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在一百多平米的房子里玩捉迷藏,这次是专程来接你上京的

  苏小月和林清然在两岁大的时候就认识了,当时两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总是坐在一起玩一样的玩具,听一样的音乐,看一样的动画片,每天一起对着镜头拍出一张张丑的不行的鬼脸照片,每天在一百多平米的房子里玩捉迷藏,因为房子太大,有的时候两个人找了一下午都没找到,这两个人可真的算是“青梅竹马”了。但唯一不同的就是,林清然是富家公子,而苏小月只是林清然家保姆的孩子,这天差地别的身份,让两个不懂事的孩子渐渐划清了界限。

  她自小双目失明,幸得上天庇佑,如愿嫁得一如意郎君。

  他爱过一个短发姑娘。

  没有人知道,苏小月暗恋林清然,也没有人知道,苏小月最大的梦想,就是做林清然的妻子……

  他虽是贫苦书生,却对她情深意重。

  她脸庞瘦瘦的,眼睛大大的,显出干净的模样。她不爱化妆,皮肤很好,喜欢在胸前别一枚亮晶晶的胸针。没人打扰的时候,她可以安静地坐一下午。他问她在想些什么,她说,只是听听周围的声音,想些无关紧要的事。

  两个人十五岁那年,苏小月终于鼓起勇气要跟林清然表白。

  他上京赶考,如今归来已是堂堂状元郎。

  他从未强烈地爱过一个人。所以,他从没有强烈地爱她。

  “清然,我喜欢你。”

  “相公”她抬头看他,眼中却映不出他的模样。

  他和她坐在咖啡厅,看街道上的人群像被驱赶的羊群,跑来跑去。有时候,他和她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她冲他笑笑,也和他说些无关痛痒的话。那一刻,他总能看到她眼里的自己。

  当时,林清然只是默默地接下了苏小月手中的礼物,然后“哦”了一声,便继续玩起了他的手机,苏小月瞄到,他在和一个人聊天,而且,林清然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那应该是个女生吧……

  他翻身下马扶住她,开口道:“夫人,我已被圣上亲封为朝廷六品官员,这次是专程来接你上京的。”

  后来,他看到了一个长发姑娘。漆黑浓密的头发,像海面的波浪,汹涌而热烈。

图片 1

图片 2

  他看到她嘴角的笑,像淬过蜜般。她涂着粉色腮红的脸,紫色眼影的眼睛,泛着光泽的嘴唇。

  苏小月被林清然无视掉之后,一步一步地走回了教室,听到风声迎上来的同学们都说她疯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就和那样的贵公子告白。那天,苏小月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走回家的,看着自己和妈妈居住的林清然家的储藏室,再看看林清然的豪华卧室,苏小月第一次觉得自己和林清然有着这么多的隔阂,沉重的身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第一次……第一次觉得天都要塌了,第一次……第一次有了心痛的绝望的感觉,为什么,这都是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给她设这么多的困难,让她和自己心爱的人难以走到一起,越来越远……

  她微微一笑,将右手抬高,像是要给他看什么东西。

图片 3

  有一天,苏小月一打开储藏室的门就看到了林清然站在门前,头发散乱着,但是一样的迷人帅气。

  “夫人为何拿着一片枯叶?”他不解,把那枫叶随手一丢。

  他想他是爱上了这个姑娘,从未有过地强烈地。

  “清然,你……”还没说完话,嘴唇就被林清然柔软的唇瓣堵住了,虽说林清然没有伸舌头,但是苏小月的脸却也像是缺氧了一样红的不行,那天是苏小月重新觉得生活充满希望的一天。

  她神色紧张似要阻拦,却只是张了张口,随后低下头不再言语。

  他的心在狂跳。他和短发姑娘漫步在铺满落叶的小路上。他说,我爱上了别的姑娘。

  林清然只是笑笑,便离开了储藏室。苏小月不知道那个笑容是什么意思,她只是觉得,林清然是那么的帅气迷人,她甚至不相信刚刚的动作是林清然完成的,她的唇瓣仿佛还存留着林清然的气息……

  又回到了那破败的茅草屋前,他长叹一声携她入屋。家徒四壁,满眼萧索。

  他知道她从不会纠缠,她甚至没和他吵过一句话。

  下课的时候,苏小月跑到林清然的班级,将自己亲手准备的便当递给林清然,林清然笑了,然后接下了那个饭盒,苏小月觉得,天都亮了……

  “夫人受苦了…明日启程,这里的东西就都弃了吧!”

  她说,那分手吧!

  后来,每次上学的时候,苏小月都会为林清然送便当,尽管林清然的班级和自己的班级相隔十万八千里……

  “不可”她摸索着走到一只大木箱前“相公,我想带走这个”

  漫天的落叶中,他看到她微微低着头,显出倔强的模样。他想看到她落泪,哪怕只是一瞬,他也能有那么一丝丝悸动。

  再后来,苏小月偶然听到林清然的同班同学在讨论着一件事情,里面好像还有林清然的名字,苏小月上前打听,那个男生却像是看小丑一样看着苏小月,仿佛苏小月做了什么滑稽的事情。

  “哦?”他欲伸手开箱却被她拦下“夫人放了何等稀罕之物,都不允为夫看一眼?”

  他成功地和长发姑娘在一起。这对他并不是难事。他是个英俊的男人,有体面稳定的工作,每个月还完房贷之后,还能剩下很多钱支付体面的生活。

  苏小月向里望去,只见,林清然和一个女生亲昵地坐在一起,两个人偶尔牵牵手,林清然还用那种溺爱的眼神看着那个女生,苏小月眼眶湿润了,却憋着不让泪珠落下,她问那个同学事情的经过,得到的,是这样的答案。

  “以后总有机会看的,相公一路舟车劳顿,先去歇息吧。”

  他丝毫不怀疑他对长发姑娘产生了爱情。他给她好的生活,对她言听计从,他对她那幅魅惑的样子着迷,总是不能拒绝她的各种要求。

  “林清然真心话大冒险输了,题目就是吻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女生,那天他吻你的时候,我们这些和他玩的人就在不远处,而那个女生,是我们班的班花,林清然的女朋友,你那些饭也是给她吃的。”

  夜晚他躺在生硬的土炕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直到后来他感到有些疲惫。心里熊熊的爱火褪去之后,他突然有些想念短发姑娘。

  听完话之后,苏小月让男生将饭盒送进去,自己镇定地走出了学校大门,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逃课。

  自己高中状元,并已是朝堂六品官员。夫人却双目失明…不知这满朝文武可会借机嘲笑?

  长发姑娘化妆的时候,他想起短发姑娘。长发姑娘对他撒娇的时候,他想起短发姑娘。长发姑娘向他索要生日礼物的时候,他想起短发姑娘。他突然想起,短发姑娘胸前的那枚胸针,是表白那天他送她的礼物。她收下了礼物,收下了他的心,也将自己的一颗心付与了他。

  苏小月觉得自己的天暗了,心中仿佛有着万千支箭穿插着,她恨林清然,恨他枉费自己对他的一片痴心,同时她也恨自己,恨自己那么天真。林清然的笑容是戏虐的,根本不是什么温柔,而那个吻,也是个玩笑,“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吗?是啊,我和他有什么关系呢?苏小月,你就是个傻子,为什么要喜欢他!”苏小月在路上大喊,然后蹲在街角大哭,丝毫不在乎路人的眼光。

  一夜无眠…

  他想起,她对他说,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她的语气淡淡的,所以他竟然忘记了。

  从小苏小月就认为林清然是一束光,一束照亮自己生活的光,当时的她,却没有想到过,那个光一样的少年是那样的遥不可及,自己,永远无法得到他……

  第二天清晨,她早早起来服侍他更衣洗漱。

  他竟忘记了。

  从那以后,苏小月再也没有关注过林清然的一举一动,每次从他审判经过的时候,她都会云淡风轻地走过去,就像是那个人根本不存在。光都不见了,心自然也暗了,自己又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呢,林清然,只是个过客。

  “为夫昨日归来见山林之中枫叶红尽,夫人可有兴致前去?”

  有一天,在长发姑娘要他陪她做头发的时候,他对她说,我们不如分手吧!

  多年后,林清然继承了家产,而他也换过一个又一个女朋友,却终究没有结婚,他对外界说过最多的一个不结婚的理由就是:“我曾经对不起一个女孩子,我们青梅竹马,可是却因为我的糊涂而错过了她,后来我找了很多很多和她长的相似的女生,却也没有找到她的感觉。”

  “好”

  长发姑娘脸色不太好,直直地盯着他。在确定无疑后,伸手对他说,补偿呢?

  那个理由,苏小月也听到了,可是如今的她早已嫁做人妇,成为了一个家庭主妇,老公很疼她,她们的生活也很幸福。

  他换好行装,差人将那木箱搬走后,与她并行去了山顶。

  他将钱包里所有的钱和一张银行卡放到长发姑娘手上,长发姑娘嘴角弯弯,利落地收拾东西离开。

图片 4

图片 5

  他身上没有一分钱,他走着去找短发姑娘,路很长,他走了很久。

  “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当初的人早已随风而逝,下辈子,若是再能遇到,我希望你可以做我的新郎,一辈子的新郎。——月。”这是苏小月给林清然的信的最后一句话,她将那封信塞到了林清然公司的建议箱中便走了。

  山上枫叶红尽,似烈火熊熊燃烧。

图片 6

  林清然从众多的信中读到了这一句,眼泪慢慢地滑落,流到了嘴角,勾起了一抹亮丽的粉红色,就像是那年林清然的吻一样,艳丽芬芳。

  “夫人,你自己慢走。我替你去摘几片枫叶带走吧。”他慢慢地松开了扶着她的手退至一旁。

  以前坐车只是十几分钟,他从没想过他们之间竟隔了这么远的距离。

  “愿意……”

  原来再往前七步便是万丈深渊…

  他走到了他们总是一起漫步的那条小路,春天来了,树木抽出了新芽,到处是一片生机的模样。一对对年轻人坐在长椅上聊天,拥抱。

  她虽目不能视,但多年相伴,他的心思她还是懂的。她淡然一笑,举步前行。

  然后,他看到了她。

  第一步…那年我嫁你为妻,你雇不起轿子便背着我回家。半路上你摘了一片枫叶送我,我曾问你枫叶是什么颜色。你说…是红色,像火一样温暖的红色…

  还有她身边的一个男人。

  第二步…我伴你寒窗苦读,家中却买不起纸供你练字。后来我采来许多枫叶,以叶代纸。

  没有他英俊,没有他有钱。普普通通的一个男人,她却对他微笑。

  第三步…你走之前,练字用的枫叶已经积攒了整整一箱。我没舍得丢,保存至今。

  然后,短发姑娘看到了他。

  第四步…那日我送你离去,你说枫叶红尽了。你摘下一片枫叶放在我掌心,我突然感觉到了火一样的温暖…

  他走过去问她,能否重新来过。

  第五步…你昨日归来,我将枫叶拿与你看,你说它枯了,随手丢弃。

  她对他笑了,有些寒凉的笑,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第六步…今日我不怪你…只是我想看你最后一眼…

  她对他说,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等你。然后又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忘记你。

  她停步转身,对着他嫣然一笑。

  不是不能重来,只是在我等待的岁月里,你迟迟没有出现。

  他看着她依旧空洞的眼神,刹那不知所措。

  他以为她会等在原地,自己可以像出去玩的小孩,累了就回家。可是他不知道一个女孩脆弱的时候,最容易陷入爱情,也最容易对自己决绝。

  最后一步了…她抬脚后退,脚下呼啸而过的狂风席卷着空气翻滚。

  他知道,他是永远失去她了。

  落脚…

  他从未感到轰轰烈烈,不过,这一刻,他感到轰轰烈烈了。

  但她却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坠落,而是重重地撞进了他怀中。

  他想,轰轰烈烈是爱情的滋味,平平淡淡何尝不是爱情的滋味呢!

  他双臂紧箍着她的身体语气慌乱:“这样后退很容易摔倒,危险…”

  她未言语,抬手轻抚他脸颊时触到了一片湿润。

  “相公…你怎么了?”

  “这里风大,我抱你下山吧”

  “嗯”她乖巧地依偎在他怀中。

  那天,枫叶满山红遍,温暖似火…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