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整体格局虽没太大变化,等待与你的不期而遇

  她陪她病重的丈夫在省城就医。双休日,照例女儿来接替她守候,让她出去散散心。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最苦涩的伤口我如何掩埋。

  偌大的雨声将我深沉的梦变的若醒若睡,一段熟悉的旋律隔断了夜梦,一条短信惊呆了我。

  离开家乡50多年了,这是生她养她的地方,在这里她留下了足迹,抛却了梦想,而今,多少次留连于街市,潜意识中在寻找失去的过往。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最难熬的日子我如何用笑容掩盖。

  “犹记得那首什么都可以,如今我可以成为你重拾的深爱吗?这些年我一直等待往事沉淀,等待与你的不期而遇。”

  居住过的老房子已经不见了,熟悉的街巷也荡然无存。大概只有这个闻名遐迩的公园,也许能看到些许旧时的模样。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最炙热的感情我把它熄灭时的悲哀。

  停留片刻,泪腺压根不听使唤使劲的爆破,我不敢回忆,因为那是一段深渊,除了死亡就是窒息。

  信步走来,公园整体格局虽没太大变化,但游乐场所、商业设点多了,到处是歌舞嬉戏的人群,多了几分喧嚣,少了几分幽静。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无数个黑夜我失眠眼睁睁看着天边泛白时的无奈。

  5年的时光我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对“什么都可以”的怀念,而此刻我越发的清醒关于他、关于与他的故事。

  那肃穆的纪念塔仍高耸着,清清的湖水,仍然闪着粼粼波光,她惊喜的地发现,湖边那棵老树,仍枝繁叶茂,树下那条石长凳仍在一一50年前,她和她的初恋男友,常常坐在这凳上,他们依偎着,静静地,仿佛这世界是他俩的,春花、秋月、夏雨、冬雪,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

  橙子小姐对沙子先生说:我们分手吧,我真的累了。

  林子成我的初恋男友,延大毕业的工科男如今出国干工程,至少有3年没有任何联系。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她向湖边走去。突然,她发现一耄耋老者,拄着拐杖,步履蹒跚,走近那条石凳,艰难地坐了下来。

  说完她卸载了微信,关掉了手机。
窗外的合欢树树上,粉红色的花朵儿悄悄的盛开,她闭上眼睛,任由眼泪默默的滑落下来。

  5月份的气温几乎热的让人无法喘息,而高考的压力也随之而来,除了吃饭时间别的都被学习所占,所以每个午饭后都可以看到一群疯小伙在操场开始足球赛,他便是其中的一员。

  她走近前去,站在一旁,犹豫了一下,嗫嚅着问道:“这里,有人吗?”老者头也未回,用手示意她坐下。

  橙子小姐和沙子先生认识很久很久了,久到那些写满碎碎念的记事本,春去秋来的都换了十几本,窗外的合欢树,也长成了参天的模样,就连猫咪小白也逐渐衰老,颓废的在爬阳台,颐养着最后的时光

  高中的时候没什么交集可言,彼此仅存在知道对方而已,只限于了解到他读了工科专业,真正的相遇是从大学的10月1开始,一眼望不穿的感觉正是我所追求的,而他正符合我所有对爱情的憧憬,从此开始了青春期的爱恋,我们只是异地恋而已。

  湖边,作围栏的粗重铁练还在,经过岁月的打磨,倒显得更加光滑,湖面,装饰漂亮的游船在滑行,五彩缤纷倒映在碧波中,格外美丽,远处的仿古木桥,雄伟而雅致。一双情侣以它为背景,用手机在自拍,摆着各种pose,亲慝而快乐!

图片 4

  可能每个理科男都略木讷吧,在一起的日子里几乎没什么浪漫可言,即使表白也没什么情调,但是我还是接受了,谁都无法劝服心底的那股勇气,我是爱的彻头彻尾。

  “可惜,那时什么影像也没留下”。她想。

  橙子小姐从书桌上翻开那些那些厚厚的记事本,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上面的灰尘,就像当初她小心翼翼爱上沙子先生一样:

  耐不住青春期寂寞的我们差不多两个星期见面一次,像所以情侣一样看电影、K歌、散步、旅游,只是所有的暧昧仅限于拥抱而已。

  他垂着头,却什么也不看,似乎在闭目养神。

  2009年,8月4日 天气晴朗。

  “小晓,干嘛呢”

  “家乡变化好大呀!”她忍不住说了一句。

  “算算看,已经是沙子先生毕业的第二年,他辗转成都,后来回到了长沙 。

  “和表妹逛街呢,有事请说,没事麻烦你挂电话”

  老者“嗯”了一声。

  我看见他眉宇间隐藏的不快乐,

  我以为这依旧局限于我们平常的交流。

  她轻轻地问:“你,常来这儿吗?”

  我看见他欲语还休的沉默。

  可是截然不同,这是圣诞节的午后。

  他又“嗯”了一声。

  可是我不能为他做点什么。

  “我在烟灰色酒吧等你,我们共庆圣诞,提前为你过生。”

  “看风景?”

  他对我说:“你不是肖克邦,你根本不懂我的哀伤。”

  当我踏进酒吧的那一刻,什么都可以的音调越来越豪壮,然后随着音乐你迎接我的到来,相拥之后一首又一首歌唱给我听。

  “等人。”

  然而事实上,我懂的他的哀伤,我知道离开学校以后,那个叫做大头的女孩,一直都是他午夜梦回时声声呼唤的对象。

  你说这是专属我的演唱会,21首原创歌曲代表我生活的21年,所有的掌声都因我们而起,我第一次哭的失声失色,但我明白你是用心的。

  “哦”。

  2010年,10月7日 ,秋高气爽。

  狂欢是一个人的心碎,当所有音乐停止后你告诉我:小晓、我们分手吧,对不起。

  她环顾四周:“那,我一一对不起……”她站起身来。

  “
沙子先生开始彻夜无眠的游走在各个论坛,玩着对联,拽着诗词,时而与漂亮妹子调侃,时而沉着冷静的冒充着大爷。

  我无法信服命运如此安排,我无力挽留,终究被酒精麻醉了心痛。

  “没事,你坐你的。也许等不到了……”声音有些嘶哑:“50年了,哪会这么巧呢?”

  我从他笑成月牙形的眼睛里读懂,他其实已经没有初回长沙时的那么多忧伤

  6个月后我遇见了小琛,是他将我从苦海中解救,我们相爱了、每分每秒都生怕我丢失。

  她本来就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几十年的记者生涯,让她对生活特别敏感,喜欢挖掘平凡中隐藏的不平凡的东西。

  承平岁月不弃,如一朝暖暖花期,我爱,最是他笑成花朵把我变成花痴的模样。

  可能神经质的缘故,总是将情绪浮现于生活中,偶尔一次更新了脸书。

图片 5

  2010年,12月15日。起风了。

图片 6

  “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图片 7

  “从挥手的那一刻起遇见的所有他我都无法全力相处,唯一你记忆深刻,这一次失败告终。祝你幸福,小琛。”

  她想跟他聊聊,可他低垂着头,似乎己经睡去。

  “这个冬天真的很冷很冷,围巾再也裹不住西边吹过来的寒风,夹杂着细雨,一点一点的浸透肌肤,直达心灵。

  几秒而已,高中时期我们的玩伴小A回复了煽情的文字告诉我,你还念着我等我旧情复燃…

  一阵风过,吹落了他的帽子,她替他捡了起来。当他

  收到沙子先生的短信,他说,生日快乐!

  可是恋爱期的女孩都容易冲动容易情绪化,一场小小的争议似曾一场战争般劲爆,只是小A未能看穿这些,他以为我和小琛已分手。

  转过头来接过她手中的帽子时,四目相对,两人都惊呆了!一一世上哪真有这么巧的事呀?

  我回复了一条,谢谢你记得生日记得我。”

  过了大概3个月的时间,突然从小A那里得知林子成明天回国我丝毫没有任何情绪,应约文姐去时光厅喝咖啡,衬着夕阳的余晖我们放肆的大笑。

  “你是?”

  2011年,11月9日,多云,雾蒙蒙。

  如我所料,9点一刻电话响起,我不紧不慢滑动屏幕。

  “你是一一”

  “ 从湘西回来的沙子先生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忧郁的眼神藏着的悲伤,一首《诉衷情》填的意境满满的是人有意事无常。那个叫做水墨的姑娘怎么也没有将他的悲伤释放,那一夜,他醉卧在了沱江。

  “您好,我是小林,我刚下飞机…”

  她端详着他:光头秃顶,脸宠浮肿,眼睛浑浊,眼袋下垂,稀疏的胡须……他是当年那个浓眉大眼英俊潇洒的青年吗?同样,他也在打量着她:头发花白,额头眼角布满深深的皱纹,面目憔悴,两颊松弛……她是那个清纯秀丽如花似玉的少女吗?

  沙子先生开始喜欢上了叫做酒的东西。

  他还未讲出下句我抢先一步。

  可是,眼神竟又那样熟悉!

  每夜每夜的醉到很晚。

  “你好,欢迎着陆”

  “我是。”

  我突然开始揪心的心疼,假如我是大头,假如我是水墨,假如我是千千万万个他中意的女孩中的一个,我势必会倾其一生温柔,许他安然。”

  “请问您是否有别的安排,下午6点初恋的味道不见不散。”

  “是我。”

图片 8

  我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没有热烈的紧握,没有泪奔的相拥。透过空洞的眼眸,他们看着当年青衫男孩红衣少女,走进了烟水迷茫的深处……

  橙子小姐实在是看不下去那些泛黄的记事本了,轻轻的合上。记事本上记载的都是关于沙子先生的点点滴滴,因为她的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双眼。
她仰起头,嘴角是苦涩的咸。它把那些记事本小心翼翼的装进收纳箱,小心翼翼的,不再去碰触快要结痂的伤。

  小A驱车在楼下电话给我。

  说什么好呢?心中曾默念过的千言万语,此刻纯属多余。

  橙子小姐默默的喜欢了沙子先生那么多年。

  简单整妆后匆忙下楼,小A已探头对我微笑,一路上几乎保持沉默。

  “还好吧?”他问。

  在一个飘雪的傍晚,沙子先生说,做我女朋友吧,我们试试看,而我,对你不讨厌,而你,正好对我也喜欢。

  小A借着停车缘故许久未来,说着一杯奶昔草莓递到我面前,桌上的琳琅满目。

  “还好。”她答,“你呢?”

  从此以后,幸福的橙子小姐以为,这便是爱神的眷顾。

  “谢谢…”

  “还好,你有什么老年病吗?”他问。

  沙子先生刚刚开始的时候还每日对橙子小姐嘘寒问暖,嫣然一副情侣的模样。当这份新鲜被岁月无情风干以后,敏感的橙子小姐发现他却渐行渐远。

  “这些年你还好吗?听说混到杂志社副编不错哦”

  “三高”。

  她守着手机屏幕,不肯错过每一个消息提示,她不想让沙子先生感受到那种想要找她时找不到的失落感,她抱着手机傻傻的等待在每一个深夜。

  “还好,还好”

  “我也‘三高’”。他笑了。

  杯子里的开水都凉透了,

  “恋爱似乎没什么起色,我也一样5年从未遇到一个合适的人”

  他的咀咧着,当年那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不知去向。

  蒸汽在玻璃上结成了冰花 ,

  爱与生活似乎格格不入,你始终追从爱而我却对生活尤为的看中,我喜欢带着爱生活,追求一生的梦想…”

  “多保重。”

  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没有问他,

  说着奶昔将近见底,微弱的灯光下杯底闪闪发光,6克拉钻戒惊艳了整个饭局。

  “嗯,过好每一天!”

  那件半成品的毛衣估计也用不上了吧,

  伴随着爱的旋律之曲,一束百合迎面而来,而后将花束递给我,我迟迟未接,似乎灵魂的深处被触击。

  多少次梦里相见,都是当年模样。可岁月是如此残酷,无情地摧毁了心中的旧梦!等待了半个世纪的邂逅,竟这样寞落悲凉!

  磕磕绊绊的熬过了冬天,

  “火车站的深夜你弃我而去,我整整哭了三天,我为自己感到惋惜;我尊崇父爱的伟大可是你不曾知道你的决定似乎毁了我整个青春…”

  手机响了,女儿在召唤。她站了起来。

  却遗失在了初夏。

  泪水模糊了双眼,我几乎没有力气去擦拭。嗡嗡的震动声让我有了片刻清醒,是小琛打给我的,我按了拒接。

  “你,要走了?”

  时间消磨掉了太多太多的美好,也吹散了诺言如扬沙,沙子先生说的年底领证的事,后来的后来,也再也没有提过。

  他似乎看到了屏幕的字样,急忙追问“谁的电话,干嘛不接…”

  “老伴在住院。”

图片 9

  我咽下所有的委屈与慌张微笑着说:“我的未婚夫小琛,我们约好晚上去婆婆家共进晚餐,”说着便起身离开。

  “哦。那我,送送你一一”他拄着拐杖吃力地站起来。

  橙子小姐经历了无数个等待之后,直到把希望等待成了绝望。把眼前等成了天涯。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你曾说过永远爱我不变…”

  “别送了,”她扶他坐下,替他拉好胸襟的拉练:‘早点回去,这里风大’。

  记不清那谁说过,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就犹如你无法感动一打心底儿不爱你的人一样。无用功做的太多,都会累的,爱情不是一个的独角戏,而是两个人的互动,没有回应的爱,最后都变成了苍白。

  狂若猛虎大发雷霆但我没有丝毫危机感,我只是让你更明白“唯一不变的改变是你与我共有的诺言,而你、你变了多少…”

  “嗯”。

  也许,这就是爱情,先是红了脸,后来红了眼,终究都不过是一场梦,梦醒,各自南北。

  此刻未婚夫已在车旁等待似乎彷徨不定,我用力奔跑然后紧紧相拥,嘴里一直喃喃着:“亲爱的,我要你陪我一辈子幸福”。

  “走啦!”

  当收拾完这些残局的时候,青春也所剩无几。
橙子小姐听着外滩古老的钟声一刻钟一刻钟的敲响,她知道,她再也荒废不起了,何必用自己的青春去调教别人的老公,到头来,还那么的认真。

  晚上趁着失眠的劲头,发了长长的短信给你,你似乎明白了什么。

  “嗯,好走一一”

  橙子小姐对沙子先生说 ,当初我不是肖克邦,但我了解你的悲伤。

  “父亲从小对我过于严格,他总是劝告我一心搞学问,那时他正处于病重期,我被迫考研所以才分手给你。”

  看着她瘦弱的背影,一步一步离他远去,他干枯的眼里,滴下了两颗浑浊的泪珠……

  如今,你是“肖克邦”,但你却永远弹奏不出我的悲伤。

  “祝你幸福,你所失去的总比得到的要多,这是苍天的公平啊。来生,所有亏欠的我将一一奉还。”

图片 10

图片 1

   

  “婚期什么时候,我等你们请帖…”

   一个写故事的自由撰稿人:傻的可以

  后记:纵然这世间有所谓的“藕断丝连”,但迎着阳光奔跑才会遇见更美的意外。

    QQ/微信:360193904

    新浪微博:无痕雪小妖 
PS::如果你在她的故事里找到了你的影子,请私戳微博,微信,我们不见不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