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担忧很快就被回家的兴奋和喜悦冲淡了,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惊讶

  静沐说“在所有他在或者不在的时光里,我始终,一意孤行的回忆着他。”

申城的早春,最高气温20°,有猫慵懒的在太阳下踱着步,陌生的人群,大街上行色匆匆。

  那年春节,他决定带她回老家。

  彼时,晚风穿过繁茂的枝桠,吹动她的青丝,夕阳的朦胧里,带着浅淡微笑的她,目光坚定如初。

外滩白渡桥上,一对情侣在摄影师的镜头前笑的眉眼如花。白纱随风飘呀飘。

  他们在北京打工,他是拉货司机,她在私企做文员,两人已经三个年头没有回家了。儿子的相片一张一张从老家寄过来,一次一个样儿,她看着照片,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每到这个时候,他就安慰她说,今年春节一定回去。

  谁,笑靥如花,倾城年华。

几个月后,当陌仪站在神父面前说着yes I
do的时候,她怎么也忘不掉当初拒绝他的少年,尽管她的赵先生和当初那个少年一样都姓zhao。

  临行前,他给她买了身新衣裳,大红的羽绒服,把她打扮得像个漂亮的新娘。两个人开着货车,欢天喜地地上了路。

  1

那么就让她最后一次怀念他吧。

  广播里不停地说,南方地区遭遇了罕见的暴风雪,他隐隐有些担忧。不过,这份担忧很快就被回家的兴奋和喜悦冲淡了。“好不容易才回去一次,天公总不至于那样不作美吧?”他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然而,之前那隐隐的担忧被证实了——车子刚进安徽,就从高速公路上被赶了下来……因为暴雪,高速公路全线封闭。他们艰难前行,拐上国道,却发现前面的车已经排起了长龙,他下车打听情况,心也随之沉了下来——前面有些车辆甚至在原地等了三天三夜。

  那年夏天,阳光在天空中经久不散,温度的热吻下,静沐一个人拖着厚重的行李箱,在车站外徘徊茫然。迎新处的旗子在烈日下显得模糊,静沐眨了眨眼睛,深深地看了眼旗帜上的那个学校标记。

图片 1

  她说,小时候曾跟父亲开三轮车到这里卖过菜,知道附近有一条老山路,可以走出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他喜出望外,赶忙要她指路,接着便退出国道,顺着她指的方向出发了。

图片 2

-1-

  一路上还算顺利。但傍晚时分,天空中再一次飘起了雪花,而且越下越大。他的车沿着山路艰难地前行,忽然,“砰”的一声,车子陷入一个塌方的坑里。夜色已经很深,他下车查看情况,却一脚踩空,重重地摔了下去,想站起来,只感觉右脚钻心地痛。她下车扶他,想打电话求救,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漫天风雪里,她抱着他,急得直哭。

  昊祯远远地就看见了一袭白裙的静沐,见她把手中的通知书翻来覆去的查看,却迟迟不肯上前,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惊讶,心理不由得好笑。

图片 3

图片 4

  静沐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地吐出,眨了眨本就不是明亮的大眼睛,硬着头皮走到迎新的地方。昊祯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到自己面前,平视着自己,听着她怯懦懦的说“这个,这个。。。”这了很久,静沐也没说出自己想问的话。

我想我是会记起你,你应该是在北方。

  两个人跌跌撞撞回到车里,开始等待。那一夜过得很艰难,他们头靠着头,把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裹在身上。终于,天一点一点地亮起来了。

  或许每段爱情的开始都是这么平淡的仿佛喝下了一口白开水,然后在岁月的洗礼下,这杯白开水的滋味变幻无穷,或酸或甜或苦或辣,每一种味道,都是青春的印记,在我们回忆的长廊里,别有一番风景。

共享单车在这座城市恰合时宜的迅速流行起来,人群中,车流里,成了一道明丽的风景线。

  车窗外依旧寒风凛冽,他看着自己肿得老高的脚,对她说:“你出去找救援吧,这里还有四个烧饼,你拿两个,给我留两个。”

  静沐记得昊祯接过通知书,在一群起哄的学长学姐凝重的注视下,拖走了静沐可爱的阿狸行李箱,静沐好像看见阿狸真的在冲自己眨眼睛,可爱的让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在疼痛袭来的时候,那个行李箱上的阿狸,依旧只是定格的画面。

迎着晚风,陌仪踩着单车哼着歌,身旁的霓虹忽明忽暗的向后褪去,隐约在嘴角微笑勾起了浅浅的弧线,音乐播放器里正在循环着《梦里水乡》,在光与影的交错里,时间仿佛回到了多年前。

  她含泪望着他,心里虽然不舍,但也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于是裹紧身上的羽绒服,含着眼泪上路了。

  昊祯负责的将静沐送上了校车,然后挥手再见,静沐呆呆的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身影。彼时的静沐哪里知道,有些人是注定的缘,注定相遇别离,爱恨两难。

一望无际的麦田,格子衫,阳光,单车,少年。

  四周一片苍茫寂静,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出了多远。她的眉毛和头发上挂满了冰碴儿,脸在寒风中被吹得一阵阵疼痛……中午时分,她饥饿难耐,啃起了硬邦邦的烧饼。当她发现自己上午走过的脚印已经快要被雪覆盖时,心里一阵恐慌,觉得逃生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2

陌仪谜一样的喜欢上了单车,喜欢踩着它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只有这样,她才能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爱过,怀念着,温暖着,幸福着。

  傍晚时分,前来修复通电线路的工人发现了伏在雪地上的一抹大红,她获救了。经过艰难的搜索,两天后,援救人员终于找到了那辆几乎已经被白雪覆盖的货车。男人被送往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他在车里虽然没有受冻,却已经三天没有进食,身体很虚弱。

  大学的日子并没有静沐想象中的美好,在她无数次拿着电话给表姐抱怨宿舍太热,自来水不干净,教学楼又老又旧,食堂的饭菜难以下咽的时候,表姐忍无可忍的对她说,“你怎么不找点别的事情做呢?”静沐呆愣了三秒,在表姐以为静沐终于发现抱怨是没有意义的时候,静沐语不惊人的说“这样的破学校里有什么事情可做。”那语气像是得不到洋娃娃的小妹妹,表姐在电话那头按下了挂机键。

16岁的花季17岁的雨季,逆着光的单车少年。

  出院后,他和她因为在那场大雪中演绎了九死一生的“雪中逃生奇迹”,被邀为嘉宾,坐在了抗击暴风雪的电视节目现场。

  也难怪静沐抱怨学校的环境,本就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大学,加上她在的老校区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出售,不知道她们是幸还是不幸,成为了古老砖墙里最后的学生。许多随来的学生,都是哭哭啼啼的抱怨,甚至少数的女孩子还在要求父母办理离校手续,气的辅导老师跳脚抗议。而静沐除了和表姐发泄外,其实很乖的在学校里上课学习。

少年有个温暖的名字叫朝洋。

  主持人问他:“你不是有两个烧饼吗,为什么三天都没有吃东西?”他脸上带着一抹腼腆,说:“以我多年的行车经验,那种情况下,我们获救的希望微乎其微。我扭伤了脚,不能动弹,说是让她去找援救,其实是让她自寻活路。其实车里一共就只两个烧饼。我的那两个,是用布兜裹着的扑克盒,骗她的,我怕她走得不放心……”

  “我给朋友打了电话,让他晚上带你去吃点好吃的,别给我狼吞虎咽,影响我们温婉淑女的家风。”静沐看见信息的时候,有着欲哭无泪的表情。表姐不止一次说让她的朋友照顾自己,可是,这样的感觉一点也不好。静沐一直觉得自己长不大都归于表姐对自己照顾的太周到。想当年幼儿班的时候自己是如何英勇的照顾自己,不过,静沐想着老姐常说的“在有人抢了你的棒棒糖时,还不是我不畏强权,以冒死的精神给你夺了回来。”然后,自顾自的笑了,那件事以后,奠定了她在班上的地位,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她,谁让她有个敢打敢骂的“太妹”姐姐呢?

朝洋就是那个明媚在陌仪整个青春的里的玲珑少年,多年以后,每当陌仪回想起来那些个初夏,整个空气依然充满了淡淡的蔷薇花香。

  她的眼眶红了,哽咽起来。台下的观众,也跟着哽咽起来。

  3

-2-

  主持人转过头问她:“平时对他的感觉怎么样?” 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

  静沐拖拖拉拉的出了教室,只因为“表姐的朋友”在前几分钟发了信息,说是在自己上课的教室外面等待。静沐悲催的想,和陌生人共进晚餐,还得温婉淑女,干脆吃烛光晚餐得了,不过也只能想想,烛光晚餐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两个人能够一起吃的。

倾心相遇,安暖相陪。

  她抹着眼泪,努力地微笑着,说:“平时只觉得他窝囊、没用,是个小男人。但他心眼儿好、忠厚老实。”

  当昊祯拦住静沐的时候,静沐的脑袋晕晕的,世界果真很小啊。可是,静沐哪里能想到多年后的自己一遍一遍的感叹世界之大,一个人的失踪就是再也不见。

两个人相撞,要么发生故事,要么发生事故。

  节目要结束的时候,主持人又要求他说出一个他们生活的细节,说要拿他的资料去参加“抗击风雪勇敢男人”的评选。他着实拘谨了一阵,看着身边的妻子,说:“你还记不记得去年冬天,我们住的筒子楼前的下水道突然坏了,工人维修挖了个坑,没有及时填上。我怕你晚上加班回来会出事儿,打你手机也打不通,所以,我就一直在门外的街上等你。你平时一般走正门,但我担心你那天恰好走侧门,所以我从正门跑到侧门,又从侧门跑回到正门……你遇到我的时候,我说我刚出来接你,其实,我已经转悠了三个小时……”

  昊祯没有带她去吃什么烛光晚餐,但是带她去吃了自己最爱的火锅,静沐偷偷的想,肯定是表姐告诉过他,所以他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然为什么桌子上全是最爱的肉呢?

陌仪和朝洋,就是由一次事故演变成的故事。

  这一次,她没有哭,伸出双臂抱住了他。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昊祯看着静沐左右游动的眼珠,想起第一次见她时她在艳阳里翻来覆去的研究录取通知书,嘴角不自禁的上扬,或许,那一刻,连昊祯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就这样闯进了自己的心。

记得那个时候,陌仪有一辆漂亮的橘黄色单车,每次她飘着长发踩着单车穿过校园的小路时,教学楼上总会传出一阵阵的口哨声,那是喜欢惹事的同学起哄声,朝洋就是其中一个。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自己作为一个女人是多么幸福,她拥有全世界最得意的爱情……

  饭桌上静沐谨遵表姐的嘱咐,温婉淑女,生怕自己一个表现的不好,表姐会在电话那头发狂。而昊祯或明或暗的观察着她,那个在她表姐眼里的活泼女子。而第一次的饭局在两个各怀心思的伪装下,不到一个小时依然结束。

陌仪并不理睬那些无厘头的起哄,只是依旧每天踩着单车安静的穿过小路,然后再从车库出来,穿过一条长满紫藤花的长廊,走进教室,日复一日。

图片 5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群不学无术的不良少年的起哄声中便少了朝洋。踩单车来上课的同学中却多了一个少年。

  曾,误入情围深处,惹尘埃。

图片 6

  1

朝洋每次都是刻意和陌仪保持着一小段距离,然后看着她的背影,踩着她的影子,嬉皮笑脸的走进教室。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静沐和昊祯开始熟悉了,静沐不在温婉淑女,昊祯也变成了话痨子,整天叽叽喳喳。那个抱怨的小女孩子,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个哪里都不怎么满意的校园,然后,慢慢的开始顺眼,或许,每个人在现实面前,都应当学会顺应。那些满意的是上天的恩赐,那些不满意的是人生的经历,红尘万丈,我们且看且行。

六月的一个午后,因为有个演讲比赛,要求参赛者可以不穿校服,那天陌仪穿了件漂亮的白裙子,正好在陌仪跨上教室台阶的时候,一阵大风吹来,掀起了白纱裙,陌仪一回头,发现朝洋紧跟在她后面抬着头一脸懵逼的盯着台阶上的自己,陌仪回头问,你看见了什么?

  寒假的时候,静沐在窝在表姐家里赖吃赖喝,表姐总是不怀好意的说要早点把她嫁出去,然后,不知道为什么,静沐的脑海里就会慢慢浮现昊祯的脸,那张总是带着一丝凝重的面容,一次次在她思绪游离时出现。

朝洋支支吾吾的红着脸说:小裤裤。

  在表姐第n次说了嫁出去的问题后,终于发现了静沐的不同,微红的脸颊怎么看都是有着小女儿的心思。静沐记得那个夜晚,在温暖的被窝里,在自己和昊祯讲完电话后,表姐那听不出悲喜的声音,她说“静沐,你是不是喜欢他呢?”静沐的身体就这样僵在了被窝里,喜欢吗?还是不喜欢?静沐的脑子里纠结着的事昊祯的脸,他时而严肃,时而微笑,时而专注,时而感伤。

啪,一记耳光甩在朝洋脸上,陌仪冲进了教室,只留下外面一哄而散的笑声。

  表姐说,少女情怀总是诗。

放学的时候,朝洋踩着单车想追上陌仪道歉,没想到却在拐歪处一个急刹车让陌仪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膝盖破了一层皮,渗出了鲜红的血,陌仪狠狠的瞪了朝洋一眼,扶起单车逃离。

  于是,那一晚,静沐看见了许多光怪陆离的梦,比如昊祯牵着别人的手从自己面前走过,又比如自己和昊祯在礼堂里聆听教父的祝福。无论梦里如何,表姐在静沐的思绪里种下了喜欢一词。

身后传来朝洋自责的声音:“对不起陌仪,我只不过想让你用我的外套围在腰间,这样大风就不会吹起你的裙子……”

  2

从此以后,每天的放学路上,一前一后,总有两个少年,一个是陌仪一个是朝洋。

  席慕容说过,喜欢一个人可以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开出花朵来。

陌仪的自行车篮里经常会收到朝洋的小纸条或者是小礼物,有时候纸条会写:明天风大,别穿裙子呀。有时候会写,周末一起郊外写生啊。有时候是一盒暖心的巧克力。

  然而,喜欢又何止卑微如泥呢?

在陌仪16岁生日的时候,收到了11朵香槟玫瑰花。

  新学期开学的时候,静沐渐渐地开始疏远了昊祯,她发现,自己的心似乎真的在开始变迁,而刻上痕迹的那个人好像就是昊祯。

 

  当昊祯一次一次的信息没有得到静沐回复,一次一次的电话只听到恩、啊、额的时候,昊祯也发现自己的心情开始变得复杂,变得患得患失。

图片 7

  静沐记得清明的那一天,那个细雨纷纷

 

  扬扬的黄昏,校外餐馆里微笑着给人夹菜的昊祯,那一刻是什么样的心情?自己看着那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确实怎么看怎么讨厌,谢绝了昊祯提议一起吃饭的请求,在雨里一步一步挪回了寝室。

-3-

  静沐也记得昏昏沉沉的夜间表姐在电话那头关心的询问,而自己终究是哭了出来。有些事情,来不及开始,便已结束,来去匆匆的情谊,了断的这般断然。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就像那些握不住的细沙。

  3

后来大家都收起了贪玩的小性子,走廊里也听不见口哨的起哄声,因为过了这个冬天,高考就要进入倒计时了。

  昊祯在清晨里走来,静沐默默地低下了头,想起昨晚对表姐的失态,羞愧的想钻地洞。昊帧明媚的笑了,以至于在今后无数的日夜里,静沐都记得那一刻昊祯的明媚,如阳光一样全是暖意。

所有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

  “干吗?”静沐紧咬着小嘴唇,以至于找不到开场的方式,生硬冰冷的开口。

在陌仪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复习的关键时刻,她却忽略了一个人。

  “昨晚那是我堂妹。”

文理分科分到隔壁班的学理的朝洋已经四天没来上课了。

  “我管你堂妹还是”静沐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说不下去,昊祯说的那个女孩子,昨晚的那个女孩子,他的堂妹?静沐张大了嘴,吞下了剩下的话,然后,突然笑开了。“堂妹就堂妹,我又没说不是。”

在弄清楚所有原由的时候,朝洋已经胸前带着一朵大红花,穿着临时发放的统一服装,在大街上人群的欢送声中,跟着部队的车驶离了。

  “那么现在可以请静沐小姐和我一起去吃东西吗?”昊祯很绅士的伸出了手,还特别郑重的半弯着身子,抬头对手静沐明亮的眼。

朝洋参军当兵去了。

  后来静沐不止一次会想那个雨后的清晨,空山新雨后,心情宛如春。

去的茫茫的戈壁沙漠。

  静沐记得,那个女孩子开口就是“嫂子”,昊祯望着自己微笑,别扭的用鼻音回应了一下,然后,席开,讲的大多都是这一对堂兄妹各自的糗事,而自己,在那些快乐的回忆里,好像看见另一个昊帧一步一步缓缓走来。

从此他守着边防,陌仪守望着更北的北方。

  谁,素衣当风,温雅情长。

在朝洋离去的时候,陌仪拼命的踩着单车追了十几公里,直到最后精疲力尽。

  1

她可以原谅他当初不小心被窥见的裙底风光,她可以原谅他拐弯别倒自己单车让膝盖受了伤,他可以原谅他所有的情非得已,但是唯独不原谅他的不辞而别。

  爱情光临,那些琐事也变得温情。

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可是中途他却炖了翅膀。

  静沐想这就是恋爱吧,自己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过未来,如今这个他变成了昊帧,也许,幸福来得真的很简单。彼时,表姐在电话里沉默了,当静沐告诉表姐恋爱的时候。

 

  “你觉得我们不适合?”静沐小心翼翼的询问。

 

  “还是你觉得我们太小了?”静沐又小心翼翼的询问。

图片 8

  “还是昊祯不喜欢我?”静沐开始胡斯乱想。

 

图片 9

-4-

  当静沐再一次开口的时候,表姐说“你觉得自己真的喜欢他吗?”

一座城市不会老,是因为每天都有人马不停蹄的奔向炫丽的青春。

  静沐嘟起嘴,很认真的开始思考表姐的问题。

后来轰轰烈烈的高考结束了,陌仪收到了远在边疆的来信,信上说当初不告诉陌仪自己参军是不想让它分心,她应该好好复习,很多很多美好的东西都应该属于陌仪的。

  “恋爱是件慎重的事情,你要确定你们真的是彼此的唯一,如果真觉得自己很喜欢他,而且也不害怕爱情里的那些伤害,那么就勇敢的走下去。”

图片 10

  静沐想,表姐真是个矫情的人,喜欢这么简单地事还要思考那么多,难怪,她总是那么累。然而,多年的静沐开始明白表姐说的勇敢到底要多坚强,那些恋恋不忘,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的。

可是他根本不懂的,陌仪看见过美好的山,遇到过美好的水,品尝过美好的小吃,却唯独只想霸占一个最美好的你,尽管他可以不帅不浪漫不多金,但他却始终是最唯一。

  2

四年后,陌仪毕业去了南方签了一份体面的工作,朝九晚五。闲时喝喝茶赏赏花逗逗猫遛遛狗,只是她经常会想起他,他应该在北方。

  时光飞逝,这个小学生作文里常常出现的成语,在现实里多了一份无奈,也带着一份沧桑,对于静沐来说,它是期待,在过去的三年里,这个女子越发的动人,她想,她要快一点成为那个与昊祯一起走进礼堂聆听教父祝福的自己。

我想,最难以释怀的,就是青春里那场兵荒马乱的爱恋吧。

  于是,当毕业来临,一切都变得期待。

后来,朝洋退役回了原籍,孝顺的他陪在了父母身边并且接受了家里安排的相亲。

  一年前昊祯毕业了,那个时候,表姐说情侣往往容易在这个时候分手,可是,他和昊祯走了过来,有过争执,有过摩擦,甚至也闹过分手,可是最终还是等来了她的毕业。想想这三年,两个人的坚持,静沐都觉得幸福真的好简单。

陌仪得知后风尘仆仆的赶回去,在一个大雨磅礴的午夜,亲自听见了朝洋拒绝的话语:

  而此刻,自己已然不再是学生,或许,过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和昊祯拿着红红的本本羡煞旁人。又或许,还会迎来一个可爱的小宝贝,一边叫着妈妈,一边抱着爸爸。无论哪一个或许,静沐都会努力的让它实现。

“对不起!我爱你,但是不能在一起。”

  昊祯看着出现在自己公司的新同事,眼睛睁得圆圆的,在旁人不解的眼神中,紧紧的拥住了静沐,他想起昨天电话里,静沐说的今天会给自己惊喜,而此刻,他是真的又惊又喜。

陌仪离开后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不退意识模糊的时候,她把锁着阁楼收纳盒里的当初朝洋递的小纸条一个个收集起来,连同那条害朝洋挨耳光白裙子一并快递给了他,卡片上写着:这是我的青春,可是最后我们没有在一起。

  静沐偷偷的参加了昊祯公司的面试,一路过关斩将,终于拿下行政秘书一职,以后,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着昊帧,也不怕两个人分割的伤痛。而昊帧感动的无以复加,当晚亲自下厨,烹调了一桌的美食慰劳这个可爱的女子。

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春,朝洋和相亲的对象举行了婚礼。

  3

这一天,共享单车已经铺天盖地。

  静沐的工作轻松而又简单,昊祯时不时的在休息的时间来看望她,然后迎来旁人羡慕的眼光。

陌仪办好借车卡刚要离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女生甜甜的声音:赵先生,这是您的卡,刚好和前面那位小姐是个情侣号。

  表姐说“什么时候带他回来看看吧”。

赵先生,朝先生,zhao 先生……

  静沐愣愣的看着昊帧,昊祯接过电话,“等过几天带她去见我的父母,然后再去吧”。

原来陌仪和这个赵先生住同一个小区,原来,他们都喜欢早晨踩着单车绕环城公园骑行一圈,在一个突然瓢泼大雨的清晨,赵先生用上衣为陌仪遮挡起了一片晴空。

  俗话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往后的日子,赵先生牵了陌仪的手为她遮挡风雨。

  静沐的忐忑不安让昊祯越发的想笑,在他心里,静沐是那般的可爱动人,即使她有着自己的固执,倔强,顽固,可是,她都始终是他的静沐。

好的爱情大抵上就是包容对方的一切吧,不管之前有过多少个少年,往后的日子,只愿一个人陪伴。换句文艺点的话说就是,你的过去我不干预,未来我只想参与。

  昊祯的父母对于静沐的到来也是十分的期待,害怕自己哪里说得不好,惹得静沐难过。当昊祯敲开家门的时候,静沐的脸绯红绯红的,昊祯妈妈拉着静沐的手,不断地拍着,内心的喜欢不言而喻。饭席上,昊祯妈妈更是不断地为静沐夹菜,静沐的饭碗里推了一座小小的山峰,只愁得昊祯爸爸不断地叮嘱“你让小沐自己挑喜欢的吃”。

花木路安静的出奇,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梭,路灯拉长了陌仪与赵先生单车的影子,这一晚,陌仪接受了赵先生的求婚。车篮里堆放的是99多火红的玫瑰,和青春长河里的那11朵香槟玫瑰比起来,红色更加适合陌仪。

  俗话又说:岳母看女婿,越看余额顺眼。

赵先生挽着陌仪在外滩白渡桥上留下了最美的婚纱集。

  静沐带着昊祯回去的时候,表姐也在。静沐爸爸只看了一眼昊祯,然后又看着自己手里的报纸,可是眼角的余光却时不时的瞥着昊祯。静沐妈妈接过昊祯的礼物,不断地让昊祯坐,让静沐又是端水果又是拿点心的,看的表姐在一旁只叫“姑姑偏心”,惹来静沐妈妈的白眼。

他们最后一次双双踩着单车回了小区。

  两个人的事好像就这样定了下来,双方父母彼此都十分满意,按表姐的话来说,定了日子改天就结婚生孩子了。

第二天,赵先生开着那辆黑色Bentley驶向了徐家汇的教堂。

  却,长记那年景色,难忘怀。

神父问:你愿意成为他的妻子,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你们分开吗?

  1

她答: yes I do。

  人生四大悲哀:爱不得,恨不能,得不到,失不甘。于是,在爱恨得失之间,人类无数次祈求找到平衡点,让自己能够幸福,但是,上苍哪里会如人所愿呢?

 

  静沐以为这一生终将伴着昊祯走过,她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句话: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图片 11

  那是多么美好而又幸福的向往。

 

  昊祯开始频繁的出差,各地奔走,那些画在纸上的设计图,那些用线条勾画出的被称为建筑的东西占据了他些许的时间。静沐常常回到两个人住的地方,把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在无尽的等待中迎来睡意,却很少迎回昊祯。

-5-

  每个人的忙碌都有着相同的借口:为了我们更好地未来。

总有一个人让你在眼泪中成长,总有一个人让你在午夜梦回时痛哭,总有有一个人让你想起兵荒马乱的青春

  静沐开始不安,开始惶恐。她总是睡得很浅,外面一点点的响动都可以惊醒梦里的她,而醒来

谢谢你曾来过,谢谢你曾爱过,

  的时候,静沐不止一次对着天花板发呆,昊祯是真的很忙吧。

那么单车少年你好,单车少年再见。

  表姐说过她不喜欢那些说着先立业后成家,为女朋友打拼未来却忽视了现在的男人,彼时的静沐还嘲笑表姐过于苛刻,可是此刻,在那些梦回的午夜,她不止一次想,表姐看的那般的剔透。

 

  给的了未来吗?连现在都没给与的你如何给我未来呢?或许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追求不同,梦想的也不一样。

文:傻的可以

  2

常驻网站:海崖文学网

  时间的指针从不会停留,天若有情天亦老,有些事情越发的脱离了轨道。

新浪微博:无痕雪小妖

  静沐的父母在她无数次回家蹭饭后,终于在静沐爸爸的催促下,静沐妈妈开了口,问道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静沐迷茫的看着妈妈,那句没什么怎么也开不了口,只得匆匆离家。

QQ微信:360193904

  静沐想,或许每一件事情,真的都是因果的循环,用佛家的话来说,菩提本无树,灵境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昊祯想等手上的项目完结后,一定要带静沐好好地出去游玩一圈,可是,他如何料到,完结之后,物是人非的局面呢?

  静沐因为下楼时的心不在焉摔坏了腿,在医院里休养了两个月。在她摔倒的时候,她无数次拨打昊祯的电话,那一头,总是传来嘟嘟的冰冷声音。静沐的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这么久以来,昊祯很少打来电话,即使有电话也不过是一两句平常的问候,公司里上上下下流传着昊祯即将深职调走的传言,谁也不知道最开始说的那个人是谁。

  修养的日子很无聊,静沐不止一次想让昊祯回来看看,可是每次昊祯接过电话都是“乖,我现在很忙,过几天就回来了”,然后静沐还来不及开口电话已经传来了忙音。静沐笑了笑,看着旁边那个上了脚踝的女子,在男朋友的怀里笑靥如花,心开始发凉。

  静沐开始回忆,虽然表姐不止一次大曲回忆是老年人爱做的事,她的脑子总是浮现那些和昊帧一起的点点滴滴,梦里全是礼堂的钟声,她穿着雪白的嫁衣,却怎么也也看不清身边那个男子的面容。

  3

  有些事情,无疾而终,而这四个字,总是让人长吁短叹。

  静沐出院的第二天去公司办理的辞职手续,然后搬离了和昊祯一起居住的小房子。而昊祯,终于是回来了,当他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总觉得少了很多的东西。

  那些为他在夜晚亮着的光没了,沙发上开始有了灰尘,而当他发现洗漱室少了只有一把牙刷的时候,所有的神经僵硬了。他想起一天前静沐打来的那些电话,当时的他一次一次的挂掉了,然后静沐发了“呵呵”两个字。

  昊祯打静沐的电话,始终都没听到静沐的声音,昊祯打表姐的电话,表姐说“我无数次打给你,而你无数次挂掉,现在,我无话对你可说”。

  昊祯找到静沐的时候,静沐正在家里帮着父母准备晚餐,静沐说了句回来了,不咸不淡。然后,静沐拉着昊祯到很远的咖啡厅里坐着,两个人,面对面的,却好像找不到什么话来说。

  “什么意思?”昊祯试探的问。

  静沐笑了,苦涩的,无奈的,悲哀的,但终究是笑了。

  “分手了。”

  昊祯不记得后来怎么走出咖啡厅的,也就不记得静沐转身后的泪流满面。

  不久后,昊祯调到了分公司,担任要职。昊祯时常在深夜的时候,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办公室里,拿起那杯早已发凉的咖啡。而静沐,依旧在那个地方,做了幼儿园的老师,面对着一帮天真的孩子。

  4

  或许会觉得不值得,谈婚论嫁的两个人怎么就如此轻易的分开呢?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分隔两地,彼此恋想。

  在所有他在或者不在的日子里,我始终,一意孤行的回忆着他。

  所有的故事都会有结局,可是此时的昊祯却便不想画上这个代表着结束的句号,他提起毛笔在白色的墙壁上写下了,“持续着-我们持续着的事,”.

  ——很久以前,想着这个故事如何开始,如何结局,但是没想到的是在时光里辗转的人,终究在那些明媚的阳光里走散,青春,一场未开始便已谢幕的剧,就此别过,各自安好。

  连日暖阳当空,多情温雅融融。南窗几片黄叶,钟情以待残冬。

  最爱不过心头,名利双收为重。铭心遗爱望空,往往匆匆似梦。

  ——静沐昊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