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秋叶回头,其实我都明白都理解

嫣然遇见林秋叶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裹在大衣里面还在瑟瑟发抖的嫣然漫无目的的走着,然后看见了在湖边作画的林秋叶。

你的眼圈越发的黑,

前段时间采访成都有名的婚礼主持人,她说:“我一直主张婚礼要有仪式感,展现出我们对于内心情感的尊重。”

不知是哪根筋不对,明明已经走过好远的嫣然又转身走了回来。静静的站在他的后面看着他画画。他的画很美,碧水凌波的湖面上,两只鸭子正在戏水。

白开水喝出了伏特加的滋味,

“仪式感”三个字让我记忆特别深刻。

嫣然点上一根烟,香烟燃尽时,嫣然开口问他:“你画的他们,是夫妻吗?”

没有泪,

爱情里的仪式感是什么?是你在这场感情里投入的心思、精力和努力的表现形式。

林秋叶回头,看着她笑道:“不,他们是恋人。”

不知道你又想起了谁?

我们总是想,为什么现在的感情那么不可靠?为什么人心说变就变?是因为我们为爱情付出的越来越少,爱情的成本越来越低,人类的本性偏偏是付出越少越容易不珍惜,于是我们并没有把一场不劳而获的感情当一回事儿。

“这有什么不同吗?”嫣然静静的问,青烟从她手指间缓缓飘去。

–题记

男孩子看上一个姑娘,直接问,你愿意当我女朋友吗?姑娘摇摇头。男孩子马上转移了目标,心里想,真TMD不知好歹,爷有的是女人爱。也许就这样错过一个好姑娘。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有,恋人之间更珍惜彼此。恋人之间的爱情更纯真更美丽。”

-1-

过节日姑娘想要一份礼物,男孩子说,不就是个破节么?至于这么在意么?太矫情了!也许你的姑娘从此就心凉了。

嫣然展颜一笑,这个画家,很有意思。

图片 4

第一次见父母,空着手就去了,姑娘稍微不高兴,男孩子说,就你们家过场多,我们家从来不讲究这些。也许她父母觉得你没礼貌就不同意你们好了。

在一个小咖啡厅里,嫣然喝着咖啡看着他的画,一张张一幅幅,色彩淡雅,线条柔和,不是明月星辰,就是山川河泊,或者就是小桥流水。偶尔有个人影也是远远的,淡淡的。

王钰在凌晨两点的时候,突然发来私信说:“有一天醉酒的夜里,我发现用尽全力再也找不到她的踪迹了,我开始慌了哭了。”

好好的一个求婚仪式,男孩子直愣愣站在那里说,嫁给我?众人起哄要跪下,男孩子直接怒了,仿佛能求婚已经不错了,再屈膝就是践踏了他的自尊心。也许准老婆就没了。

嫣然一抬头,看见林秋叶正呆呆的看着她,那种眼光,嫣然感到熟悉又陌生。三年前,当她还在学校时,很容易就能从周边学生的眼中看到这种目光,这是一种青涩的爱慕,带着一丝羞涩又合着一丝炽热。而此刻,这样的目光来自一个一脸风霜的画家的眼中。嫣然的心突突的一跳,一种久违了的激动和紧张突然的就充满了她的心。

后来我想了想回复他说,哥们,别哭,勇敢的站起来撸,虽然是在调侃,但是他内心的苦,其实我都明白都理解。

结婚纪念日,老婆想吃顿烛光晚餐,红酒配牛排。老公说,你都孩子他妈了还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也许你们的感情就越来越淡了。

殷红浮上了她的脸,嫣然低头喝咖啡。缓缓的开口问道:“你怎么只画风景不画人呢?”

没有太多的套路,王钰和宋琦的遇见,就像是远山的樵夫遇见渡河的渔者而弄丢了满捆的柴禾。

我们总是在赶着谈恋爱,赶着结婚,赶着生孩子,赶着人生的进度,却不愿意停下来花一点心思好好经营一段感情。我们总是找了无数借口,“懒得”“忙”“累”,我们不去重视对方的感受,不去表达自己的感情,不肯花心思准备,我们将这些需要用心的仪式统统斥责为形式主义,将需要经营的爱情像累赘一样扔掉,我们想坐享其成一段不需要任何付出的爱情。

林秋叶如一个被发现偷吃糖果的孩子一般,慌忙转头看着窗外说道:“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再说,像我这样没有多少名气的流浪画家,也不可能去找那些模特,你知道的,那要很多钱。”林秋叶说着,又偷偷的看了她一眼。

2017年初的时候,王钰的单位来了一位沉默寡言的新同事,名字叫宋琦,领导安排下去,新人由王钰一手调教,一开始的时候,王钰还是本本分分守着师徒规矩,忙里偷闲的时候,习惯性的望着远方发呆,远方也永远有看不穿的秘密,就像王钰的心结一样,藏得严严实实,打不开,越扯越疼,越疼越想扯,扯的肝肠寸断。这一位而立之年的男子内心柔弱的一面,却被宋琦看了眼里疼在心里。

可我们能回忆起来的美好记忆,几乎都跟仪式有关,告白的那天,你们两个人的紧张和喜悦;过生日的时候,一起办的生日宴;他送你第一份礼物,你拆开的时候激动的心情;他让你父亲将你交给他时候他认真的表情,和你内心的的幸福……

嫣然一笑,她忽然有这样的想法,也许,她是一个可以改变他的人。同时他也是一个可以改变她的人。

有一个黄昏,王钰对着窗外的发呆的时候,宋琦为他泡了一杯龙井茶,端着茶杯悠悠然的经过窗前,放在了他桌子前,宋琦问王钰说“师傅你在干嘛?”

原来,我们需要通过仪式,来表达我们的爱;原来,我们需要通过仪式,来确定对方爱着,彼此都需要这样的安全感。而仪式中前所未有过的高度投入和情感体验,会为我们留下一段段有关爱的甜蜜记忆。

嫣然愿意做他的模特,免费的,而且还为他提供自己的住所作为他的画室。当然,这只有在画她的时候才成为画室。

王珏恍恍惚惚的答到:

2.

林秋叶欣喜若狂,虽然嫣然与他约法三章,不准在“画室”过夜,不准问她的过去现在,还有,画画必须预约,不可尚自来“画室”。

“我把岁月写成了情书,

有人要跳出来说,你说的都不是真爱,真爱是不需要仪式,对方都懂。

这一些对于林秋叶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关心的是,他多了很多和嫣然见面的机会。

有人却把它撕碎,扔下了山谷。”

没人不想当被爱情砸晕的幸运儿,每个人内心都渴望获得爱的肯定和甜蜜,如若你内心有丰盈的爱,你却从未表达出来过,你的爱人又凭借什么能感受到你的爱呢?爱情不是一句话、一个眼神就心领神会了的,再相爱的人在这个善变的世界也需要不断肯定自己在对方心里的位置,不要自私地忽略爱人的需求,冠以TA不能理解就是不懂事的罪状。

第一次画嫣然时,嫣然换了一身水蓝色的连衣裙,在他的客厅里,透过窗户,以窗外的城市作为背景。画出了第一副城市丽人图。

宋琦愣了一下,知道他又想起了那个离开的她,于是没有了再接下去的理由,随手拿起一张单据交给王钰说:“咱俩上个月,以为工作失误,被罚款了,一人200元,今天下班之前必须交到领导处,逾期翻倍”。王钰猛地收回了前一秒还在游走在思绪,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刚才的失态,他紧张的喝了一大口桌上的龙井,差点被烫死,但在徒弟的面前,又不想继续失态,活生生的吞下了那一口难以下咽的开水

有一句话叫“不愿意给你花钱的人不爱你”,同样要知道的是,不愿意为你花心思的人,也没多少爱。我们都有这样的体验,为了喜欢的人怎样折腾都不会累,不爱才会怕麻烦。

嫣然以为很多画家都很喜欢画裸体画,一旦需要某个模特或者想要画一个新潮的风格,都肯定是裸体。看着画布上自己若隐若现的笑容。嫣然问道:“你画过裸体女子的吗?

那口开水就犹如王钰的现状一样,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一步步将就,忍耐着,默默的承受着。就像当初清秋离开他一样。

认识一个男孩子,结婚五六年了,每次出差,都会给老婆带礼物。去香港开会免税店买了一瓶老婆常用的乳液,去三亚出差打包了一箱老婆爱吃的芒果,去普吉团队旅游给老婆带了身体乳…他的礼物价值不大却实用。表面看是他带礼物这样的仪式,实则是他走到处处都想着她,而老婆们往往想要的就是这份牵挂。

林秋叶点点头。

他只能跟着风走,

身边有一个女孩子,谈恋爱三年,结婚四年。她老公每一年的生日礼物都是我陪着挑选。每次情人节她也会准备好礼物,我说情人节他送你吗?她说,他送不送我我都要送他,这是我的心意。结婚以后每年的结婚纪念日她早早就会问我,有没有新开的西餐馆?环境好不好?老公回报她的是,每一年情人节、过生日、结婚纪念日等等这些重要日子,再忙他都要抽空和她一起度过。

嫣然又问:“你想画我的吗?”

把孤独寂寞当自由。

还有一个男孩子,每次带老婆出去旅游都当作蜜月,定的房间全是有情调的蜜月房,甚至会有露天浴缸。每天回家后他会给老婆一个拥抱,他说,天天说爱她我做不到,但是每天给她一个拥抱她就能天天都感受到爱。他给了足够的爱的表达,让她对他们的爱有绝对信心。

林秋叶迟疑了一下,说道:“我觉得你无论穿什么样的衣服,即使以自然为衣服,也是最美丽的。”

图片 5

瞧,身边这些深爱着对方的人,一点都不嫌麻烦。

图片 6

-2-

图片 3

嫣然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我让你画!”

时钟指向18点,马路上的人群开始熙熙攘攘,写字楼里的白领敲完最后的文案,关上电脑,融入了夜色中,灯影落在肩上,高跟鞋的敲打声回响在归家的路上。

3.

林秋叶一怔,慢慢说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沧州的1O月秋色已经很浓了,路旁的梧桐树几乎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北方的城市,气温在下降。

喜欢一个姑娘不要嘴上说,多喝水多穿衣下雨天带伞都是屁话,赶紧行动追起来,该接送的接送,该买礼物的买礼物,该陪着看病的陪着看病,该表白的表白,需要追和表白的仪式,姑娘才能清楚的知道你是真的喜欢她。

嫣然没有说话。转身看着窗外的落日。

图片 8

过节是双方表达情感的最好时机,姑娘不需要一份让你花掉一个月工资才能买得起的礼物,只需要你花费一些小心思细心挑选出一份小礼物,“送礼物”这样的仪式能让她更真切感受到你的真心。

林秋叶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的眼泪缓缓的落下。林秋叶觉得,他从来就没有懂过女人的心。

王钰和宋琦并排走在小路上,他们刚刚从餐厅出来,这是王钰第一次请宋琦吃饭,点了她最喜欢的驴肉火烧。看着她吃的开心的像个200斤的孩子一样,王钰第一次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呵呵,原来,都是一样的啊,都是吃货变的猪精女孩儿,他不由得想起了清秋,她也是喜欢吃这个的,只不过,她不喜欢加老汤汁,她爱干净,怕汤汁粘上嘴角,她会吃的斯斯文文,安静优雅。

给对方父母买点礼物,是人情世故,也是自己的尊重和孝敬老人的表现。“见面礼”让别人感受到重视,而有礼貌的人更容易让对方父母接纳。

林秋叶遵守着和嫣然的约定,一周或者三次或者四次为嫣然作画,作画以外的其他话题,他从来不问,嫣然也不同他说。两人在一起有时海阔天空有时就是默默画画。

一阵风吹过,树上的一片叶子落下她的了肩膀,王钰伸手拈走,攒在指尖转着圈圈,路灯下,晃动着一个不太规矩的圆,转过头蓦然间发现,宋琦的侧脸像极了那个她,对的,清秋,花落清秋的清秋。

单膝下跪的求婚标准姿势,加一句发自肺腑的“XX,嫁给我吧”绝对是必杀技,那是最能感受到爱的时刻,你们深情相拥,你们喜极而泣,都将成为你们记忆一辈子的幸福时刻。

每个星期天,林秋叶都在街头画画,卖画。都是山和水。

一样的发际线,一样的马尾辫,

老夫老妻更需要沟通和惊喜,即使为人父为人母也有享受浪漫和过两人世界的权利,看电影、烛光晚餐或是两个人的旅行,都像是给对方确定,我还愿意跟你继续走下去。

二月的一天,林秋叶为嫣然画完一个侧影,放下画笔看着她美丽的长发,轻轻一声叹息。

一样的眉眼,

我们明明能做好的事就不要将就,爱情没有将就。

“怎么了?”嫣然看着他。

一样的笑脸,

平淡而繁忙的生活总会疲倦,总会厌烦,总会觉得被忽略,每一个仪式感需求的背后,都藏着一颗不安的心,想要的不过是一份爱的表达。

一样有温度的指尖。

我们过节、求婚、拍婚纱照、筹备婚礼、过纪念日,全部都是我们给爱情的一个又一个肯定的仪式,而我们在这一个又一个的仪式里,能感受到还在被对方所爱,这一个又一个的仪式,让我们更真切踏实地幸福,这一个又一个的仪式,让我们觉得为了彼此再累也甘愿,爱情里的仪式感是定心丸,是保鲜剂,是感情调味剂,是缓除生活疲劳贴。

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就在这一刻,王钰喜欢上了宋琦,分不清是清秋还是宋琦。只是知道有两个影子在相互的叠加,如同喝晕了一样,恍恍惚惚,但是他不能说。他喜欢她。

不需要太贵重的礼品,不需要太豪华的阵容,不需要太隆重的现场布置,不需要全世界见证,爱情的仪式感,也许只是早晨临出门前给他的一个吻,也许只是生日为他布置的一个房间,也许只是他失忆时唱给他听的一首歌,也许只是她台上表演完你送上的一束百合,也许只是她许久前看中的一个小物品,也许只是带她吃一顿大餐,独一无二专属的用心,就收获自然天成的感动。

“这世间春秋,

我不需要“天天都是情人节”,我只需要在绵长的生活里,你偶尔为我用点心。

算的上稀有,

总得来讲,

却不及宋琦的一个回眸。”

图片 9

-3-

一辈子很短,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做有趣的事。

当那些不言而喻的情愫滋生蔓延的时候,王钰突然觉得,原来世间上,除了日月星辰,旷野落雨,山川河流,烟袅湖泊之外,还有比这些更为美妙和摄人心魄的,那就是宋琦的笑,尤物般不可躲。打那以后,去公司的路途再远也不觉得辛苦,工作再枯燥也不觉无聊,哪怕又是因为工作失职,俩人的名字同时出现在罚款单上,他也觉得那是幸福。

他为她写诗,写很多很多的碎碎念。

从:“杜门一任稠鸠语,我有痴根不可医”到“樽前浪语锁灯冥,多情自我不干卿”从:“新痴未解做前痴,六载梦回时”到“长恨青丝遗世早,见怜新草旁灰生。”平平仄仄字里行间的尽是娇嗔痴怨,王钰说他最喜欢黄昏,黄昏的小路上,他们可以肩并肩一直走啊走,暧昧的灯光把俩人的影子缩短再拉长,冷风吹,紧闭的心门,就像等到了故人归一样,空气中有宋琦若有若无的香气,那是鸢尾花与小苍兰的叠加融合。宋琦的阿拉斯加,蹦蹦跳跳的围着俩人撒欢。

如果可以,他愿意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从春到夏,让世界是世界,他甘愿做自己的茧。

如果可以,他愿意变成一卷经文,有朝一日,用尽余生为她解读

如果可以,他愿意为她收了心,忘了过往,从此以后活的坦荡荡。

图片 10

-4-

也许我们这一路走来,相拥了太多来自陌生人的善意,不愿意转身就将它踩在脚底,也许是骨子里的多情和伤别离,很多的失去了,还在念念不忘,眼前的却没有来得及珍惜。

18年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王钰在深夜酒醉的时候,一张车票把他送到了他好哥们在北京的公寓楼下,昏昏沉沉的睡到天亮,白头接着睡了一天,迷迷糊糊的时候,总觉得宋琦就在身边,因为宋琦说过,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北京,她最喜欢的城市就是北京,喜欢后海的嗨,喜欢三里屯的媚,喜欢亚运村积极向上,喜欢后海清酒吧里点缀着红樱桃的天使之吻和淡淡柠檬味的梦幻勒曼湖,吹着北京夜里的冷风,王钰走遍了那些宋琦喜欢的地方,最后在后海的酒吧点了一杯威士忌和天使之吻,碰杯之后,替宋琦喝掉了她喜欢的鸡尾酒,只留下那个殷红的樱桃在灰暗的灯光下散发着神秘的光芒。

酒吧里有人动深情在唱:

“让我困住城市里纪念你

让我再尝一口秋天的酒

一直往南方开,不会太久

让我再听一遍,最美的那一句,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

图片 11

-5-

走你走过的街算不算重逢,喝你最喜欢的星巴克焦糖玛奇朵算不算亲吻?吹你吹过的风算不算相拥?

王钰在北京待了几天之后,
在一个飘雪的傍晚回到了沧州,那一夜,风格外的温柔,约出来宋琦,的烛光摇曳的清吧里,他为她亲自点了一杯缀着樱桃的天使之吻,他为自己点了一杯伤感的遗言。她们交换着杯子,品尝着个中的滋味,就像你不懂我的深情,我不怪你的娇嗔一样。

图片 12

他把从北京带回来的龙猫和阿狸玩偶送给了宋琦,宋琦笑的完成月牙的眼睛里,盛放着星辰大海,闪闪发亮。那一夜的风吹的特别坦然,从没有过的轻松。

那句我爱你,没有说出口。

却许了她一场想见如故,眉目成书。

他爱她,像待了很多年故人的老城门

茕茕孑立。

后来王钰给我说,是宋琦让他彻底从很久之前的那一段感情里面走了出来,他才能彻底的忘记了清秋,把他们之间彼此的伤害,彻底的散落在了风中。

而对于清秋,他只是喜欢却不再爱她

像钗头凤搁下的最后一笔

痴怨成疾。

图片 13

文:傻的可以

微信QQ :360193904

常驻网站:海崖文学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