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是关心女儿,说说笑笑一路走过去

      到××大学报到的那天,在名册上发现一男生与我毕业于同一学校,可我却从未听过他的名字。他叫凡。正如他的名字,他长得确实很平凡。土灰色的脸,背微驼,一介文弱书生的样子。

  推开文叔的家门,眼前呈现出屋里的一切,我略有些慌张,内心许久不能平复,直到坐下屁股。

  4月30日,“五一”假日第一天,凌晨4点,我睡得正香,老公就把我和儿子吵醒并催促我们起床,说是要赶回去喝表弟的喜酒。在我的记忆中,这么早起床,大概只有一次。

一日偶遇母校老师,谈及凡。得知凡原比我高一届,在省重点中学就读。高考前夕由于心脏病发作,施了大手术,未能参加高考。后转来我校复读,而其间因养病,极少返校,故不相识不足为奇。而重病之下的凡仍以700多分(理科)的成绩考入了深大。

  两人并走屋里是要倒人的,电脑桌紧挨墙体顺连堆满杂物的上下床,床的对面是只容一人的厨房,再往里连着厕所;另外一边穿过沙发就是上下睡床,靠门口有书桌和冰箱,平时较忙碌得依赖冰箱的作用,冷冻起的食物能吃上一段时间。

  “表弟也真是,不早点结婚,害得我这么早就要起床赶路。”我心里暗暗抱怨。这几年,每逢节假日,江阴长江大桥是越来越堵。同样的路程,现在所花的时间比前几年多了两倍。

登时我觉得凡脸上泛出的光芒不再是土灰色而是金黄色,背微驼的瘦小身材也变得高大无比。一个曾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人,会对人生有何种透彻的理解?

  文叔和嫂子常年在外头打拼,难得的是夫妻俩同一地方工作,小女儿在他们身边读书,大女儿在外地读高中,妈妈成了小女儿贴身护士,爸爸常和大女儿通通电话说说家常。家里的墙上贴着他们的时光,我捕捉到一张是文叔和嫂子抱着小女儿,他们脸上微笑着,一家子乐融融的。现在,他们忙于工作挣钱养家糊口,年轻的面容不再有,那时的微笑却常有。无论在何处,第一时间是关心女儿,了解她们便是父母的幸福密码。

  我们只好起来,快速地洗漱,然后坐上车,继续睡。

我小心翼翼地把这个秘密搁在了心底,但却按捺不住油然而生的敬佩之情。

  一进门坐下,我很意外嫂子说不用这么见外直接把这里当自个家就行,文叔跟着说大家都是亲戚,既然来到就应该放松自己嘛!顿时,我觉得他们好亲切,来到他们家真的不用那么拘束哦!到了吃饭点,嫂子弄好了一桌饭菜,她第一个叫的人是我,怕我介于礼节不好意思起筷,我一向的思维都是等大人上桌开筷,然后小的才可以夹菜。在文叔家不用这样,我真的始料未及能有家的味道,他们很是亲切,挺会接物待人的。这样也许就是种真性情吧!

  还好,一路畅通,六点就过了长江。回到家,吃了早饭,继续补觉。

凡待人很好。我病了,他送药上门;室友叫他贴宣传画,他二话没说就忙开了;足球比赛我班男生因怕输球没面子没人愿意参加,他主动请缨,披甲上阵,弄得我为他捏了一把汗。慢慢地,我对他的好感与日俱增。

  吃过饭后,我们坐于沙发上闲谈几句,其中聊聊他们的工作生活,也聊我为啥出来这么早。我从他们口中得知,外地工作了十几年都是为了家,不管多么苦多么累,想着可以照顾孩子们的生活那都不算什么了。文叔有想过不干的念头,但是想想来到城市里给孩子办了个城市户口读书多不容易,在这座城市里孩子能上好一点的学校,作为家长的就知足了,还有什么比得上家人的快乐重要呢。嫂子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知道自己的身上的担子沉重了些许。为了有一个美好的家,我们工作、生活和读书,天天劳碌,渴望享天伦之乐!

  十一点左右,我们一家收拾好出发去姨妈家,大姑因出发晚还堵在路上。婆家离姨妈家大约500米,一行人步行过去。路上的阳光已有些猛烈,我们走在临街的树荫下,说说笑笑一路走过去。

上大学后的第一年春节凡约我去逛花市。经过一致药店时,他让我在门口等他一会。他进去买了两盒救心丸,一支疤痕膏。他没有说什么,我也没有问什么。但我的心在怦怦地跳个不已,泪也几乎要夺眶而出。如果换了是我,我还能如此坦然地面对人生吗?我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他。

图片 1

图片 2

乍暖还寒时,我们班去海滩游玩。夜深了,(海崖文学网 www.haiyawenxue.com ) 凡还没有回来。大家都玩得很尽兴,没有留意到凡。我悄悄地出去了,在堤坝上找到了他。凡凝思着,深邃的目光仿佛看到了海的尽头。许久他才扭头对我说:“做我的妹妹吧。”我睁大了眼睛,嘴哆嗦着:“为什么?”“因为……因为……”,他把头扭了过去,低声说:“我……已经有意中人了。”我只觉得脑子“嗡”地一声,哗啦啦的海水仿佛在嘲笑我,天上的星星在挤眉弄眼地讥讽我。我用颤抖的声音若无其事般地“嗯”了一声。

  上礼拜日,我站在楼下门口就能听见嫂子教育小女儿的话语声,一台阶一台阶地走听那声音更大了。推开那扇铁门,我只见嫂子拿着衣架直盯着小女儿似乎欲要打过去,文叔小女儿坐在沙发上泣不成声。我见此状并不好插手她们之间的矛盾,只是向嫂子打下招呼,就坐在一旁静看着她们如何发展。

  到了姨妈家,表弟站在门口迎接客人,西装笔挺,精神抖擞,越发地帅气。弟媳穿着红色的新娘套装,中等身材,身材匀称。她椭圆的脸型,端正的五官,顾盼生辉,皮肤光亮而有神采,下巴有些婴儿肥,知性又不失可爱。虽然已经三十出头,不过她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岁。她是高中老师,都说老师看起来显年轻,她也不例外。

往日嬉戏的片断如潮水般地一幕幕地涌了上来,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无法相信这还没开始便匆匆结束了的初恋。直到那年夏天我独自一人跑去海边足足坐了一天,我开始甜得不真实地叫他“哥”。慢慢地,这一切就这样淡了下去。

  “我没有错……我没有错,我不想做……我不想做……”小女儿撒娇般地闹着。

  很多亲戚都早早到了,只见男士都穿西装、打领带,女士有的穿着旗袍,有的穿着连衣裙,有点穿着套装,都很正式、隆重、喜庆。大家都热情地打招呼,开心地聊天。

过了今夏,我就要远赴加拿大留学了。同学们相约在小梅沙为我饯行。深夜,凡又独自一人漫步在沙滩上。

  “现在做一点小事,你都不想做就知道偷懒,你长大以后怎么办……”嫂子劝说着。

  十二点左右,婚宴开席,婚宴很丰盛,大家吃着美食,喝着美酒、饮料,觥光交错,好不热闹。吃了一会,新人一桌桌敬酒,大家都由衷地祝福新人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我站在他身后说:“我要走了。保重。”凡转过身看着我,忽然一把抓住我的双肩:“伊伊,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看见你,我就觉得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只是,只是我有心脏病,随时都有可能病发,医生说我顶多能再活10年。伊伊,原谅我,原谅我欺骗了你……”凡已泪流满面。

  大概这样母女俩僵持了好几分钟,小女儿丝毫不知道自己这样气妈妈是不对的,我想她还小不懂事是可以慢慢来教的。正好这时文叔回来了,对于不听话的女儿,他总是好声好气的并没有怪责她,和小女儿说话时笑跟说是一起的,这给小女儿带来一种天生对爸爸是没有畏惧感的。这一点跟我和爸爸是非常相似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持久性的关系。

  看着一对新人幸福的样子,我不由地想起他们谈婚论嫁之初的趣事。

迟钝的我竟一直没有发现那晚之后,凡一直都是孓然一人。凡,你可知道,我爱的正是你那颗心啊。

  “到市场去买只母鸡,弄瓶啤酒下菜,再买上一些水果回来好好地吃上一餐。”文叔高兴地说。

  表弟已经三十好几,自从他和前女友分手后,姨妈托亲戚朋友介绍了不少女孩子,可是不是女孩看不上他就是他看不上人家。偶有几个看上他的,他不是嫌人家年龄太小,就是嫌人家长得走不出去。我只听说过,嫌年龄大的,没听说过嫌年龄小的,女孩子小一点,不是很好吗?又不是小得达不到结婚年龄。总之,表弟是个完美主义者,是个宁缺毋滥、不肯将就的主。

  “今天你是老爸生日,我得和他一起出去买东西,你在家乖乖的等我们回来。”嫂子拿上挎包对着小女儿说。

  表弟的婚事成了姨妈的心病,每到逢年过节,姨妈都忍不住唠叨个没完。大有表弟一日不结婚,姨妈一日不得安心的架势。

  一声门响后,顿时屋里的空气宁静了些许,只剩下我和还在一边抽泣个不停的文叔小女儿,我又不知道怎样去哄小女孩开心,索性就让她自己去想想吧!等到她内心恢复平稳,我才开口说:“你妈妈工作不容易,回到家里要做家务要照顾关心你的学习成长,这么跟你妈妈怄气是不对的,挺伤你妈妈的心。我知道你对老师同学都很好,但对自己的妈妈却如此苛刻。这就要你去平衡与家人的关系,善待别人不忘善待家人,因为你们是血脉连在一起的家人,是要一辈子做家人和知心朋友的。”她没有作声还在冥想着,我不知道自己在说这段心里感受时她能领会多少,但我深知自己勿忘善待所有爱我的人和不爱我的人。

  表弟和弟媳是在婚恋网站认识的,彼此的初步印象都很不错,他们初步交往了一段时日,有了在一起的打算后,开始征求双方父母的意见。

  过了一会儿,文叔和嫂子买菜回来了,嫂子杀了母鸡,下了一锅鸡汤,做满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我和文叔小斟了几杯尽意,那小女儿一直拿着鸡腿咬着被油沾满了嘴唇,听嫂子回忆起文叔以前都有生日蛋糕还有小女生送的特别礼物(在同学那里摘回的玫瑰花)。一顿饭一个生日,聊聊过往谈谈今后,再平凡也是一种人生。

  弟媳是城里人,独生女儿,家里的条件很不错,父母都有不错的工作,有两套住房、两辆车。

  生日时送送心意,平时多多尽人孝,吵吵闹闹一辈子。有太多东西需要及时报答,不要等自己后悔了,趁着父母健在眼好好的爱护他们。哪怕是平时抽空回来看看,或是打打电话问候、视频聊天等,简单的表达最能收获到最温情的回应。

  姨妈知道后,非常高兴,笑得合不拢嘴,好似捡了宝。

  一个家一份温暖,同一屋檐下,住着一家人,屋里的话语最动情。

  女方父母知道后,要求表弟先打200万到他们的账户,并声称这钱他们只是代为保管,无论婚事是否成功都会退还给表弟。

  姨妈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着实吓得不轻。她非常担心和着急,曾一度担心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她对表弟说:“不会是骗子吧?哪有还没结婚,就要求先打200万的?就算是彩礼,那也太多了吧?再说,你虽然有点积蓄,但离200万还差得远吧?可是,不答应吧,你也老大不小了,我们又怕你错过好机会,真急人啊!”

  表弟拍拍胸口说:“妈,你不用着急,该干嘛干嘛。这事我来处理,你放心好了,我会处理好的,你就安心等着抱孙子吧!”

  亲戚们知道了,纷纷表示怀疑,都说姨妈这媳妇悬哪,还不知能不能娶进门呢?

  不知,表弟用了什么方法,总之,几个月后,没人再提钱的事,他们仍在顺利交往,而且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好事将近。

  春节时,老公偷偷问表弟:“你真的拿了两百万给他们?”

图片 3

  “哈哈,老哥,当然没有,他们要的不是钱,是他们宝贝女儿的终身幸福!”

  “其实,他们并不缺钱,他们担心我不够爱他们的宝贝女儿,担心我看中的是她家的条件,担心我为结婚而结婚,担心婚后他们的女儿会受委屈,他们只是想考验一下我罢了。”

  我不理会这些,只是尽我所能对女友好,感情逐步升温,我们已离不开彼此。他们见到我俩真心相爱,就接受了我,再也不提那两百万的事。何况女友也觉得父母这样的要求很无理,所以经常在他们面前帮我据理力争呢!

  春节后,传来喜讯,他们的婚期定在五一假日。

  我们都真心为表弟感到高兴,他不将就,不畏难,终于等来了他的幸福。真爱面前,两百万,既没有吓住他,也没有难住他。他勇敢追爱,终于抱得美人归。

  表弟的丈人和丈母娘,衣着得体,慈眉善目,是一对和善的老人。老丈人,因为开心,喝了不少酒,脸涨得通红,表弟特地为他倒了杯白开水,让他喝完去床上休息。丈母娘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

  姨妈私下喜不自禁地对我们说:“他们情人节拿的证,现在媳妇已经有身孕了。”

  因为第二天还有事,我们匆匆吃完晚饭,就回去了。但表弟的喜酒还在继续,按老家的风俗,婚宴要办两天。在姨妈家办完婚宴后,他们将要回到女方生活的城市,也是他们将要共同生活的城市,在酒店举行隆重的婚礼!

  我们衷心祝表弟和他的百万新娘新婚幸福,白头偕老,永浴爱河,幸福永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