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本能,在1961年上映的《51号兵站》里

原标题:演员梁波罗:其实我也不愿叫“波罗”

原标题:有哪些冷门的惊艳情话?

原标题:《九州缥缈录》预告片曝光:梦醒花犹存,铁甲依然在

  但凡看过电影《51号兵站》,演员梁波罗的名字便很难让人忘怀。

今天不是个特殊的日子,适合谈情。

江南的《九州缥缈录》称得上是一代人的回忆,这部经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最近发布了首支预告片,让原著粉沸腾到不行。这部作品背后的“九州系列”,也代表了中国最浪漫的一批青年才子为梦想聚集在一起,又最终在现实面前分崩离析的故事。

在1961年上映的《51号兵站》里,年轻的梁波罗以全部人生经验塑造了“小老大”梁洪,其机敏、睿智、果敢的形象令观众着迷,电影上映后一票难求,梁波罗也因此红遍大江南北。

因为每天都适合谈情。宇宙里,星球在运转,王朝在更迭。火山熄灭了又喷发,战争爆发了又和平。人们工作、流浪、出生、死去。什么都在变。唯一不变的是爱情。

前不久,作为很多人心目中“九州系列”扛鼎之作的《九州缥缈录》,发布了电视剧版的第一支预告片。

日前,在文化论坛《大家说》上,梁波罗和在场观众回忆起了往昔岁月,分享了人生中的起落沉浮。年届八旬的他风趣、幽默、健谈,俨然上海绅士的绝佳演绎。

图片 1

预告片戳这里

爱情是本能,而情话就是本能的应激反应。

看过之后,不少人直呼那个瑰丽玄奇的世界终于现世,满屏弹幕都沸腾到不行:

1

这种应激反应是种太迷人的东西。我猜想有很多人第一次接触戏剧,都是因为被这句话俘虏了:

图片 2

梁波罗1938年出生在陕西西安一个书香门第,因为抗战逃难,辗转随父母迁徙到上海,自小成长于愚园路一条弄堂里。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除了对张丰毅张嘉译许晴等一众老戏骨的加盟备感期待外,刘昊然宋祖儿等几位年轻演员的演技也可圈可点。

初见梁波罗,很多人忍不住要问,为什么给自己取一个“水果”的名字,是不是艺名?

图片 3

而对原著粉来说,预告片里配合画面闪回的台词,每一句都是一记暴击:

“其实我也不愿叫这个名字。”梁波罗笑说,他小时候长得胖乎乎、圆溜溜,像个球,大家都叫他Ball,爸爸干脆说,不如叫Paul,“那时候我妈妈身体不好,请了河南奶妈奶我,她对我很好,但是一个文盲,念我名字总是发音不标准,就叫我波罗,我妈说就从了你吧,我们都跟你叫波罗吧。”

后来我发现,每当有新戏上演,只要打着“爱情”的旗号,票都更好卖一些。我还发现,爱看戏的人,一般对于情话的免疫力都比较高。因为他们见过舞台上太多太多的表白,漂亮的、婉转的、撕心裂肺的……

“寡人希望有一个能手握刀剑的人,

到了幼稚园,梁波罗就不安生了,同学开始奚落他,尤其到了中学,总要嘲笑班里来了一个水果。闹到后来,还有人问他的名字是不是和般若波罗密心经有关。

所以今天我们聊点冷门的。冷门但是惊艳,足够动人。

只不过如今,他还沉睡在摇篮里。”

梁波罗家里两兄弟,父母其实早给他们取名梁仁、梁义,所谓仁义之士。波罗这名一直跟着他叫到1959年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分配到上海电影制片厂后,他想,改名的机会终于来了。

我说的是昆曲。

图片 4

没想到,进厂第二年,他就拍了《51号兵站》,等他想起来改名,已经来不及了。

图片 5

“我拿刀,是想救人。”

“制片主任说:啊?你想改名字?我说从小我就想改名字。他说海报印好了,片头字幕做好了,你改可以,拿得出这笔钱吗?问题是我没钱,当时我大学毕业,一个月工资48.5块,主角、配角都是靠工资生活,哪里拿得出钱?所以没有办法,我悻悻地走了出来。于是,波罗这个名字从奶名叫到学名,从学名叫到艺名,一直跟着我快80年了。”

电视上、银幕上,大ip这股旋风刮了几年,直到现在也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而实际上,人们对于好故事的需求,几千年来一直如此。

图片 6

2

最大的主流当然是爱情故事。之前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段子↓

“最终能成就英雄的,

进入演艺行业,是梁波罗从小的梦想。

图片 7

是他的那颗心。”

因为父亲是戏迷,梅兰芳的京剧家里就没断过播放,梁波罗从小耳濡目染,喜欢上一切和戏有关的东西。戏曲在他听起来如此悦耳,虽然不懂意思,但他可以从头到尾唱下来。

是这届中国人不行,只喜欢看谈恋爱,没有深度没有思想?

图片 8

有一段时间,梁波罗对戏曲都着魔了。

真不是。是中国人一直就这样。昆曲称霸中国戏剧舞台上百年的时间里,“十部传奇九相思”一直是绝对王道。

当然,还有那句象征天驱不死的经典口号:

梁波罗还记得自己读高中时,上海的演出市场旺盛非常,摊开报纸一看,剧院里的演出多得不得了。他是学生,没什么钱,但总买后座票、无座票去看戏,高兴了看,不高兴了也看,锣鼓一敲就觉得精神百倍。

还有谈恋爱的套路。霸道总裁爱上我,摔倒一定接个吻,女配恶毒心机婊,看起来都挺没意思的。

“铁甲依然在。”

梁波罗喜欢京剧。那时候非常缺小生,票友纷纷说,你的扮相和嗓子都好,怎么不去学?梁波罗就跟家里讲,他想学戏,“我们家非常开明,尽管家道中落没什么钱,但孩子想要,父母商量了,好啊,你去学吧。”

是这届中国编剧没有想象力没有生活,只会照搬套路么?

图片 9

正在读高二的梁波罗除了正常上课,一三五晚便跟着老师学京剧,二四六晚再找老师学昆曲,礼拜天了还要练把子功,就这样学了三个月,忙的焦头烂额。

也真不是。中国人其实一直就喜欢看套路。昆曲中的绝大多数爱情故事,都是“才子佳人相见欢,私定终身后花园,落难公子中状元,奉旨完婚大团圆。”

无论如何,作为最后一部“老九州”的电视剧改编,《九州缥缈录》或许是九州系列影视化的最后一搏。

“班主任发现这个孩子的功课怎么直线下降?不断地来家访,妈妈一五一十跟他讲了我学戏的事。”后来,班主任和梁波罗进行了一次长谈,建议他高中念完再去考戏剧学院。

我们如今觉得昆曲美得不可方物,然而事实是,在昆曲盛行的时间里,充斥舞台的也有一大票烂俗作品。

之前几部九州系列的影视作品,在宣传期吊足了胃口,但是上线后的反响却不如人意。电视剧有《九州天空城》(2016年),《九州·海上牧云记》(2017年),电影有《鲛珠传》(2017年),不是特效粗糙,人设尴空,就是空有一副好皮囊。

几个月学下来,梁波罗也发现戏曲之路难以为继:一来,一对一上课学费不菲,家中经济实在拮据;二来,他的骨骼定型,已经过了可塑的年龄,“难度太大,我对自己渐渐丧失了信心。”

真正能流传下来的只有经典。什么是经典?就是能率先建立套路,或者能从套路中突围的。同样是谈恋爱,偏它谈得别致。同样是说情话,数它说得惊艳。

图片 10

戏曲之路没走成,但这么多年来,梁波罗一直很感激戏曲京剧、昆曲给他的文学滋养,“现在的年轻人接受外面的东西非常敏感,反而对身边的传统文化漠视甚至挑食,其实传统文艺里有很多宝藏,只是你没有走到宝山中,不知道它的宝贵而已。你学习它、进入它,一定会有所收获。”

对于定档明年播出的《九州缥缈录》,很多人不无担心地表示:这终究不是自己心目中的阿苏勒(《九州缥缈录》男主角),那个“一起偷花打枣跳板子”的人只能存活在记忆里。

梁波罗人生最重要的转折,发生在1955年报考上海戏剧学院。

姐姐,咱一片闲情,爱杀你哩

毕竟,从预告片来看,贵为天驱圣物的苍云古齿剑,竟被改得只剩一个土味的“斩铁”之名。

班主任看他听话,拿到了高中毕业证书,专门组织了一个后援团帮他,“考试跟现在差不多,一排专家坐在那儿审视你,做小品、弹钢琴、走步子,一会儿让你唱一会让你跳,演了一半打断你,你也没法儿准备,就是当场应变。过了初试,后援团带我看发榜,告诉我:有了!有了!我就站得远远的。复试更难了,又是后援团帮我看榜,我躲在后面都不敢看,看榜的人哭笑怒骂,乱作一团。”

——《牡丹亭▪惊梦》

之所以有这样的担心,因为这部作品背后的“九州系列”,也代表了中国最浪漫的一批青年才子为梦想聚集在一起,又最终在现实面前分崩离析的故事。

考试要考三场,梁波罗连过两关,却在最后的第三试出了问题。

图片 11

2002年到2003年,对于中国的玄幻小说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

连着考那么久,梁波罗都糊涂了。有一天睡到自然醒,他打算写封信,告诉远在广州的父母考试情况,然而把通知书拿来一看,瞬间吓出一身冷汗,三试在当天上午八点,待他骑车赶到考场,考试已经开始半个小时了。

中国人讲含蓄蕴藉,赤裸裸的大胆表白历来少见。然而柳梦梅不一样,话没说上两三句,就猝不及防地把爱意抛来,火热炽烈。

就在这一年,《诛仙》开始在幻剑书盟上连载,从此中国玄幻小说时代的序幕被拉开了,它的生命力、爆发力、创造力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监考员当然不让他进门,梁波罗苦苦恳求,开始编故事,来了一段真正的“表演”,“我说妈妈病了,家里没人,我只好把她送到急诊室。因为骑自行车,这时候的我汗如雨下,考官一看我这个状况,心里有点松驰了,刚才说”不可以”,现在说”不可以的”,加了一个字,威力小了很多。我立刻争取说,我好不容易初试复试都取了,要没特殊情况,能放弃三试吗?他在犹豫中,我扒开他的手就进去了,总算闯过了我自设的关卡。”

查汤显祖的原著,剧本里这一句写的是“小姐,咱爱杀你哩”。然而我觉得舞台演出的常见版本更妙。“姐姐”透着亲近温软,“一片闲情”说的是少年心性。单是“爱”还不够,非要“爱杀”才有味道。而最后一个“哩”字,又挑逗,直勾到人心里去。

一年后,唐家三少的第一本小说《光之子》也开始在网络上连载,书中充满了一个少年的狡黠和憧憬,彼时的他还不知道,将来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中国玄幻小说的第一人。

结果,梁波罗同时收到两份录取通知书,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和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两份通知书都沉甸甸的,选哪一个呢?想想自己考戏剧学院经历“千难万险”,梁波罗最终选了表演。

图片 12

同样是在这一年,清韵的天马行空论坛上,出现了一个邀人同写一个故事的帖子,帖子的发起者没有想到,这最终变成了一次宇宙大爆发的开始。

有的人初尝爱情滋味,表白也怯生生的,又或者过于莽撞。有的人是情场老手,表白好听,但细想觉得油腻。真正懂得情爱的人,表白才能恰如其分撞上心里的柔软。柳梦梅就是这样的人,因为柳梦梅是杜丽娘的梦和想象。

厦大毕业的今何在,清华毕业的大角,上海交大毕业的遥控,清韵匪帮老大、《南方体育》专栏作家多事,以及斩鞍水泡,哦,对了,还有当时刚刚从美国归来,已经在文坛小有名气的北大高材生江南,因为同一个梦想聚集到了一起,开启了中国奇幻小说史上的一段传奇。

《51号兵站》剧照

图片 13

3

小子多愁多病身,怎当他倾国倾城貌。

从左至右依次为江南,今何在,潘海天,水泡

1959年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后,梁波罗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做演员,不到一年,就接演了让他红遍大江南北的《51号兵站》。

——《西厢记▪张君瑞闹道场》

这些现在看起来一个个位列众神殿的名字,在当时也不过是一群满腔抱负的中二文学青年。

1943年,新四军设在上海的一个地下兵站因为叛徒告密遭破坏,新四军青年干部梁洪奉命到兵站工作……《51号兵站》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地下党运联军需物资支援苏中根据地的故事。

图片 14

在《九州幻想》创刊号的卷首语里,他们写到:

梁洪是影片当之无愧的主角,这样一个角色砸到自己身上,梁波罗感觉就像天上掉了馅饼,老演员纷纷向他祝贺,因为电影厂已经十年没出过新面孔了,“为什么会选我?这个角色唯一的要求我正好符合,就是年轻。”

恋爱中的人,多少都有点病态,似乎不病也不正常。情越浓,病得越重。

style=”font-size: 16px;”>身为作者,总有一种宏愿,有生之年,要书绘一幅庞大的画卷。但凭一人之力,穷尽百年,又如何写得完心中无尽想象。于是,我们终于找到了一种方式:创造世界

梁洪是军人,后来又装扮成商人,这个商人还是青红帮的关门弟子,满身江湖气,然而,梁波罗是传统的文人知识分子,角色和他本人有着很大差距。孙道临为此找他谈过话,说他这种情况很像自己当初演《渡江侦察记》,片场当时也是质疑声四起,孙道临这样的文人气质,能演连长吗?

上面这句话是张生说的。经典爱情故事中的男主角们,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常见,带点憨、带点二的却很少。张生是特别可爱的一个,没那么多弯弯绕。说自己“多愁多病”,感伤里透出来的满满是自恋。看上了崔莺莺的美貌,就老老实实承认,倒也坦诚。

要有何等的气魄和勇气,何等的雄心和热血,才能把这句话放到自己杂志的卷首语里!

“我从一开始就认为,我不可能把这个人物塑造得多么有深度,毕竟二十来岁,但我后面做了一些弥补。我觉得我军人气质不足、内在威慑力不够,就申请去部队当了三个月的步兵。”

图片 15

面对西方已经成体系的“龙与地下城”幻想世界,为了东方玄幻的尊严,中国奇幻小说界的第一批作家决心创造出自己的奇幻世界。相信每一个热爱文学的青年,每一个曾在夜里仰望星空的少年,看到这句话都会热泪盈眶。

拍摄过程中,孙道临不仅客串演出了戏份很少的政委,还帮助梁波罗调整心态听取各方面意见,指导梁波罗完成创作总结,也是在他的力主下,梁波罗当了兵,让自己的表演落了地,最终得到老厂长徐桑楚的认可。

“当”有“阻挡”的意思,“怎当”就是“当不得”。感情呼啸而来,太汹涌,根本抵挡不住,听这口气倒是埋怨起别人故意欺负自己。其实按照张生的心思,这里的“怎当”也是“不愿当”。这么美的一段爱情,怎么舍得抵挡呢?

因为一句话,他们聚集在一起,没日没夜地讨论这个世界的人应该是黄皮肤还是白皮肤,天空中应该有几个月亮,一个月有几天,羽人的翅膀有多长,河洛火炉里的火焰温度有多少,翰州的骏马能不能赶上风的速度,铁浮屠的重甲有多重,天启的城墙又有多高;

不过回过头看,梁波罗始终认为自己的表演还有改进空间,比如,台词空洞,没有生命力,“生活真的是创作的源泉,我缺乏这方面的生活,所以我腰背挺得再直、台词再溜,但缺乏内心的依据。所以我们一直提倡演员要深入生活,你演工人就到工人中间去,你演农民就到农民中间去,最好跟他们一起生活,分不出你我,这样你才有创作的底气。”

因为一句话,他们创造了八大王朝、六大种族、三陆九州、十二主星,创造了自己的创世神话,订立了天驱和辰月争斗几千年的教义;

梁波罗后来还拍了很多电影,《小足球队》《蓝色档案》《小城春秋》《子夜》……每一部都比《51号兵站》演得成熟,可观众记住的还是他的处女作,一提起他,除了梁波罗,另一个代号就是“小老大”。

我见了他假惺惺,别了他常挂心。

因为一句话,他们写出了三十余本长篇小说,包括《九州·羽传说》、《九州·海上牧云记》、《九州·铁浮图》、《九州.旅人.怀人》、《九州·戏中人》、《九州·天空城》、《九州·逆旅》、《九州羽传说》,以及103万字的《九州·缥缈录》

《51号兵站》上映后受欢迎到什么程度?“我妈妈最有发言权,那时她在广州一个厂里工作,电影上映后,她打算请姐妹们每人一张电影票,结果一人限购四张,根本买不到票。为了让姐妹们看上电影,她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排队。我当时怀疑过,这样一出没有女角色的”和尚戏”能不能卖座,没想到一票难求。”

——《玉簪记▪琴挑》

图片 16

梁波罗后来走到哪里都有人认识,为了看他,老有人走着走着就摔一跤,好像一夜之间,他就变成万众瞩目的新星了,“好在我比较清醒,没有昏昏然,因为我觉得我没有演得太好,那些老演员各个出彩。从大形势来讲,解放后十年中国银幕没出现新面孔,我演了《51号兵站》,祝希娟演了《红色娘子军》,尤嘉演了《枯木逢春》,1961年才出了三个新人。”

图片 17

《九州幻想》中的奇幻架空世界

恋爱中的女孩子是一种特别神秘的生物,亲热忽而又冷淡,欢喜忽而又不理人,什么时候真心什么时候假意,实在不容易弄清。

为什么奇幻小说往往是少年们的珍贵记忆?

4

而对于女孩子自己,这或许才是恋爱的正常状态。怀疑、试探、矫情,大多是因为“不放心”。上面这句话是道姑陈妙常的自白。从小生活在道观,情爱对她是种禁忌,再加上她也不确定这个偶然闯进平静的潘必正是不是真能托付。然而理智是一回事,本能的直觉是另一回事了。

因为奇幻小说可以带来一种超脱于现实的代入感。而这种代入感,又通常是由接近现实的人物塑造带来的。

1961年的梁波罗正在事业上升期,然而没过几年,他就遇到了“文革”。

图片 18

仅仅拿《九州缥缈录》一本书来说,我们就能说出几十个个性鲜明的人物:北陆有懦弱、善良、悲伤的吕归尘,大智若愚百般无奈的吕嵩,凶狠野蛮却有一片柔情的钦达翰王;

整整12年,他的生活和文艺完全脱离,做了很多不相干的工作,印象最深的是最后几年,他被下放到奉贤五七干校的饲养场,每天养猪放羊。

“假惺惺”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元杂剧里,“惺”的本义是“清醒”。元杂剧中的语言大多俏皮生动,“假惺惺”一个叠字,倒更贴小儿女的心性。

羽族有古灵精怪的羽然,绝代强者翼天瞻;

梁波罗还记得自己每天背着一个包、戴着一个草帽放羊,小羊们吃草,他就拿个小板凳,坐在那儿看,“日子久了我就在想,那么蓝的天,那么年轻的生命,难道我就终此一生吗?心里这种不平、这种愤懑让我发出一声很大的叫声,可以说是呼啸了。呼啸引起了头羊的注意,它回头看了我一眼,它这么一看,反倒提醒了我,这种场合我是不是可以练嗓子呢?我决定唱歌,唱什么?革命样板戏,不管是谁的唱词,只要我记得住,有几句唱几句,有一段唱一段。”

人族有少年意气又固执桀骜的姬野,霸气的嬴无翳,运筹帷幄的谢子侯,年少成名的古月衣……

因为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春天什么时候会来,梁波罗决定用唱歌度过艰难时光,听众就是小羊和老羊,“我找到了方法打发日子,最高兴的是,我心底里对艺术的挚爱没有泯灭,唱到高兴时我就想,如果这些羊不是羊而是人,那该有多好?”

便等他三年,便等他十年,便等他一百年。

提到这些名字,我们往往会想起他们背后的故事,仿佛回到了那个纷争的乱世,顿时一股热血涌上心头。也正是这些名字,才让我们一遍遍去回忆那个野花盛开的季节。

“后来我真的入歌坛,到了很多场合唱歌。我一路走一路唱,看到那些攒动的人头就想起放羊的时光,我那时不是唱给羊听,而是唱给人听。所以一个人还是要有一点梦想,在最艰难的时刻,你的梦想会支撑你,度过最难捱的日子。”

——《桃花扇▪守楼》

图片 19

梁波罗感慨,一个人一生总会遇到许多事,困难、苦难甚至灾难总会不期而遇,你该如何对待?这是考验每一个人最关键的时刻。

图片 20

这样的一个世界,怎么就在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迅速销声匿迹了呢?除了“九州门”里涉及的金钱和创作理念之争,**以今天的眼光看,更多的还是这个世界先天有所不足。**

“如果我像一开头变成万人瞩目的明星,走到哪都有别人围着,我只是看到生命当中的一面的风景,永远光鲜、明亮,可是只有经历过低谷,你才可能领略山底下的大部分风景。苦难过去留给你的是财富,会使你懂得什么是生活,这两方面的风景,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人生。”

说这话的是李香君,明末清初著名的秦淮八艳之一,名妓。“他”是侯方域,她的爱人。

比如,在设定上有些种族明显有西方的影子,河洛像地精,羽人像精灵,而一些有明显中国特色的种族,却没有太大的表现空间,像是源于中国神话的夸父、魅族,更多时候担任的是故事的配角;

私下里的梁波罗是个风趣幽默的人,特别乐意在生活中找乐子。吃饭时上条鱼,他会用非常美好的声音说“这鱼死得很安详”,把周围人乐得不行。

俗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然而李香君动了情就认了真。虽然侯方域最初和她在一起,也谈不上多少真情,大半是图她的名声和美貌。虽然侯方域和她成亲之后第二天,就为了避祸外逃,不知所踪。虽然对于妓女来说,另结新欢不是什么新鲜事,也谈不上违背道德……然而这一切,在“认真”两个字面前,都输了。

从故事上看,虽然九州有一段几千年的历史,但实际上故事集中于贲、胤、燮三朝,另外的几个朝代更多存活在设定集里;

梁波罗笑说,上海话里有个词叫“寻开心”,意思是开心是要自己去寻的,“人生苦短,不如意十之八九,你愁愁苦苦是一天,快快乐乐也是一天,你不如去寻点开心。我们生活中的幽默感不够,比较沉重,我想打破这种局面,让自己开心起来,你的开心会影响到你的家人、朋友,大家一起开心,日子不是更好过吗?”

图片 21

从书的具体内容看,除了江南的《九州缥缈录》有扎实的103万字之外,其他的几部小说多在十万字左右,更多是起到一个补充的作用(甚至在一些人眼里是番外),这就导致“九州”系列的主线实际上是靠着江南一个人撑起来的,这也就为后来他们的分裂埋下了伏笔。

作者:澎湃新闻 廖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爱情这件事,最难的是认真,最动人的也是认真。三年、十年、一百年,都无所谓。这句话里最妙的是“便”字。就这样,谈不上牺牲,也没有什么波澜壮阔,只是李香君觉得,应该这样而已。

更加严重的是,“九州”的设定极其复杂,历史设定非常详细,甚至连一些具体人物的生平都是有简短的设定。这就导致在“九州”的中后期,新人如果想加入进来,就需要先把前面所有的作品都看一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责任编辑:

横向对比来看,西方的《魔戒》《哈利波特》《冰与火之歌》虽然从设定上都有很宏伟的历史背景,但实际上笔墨却聚焦在很短的一个时间切口里。另外的部分,仅仅用很少的笔墨去触及,而留下来大量的空白等待读者自己去脑补。

我独在人间,委实的不愿生

图片 22

——《长生殿▪闻铃》

《权力的游戏》里的世界

图片 23

而“九州系列”却试图把几千年的历史都写在纸上,这的的确确是创造一个世界,但也的的确确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句很可能让人意外,因为它看起来“平平无奇”。

有人说今天的玄幻小说正处在盛世,但事实上,这盛世背景下的玄幻小说,已经显露出疲态。

之所以说它惊艳,不是因为它措辞漂亮。正相反,它太平实,太普通,太像人话。然而说这句话的,是唐玄宗。它出自君王之口,真实也就成了一种疼痛。

一方面,在这个时代,极少一部分顶级写手牢牢把握着流量,新的作家难以出头。

图片 24

我们熟悉的一些作家,像猫腻(代表作《庆余年》《间客》《将夜》)、唐家三少(代表作《斗罗大陆》)、我吃西红柿(代表作《盘龙》《星辰变》)、辰东(代表作《神墓》《完美世界》)、烟雨江南(代表作《亵渎》《尘缘》)等都是十几年前便进入文坛的,到今天我们看的还是他们。

看多了宫斗剧,我们习惯了君王的虚情假意,人们都说君王不能动感情。然而这句话里,你看不到君王,有的只是一个痛失爱人的老头。他那么可怜,无助,悲伤,他只是个伤心人而已。

另一方面,题材单一重复,内容空洞乏味,一窝蜂式地追逐热点,写作水平原地踏步这些老大难问题依然在困扰着玄幻书界。

或许爱情撞上权力,真的不堪一击。但是在戏里,我们仍愿意选择相信。

我们今天回顾“九州”,不是为了批判金钱对人心的腐蚀,不是为了感慨漫天星雨的散落。而是在这个小白文盛行,小说注水的年代里,还能记得十几年前那段不平凡的故事——中国还有那么一大批人,仅仅因为一腔热血,就愿意把自己的青春与时光付诸于文字,用扎实的笔墨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创造一个属于我们中国人的奇幻世界。

最后,看了这么多情话

由此来看,九州无疑是中国奇幻文学界最宝贵的一笔财富。

祝你找到那个值得对TA说情话的人

有人说,九州是中国玄幻小说史上最美丽的一个泡沫,它看似精美,实则危险。

然后,牵上TA的手

尽管当年的那些人今天已经一个个远离我们的视野,或者在这个浮躁的盛世里迷失了自己。但是作为读者,我们真的感到很幸运。

一起进剧场里看昆曲吧

梦想不就是像一个泡沫吗?轻盈,美丽,在阳光下会折射出炫目的光彩。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你是因为什么入了“九州”的坑?

标题图来自@呼葱觅蒜)

—FIN—

– E N D –

转 载 须 知

复制淘口令“ €qTKZb3kOez4€”打开手淘即可直达购票~

本文由文化咖原创

剧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作者 | 尘陌@文化咖孵化工场成员

责任编辑:

转载请回复后台“转载”查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