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了虚拟爱情空间的网页,我一直不敢再想这个叫诚山的男人

  “如果您仅仅因为一次或几次的恋爱失败,就对爱情绝望,再也不敢亲近各式美眉,那是因为你还没修炼成情圣,虚拟爱情空间让您经历各种情海波涛,终将抱得神仙姐姐,让您体验刻骨铭心的终极爱情。”

 除了太倔强之外,我们还错在,不够勇敢。

我一直不敢再想这个叫诚山的男人,却也一直忘不了。

  网页上的这段话对不久前经历了被一甩再甩的阿南具有魔咒般的疗伤作用,阿南一下子来了兴趣,点开了虚拟爱情空间的网页。一下子整个电脑屏幕突然被拉进一个深邃的画面,然后画面淡化,逐渐现出桃花源般的美景:一个白衣飘飘的绝世美女,站在流水淙淙的溪畔,杨柳依依,落英缤纷。只见神仙姐姐缓缓转身,清纯秀美的脸上两只眸子灵光乍现,樱唇微微一翘,嘤咛一声叹息,一个悦耳的声音仿若从电脑深处传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随”,竟是某部武侠经典的开篇词。阿南不禁莞尔一笑,轻轻摇头,只见两竖行的楷书从美女身旁款款显现,然后就出现了一个登录框—-虚拟爱情空间。

  1.

我和老公孟景文是2010年结的婚,
2012世界经济再次出现泡沫,身处外企的他工资一减再减,我不免抱怨生活水平下降,这更加给了他压力。

  虚拟爱情空间注册手续简便无比,设计人性化。阿南登录后就看到玩家的成长地图,把菜鸟级玩家必须注意的事项一一列出,真是体贴入微。在线客服头像就是首页含情脉脉的神仙姐姐。只要阿南键入任何问题,她就眨巴着可爱的眼睛,伴随着滴滴声温柔和气地回答阿南的各种问题。

  婚礼定在下个月23号,我生日,和七夕。赵杰说是难得的好日子,正适合成我们的好事。我妈也符合说难得是个节,到时候肯定热闹。两家人都一致认同的好日子,我自然没什么底气反驳。梁诗跟我打趣说,想不到你这骨灰级剩女居然能摊上这么浪漫的三重盛典,也不枉你苦等这二十九年。她用苦等这个词真是抬举我了,我现在的状态充其量是赶鸭子上架,哪里算得上苦等。如果是苦等,能等到到底值得欢喜,而我不过是……成全。
  成全自己,成全家人,成全所有眼光和期盼。我可以不介意再单身几年,毕竟寂寞寂寞就好,可是我妈老了,我爸也退休好多年了,我不能让他们操劳完我的成长之后还为我的归宿操心到死。
  更何况,我确实该结婚了。不是二八少女的年纪,自然也不会幻想白马王子和轰轰烈烈。跌跌撞撞了二十九年,没理由不懂得婚姻不等于爱情。人这一辈子无非是结婚生子等死。我没能生在动荡年代,革不了命,也没机会第一个吃螃蟹。这大多数人的人生,才是我要过的日子。
  可是到底会心有不甘,我辛辛苦苦从我妈肚子里蹦出来,又一路过关斩将拼到了如今的“地位身家”,到头来还不是灰头土脸的在星巴克或者肯德基相亲,早到了就祈祷待会儿来的是个“好菜”,晚到就垂头斜眼看对方脸色,怀着一颗期期艾艾的心不厌其烦地奔波就为了一个不错的基因好造福下一代。
  尽管不屑且挣扎,但到底还是乐见其成。原因无它,www.haiyawenxue.com 剩字旁边一把刀。
  很多时候我会问自己,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问什么。

孟景文私下跟我商量:“还是辞职吧,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再说为了将来也得努力一把,是不是?”开始我没同意,一直鼓励他坚持住。可越来越恶劣的国际环境令他一再失望,孟景文固执地办了离职手续,当他把那点遣散金交给我时,我刚好在单位跟同事闹了点意见,一见他真辞职,便火了:“这下利索了?你的以后怎么办?谁给你交五金?养老靠谁?你怎么做事不深思熟虑一下呢?”

  “虚拟爱情是真人游戏吗?”

  2.

我的反复无常让他不知所措,开始为工作发愁,可年龄大了,学历又不算高,加上大学生毕业潮,工作一时之间得不到解决。那几天,家里的气氛异常紧张,我们都极力避开谈工作。半个月后,还要上班的我突然接到孟景文的电话,他蛮是兴奋地说:“琪琪,我找到工作了,去北京一家外企做拓展,负责开拓北京市场,事情比较急,今天就出发。”

  “真人游戏。”

  我已经记不得是在肯德基还是星巴克遇见了赵杰,我甚至记不得当时是早到了还是去晚了,只知道是看对了眼,他觉得我适合做妻子,我觉得他是个男人。本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古训约会了几次,各自感觉都还好,也于是就谈婚论嫁。
  我爱你这样的话也是互相说过的,虽然场合地点时间都显得不那么正式。但没关系,至少你对着这个人说得出我爱你。走完了谈恋爱的基本程序,用赵杰的话说再拖就是流氓了。于是乎,某一天赵杰在我家蹭饭的傍晚,当我妈给他夹的菜在那碗里堆成了一座小山后,他眼睛一抬,说:阿姨,我打算和笑笑结婚。
  说完他还煞有介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红盒子,叭嗒一声打开往桌上一放——那叫一个大爷。我望着那在灯光下亮璨璨的戒指突然就失了声,脑子里千回百转最后组成的一句话却是:怎么不先通知我一声儿。
  我吓得不清。这便算是我苦等了二十九年的求婚,倒是惊了,也觉得喜。只是心里边一直有说不上来的感觉,我想起梁静茹唱过的我无法完全交出自己。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平行时空是什么意思?”

  我将此归结在日子上——8月23号,几乎要夏死的夏天。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天是七夕,但我却记得它还是处暑,这一天过去了,理论上说夏天也基本过去了。温度会开始下降,也许要带动感情。我承认虽然我甚至觉得我跟赵杰根本就没什么感情,但我却在害怕这一天会消磨我们的感情。

连面也没见上,孟景文说走就走了。

  “你可以选择与至少三位你心仪的女孩同时约会。”

  3.

我怕面对冷清的家,环视一下热闹温馨了一年半的新房,突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他一走,我心里空落落的。

  “这怎么可能。会不会存在同时冲突的问题?”

  开诚布公的说,这其实是我内心有阴影。我是处女座,完美主义,犟。敏感且自尊大过天,失不得面子认不得输。因为以上标签,我在二十岁的时候失去相恋五年的男朋友。又因为以上标签,这九年来我从来没有一次流眼泪表现过:我失恋了。
  我不愿意将心事袒露出来,这却不代表我会骗自己。起初的两年,我常常会在夜里突然惊醒然后坐起来大骂王八蛋,眼泪全都流在浴室里,不多,我甚至从来没有嚎啕。同样这也不代表我能舍得、放得下,女孩子十五岁爱到二十岁的人,有几个能在提起来的时候若无其事的说:哦,那是我初恋。
  其实初恋不珍贵,五年也不珍贵,连同那几年青春比起来都不算珍贵,珍贵的仅仅是那个在你生命里呆了那么久你曾经以为是永久的人。
  他离开我,在2003年夏天,8月23号,我生日,和处暑。
  我可以跟任何人说我没有什么阴影魔障,我又不脆弱,何况那也不算伤。但是我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是说谎。我的心为此像是吞了一千根针。
  因为我的脾气和他的骄傲,在一起的五年我们也有过无数争吵,像那时候的琼瑶剧,历经了种种分离最后还是发现感情原来非你不可。两个人的矛盾总有一个先妥协,他总是经不起我的冷眼。可是那一次,直到夏天一点一点过去,冬天越来越冷,转眼又一年,两年,三年,终于我身边再也没有人问,嘿,陆叙扬呢。所有人都失忆,我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陆叙扬像一个泡沫,给了我精彩和欢喜,然后升到半空碎得没有一点痕迹,只留下无限遗憾和——
  我不愿意说也说不
出的坏情绪。

渐渐地,孟景文越来越忙,似乎工作进展顺利,他在北京的客户跟朋友多了起来,而我却一天天在家里呆着,花似的枯萎,特别是夜里,习惯了拿他的胳膊当枕头,习惯了闻着他的发香睡觉,如今,他不在身边,令我彻夜难眠。

  “亲,不会啦。因为你约会的对象都处在平行的空间,她们不可能相互跨越。”

  4.

说给孟景文听,他鼓励我出去走走。正好临近十一,为了避开旅游高峰,单位提前组织轮休,我报了个旅游团去了黄山。

  “你的意思是我约会的女孩子也可以跟任何她喜欢的男生约会,我也不知道?”

  我并没有说时隔九年我还在爱一个从来没有联系的回忆里的人。我只是想以此来论证,我的惶恐。
  对于一个二十九岁的老女人来说,如果还在遗憾二十岁的错过,那么这些年岁月可真是蹉跎了。二十岁可能放不下身段和脸面,二十一亦然,甚至可以延续到二十三二十四。但如果二十五了还能一如既往,那么我只能说岁月待你太宽容。
  显然,岁月待我时采取的态度是众生平等。初入社会的几年,有气节有脾气,动不动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到后来钉子碰得差不多了,懂了取舍,懂了周旋,懂了违心和应变。那时候还懂的是,自己弄丢的,都要亲手捡。
  我打听过陆叙扬的消息,也想过如果他重新出现那么这一次妥协的一定是我。可惜时光大概不记得这段因为倔强和骄傲消失的感情了,我怀着这样的心又等了两年,终于确定我是真的失去这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过了太久,那时候我已经记不起分开的理由,也不明白当时的愤怒和憎恨,只记得仍然是爱得深的,因为眼角的泪分明是舍不得。
  这样的感情固然算不得惊天动地,也不能说有多真多美多不一般,但戛然而止,太伤人。以至于后来的几年里,8月23号从我的生日变成了我的心魔。
  尽管我清楚自己并没有爱赵杰到非他不嫁的地步,但无论如何,我不想错失眼前人。我等不起下一个人,更不想日复一日地活在伤痛与阴影里。
  大概结婚会让人变得感性,我不清楚怎么会突然想这么多。

不去黄山总想象那里的风景如何美妙,真去了才发现,其实除了攀登,再也找不到别的好玩的。而我,生来对走路抵触,走几步便气喘吁吁,所以宁愿在山下坐着听风声,也不愿再向上爬了。

  “亲,你真聪明,是的。”

  5.

大家纷纷向山顶冲锋,我安静地坐在树荫里享受难得的清凉。不久,我竟然躺在石板上昏昏睡去,再醒来时,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把伞,黑布伞,安好地遮住我的头顶,接下来,一张白净温和的男人脸映入眼帘。

  这个答复让阿南有点发晕。

  接连几天连睡觉也戴着戒指,我在鞭策自己尽快适应赵太太。偶尔闲下来会一手握着另一手细细观摩这戒指,样子算不得出众,无非是铂金与钻石,镶嵌在一起。因为是金属,摸起来觉得冷硬,少了一份圆润,便觉得不够温和。
  私底下一直觉得钻石虽然恒久却未必可以诠释感情,总觉得它的冷硬显出太多无情,它的恒久,更像是千百年孤寂。而感情的恒久,应该是源远流长。十几岁的时候跟陆叙扬说过,求婚要用玛瑙戒指,温润还避邪。虽然那时候用的是玩世不恭的态度,心里却是希望他能在将来某一天这样跟我求婚的。他也的确送过一个玛瑙戒指给我,那时候我们都不到二十岁,自然也谈不上婚嫁。反而我还嘲笑他上当买到劣质红玛瑙,一看就是塑胶。
  我说服自己换一个角度想,如果没有廉价红玛瑙的伤害和阴影,我未必遇得到万千女人望穿秋水的一克拉。这样说起来,我的确没有必要去沉重去惶恐去怀疑。
  何况赵杰是真的好。自打定下日子以来,请帖、酒席、司仪等等都由他全权操办。我原本揽下了写请帖,可是他却不肯,说是哪能还没嫁过去就让我事事操心。他唯一交代我的就是,这剩下的月余时间要全身心的放松,什么都不要想,早睡早起读书跑步,一辈子只许这么一次,他要我尽可能的最漂亮。
  我想我必然会爱上他,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小姐,在这里睡觉要小心树上的虫子。”他的声音很低沉,却极动听。

  “就像求职一样,求职者与面试者都是可以双向选择的。”

  6.

“谢谢。”面对陌生男人,我还是有些腼腆。

  神仙姐姐的解释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但时间给了我难题。
  惶恐又期许的熬到了婚礼当天,五点多起来化妆,折腾了近两个小时,然后一个人坐在屋子里等。听门外的喧闹与为难,两只手交叠在一起,脑袋空空却又觉得有万千情绪。
  见到赵杰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失落,可是他露出白璨璨的牙齿,我便在那时觉得欣慰。还好,我没有错过这个人。
  这样的欣慰一直持续到中午十二点,我原本以为这决定终于是做对了。可是,当我看到与梁诗并排走在一起的陆叙扬之后,酒店的冷气浇灭我所有欣喜。
  我在梁诗的嬉笑里和陆叙扬握手拥抱,没有一丝一毫的失态,笑得比任何时候都明媚,仿佛眼前这一个,真的只是初恋而已。
  那些汹涌的坏情绪,我统统不动声色的压下来。而陆叙扬至终都没有一句话,他只是笑容淡淡地看着梁诗的打趣,往事被无声晕开。
  我曾经说我余笑笑非陆叙扬不嫁,但现在我穿着婚纱拿着捧花挽着另一个不知面目的男人,陆叙扬就在我眼皮底下,我却看也不敢看他。
  和赵杰交换戒指的时候,背景音乐响起陈奕迅和王菲的因为爱情。因为喜欢陈奕迅,我特意跟赵杰说婚礼的时候背景音乐一定要用他的歌,现在想起来,也许十年更适合。
  2012年8月23号,我在陆叙扬的注目里,答复另一个人我愿意。时隔九年,那段戛然而止的感情,我终于还是亲手写上结局。
  写的是: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一个人在这里呆着,不闷吗?怎么不去爬山?”

  “亲,只要细心,耐心。遵守游戏规则,你一定可以成功修炼到情圣级别,在情场上必将无往而不胜。”

  7.

“我……累了。”

  在正式注册成为虚拟空间一名居民的时候,阿南发现其实虚拟空间的规则又跟现实是一样的。如果你要注册成为事业有成,有房有车的CEO,必须提供银行帐号,空间会自动核实你的收入信息,并要求你支付相当于收入的万分之一的会费。每月最低会费100元,刚好可以注册成为非富二代或官二代的大学毕业生身份。

  回门的时候我妈把我叫到屋子里递了个木盒子给我,巴掌大小,方形,深褐色,有温润的光泽。她说是结婚收的贺礼,这一件被落下了。打开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叠新旧不一的卡片,我将它们拿起来,露出被掩盖的玛瑙手镯和戒指,剔透晶莹,染着灼眼的阳红。
  卡片一共九张,从2003年到2012年,图案各异,有泰晤士河,伦敦塔,特拉法加广场……
  我知道有一个人曾经去英国待了近九年,也知道他欠我一套玛瑙首饰,却不知道每一张卡片后面都会写着:
  Marry
me.

“是不是跟我的脚一样,直板脚,不适合长时间走路?”他一边笑着一边抬起自己的脚。幽默又不失真诚。我突然笑了。

  于是阿南叹了一口气,注册了一个跟自己在现实世界一模一样的身份,进入了社区。作为最低级别的玩家,阿南可以选择三个约会对象。阿南仔细一看,可供选择的人物虽然多,但身份不多:学妹;卖场营业员;理发店员;小保姆,超市收银员,保洁阿姨等等,好在每一个形象都是青春靓丽。阿南考虑了一下,根据自己腰包的型号选择了“大四学妹”和“收银小妹”。

山林里的风很清凉,跟这样的男人聊天很惬意。他自我介绍叫诚山,他说:“名字带山,却生来与山无缘,真是命运捉弄啊。”

  虽然身在虚拟社区,但在社区内谈情说爱还是要花钱的。虚拟空间唯一接受的钱是“金币”。比如发信息,买花或小礼物送给心仪对象,都要用“金币”支付。对阿南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因此阿南平时必须做做兼职。

我再笑。跟这样的男人聊天很愉快。诚山不时地说几段笑话,逗得我捧腹。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了恋爱时代,轻松,快乐。诚山跟我来自同一个城市,他也是为了躲开旅游高峰而提前出来享受十一的。说到这,我们蛮有默契地相视一笑。然后他对我发出了邀请:“难得一个团,更难得一个城市来的,晚上我做东,请你吃饭。”

  阿南做了一段时间兼职,包括每天向1000个不同来源的手机号群发“你中奖了,请赶紧汇手续费到某某帐号以便领取”的信息,每天在100个不同的群里发激情视聊天广告,每天至少帮100个ID为王大强,张晓晓之类的哥哥们向500个ID为安红,无敌超级宝贝之类的美眉们传十句话,主要是“安红,王大强说他爱你”,“宝贝,你咋还不来呀”诸如此类的话。兼职的收入刚够阿南可以继续待在社区内散散步,向超市“收银小妹”抛抛媚眼,给“学妹”发发暧昧的信息,因为请“收银小妹”吃饭的“金币”不够,到学校找”学妹”打的的“金币”也不够。

晚餐时,我们更是相谈甚欢。诚山中文毕业,话总是说得妙语连珠,这样的男人不会令人感觉乏味。吃完饭,他坚持送我回房间,我客套地邀请他进来坐坐,没想到,他竟真的进来了。屋内的空气有些尴尬。门内的我们,没了门外的自在,空气流淌着些许暧昧。诚山不止一次地向我靠拢,而我不知该接近,还是该远离,心里既期待又害怕。

  终于有一天,阿南时来运转,竟然有个ID为“市长千金”的女子看上他,请他做英语家教,在线或电话里教她英文。一开始“市长千金”约他见面,阿南欣喜若狂。见面之后,阿南却大失所望,网络中的“市长千金”形象高贵,气质高雅,实际上却满脸横肉,神经兮兮。每次支付的“金币”足够阿南在另一个空间请“收银小妹”吃饭,逛街,也够阿南打车到校园陪“大四学妹”散步。

图片 4

  平行空间的设计确实不错,阿南可以同时跟仨谈天;还可以分时段与三人见面。阿南一般是这样安排的;周一周五的晚上到“市长千金”家做家教,周六陪“收银小妹”,周日陪“学妹”,毫不冲突。

  经过一段时间后,阿南与“学妹”和“收银小妹”两位美眉恋情火箭般升温。一天,网页对话框弹出这么一句,恭喜你,你即将升级为情圣,预计升级时间为今年的情人节,你可以跟心仪的女孩见面,表白,祝你马到成功。

  眼看情人节即将到来,阿南乐不可支。一想到这,阿南就觉得那些相亲电视节目的成功率太低了,其实虚拟爱情比电视走秀还要浪漫,还要靠谱。阿南给“学妹”和“收银小妹”同时发了情人节见面的请求和联系方式。

  今年的情人节与往年不同,据说流星雨即将掠过狮子座,五百年一遇的天文奇观。阿南决定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升级到情圣。

  情人节前一天,阿南在虚拟空间的信箱接到了两条信息。

  “学妹”:好感动,好期待。。。。。。

  没有“收银小妹”的信息,却看到“市长千金”的留言:我要你陪我一起去看流星雨!

  阿南颇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还是不见为好吧。

  情人节当晚,阿南终于跟“学妹”一起漫步真实的大学校园,“学妹”居然真的是大四学生,心想也跟空间的头像一致,阿南真是喜出望外,彼此见了面都感觉很亲切。

  阿南平时在网上跟”学妹”说说笑笑的,现在见了真人反而有些结巴,嘴巴像是被胶水粘住似的。“学妹”今晚心情不好,她说刚失恋了。阿南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陪着她在校园里一圈一圈地走。两人上了校园未名湖的桥,阿南觉得这是个最浪漫的时刻,决心豁出去跟“学妹”表白一下,但是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从校园未名湖上小桥走下来时,“学妹”有点漫不经心,差点失足,阿南一把揽住了”学妹”的腰,腰很细很软,“学妹”抬头感激地看了他一下,阿南心狂跳起来,并未松开手,还是搭在她的腰间。有些话涌到阿南嘴边了,但他还是没能说出话来,急得头额汗涔涔的。“学妹”又闷闷地低下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阿南送“学妹”直到了宿舍楼前,发觉自己还揽着她的腰,才不好意思地松开手,互道了晚安。

  到底是什么阻碍了阿南的第一次表白呢?原来当阿南跟“学妹”走上桥的时候,“收银小妹”打来了电话,声音因感动而颤抖。“我今天上白班,要到九点后才下班,下班后我们去看流星吧。”阿南就说好啊,必须的,不见不散。阿南想笑她无知,五百年不遇的流星岂是你想看就看的。阿南就说好啊,必须的。“学妹”就笑笑地问,你女朋友找你呀?阿南忙说不是,我还没有女朋友,然后就说不出话了。

  到底又是什么阻碍了阿南的第二次表白呢?原来当阿南跟“学妹”走下桥的时候,“市长千金”来电:“我现在就在你的房间,如果15分钟后你再不出现,我就从你的阳台跳下去。”

  阿南急得血一下子涌上头,以他平时跟“市长千金”交往的经验,这个女人不是个善茬,他听得出这个“市长千金”是说得出,做得出的那种口气。阿南不得不把好不容易冲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委婉地跟“学妹”说,“夜深了,我先送你回去吧。”然后赶紧打电话给“市长千金”,一边跟她说自己已在回来路上,很快到家,万事好商量,千万别做傻事。

  “市长千金”见阿南回来,破口大骂。“你天天花我的钱,答应做我的男朋友,连情人节都不陪我,你什么意思,你敢耍我。我要杀了你。”

  阿南大吃一惊,连忙解释说刚才是在外面办事。

  “市长千金”冷笑一声:“你骗鬼啊,我才不信。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外面有人。说,是哪个狐狸精。我非宰了她不可!”阿南愕然,觉得这种话实在不应该出自“市长千金”之口。

  就在这个时候阿南手机铃声响起,正是“学妹”来电,阿南正要拿起电话,“市长千金”却一把夺过来,按下接听键,对着电话里大吼一声,“我是他女朋友,你是谁?”

  阿南叫苦不迭,赶紧把手机抢过来,“学妹”已挂断电话,阿南无比懊恼。“市长千金”趁机冲上揪住阿南,打了他好几记耳光,把眼睛也打到不知何处。扭打中,手机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就在就在这个时候阿南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竟是“收银小妹”的声音,原来手机不小心被按了自动接听和免提键。

  “我下班了,你在哪里,我们去看流星吧。喂,喂,你听到了吗。我们在哪里见面。。。。。”

  阿南赶紧弯下身子去拿手机,“市长千金”气急败坏地一脚踢向手机,手机“砰”的猛撞到墙角,断裂成几截,阿南顿时火起,打了“市长千金”一巴掌,“市长千金”嚎啕大哭,指着阿南痛骂不休,并发疯似的冲过来抓住阿南,吐他口水,要抓他的脸。阿南只好用力挣扎。“市长千金”力气很大,阿南一时竟挣脱不了。

  这时门上响起帮帮的敲门声,“有人在吗?”阿南赶紧回答,“在,在”。

  “请开门。”

  “门没锁!”

  门“啪”的被推开了,一下子冲进来几个戴白口罩穿白大褂的人,他们一看“市长千金”扭住阿南,马上跑上来帮忙,终于把哭得震天动地,拼死挣扎的“市长千金”拉开,给她套上一件无袖白衫,然后把她推进一辆白色的面包车。

  车厢上赫然几个蓝色的大字:市第一精神病院。

  阿南万万没想到“市长千金”竟是从医院偷跑出来的病人。“市长千金”上网迷上爱情虚拟空间,以“市长千金”的身份跟各式网友在空间里谈情说爱,但无一成功,于是看上了“穷困潦倒”阿南,并请他当家教,条件就是陪她在空间里谈情说爱。阿南原想不过是谈谈而已,没想到“市长千金”越来越喜欢上阿南,非与他发展不可。但是见面只后,阿南却再也不想跟她见面,只是因为还需要她的金币,只肯答应她做空间里的男友。“市长千金”实在想不开,后来发了疯,家人没办法只好把她送进医院,没想到她还是偷偷地用手机继续上网,并在今晚偷跑出来。

  汽车开走了,阿南如释重负,

  阿南赶紧登录虚拟爱情空间,查找留言。

  果然发现以下两条信息:

图片 5

  “收银小妹”:刚刚打你电话也不接,接着打了好多个电话,你也不回。看来你真是不靠谱。我看咱俩不合适,算了吧。

  “学妹”:原以为今晚你要对我表白什么,现在你不用表白了。暗恋我很久的师兄跟我表白了,他才是我要找的男朋友!

  阿南哀嚎一声,一头就趴在了电脑桌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