一条小巷在他的视线中消失,他才怅然地转身回返——他家和姑娘家的方向相反,为了这美丽的跟踪,他每天都要走长长的“冤枉路”。但他深信“心诚则灵”,感动上苍助他一臂之力,也许会……

 

图片 1

  他准备就这样跟下去,直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那是高三,煩躁的作业,莫名其妙的测试,常常压的她喘不过气来,那天她刚回家却发现沒有資料书,又急忙跑回教室,正在她庆幸教室门沒关时,天空下了场暴雨,气得她破口大骂,无聊的她在教室的黑板里涂鸦,背英文单词,直到囗琴的声音从隔壁传来,她不自觉的跟了过去,她看到了一个少年,背对着她。似乎感受到有人在看他,少年转过身,夏初认为这是她活了17年以来,看到的最帅的男孩。

  在寒风吹拂下,发丝凌乱了。大街上只有几个低着头快步疾走的人,谁都没有注意到那个在风中冻得发抖的女孩。

  这天,他又像往常一样跟在那姑娘的后面,他和她正一前一后地向前走着,不知不觉地来到一个僻静的小胡同口处。就在这时候,突然从胡同里蹿出两个年轻的汉子,像恶狼似地扑过来抓住姑娘就往胡同里拖!姑娘吓得浑身直抖,一边挣扎一边回头对他大声喊叫:“快,快来抓流氓!快来救我……”

  后来,林逸尘调侃她说:”当初你看到我时,口水都流出來了!”夏初笑了”那是一见倾心”

  刺骨的寒风中夹杂着雪花,女孩的脸是不正常的红,那条为了见男孩才戴起来的格子调围巾上落满了雪花。

图片 2

图片 3

  像雪中的小精灵,像云中的小天使,却又那么弱不禁风,瘦弱的身子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那高个子歹徒手里挥舞着匕首威胁他说:“你***的敢过来老子捅了你!”

  那时候,夏初经常回家很迟,因为男孩的口琴声音太好听了,而少年也不排斥夏初,为了能听少年的琴声,夏初甚至在少年的教室里自习,林逸尘也十分无奈,但也释然了,因为夏初的一句话”我喜欢你的琴声!”

  女孩吸了吸鼻子,不让鼻涕流下来:”混蛋!“她咒骂着,愤愤地扬起小拳头挥了几下。随着气愤那张娃娃脸朦胧在呼出的热气中,可爱极了。

  两个歹徒如此猖狂,光天化日竟敢劫持女孩子,简直是无法无天了!他怒从心头起,周身热血奔涌,三步两步冲到两个歹徒跟前,厉声吼道:“快把姑娘放下!放下!”

  喜欢我的琴声么?有多少年沒有听到这句话了,林逸尘有些怅然!

  ”呼。“一辆车呼啸而过,把地上的积雪压出车胎印,而新的雪又落下来,渐渐盖住了原本的印子。

  两个歹徒将姑娘摔倒在地上,便一前一后地把他夹在中间互相厮打起来。腹背受敌的他一边与歹徒搏斗一边对那姑娘大喊:“快跑!别管我,你快跑啊!”

  而夏初却在此刻抬头,眯了眯眼,看着窗外的少年浑不知自己此刻也被人注視着!

  女孩站在站台,等着7路公交车。

  那姑娘战战兢兢地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前跑,高个歹徒见姑娘要逃跑,出手一拳把他打倒在地,接着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他被打得鼻青脸肿,躺在地上不能动转。两个歹徒怕耽搁时间便扔下他追上那姑娘拖进了小巷深处……

  多年以后,夏初依旧记得,那天的夕阳照在教室的黑板丶椅子以及少年的肩上,那时的他光彩夺目。

  不一会儿,公交车来了,在积雪上缓缓行驶,像一位拄着拐杖的老爷爷。

  两个歹徒还算客气,他只受了点儿轻伤,休息两天后就照常上班了。因为牵挂着那位姑娘,每天下晚班时他依然在与她“相会”的地方等候她的出现。可是,一连三天仍未见到姑娘的影子。他很为她担心,会不会有什么不测?歹徒会不会将那姑娘施暴后杀人灭口?或许那姑娘遭受凌辱后离开了原来的单位,或者全家离开了这座城市?他放心不下,每天下晚班时便站在街头守望,直到到第五天下晚班时姑娘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他的眼前!姑娘也发现了他,转身来到他的面前,一脸诚恳地对他说:“这位哥哥,我正想找你……那天我遭到歹徒的劫持,你不顾自己的安危挺身而出,为了我让你吃了不少苦头。可是,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贵姓大名……”

 

  车门打开,女孩走了进去,车里开着空调,巨大的温差让她觉得很不适应。

  “我叫萧建。”他说,“在市内开出租车。”

  (二)

  空荡荡的公交车里没有一位乘客,显得安静而孤寂。

  姑娘握住萧建的双手,两眼噙着泪花说:“肖先生,我很感激你的见义勇为,更敬佩你的正派做人。我已经发觉你悄悄地跟踪我好久了,但你一直规规矩矩,看得出你决不是心怀邪念的恶徒,我觉得你对我的跟踪是出于一种真情。这种真情深深地感动了我,我已经决定先对你进行了解……遗憾的是那天我被两个歹徒强暴了,现在,我觉得我已经没有资格了……”

  岸到了,夏初从船上下来,看了一眼手中的琴,叹了囗气”林逸尘,你说要是我沒有缠着你听我口琴,是不是我们之间就不是这样了。”

  女孩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坐了下来,看着窗外的雪景。一颗颗树向后退,就像是人,总会有错过的时候。

  “不!那不是你的错。”萧建说,“只要你愿意,我会一辈子好好的爱你……”

  十七岁的夏初是一个不会考虑后果又自私的人,从夏初和林逸尘在一起后,夏初就成了全班女生的公敌,班上又有许多暗恋林逸尘的,尤其是坐在夏初后的张丹丹,张丹丹虽成绩不好,却也是大美女一个,只不过经常穿的花枝招展的,但最近却变乖起來,老师都很欣慰,夏初却感受到一丝不安,一天,在林逸尘的抽屜里发现了一张情书,署名为张丹丹,第二天,夏初却拿着一盒热牛奶直接倒在张丹丹的头上,这件事连素不管事的校长都知道了,一怒之下,罚夏初站在太阳下一个小时。

  她在心里骂着男孩,但又为男孩找着借口:”他一定是有什么事不能过来吧!或者是堵车了他不能过来!恩,一定是这样!“她都不觉得自己为男孩找的借口很可笑,这么个大雪天何来的堵车?

  姑娘面带愧疚地说:“肖先生,你不要冲动,请你认真考虑,婚姻大事不可轻率……不过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我爸我妈很想见见你,他们说现在像你这样见义勇为的青年实在难能可贵,做父母的要当面表示感谢,这是应该的。我家离这里不远,请肖先生赏脸,到我家里坐坐……”

  而林逸尘却把夏初拉进怀里,一字一顿的说”我陪夏初。”校长突然一巴掌扇了过去”给我站一天,任何人不能靠近。”

  司机大叔很敬业,每到一站都会停下来。

  姑娘的话正合了萧建的心意,趁这个机会向姑娘的爸爸妈妈诚挚地表示自己对姑娘的真情,也许会得到姑娘的爸爸妈妈的同情和支持……

  那时的夏初心高气傲,想要与校长理论,而林逸尘却拉住她,直视着校长”爸,我喜欢夏初,你说我的口琴不好听,但她是我的曙光!”

  到了某站,一个男生冲进来。

  到了她家的门口,姑娘伸手按响了门铃后。门开了,迎出来的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萧建一看惊得一愣——原来这两个家伙正是那天劫持姑娘的两个歹徒……面对眼前的情景萧建一下子全明白了——自己分明是入了姑娘的圈套!他们分明是一伙!萧建这才猛然醒悟,那天在小胡同里他们是在“演戏”,借机惩治他这个跟踪的“流氓”!也怪自己太痴情,今天又来跟踪人家姑娘,还自己送上门来,这回说什么也不能轻饶了,不要他的命起码也要给他留下点儿永久性的“纪念”……

  林逸尘头也不回的拉着夏初走了。而校长是林逸尘父亲的事却早己传的沸沸揚揚。而张丹丹也因这件事而退学了。

  他拍拍身上的雪花,好看的脸上有着一丝读不出的情愫,细细一看好似着急。

  两个小伙子却一齐上前握住了萧建的手,呵呵笑道:“欢迎大驾光临,请到屋里一叙……”

  多年以后,夏初依旧记得那个倔强的少年,那个在夏日炎炎里,明明热的要死,却对她温柔笑的男孩!

  女孩眨眨眼睛,本有的一丝睡意完全没了。

  萧建心想,到了这种地步还怕什么?怕也没用了。萧建便大大方方义无返顾地随着两个小伙子地走进客厅里,往沙发上一坐,对两个小伙子说:“今天误入罗网,想怎么办就动手吧!”

  ”逸尘,你听我吹口琴好不好!”

图片 4

  萧建的话音刚落,姑娘的爸爸妈妈走了进来,姑娘的爸爸望着萧建满脸盈笑地说:“果然是英俊少年,人才一表,小蓓眼力不差呀……”

  ”好啊!你吹吧,我听着。”

  男生仿佛察觉到了那一线目光,抬起头来,看见了角落里的女孩。

  萧建冷笑道:“老先生,这一套就免了吧,要怎么处置你老就发号施令!”

  ”多没诚意,今晚8点华丽游乐园见。”

  女孩脸一红,把目光投向窗外倒退的景色。

图片 5

图片 6

  男生轻轻走过去,发现女孩磕着眼,好像睡着了。

  姑娘端来一杯酽茶放在萧建面前,扑哧笑了:“你呀,真有点儿像好龙的‘叶公’!你跟踪我那么久了,现在倒把我看成魔鬼了!实话对你说吧,这一切都是我导演的……”

  夏初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如果没有这场约定,林逸尘是不是就会平安无事。

  他坐在了女孩一旁的位置。

  萧建如坠五里雾中,怔怔地望着姑娘,好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那一天,她在游乐场边等他,突然人群全聚集在一起,她由于无聊也去看了下,血充斥着她的眼,人们都认为这个女孩疯了,那天的天空灰蒙蒙的。

  女孩只是浅眠,明显感觉到座垫的下陷,她惊得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对着自己微笑的男孩。

  姑娘笑得前仰后合,这才向萧建道出了原委。

  医院

  她尴尬地笑笑,不自在的往里面挪了挪。

  原来在萧建“跟踪”的过程中,这位罗小蓓姑娘通过对萧建的细心观察,觉得萧建绝非轻狂之辈,于是在心里便悄悄地爱上了这个痴情的帅哥。不过,她还想对萧建进行一次严肃的“考验”。她把自己想了几天设计的“方案”对爸爸妈妈和做民警的弟弟讲了,当即得到了全家人的支持:由她弟弟和一位同事扮演歹徒,把劫持她的“惊险”场面表演得很成功,也着实让萧建饱尝了两个年轻民警的拳脚功夫……

  夏初呆然的站在手术室外,突然一个巴掌让她回过神来,林校长怒气冲冲的说:”都是你害了我儿子!”

  感受到女孩的小动作,男生忍俊不禁,这是把他当什么了?

  一场虚惊释然,大喜过望的萧建这才感到挨一顿拳打脚踢很值得!他一边用毛巾擦着脸上的热汗一边笑着对罗小蓓说:“你这种考验也太吓人了,到现在回想起来我还心有余悸呢……”

  是的,是她害了林逸尘,如果她没有约他到游乐场,他根本不会出事,如果不是她,他就不会来……不,如果她没有认识他,没有因为好奇而到隔壁班,他根本就不会被她骂,陪她在烈日炎炎的夏日中晒太阳,就不会发生车祸?这一切不是她一手造成的么?

  ”我打扰到你睡觉了么?“在空荡荡的车厢内这句话显得很凸几。

  罗小蓓不顾父母兄弟在场一头扑进萧建的怀抱中,在萧建的唇上深深地一吻:“你虽然吃了点儿苦头,这样的报偿不亏吧……”

  所以,她遵循林校长的义愿,待到他安全后,离开这里,永不回来。

  女孩转过头来,感觉有点好笑,却又有点小紧张,赶忙道:”没,没有!“

  (三)

  男生轻笑,夸奖道:”你很可爱。“这是真话,她确实很可爱。

  夕阳余晖洒在河上,古朴的小屋述说着年少曾有的悲伤,那时候,他叫她:”夏初,夏初还不如叫下猪”她不满的抗议,他吃吃的笑”都肿成猪头了,还嘴硬!”那时的他,在她食物过敏时,温柔的把她抱在怀里,那样温柔的他,也许只有她见过吧!

  ”谢谢!“女孩胆子大起来:”你也很帅啊!“毫不在意什么,就这么大着胆子说出来。

  ”夏初?你还记得我吗?”

  男生有那么些惊讶,他以为女孩不会多说什么的:”谢谢!“

  夏初抬头,一个素颜美女挽着一个还算过得去的男人,”真的是你啊!夏初,我是张丹丹,这是我老公。”

  ”你到哪去?“女孩本就不是怕生的姑娘,聊天也就是她得强项。

  夏初有些不自然,毕竟自己当年做的事情,她还是记得的。

  ”去见一个人。“男生的脸上露出向往之色:”她特别开朗,我很喜欢她!“

  咖啡店

  女孩垂下眼帘,遮住眼底的失落,心不在焉地回答:”是么…“

  对面的张丹丹看着有些不自然的夏初,静静的笑了”夏初,你知道当年我有多羡慕你吗?林逸尘啊!那个随便一站,便可以引方圆十里女生叫的少年啊!当年,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于自己的不甘心,江月的事你知道吧!”

  ”恩!你呢?到哪去?“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男生并未发现女孩的异样。

  ”夏初,你口口声声说喜欢他,为什么信不过他,夏初,你知道吗?江月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而我就是利用了你信不过他,所以才写了封情书,我知道你的性格,我知道伱肯定会来找我,但没想到是用热牛奶泼我,原本我以为通过这件事他一定会离开你,但我错了。”张丹丹看了一眼夏初”夏初,他比你喜欢他更要爱你,他从来不怪你,因为他爱你!”

  ”我,我去外婆家!“她不想告诉任何人自己去见了网友,她怕别人骂她傻子。

  后来张丹丹说的什么,夏初也忘了,她想笑,她果然是自私的,比起他,她只会更爱她自己,呵,那她有什么资格说爱他!

  ”哦。“男孩做出了然状。

  (尾声)

  女孩不想骗男生,但她又想在男孩面前留下好的映像,只好满口谎言。

  南京

  ”外婆生病了,我去看看她。“她佯装很难过,靠在椅子上闭上双眼。

  一排排音碟中,夏初在钢琴区停了下来,正欲抽走一张《卡农》,却被人抽走,他还是那样俊美温和,在他的身边一个美丽的女子正挽着他的臂弯。

  ”你外婆会好起来的,你别担心。“单纯的男生就这么相信了,安慰着女孩。

  ”逸尘,人家先拿的,先还给人家!”

  女孩那闭上的眼角有一滴晶莹的泪珠闪烁着。不知道那是为了什么,是那个”外婆“?还是那个男孩的不守承诺。

  ”是!”他笑着,如同那耀眼的阳光。

  男生慌了,有些不知所措。

  夏初突然有些想哭”不用,一个不懂钢琴的人,听太奇怪了不是吗?”

  车厢内再次静了下来,只有呼吸的声音。

  ”哦,那样啊!那我不好意思啦!我正准备考六级呢?”

  忽然,男生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大叫司机停车。

  ”你以前……学过口琴吗?”夏初有些震惊。

  女孩被惊得睁开了眼:”怎么了?“她扬起红彤彤的脸蛋问道。

  ”口琴?没有呢!”他摸摸头”对不起,我之前有些事而失忆了,记不清了!我们以前见过吗?”

  ”我好像坐反车了,我该向北走,结果坐了向南的车。“男生苦恼的向女孩说,又急急地站起身,欲往外走。

  夏初笑了”没有,兴许是在梦里……祝你们幸福!”

  ”呵呵,“女孩轻笑”那你快下车吧,再见!“她很可爱的用力挥挥手。

  从张丹丹那里得知他有了婚约,她便不会去打搅,只望他能过得幸福!

  ”恩,再见!还有,你笑起来很好看。“男生做了最后的告别,他急忙奔下车。

  看她远去的背影,林逸尘有些心疼。

  女孩愣了愣,反应过来时,只看见那扇静默的后面,她失落地垂下眼帘。

  ”怎么了?”

图片 7

  ”没事,只是总觉得她在哪见过。”

  男生下车后向马路对面跑去,雪地上留下了他的足迹,他回头看了一眼那辆远去的7路车,最后叹了口气,白色的雾气在空中散去。

  ”是吗?”女子抬头看去”你不说,我也觉得她在哪见过!但我敢肯定,你是看人家长得漂亮,哼哼!”

  乘着往返的车,他来到了目的地。

图片 8

  满怀着希望下车,却只见空旷的雪地:”还没到么?“他自言自语着,站在雪地中等着。

  ”哪有,你想多了。”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他等待的人却迟迟未到。

  远处的夏初看着两人跑开,挂着淡淡的微笑。

  女孩坐在车上,再也不像最初那样平静了,她总觉得有什么错过了。

  我之所以过得快乐,是因为你过得比我更快乐,以前,不必追究,做最好的自己!

  ”停车!“女孩大叫。

  司机吓了一跳,刹住了车。

  女孩冲下车,才发现自己家的站台都过了,她走到对面往返的站台,等着。

  这边,男孩在风雪中等着女孩

  那边,女孩等着车去见男孩。其实她不知道自己去干嘛,她只是以为自己要回家。

  车来了,依旧是7路,女孩上了车,还是走到角落里。

  时间是那么漫长,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但仿佛就像是过了几个世纪。

  女孩经过自家站台时,鬼使神差的并未下车,她这才知道自己要干嘛。

  过了半小时,男孩快冻僵了,他搓搓手,打算再坚持一会。

  又过了十分钟,女孩始终未到,男孩等不下去了,他没有责怪女孩,她以为是天太冷了女孩来不了。

  女孩终于到了站台,冲下车,看到了雪地中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愣了一下,随即大叫出声:”喂!“她不知道男孩叫什么名字。

  男孩欲走的身子顿了顿,转过身来看见女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