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雅的心中只要是那个让她心动的男人就可以奋不顾身的去爱,在夜晚的河里映照出你自己的模样

热恋吧,姑娘

  她说,到时,就在报上发一则讣告吧,就当是最后的情书。
父亲的葬礼上,她的出现颇为意外,只为,所有亲朋好友中,竟无人识得她的身份。
七十岁许的妇人,着手织的黑色毛衣,襟上别一朵小小的白花。发已花白,梳理得整整齐齐,微胖,容貌依稀可辨年轻时的姣好。
是独自一人前来,在葬礼快要结束的时候。入场时,她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缓缓走到沉睡在鲜花丛中的父亲身边,注视他,良久。
目光温和柔软,并无太多悲伤。
妇人靠近父亲,唇微微蠕动,说了些什么。之后,竟露出浅浅笑容,朝着魂魄已去往天堂的父亲挥挥手。
还是过去轻轻搀扶住她,虽然并不相识,但能来送父亲这一程,作为女儿,我当感激。
是在对视的刹那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那圆润的脸型,那并未在光阴中老去的秀丽眉目,那温和的眼神……
只是,我在哪里见过她?
妇人微微颔首,拍拍我的手背,问父亲走时可好。
是父亲天年,并未被疾病折磨太久,前日睡去,便未曾醒来。我简短叙述了父亲临终前的情形,甚至父亲离开时,似乎还是微笑的。
那就好。她亦似微笑,眼中却忽然涌出泪水,喃喃道,去吧去吧,重逢有期。然后,妇人松开我,并不像其他的祭奠者,依次安慰悲痛的家属,只是又转头去深深看父亲片刻后,缓缓离去。
我送她到外面,她回头说:别太难过,那是每个人的归途,也是新的开始。
我点头,她的话,我懂。只觉这老妇人,无论气质和谈吐,都是如此简洁不俗。
但是,她是谁?我始终疑惑,也想知晓她的身份,以便日后礼尚往来,于是,试探地问她如何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
她顿了一下,说她看到报纸上的讣告。
我心下一动,原来是讣告!父亲早早就同我们说,等他百年时,一定记得在晚报上发一则讣告。
最初父亲说这个话题时,身体尚好。记得当时还同他开玩笑,说他这一辈子,家人朋友包括同事,都在这个城市,有什么风吹草动,一人知便人人知,何用在报纸上发消息呢?
父亲这样答:总要在形式上和这个世界告别一下吧。
如此当了几次玩笑,后来终于发觉父亲是认真的,甚至这么多年,他每日看报,从来不曾遗漏过那个小小角落里发布过的某人离世的信息。而他,也一定要这样一个小小的形式——这要求又何尝过分?故此,父亲去世当日,哥哥便去报社发了一则讣告。
但来吊唁的人,全是口口相传得到的消息,多数人看报纸时都不会留意那则小小的讣告,她却看到了。下意识地,我想,或许父亲的讣告,是为她而发。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我记起了父亲老相册中的一张老照片。年岁太久,那照片已经泛黄,但照片中的人依旧面目清晰,是个梳短发、面容姣好、笑容甜美的年轻女子。
记得最初看到这照片时,我还是小孩子,指着她问母亲:“这是谁啊?”
母亲似是微微犹豫片刻,答:“是妈妈以前的同事。”
又问:“怎么没有见过她?”
母亲这样说:“她去了很远的地方。”
继续问:“多远?”——小孩子终归好奇。
母亲就微微叹口气:“很远,反正是,回不来的那种远。”
于是不问了,之后很多年,也果然不曾见过她,只浅浅留了一个这样的印象。之后关于她的话题再未被提起,而长大后,我亦不再好奇。后来也是闲来无事翻父亲的那本旧相册,再次看到那张照片时,闪念间觉得,母亲说的那个远方,也许是天堂吧。
但,我想错了。她尚在世间,且就在这个城市,否则,她不会看到那份只在本市发行的报纸。
可是为什么一年前母亲去世,这个她口中多年前的同事,却并未来送她最后一程?而现在,她却来送父亲,一个人,以这样的深情。
一个女人的目光,只有蓄满深情才会那样温和柔软,我亦爱过,分辨得出。
我太想知道答案,但彼时并不适合纠结于这个疑惑,在离开前,我恳请妇人留下联系方式。
她没有拒绝,说:“他已经不在了,你见我,不算违背约定。”
约定?她和父亲之间,该是怎样?
三日后,我收拾过悲伤的心情,在离家不过三公里的另一个小区,再次见到她——她不仅不远,和我们,也只是隔着穿城而过的那条河。
情由一如我的猜想,她的叙述亦简单明了。
她并非母亲的同事,而是和父亲深深相爱过的女子,只因彼此家庭的缘故,他们终究没有能够在一起。后来父亲在祖母的逼迫下娶了母亲,父亲结婚两年后,她也嫁了。出嫁前,她和父亲见了此生最后一面,约定从此以后不再相见,不去影响彼此的生活。但是,多年后,不管谁先离开,另一个人,都要去送对方最后一程——见最后一面,为来生相见、相认、相亲。她说,到时,就在报上发一则讣告吧,就当是最后的情书。
听至此,我再也忍不住泪湿衣衫——她同父亲分开时,也不过20岁的年纪,从此半个世纪、三公里的距离,咫尺天涯再无彼此的音信,约定的最后的情书,却是讣告。
那么如果真有来世,母亲,就请许父亲下一世同她走吧,不为别的,只为他们今生恪守的承诺,为他们今生最后一次相见时深情的目光,为她说的重逢有期。
为,这世上最凄美的一封情书。

  在那个久远的80年代,爱情仿佛就是蓝天和白云一样单纯而美好,没有任何功利的想法,什么房子、车子啊,什么门当户对啊,在小雅的心中只要是那个让她心动的男人就可以奋不顾身的去爱。因为小雅有难言之隐,她年幼时候得了一种慢性皮肤病,在大家都幻想着爱情的时候,小雅却总是心中躲避什么,担心什么?害怕如果找一个条件特别好的,以后会发生什么变故。于是在追求爱的过程就变得既大胆又小心,徘徊着、忧郁着。
80年代初,小雅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来到了单位报到,瘦弱的身体,清秀的面庞,婷婷玉立,只是头发黄黄的,外号黄毛丫头。为了弥补文化上的差异,提高自己的休养,小雅参加了业余大学的学习,那是刚刚20出头的年纪。每天晚上无论天气如何,都骑上自行车往返于家和校园之间,吸取知识的养分,感到格外充实和高兴。毕业之后就逐渐得到了领导的重用。从一个普通工人当上了宣传干部。爱情也慢慢有所体会。
记得单位的一位男同事也喜欢文学,突然之间就对她产生了莫名感情,于是用书信的方式表达着,小雅和他相差差不多10岁,那时刚20.对于爱情海处于懵懵懂懂的阶段,接到这种信感到一种恐惧,于是就本能的拒绝。没想到那个大男人却死缠烂打,左一封右一封的写。一会说她是天使,一会说她是魔鬼。弄的小雅很痛苦。后来也是看对方实在不愿意就放弃了。
小雅的爱情就在那砰然心动之中产生的。那是她一个夜大同学。平时虽然接触不多,毕业后他在节前给小雅寄了一张贺卡。可能是一种好奇心左怪,小雅就从毕业照片上寻找那个他。一看小伙子挺精神,于是就增加了好感。一来二去,联系之后印象也不错。记得有一次他上单位找小雅,送有关夜大学生可以转干的文件,在送他走的时候,下楼一转身,小雅内心里突然悸动起来,真帅的小伙子。从此就坠入了情网,一直到结婚。在这个过程中,父母一直不同意。因为他父亲去世早,母亲一个人带大三个孩子,家庭条件一般。小雅是军人家庭,总希望给她找个军人。经人介绍了好几个都不同意。有一段时间和母亲关系闹的挺僵。另外那个他因为小时候发烧腿也落下点残疾。但是不太明显。小雅听到这个消息反而高兴,觉得自己本身就有毛病,这下就扯平了。
在谈恋爱的过程中,他们主要是看电影,逛公园,每个星期约会一、二次。记得有一次到公园里因为时间长了出来的时候,自行车被人给拖走了。第二天才找回来。印象最深的是,他到外地参加残疾人运动会,好长时间不见挺想念的,在通电话的那个瞬间,小雅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于是她就请假做火车到了那个城市去看他。正因为这次的大胆举动,让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回来就做结婚的准备,走进了婚姻的殿堂。那时候小雅到他们的训练基地去,真没想到,他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可是好多年轻人都坐着轮椅。还有什么聋哑人。小雅穿着白色上衣,连身的红格子裙子,就象美丽的少女一样。那些残疾人和她男朋友指指点点,男朋友告诉小雅他们夸你长的漂亮哪。记得送小雅回去的那天,下着毛毛细雨,小雅在车厢里,他在车厢外,他们彼此相互的望着依依不舍。爱情在此刻变得那样美好和浪漫。
就这样,爱情在砰然心动之间发生,没有更多的物质享受,没有热闹的婚礼和鞭炮的喧嚣,没有豪华婚礼的见证,只是两颗心的融合。他们去了北京和西安,作为结婚的开始。从此过上了幸福和烦恼的生活。

人生短暂

 

趁现在你对爱还抱有一点儿幻想

如果遇见一个永远爱你的人呢

尽管那是不可能

可是,姑娘啊

图片 1

你很悲伤

这悲伤来自你不确定的欲望

在夜晚的河里映照出你自己的模样

潮退却后的泪光

热恋吧,姑娘

人生短暂

趁现在 你对爱还抱有一点幻想

可是啊,姑娘

你很悲伤

这悲伤来自你不确定的欲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