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回来了,  芳华是一个很内敛的传统女孩

  “唔,好热!”墨笙道。午阳照在她身上,灼地皮肤有些泛红。

  每个女孩都曾在脑海里幻想过一个王子骑着白马来娶她,然后两个人幸福地走在一起。虽然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不如意,但是不妨碍我们幻想的权利。

  他今年30岁了,离异,独自带着4岁的女儿生活。没有人理解他的苦楚,他每天活的像行尸走肉一般。为了女儿,他放弃了自己的爱好,“戒掉”了自己阅读的瘾,一心一意地扑在了女儿身上。每天送女儿去幼儿园,给女儿洗衣服、做饭,还要拼命工作。忙得像陀螺一样的他,不再打理自己,每天胡子拉碴,蓬头垢面的样子让人看了都会对他有些怜悯。大好的年纪,却要为生活奔波成这副德行。

  墨笙刚刚走到桌前,门便开了。开门的是位男子。嗯,怎么说呢,皓齿明眸,墨发及腰,一袭白衣,俨然衣一副翩翩公子的形象,美哉、美哉!而他此时笑眼弯弯,估计有什么喜事。

  芳华,年芳二十七,现就职于某民营企业,从事人事行政。两年前的公司结构调整,她遇到了公司的IT部门同事敏捷。两个人因为同一批进公司,常常探讨工作内容,便互生好感。

  有一天,小区门口出现了一个花摊,卖花的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子,眸子清澈,面容清秀。女儿看到花摊的第一眼,就嚷嚷着要爸爸给她买一束百合。他弯下腰,“多少钱一束?”他指着百合问。

  “阿墨,我、我跟你说,青衣回来了!”他的声音颤抖着,有着藏不住的兴奋。

  芳华是一个很内敛的传统女孩,有时候,借着工作的机会,常常偷偷地看着敏捷,她喜欢他的大眼睛,在这个半球似的黑色瞳孔下,隐藏着另一个世界,这是她所不知道的。

  卖花女目光空洞,呆滞地看着前方,“先生,您说的是哪一束?”

  洛轩,青衣回来了,你是不是叫就要回到她身边了。你仍然忘不了她。墨笙的脸色有些惨白,而兴奋的洛轩却没发现。

  她很钦佩敏捷的才华,总能在工作中运用程序简化。敏捷长得一表人才,身高一米八二,一百六十斤,五官很精致,在粗狂的外表下,有一颗很温柔体恤别人的心。

  “百合。”

  洛轩和青衣的初遇是在月心湖。因在中秋月亮似落在湖的中心而得名。那天青衣一袭素裙,未施粉黛,飘飘欲仙。洛轩坐于湖心亭抚琴,引得青衣驻足。曲毕人还在,洛轩抬头看到了青衣,墨黑的眸子像深谭中的水。看相青衣的目光极柔,极柔。青衣怎能受得了这炽热的目光便羞红了脸,以袖遮面,即刻便要走。

  有一次,一位女同事莉莉问芳华,说:“你知道吗?敏捷有没有女朋友?我看象她这样,肯定有很多女孩团团围着他转。”芳华假装没事人似的,应声说:“是吗?”

  “哦,那一束啊……10元。”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姑娘请留步。姑娘驻足在此听洛某弹琴,想必定是懂的,可否请姑娘的指导一二。”间青衣要离开,洛轩立马留住了青衣。若是当初洛轩不留下青衣也许墨笙和洛轩还会有结果,可惜没有如果,当然这只是后话。

  “可不是吗?他还是高富帅呢!家里有三套房产,父亲做生意,而且再加上人长得嘛,还不错,哈哈。”

  他这才发现,她是个盲女。

  “指导不敢当,只是公子的琴声优美动听,便驻足了。”青衣娇憨道。

  “你喜欢他?”芳华故意逗莉莉。

  女儿特别喜欢她卖的花,每天接她回家路过花摊的时候,他都会买一束,10元一束的花,他给20,但他对卖花女说,“正好的钱,我投到你的盒子里去了。”

  “在下洛轩,敢问姑娘的芳名?”洛轩不明白这朦胧的情愫,也许是一见钟情吧,他想。

  “你知道我有吉力,要是没有他,我会考虑的。”

  一连几天,卖花女都没再露面,女儿显得闷闷不乐。

  “青衣。”他们看着对方,眼中都有看不懂的情愫。也许就在那时,他们在一起了。远处假山后的影子一抖,一滴泪滑下,心也碎了。

  “去工作吧!你主管玛丽马上要来了。”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这天,他照例去幼儿园接女儿,走到小区门口,卖花女回来了。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那里,淡然,似乎在享受岁月静好。他领着女儿来到花摊前,要挑一束百合买下。

  说来讽刺,墨笙爱上洛轩也是在月心湖,那时的洛轩也是一袭白衣。墨笙曾经问过洛轩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洛轩只是笑笑不语,现如今知道了,不就是因为有缘人未到吗。

  看着莉莉离去的背影,芳华开始做部门绩效统计表格。这时候,敏捷来了,几乎听不到脚步声。敏捷递过来一杯外卖刚送的星巴克,说:“还有那么多工作呢!来,先喝杯水。“

  “先生,10元。”

  他们的爱淡淡的,像琴声一样。墨笙知道洛轩多爱青衣,就如墨笙多爱洛轩一样。

  ”谢谢!“芳华有些手足无措,脸涨的通红,说:”多少钱?我给你!“

  “给,正好的钱,我投到你装钱的盒子里了。”说着,他拿出20块钱。

  后来,青衣不辞而别,洛轩为此消沉了很多天,每天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写了诸多随笔,每句都让墨笙落泪。

  ”不用,我请客。你先喝着,我去忙啦!“轻轻地拍了拍芳华的肩,转身走了。

  卖花女眨着眼睛,笑着拿出10块钱找给他,“先生,找您的钱,还有,如果你能把胡子刮一刮,应该会很帅吧?”

  青倾为吾爱,衣依等汝还。。。。。。

  此后,莉莉跑来问芳华:”你知道敏捷的生日吗?九月六日。你要记住哦!“

  “你不是……”他感到错愕。

  现在青衣回来了,墨笙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做。离开,却舍不得洛轩,割不断爱。留下,却没有她墨笙的一席之地。这该如何是好!

  ”我为什么要记得呢?“芳华反问,莉莉偷笑地离开了。

  “前几天,我去做了手术,现在,我重见光明了。”她说。

  终于不堪重负,墨笙晕了过去。只闻焦急的男声:“阿墨,阿墨。。。。。。”

  又有一次,一位合作单位的领导过来,芳华按照工作流程,正常地接待。此时,这位领导的手脚不干净,在芳华的身上蹭了蹭,恰巧这一幕,被敏捷看到了。

  “是吗?手术话费很大吧?”

  墨笙醒来时,床边并没有人。不容她多想,“咚咚”门被轻轻敲了敲,门开了,是女子。她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为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珊瑚钗,映地面若芙蓉。一双凤眼媚意天成。淡紫色的发带轻轻一束,正好及腰。青衣?此青衣非彼青衣也。

  敏捷二话不说,走到了芳华的面前,说:”先生,您说话就说话,手脚放尊重点!“

  “对,一大笔手术费,但我看到了每一个一直在默默帮助我的人,也算值得了。感谢你们这些好心人,每天回到家,我的母亲都会对我说不要卖价过高,否则,花也会不喜欢我的。我说我只卖10块钱一束,我母亲就说我骗她,今天一共卖了不到100束,但盒子里明明已经有了2000多元钱了。”

  “妹妹。你醒了。”青衣语出惊人。

  ”我怎么了?“

 

  “我不是你妹妹,自你设计将我赶出家门,我就不姓青了,你开心了,不就好了。”墨笙淡淡到。

  ”您怎么您心里清楚。“

  墨笙本名不叫墨笙,唤作青灵,青衣本名也不叫青衣,唤作岚依。在墨笙11岁时,墨笙的娘亲患癌去世了,而青衣的娘亲便被娶进了青家,自后,墨笙这人人羡慕的青家大小姐青灵。成了不受关乎的二小姐,也就是1年后,被青衣彻底赶出了青家,成了墨笙。而自从她遇到洛轩后,使小小的墨笙感到了家的温暖。也许命运就是这般折磨人,洛轩爱上了她的敌人——青衣。

  过了两个月,芳华的姥姥过世,芳华一个人在午休的时候,有时候神情呆滞,默默一个人流泪,而敏捷假装路过,递给她纸巾,安慰她,请她单独吃饭,陪她聊天解闷。

  青衣突然抓过墨笙的手,将自己往后一推,“啊~”

  不知何时起,公司就开始传起两个人的绯闻,甚至有人暗指两人恋爱了。本来恋爱是个人自由,但是公司规定,公司内部人员不得恋爱。

图片 4

图片 5

  “小青,你怎么样。”洛轩看向墨笙的眼神里有着质疑、不敢相信。也许那便是心碎的声音吧。小青?果真是蛇呢,一条有着致命诱惑的毒蛇。

  有一次,公司领导找敏捷谈话,回来后,敏捷的脸色有些难看,两眼含着泪。芳华趁着午休的时候,问:”被领导训斥了?怎么哭了?“

  一片寂静,也许真的是有缘无分。

  ”我明天要走了。去分公司报道。“

  你问我世间情何在,我答有我生死随。。。你幸福就好,我不重要,洛轩,祝你幸福。

  ”为什么?“

  翌日清晨。“阿墨,”洛轩沉声,“昨日你为何要推阿青,她身体不好,你这个作为妹妹的,难道不知道!”可我也实在是浑身乏力,怎能推动她,呵呵,果然她亮出了最后的底牌——她是我姐姐。

  ”领导安排的。“

  。。。一片沉默。。。

  ”祝你一路顺利。“

  “阿墨,听说你又可以医治小青魂殇的樰鳍。”洛轩小心翼翼的说着。

  ”难道你没有别的要说的吗?“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真的为她要我的性命。

  ”没有。“

  青家自古以来就是名门望族,具有世间可治百病的樰鳍,而樰鳍在青家长女的体内,除非使用之人是青家长女的夫君、子女。否则,樰鳍贡出,贡者必死无疑!

  芳华天真地以为他们的分开是另一种机缘,虽然两个人不能天天见面,但是如果真的有缘,两个人可以走在一起。她像守株待兔的农夫一样,天天在手机里等待,等到有一天,敏捷告诉她,她是他一直要等的人。

  “好。”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都给你。。。请允许我,用这最后的性命让你开心一世吧。。。

  等敏捷离开的一年半时间,芳华收到短信,是敏捷发来的,邀请她参加他的婚礼。这时候,芳华看着短信,失声地痛哭,也许幻想是美好的,也许她爱他是真实存在的,而他不过是一个假想的白马王子。

  =====断魂崖=====

  两年后,他们又遇见了,因为公司的体检。此时,芳华看着敏捷身旁的长发女子,身材曼妙,长相甜美,而自己丰腴的体形,古铜色的皮肤上架起的紫色边框眼镜,实在是称不上美女呵。

  墨笙一步一步走向断魂崖,白衣美艳。她站在崖边供出元神,半柱香的时间已过,他不会来了,泪缓缓的流下,血染素袍。。。。

  假如两个人的遇见是缘分,分开亦是。他来了,他又走了,也许人生中有很多人来来回回,在生命里镌刻的是抹不过去的记忆,记得敏捷的婚礼上,趁着新娘不在的时候,芳华告诉敏捷,说:”我曾经喜欢过你,不过都过去了。希望你今后永远幸福。“

  “阿墨!”他来了,真好。。。

  敏捷的表情先是一惊,然后尴尬地说:”你也会找到你的幸福。“敏捷没有看到芳华微笑地转身过后在流泪,他不在乎,也不必在乎。有些人走了,真的就走了……

  那眼神,想起来了:当年洛轩也是同样的负伤,那女孩灵灵的眼睛。“哥哥,我叫青灵。”女孩笑眼弯弯。青灵。。。。。。原来是你,当年的灵儿。

  墨云望残月,笙箫屡屡飘

  青莹卧边念,灵空遍芬芳

  洛轩,我承认我喜欢你,也努力的追过你。可我的心是肉做的,它会累。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发现我不在热衷于跟在你的身后了,不是不爱了,只是累了。

  ————墨笙

  墨笙,如果爱上你是我这一生不可避免的劫,我不后悔。只是,对不起。

  ————洛轩

  天边的血色残阳映照不愿带走余下的几抹余晖,山边传来几声归雁的叫声,辽阔的天际仿佛只剩下他们掠过的身影。瑟瑟的秋风凌乱了洛轩及腰的墨发。

  阿墨,如果有来生不要再喜欢我了,换我来守护你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